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
孔從周:西安事變中的城防司令
陳敦德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孔從洲,原名祥瀛、從周,1924年參加西北軍,是楊虎城將軍的愛將,1946年率部起義加入人民解放軍行列,全國解放以后,先后擔任西南軍區炮兵司令、高級炮校校長、軍委炮兵副司令員,為我軍炮兵現代化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他的一生非常富有傳奇性,曾是國民黨的將軍,又是解放軍的中將,與毛澤東是親家……西安事變作為中國現代史上的一個重要轉折點而載入史冊,在這壯麗而閃光的一頁中,也記載著孔從周的名字。

  孔從周被調離炮兵團賦予重任﹔深夜,楊虎城找孔從周第一次密談:我們總要想個對付蔣介石的辦法

  1936年的一天,孔從周接到綏靖公署來的電話,說楊虎城主任要他去一趟。他趕到楊虎城的公館,楊虎城親切地說:"今天讓你來,是要告訴你,准備將你調離炮兵團。"

  他聽了很驚愕:"主任不讓我使炮了?"

  楊虎城笑了笑說:"你可能也知道一些,西安的情況更為復雜了。你不要隻會打炮,在新的職位上,你要學會做許多事情。"

  數天以后,孔從周奉調離開了炮兵團,任十七路軍警備第二旅旅長兼西安城防司令,擔負西安防區的城防任務。當時他哪裡知道,一場舉世震驚的風暴在等待著他。

  1936年10月26日下午,蔣介石到張學良、楊虎城合辦的王曲軍官訓練團訓話。孔從周雖不是學員也接到通知去聽訓話。蔣介石覺得東北軍、西北軍"剿匪"不力,這次專程於10月22日從南京飛來西安,主要目的是督促東北軍、西北軍"圍剿"陝北中央紅軍。

  在蔣介石離開西安去洛陽過生日的當天晚上,楊虎城把孔從周叫到新城綏靖公署其住處,同他進行了長談。

  孔從周看到楊虎城神情嚴峻,說話的聲調也使人感到其心情甚為沉重。他估計是與此次蔣介石西安之行有關。楊虎城對他說:"現在日軍步步緊逼,在民族危亡空前嚴重的情況下,蔣介石離開西安后,還專程從洛陽飛往太原安撫閻錫山,繼又親自飛往濟南會晤韓復?,並且還通過韓向宋哲元轉達他的所謂'剿共'方針……蔣介石自以為經過這些對內、對外的周旋之后,所剩下的就是最后一次'圍剿'了。最近,蔣介石大批高級軍政要員要來,還准備調集他的嫡系部隊約30萬大軍來西北,要在西安擴建飛機場,還要把剛剛從國外買回的大批最新式飛機集中到這邊來。花費這麼大的力量干什麼?還不是為了用來向陝北的紅軍大舉進攻嗎?不僅如此,還聽說蔣介石把什麼前敵總司令吶,總預備隊司令、副司令都內定了。現在他一再逼我們和紅軍開戰……從周,目前形勢很嚴峻,千萬不可掉以輕心!"他

  答應道:"楊主任,我一定謹慎、小心!"

  楊虎城又說:"在我看來,抗日,國家有前途,大家有出路﹔打內戰,大家完蛋,同歸於盡。這次蔣把重兵調集到西北來,對紅軍進行'圍剿',究竟能起多大作用,我看很成問題。但他的大軍壓境,企圖一石三鳥的用心,我們不可不防呀!大批中央軍進入陝西之后,一紙命令,甚至幾句話,就會把我們和東北軍調到河南、安徽那些地方,三天一改編,兩天一歸並,很快就會被肢解消滅。不要認為蔣介石的目的只是為了對付共產黨,要看到這裡暗藏著蔣介石排除異己的禍心。現在,我們正面臨著生死存亡的關頭,你務必要掌握好部隊,以防萬一。東北軍的命運有和我們相同之點。張漢卿是可以合作共事的。我和張先生已有密切聯系,我們總要想個共同對付蔣介石的辦法。至於我們同北邊的關系,你可能也知道一些,千萬要嚴守秘密。"

