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
不是生父勝似生父 瞿秋白女兒的深情回憶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今天,從發黃的歷史相冊上,人們已很難尋覓到一個真切的瞿秋白。但從他女兒瞿獨伊的講述中,我們依稀找回了那個生就一副錚錚鐵骨的瞿秋白。

  “鮮花獻佛”

  瞿秋白一生有兩次愛情。第一個愛人王劍虹,是著名作家丁玲在上海大學的摯友,一位聰慧的時代女性。1923年瞿秋白與她相識、相愛,不到半年即結合。遺憾的是,結婚僅7個月,王劍虹就因患肺結核去世。

  楊之華1900年出生於浙江蕭山,是家道中落的紳士門第小姐,當地出名的美人。20歲時,她和浙江有名的開明士紳沈玄廬的兒子沈劍龍相愛成婚。沈劍龍喜歡詩詞、音樂,但他和朋友一起到上海后,經不起燈紅酒綠的生活引誘,墮落了。此時,楊之華已生下一女,便是“獨伊”。

  1922年,楊之華隻身跑到上海,參加婦女運動,認識了向警予、王劍虹等人,並於1923年底被上海大學社會學系錄取。

  瞿秋白當時是社會學系的系主任,他風度翩翩、知識淵博,在師生中聲望很高。楊之華第一次聽瞿秋白的課,就對他留下了難以忘懷的印象。

  楊之華學習努力,又是社會活動的積極分子,瞿秋白與她漸漸熟悉起來。瞿秋白還做了她的入黨介紹人。然而,當楊之華感覺到兩人互有好感時,內心充滿矛盾。她選擇回避,跑回了蕭山母親家。面對人生的重大抉擇,瞿秋白也苦苦地思索:既然沈劍龍已經背叛了楊之華,為什麼我不能去愛?既然我真心地愛她,為什麼不敢表示!於是趁放暑假的機會,瞿秋白大膽來到了蕭山楊家。

  當時沈劍龍也在楊家。不曾想,沈劍龍竟然和瞿秋白一見如故,對瞿秋白的人品與才華十分尊敬、仰慕。面對復雜的感情問題,三個人開始了一場奇特的“談判”。談判結果是在上海《民國日報》上同時刊登三條啟事:一是沈劍龍與楊之華離婚啟事,二是瞿秋白與楊之華結婚啟事,三是瞿秋白與沈劍龍結為好友啟事。

  1924年11月7日,瞿、楊在上海舉行了結婚儀式,沈劍龍親臨祝賀。從此,瞿秋白和沈劍龍也成了好友,經常書信來往。更有意思的是,沈劍龍送給瞿秋白一張六寸照片——他剃光了頭,身穿袈裟,手棒一束鮮花,照片上寫著“鮮花獻佛”四個字,意即他不配楊之華,他把她獻給瞿秋白。

  有一次刻圖章,瞿秋白對楊之華說:“我一定要把‘秋白之華’、‘秋之白華’和‘白華之秋’刻成3枚圖章,以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無你無我,永不分離。”瞿獨伊說:“為了紀念他們的結合,父親在一枚金別針上親自刻上‘贈我生命的伴侶’7個字,送給母親。這一愛情信物,后來伴隨母親度過了幾十年風風雨雨。”

  曾有人問楊之華,為何瞿秋白犧牲后不再婚,她回答:“再沒有人比秋白對我更好了。”1955年,經過20年的努力尋找,楊之華終於在福建長汀找到了瞿秋白的骸骨,並運回北京,安葬在八寶山革命公墓。周恩來總理親筆題寫了“瞿秋白之墓”的碑銘。

  不是生父勝似生父

  瞿獨伊說自己從未感到瞿秋白不是自己的親爸爸,相反,她得到了比普通的生父還要貼心、周到的愛。

  “母親忙於工運,無暇照料我。父親對我十分慈愛,不管多忙,隻要有一點空就到幼兒園接送我。在家時,他手把手地教我寫字、畫畫。”關於生父,瞿獨伊說:“對生父沒有一點印象,也沒有一張他的照片。在我的心中,我的父親就是瞿秋白。”