  他跟隨楊虎城多年,深知楊老成持重,平時沉默寡言,但觀察敏銳、分析精辟。今天聽他說了這麼多出自肺腑的話,使得孔從周對蔣介石的陰謀詭計認識更深,對楊虎城的意圖領悟更深切了。

  蔣介石再次飛抵西安督促"剿共"﹔楊虎城找孔從周第二次密談﹔布置夜間演習,做好應變准備

  12月4日下午,"美齡號"專機徐徐降落在西安機場。蔣介石在對陝北紅軍的最后"清剿"做了一番精心部署后,在張學良的陪同下,從洛陽飛抵西安。

  楊虎城從陪同在蔣身旁的張學良沮喪的臉色上,可以揣測出此次張學良去洛陽面見蔣進行勸諫沒有成功。蔣介石沒有馬上上車,而是語有所指地對張學良、楊虎城、邵力子說:"當前,'剿共'已經進入最后五分鐘成功的階段,一個月內將可完全消滅紅軍。無論如何,此時須討伐共產黨,若有人違抗命令,將給予適當的處置。"

  蔣介石訓罷話上車而去。張學良因情緒不好,不想去湊熱鬧,乘車回公館去了。楊虎城和邵力子見狀隻好各自上車,加入蔣介石的車隊陪同駛往臨潼。

  當天黃昏時分,楊虎城從臨潼回到西安時沒回家,先到金家巷張公館與張學良見面……在回公館的路上,楊虎城想著與張學良的談話,無論如何,他要提前做好應變的准備。

  12月7日,張學良和楊虎城商定,分別到臨潼華清池向蔣做最后一次苦諫。這天下午,張學良來到楊公館和楊虎城在密室裡研究了行動方案。張學良從楊公館出來,天已經黑下來了。

  送走了張學良,楊虎城一邊吃飯一邊命副官緊急召孔從周來。

  孔從周接到電話緊急趕到楊虎城的住處。進屋之后,副官急忙指指內室。他走進內室,看到楊虎城雙眉微蹙,正在房裡來回踱步,顯得心事重重。他輕輕說了一聲:"主任,我來了。"

  楊應了一聲,讓他在沙發坐下,自己也在旁邊的沙發坐下,問:"警備旅的思想和訓練情況怎麼樣?"他做了匯報之后,楊說:"你要抓緊好夜間訓練,懂嗎?現在中央軍在西安有多少部隊?都住在什麼地方?西安城裡的交通要道警戒需要多少兵力?都清楚嗎?"

  對這些突然提出的問題,他毫無思想准備,遲疑了一下才回答說:"這些情況有的掌握了,有的還不是很清楚。"

  楊虎城對這樣的回答顯然很不滿意,急躁而又厲聲地說:"你這個城防司令是干什麼的!你負責城防不掌握城防的具體情況行嗎!"

  孔從周連忙補充說:"中央軍在西安駐有憲兵團、公安總隊、交警總隊、保安團,這些都是公開的單位,情況我都掌握了。至於那些沒有公開的特務系統有的還不十分清楚。"

  楊虎城又追問:"公開的都駐在哪條街?哪些巷子?"

  他說:"西安的巷子很多,他們駐的那些比較大的巷子,我能說得出來,駐的那些小的巷子……"

  沒等他說完楊虎城便打斷他的話,不滿地說:"當然?,東大街、西大街、南大街、北大街,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我要知道的是:他們是什麼部隊,什麼番號,都駐在什麼地方,哪條街、哪個巷子裡的哪些院子。這些都必須搞得一清二楚,不能有半點含糊。聽明白了嗎?"

  他點著頭說:"聽明白了?這幾天,我命部隊在城裡連續幾天進行夜間'演習',我保証很快把中央軍的駐地、番號摸得清清楚楚,請主任放心!"

  楊虎城的臉上緩和了一些說:"那好,抓緊時間,趕快去准備吧!"又說:"'演習'的時候,既要鬧清楚中央軍在城裡駐扎的具體情況,又不要影響老百姓,務必悄悄地進行,注意保持市內的平靜。"

  孔從周回到城防司令部之后,立即召開了連以上軍官會議,部署了夜間"演習"任務。他傳達了楊主任指示后,向到會干部提出了四點要求:一、部隊必須摸清楚各地區中央軍與警、憲、特的實力和具體分布情況﹔二、摸清中央軍駐地周圍有幾條街道、幾個巷口以及封鎖這些街道、巷口所需的兵力﹔三、部隊行動要肅靜,保持市面的平靜,不得驚動市民﹔四、要嚴守機密。會議剛結束,楊虎城打來電話:"命令'演習'從當夜11點鐘開始!"

  有些話不能在電話裡說。他放下電話,囑咐在場的人留下待命,然后,他又匆匆趕到楊虎城那裡當面匯報'演習'部署的情況。

  楊虎城嚴肅而堅決地說:"你們按中央軍和警、憲、特駐地配置兵力,他們有一個營你就放一個營,他們一個團你也放一個團。分區演習,佔領位置。"他經驗豐富,想了想,又具體地對孔指示說:"部隊必須嚴格遵守四條紀律:第一,對東北軍千萬別發生誤會﹔第二,嚴禁走火﹔第三,部隊行動中如遇中央巡邏隊問起來,你們就說是進行夜間訓練,是例行演習﹔第四,要嚴格保密,不能走漏半點風聲。"

  當天晚上,西安城裡燈火零星寥落,在寂靜而空蕩的大街小巷,一支支全副武裝的部隊悄悄地從散布在各處的營地走出,沒人說話,隻有"嚓嚓嚓"的急促的腳步聲。孔從周指揮的各個部隊,悄然地疾進到各自預定的街區,時而快步前進,時而徐步搜索,時而從大街突然拐進小巷,時而聚集在路燈下研究,時而又隱蔽在黑暗處觀察……"演習"行動緊張而有秩序。

  凌晨5時,第一次夜間"演習"順利結束。城防司令部的燈一直亮著,孔從周帶著參謀們又忙碌起來。他們根據各個"演習"部隊的報告,把中央軍在西安城內外的兵力、駐扎位置詳盡而又准確地標示在一份西安市區詳圖上。

  天亮后,孔從周又帶領參謀人員和標好的地圖,跑遍了西安的各個角落。他們把標在地圖上的標記與中央軍駐地、兵力等一一予以核對,同時察看了鼓樓、鐘樓等制高點及對方主要駐地周圍的地形,在圖上做了補充注記。他們忙碌了整整一個白天。

  做完這一重要的工作后,他站在高高的城牆上,沐浴著落日的余輝,眺望著城裡縱橫交錯的街巷、高低起伏的屋頂,不禁長長地噓了一口氣。他把標好並校核過的地圖折疊起來放進圖囊的時候,頓時心中感到十分輕鬆了。他曾在回憶錄中記述當時的心情:

  這時,我對西安城區國民黨軍、警、憲、特的分布情況,已經了如指掌。不管楊先生什麼時候找我,無論問到什麼情況,我都可以如實地告訴他﹔無論什麼時候接到行動命令,我都可以得心應手地指揮了。

  8日晚上8時,部隊又按既定方案繼續"演習"。在昨晚演習和白天核實情況的基礎上,這次"演習"帶有戰前預習性質,針對性強。

  12月9日晚上,楊虎城請南京來的大員們在易俗社看戲。舞台上上演著著名的秦腔傳統戲《三滴血》。在明快的梆子聲中,高昂激越的唱腔震撼了整個劇場,體現了關中人的爽直、豪放、粗獷,博得了南京來的文武大官與隨從們的掌聲和喝彩。陪坐在陳誠身旁的楊虎城也笑著與他們一起鼓掌。有人注意到張學良沒有到場陪同。

  這天是"一二九"北平學生愛國運動一周年,一萬多名學生冒著嚴寒,從西城徒步去臨潼向蔣介石請願,要求全國抗日。蔣介石命令張學良鎮壓學生,張學良駕車趕到東十裡鋪,激動地對著滿腔悲憤的學生們說:"……我誓死不當亡國奴!我決不辜負你們的救國心願,決不欺騙大家。一個星期內,我一定用事實答復你們!"