  瞿秋白知道獨伊喜歡吃牛奶渣,每隔一周,他總不忘記買一些給獨伊吃。夏天,他們在樹林裡採蘑菇﹔冬天,他把獨伊放在雪車裡,自己拉著車跑。

  “我永遠忘不了,一次爸爸媽媽來莫斯科兒童院看我,帶我到河裡劃木筏玩,爸爸卷起褲管,露出細瘦的小腿,站在木筏上,拿著長竿用力地撐,我和母親坐在一旁。后來,父親引吭高歌起來,我和母親也應和著唱,一家人其樂融融。”

  1930年,瞿秋白夫婦途經歐洲秘密回國,不料這次分別竟是女兒和父親的永訣。瞿獨伊回憶說:“1935年的一天,兒童院的孩子們圍著一張報紙驚訝地議論著,還時不時看我。我很好奇,也爭著要看。當我看到報紙上報道著父親於6月18日犧牲的消息時,我驚呆了,隨即失聲痛哭起來,暈倒在地。”

  和槍決父親者面對面

  蘇德戰爭爆發后,瞿獨伊結束了13年旅居異國的生活。1941年,她隨母親回國,在新疆被地方軍閥盛世才“無端”逮捕。抗戰勝利后,她們才重獲自由。

  瞿獨伊在獄中意外收獲了愛情,她與同在監獄的李何結了婚。出獄后,瞿獨伊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不久,她和丈夫一道被分配到新華社工作。開國大典時,瞿獨伊為蘇聯文化友好代表團團長法捷耶夫一行當翻譯。當時,她還用俄文廣播了毛主席宣讀的中央人民政府公告。解放初期,瞿獨伊和丈夫再度前往蘇聯,籌建新華社莫斯科分社。

  1957年瞿獨伊回國,被分配在中國農業科學院工作。1964年,李何因病去世﹔半年后,讀大學的兒子竟也因病英年早逝,接連的打擊使瞿獨伊深受刺激。直到1978年,瞿獨伊才回到了新華社,在國際部俄文組從事翻譯和編輯工作,直至1982年離休。

  瞿獨伊說:“說實話,我不愛回憶往事,因為內心的傷痛實在太深。”談及父親的英勇就義,她老淚縱橫,“‘文革’時,‘四人幫’為了改寫整部黨史,不顧事實,硬把我父親打成‘叛徒’。”

  “文革”后,瞿獨伊向中紀委進行了申訴,為此,中紀委成立了“瞿秋白復查組”,在全國范圍內進行外調與核查。

  “而我呢,帶著女兒,直接去找了對我父親執行槍決的原國民黨36師師長宋希濂——他是個獲赦戰犯。宋希濂見到我,也是渾身不自在,一臉難堪。”“那天,我和女兒是一邊流著熱淚,一邊記錄証明材料的。而中紀委復查組則以更大量的材料,有力証明了‘四人幫’強加給我父親的‘叛徒’帽子,完全沒有一點根據!”瞿獨伊感嘆,“今天,父親如有知,可以含笑九泉了。”

  (《環球人物》2008年10月 吳志菲文)

  來源:光明日報——文摘報
(責任編輯:李彥增(實習))

更多關於 瞿秋白 的新聞
· 至愛前妻不幸早逝 瞿秋白與楊之華再續情緣
· 瞿秋白烈士紀念館正式開館
· 紀念中共早期領導人瞿秋白的實驗戲劇引發爭議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重大事件  
鄧小平南巡講話 八七會議
1989年政治風波 遵義會議
粉碎“四人幫” 瓦窯堡會議
秋收起義 廬山會議
百色起義 七千人大會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