  白天的游行和蔣介石要派兵鎮壓學生運動,使西安城裡的氣氛突然緊張起來。孔從周的第二警備旅按預定計劃繼續進行第三次夜間軍事演習,晚上8時部隊就出動了。但演習剛剛開始,孔從周突然接到通知要他趕去綏靖公署接受命令。

  他火速趕至綏靖公署,隻見到楊虎城的秘書王菊人。王菊人對他說:"楊主任為了不使南京方面的人看出破綻,下了命令后,又到易俗社陪蔣系大員們看戲去了。"

  他急問:"命令怎麼說?"

  王菊人說:"楊主任讓你按照原定計劃做好西安城防的各項軍事行動的准備工作,隨時與他聯系,待命行動。"

  聽到命令他感到很奇怪,是不是又出了什麼問題?他一面命令演習的部隊不要分散,不許亂動﹔一面靜候命令,准備行動。

  問題出在十七路軍特務營長宋文梅身上。當晚,他去看望東北軍衛隊第二營營長孫銘九。他們都是接受了待命行動密令的人。按張、楊兩人商定的行動分工,東北軍孫銘九部去臨潼扣蔣,十七路軍的任務是在西安城內解除蔣系武裝。雖然"行動"的詳細內容他們並不知道,可是宋文梅到時正碰見孫銘九匆匆率領士兵登車出發,他問到哪裡去?孫隻朝東一指:"到臨潼去!"

  宋文梅未加細問,以為"行動"已經開始了,便就慌慌張張驅車趕至綏靖公署報告給楊的機要秘書王菊人。王也覺得這個問題極為重大,立即打電話請楊虎城回來。楊虎城聽到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又不知道為什麼張學良沒有到劇場來陪同大員們看戲,便立即採取相應措施,按商定的分工做了部署,准備配合東北軍行動。為了穩妥起見,他下了命令后又返回易俗社陪大員們看戲。

  楊虎城一回到劇場就看見了張學良正與陳誠、朱紹良有說有笑地品評著戲文。他一愣:這是怎麼回事?張學良看見楊虎城回來了,向他點了點頭打招呼。原來他是因為處理學生請願的事而來得晚了。 這時已是夜深,眼看就要到散戲的時候。楊虎城既不知張學良是否已有行動,又不便當著大員們發問,就靈機一動,請在場的幾位陝西紳士再點幾出戲以拖延時間,他隨即趕回綏靖公署查問真情,並一再向王菊人交代說,部隊行動時,事先必須向他報告,以便同張學良一同離開劇場。

  王菊人根據楊的指示,叫宋文梅趕快找孫銘九查問究竟。宋文梅去找孫銘九后返回報告時,已是深夜十一點多鐘了。原來,張學良怕學生晚上又去請願遭蔣毒手,命孫銘九帶部隊去巡路,如果碰上學生請願就勸他們回來。孫銘九巡路回來就睡了。

  這時,楊虎城還在劇場。好在下達的命令是"演習",王菊人不等向楊報告請示即時決定:迅速命令出動的部隊立即停止軍事演習,限拂曉前完全歸還建制,回原駐地。接到命令時,孔從周正在城防司令部緊張待命。

  楊虎城回到綏靖公署已是半夜1時。聽過情況匯報后非常生氣,斥責辦事人太魯莽,把大事當兒戲。演習部隊在凌晨3時回到駐地。他得知詳情后大嘆了一聲說:"幸而今晚未出意外,否則貽誤大事,把我殺了事小,后果不堪設想喲!"

  楊虎城找孔從周第三次深夜密談,問:你敢去捉蔣介石嗎?

  12月11日晚,已經10點多鐘了,孔從周奉命趕往綏靖公署見楊虎城。

  冬夜的這個時候,因為寒冷街上行人已經很稀少了。他讓司機開快一點。疾馳的車子在街面上顛簸,他的心也好像在顛簸。在9日晚那場虛驚之后,今天又接到深夜去見楊的命令,他預感到有重大的事情要發生。

  自從楊主任兩次與他深夜密談后,他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備,覺得現在自己在城防司令的位置上已經主動得多了,心裡也踏實多了。

  當他走進客廳,楊虎城一見面就問:"這幾天演習得怎麼樣?街道情況都弄清楚了嗎?"

  他回答說:"完全清楚了。演習還順利,沒出什麼亂子,沒有暴露意圖。"他邊說著邊順手從皮包裡將西安城郊地圖拿出來擺在茶幾上。楊虎城一邊看一邊滿意地點頭,西安城內外的中央軍、警、憲、特的駐地、兵力和裝備等,都在地圖上清楚地標明了。他仔細地看完了后高興地連聲說:"好,好,很好!全城的情況一看就明白了。"

  看完地圖后,楊虎城在沙發上坐定,要孔從周挨在其身旁坐下。他又專心致志地對著地圖看了許久,一邊看,一邊手扶著前額思考。

  孔從周默默地坐在一旁望著他,以免干擾他,但心裡一直在思忖:楊主任一定有什麼重要的話要說,不然,怎麼會沉思這麼久呢?

  果然,過了一會兒,楊虎城抬起頭來打量了他一眼,隨即嚴肅地說:"蔣介石不顧國家民族的危亡,一意孤行,堅持內戰……為了挽救國家民族的危亡,也為了部隊的前途,必須停止內戰,一致抗日。我和張漢卿多次要求他放棄打內戰的政策,領導全國抗戰。面諫,苦諫,甚至苦苦哀求哭諫,他都不聽。不得已,隻好採取兵諫。我和張學良共同決定採取行動把他抓起來,逼他抗日。我們決定,就在今晚動手。你的意見怎麼樣?"說罷,楊虎城目光炯炯地審視著他,等待他回答。

  要捉蔣介石,他乍一聽不禁嚇了一跳。雖然他知道楊主任他們在策劃"行動",但對於行動的核心"內容"卻並不清楚。真沒料到是要捉蔣介石,而且,今天晚上就干。他的頭腦飛快地思索著,很快鎮定下來。當他看到那雙充滿期待和信任的眼光時,便異常興奮而堅定地說:"堅決執行主任的指示,一切聽從主任的命令!"

  楊虎城問:"叫你去捉蔣介石,敢嗎?"

  他說:"敢!什麼時候去?決不含糊!"

  楊虎城說:"好!我是打個比方,並不是叫你去捉。你的任務是西安城防,擔子是很重的!"

  這時他思想完全放開了,問:"孫蔚如、趙壽山已由三原回到西安了。這樣大的事情,他們是否知道?"

  楊虎城說:"那你不要管,你隻管你。誰叫你操我的心?你先到副官室等著,等會兒叫你再來。"

  他便退出客廳走到副官室與值班的白副官打了個招呼。他坐在椅子上思潮滾滾,想的全是捉拿蔣介石的事。

  這次行動的准備工作極端保密,事前隻有少數直接參與行動的軍事負責人知道,所下達的調動部隊的命令也只是告訴做某種必要的准備,真實意圖絲毫不露。孫蔚如是十七師師長,趙壽山是這個師的主力第五十一旅旅長,楊虎城已經命令部隊從前線調回三原。

  約莫11點多鐘,趙壽山、孫蔚如先后匆匆忙忙趕來,進屋的時候看見他坐在旁邊,都與他打招呼,他都把右手掌向上翻了一下,示意要造反了。不知他們看懂了沒有,都笑了笑。接著,他也跟著孫進客廳去了。

  在客廳裡,孫蔚如、趙壽山和孔從周三人坐定后,楊虎城把剛才對孔講的那番話又重講了一遍。楊還特別強調說,這次行動,不但東北軍、西北軍行動一致,還可能得到紅軍的支持。

  他說罷轉問孫、趙:"你們兩位是什麼意見?"

  孫蔚如堅定地表示:"為了國家民族,咱們干!要干,就干到底!"

  趙壽山緊接著說:"我完全同意。咱們干!"趙說著轉身問孔,"從周,准備得怎麼樣了?"

  孔從周指著茶幾上擺著的地圖說:"都准備好了!"

  趙壽山仔細看過地圖后,激動地說:"很好,主任就下命令吧!"

  楊虎城先讓孔從周匯報了西安敵我兵力分布的情況,然后部署各部隊的任務。任務確定后,孫、趙、孔三人都不約而同地問楊虎城:"誰去捉蔣介石?"楊虎城說:"東北軍去捉,他們已經有了安排。我們負責西安城裡。決定明日成立戒嚴司令部,任命孫蔚如擔任戒嚴司令,並負責擬定十七路軍所屬各部隊的布防及向西安集結的計劃﹔趙壽山兼西安市公安局長﹔孔從周仍任城防司令,負責西安城防。"他還特別指示孔從周:"要掌握好機動兵力,特別要注意國民黨地下武裝的擾亂破壞。"

  最后,楊虎城說:"我和張副司令決定,部隊明日凌晨3時部署完畢,4時開始行動。你們注意,爭取在明天早晨8時以前解決戰斗,10時恢復城內外正常的交通秩序、社會秩序。"

  后來,孔從周曾回憶起那天晚上的心情時說:

  就這樣,在中國歷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西安事變中,就這樣確定了十七路軍的行動計劃。我們從客廳裡出來,都深深地感到,歷史賦予我們的擔子是何等的重大!決心竭盡全力,認真負責地完成這一神聖的使命。

  孔從周懷著緊張、激動而興奮心情,命令在城頭打出行動開始的紅、綠信號彈

  為便於指揮和掌握部隊勝利完成任務,孔從周特意將行動指揮所設在市內西倉門戶縣會館的原炮兵團團部,這裡位置適中,四通八達。1936年12月12日凌晨4時,他從指揮所打電話到新城的臨時指揮部。楊虎城命令說:"時間已到,發信號開始行動!"

  孔從周放下話筒,立即命令按事先規定發射信號。漆黑的夜空升起了一紅一綠兩顆信號彈。隨著這兩顆信號彈在夜幕中閃亮,西安城內與臨潼華清池方面的行動,在張學良、楊虎城統一指揮下開始了!

  信號一經發出,部隊馬上行動。孔從周在回憶錄裡詳細地記述了當年完成任務時的情況--

  當我回到司令部時,東方已經泛白,玻璃窗上露出了朦朧的曙光。幾部值班電話的鈴聲,連續不斷地響著,各部隊指揮官,都以激動的語調,一個接一個地向我報告戰況:

  第四團佔領公安局,解除了公安大隊的武裝,接管了西關飛機場,並扣留了全部作戰飛機及飛行人員。

  第五團除在西安南、西、北城(東城門由東北軍負責)各設一個連擔任城防守備任務外,其第一營一部已解除了北大街警察局、派出所的武裝,另一部控制了中正門外火車站,並解除了護路隊的武裝﹔第二營一部已解除中央憲兵二團第二營營部及第四連的大部武裝,另一部以機槍連佔領鐘樓,用重機槍封鎖西大街,並支援步兵解除鐘樓附近警察保安團第三大隊的武裝,另一部解除了西大街公安分局、派出所的武裝。

  第六團已解除軍警聯合督查處以及保安團的武裝。

  旅直特務連,解除了公安第一分局的武裝。旅直屬軍事訓練隊以一部配合特務連解除公安第一分局的武裝,其余解除了保安訓練大隊和長安縣政府的武裝。

  炮兵團已解除了省政府常駐憲兵連的武裝。炮兵營兩個連在北城門樓上,對付東來的火車,另一個連設在西城門樓上,對付西來的火車。

  ……

  西安城內的行動基本於上午8時前結束了。於是,孔從周就趕到綏靖公署去向楊虎城當面匯報。

  "從凌晨4時起,不到4小時,西安城的中央軍政要員全部扣留,斃敵200余人,我傷亡60余人。"

  楊虎城問:"哪兒的戰斗最激烈?"

  孔從周報告說:"由於突擊猛烈、突然,各處敵人在沉睡中驚醒,大多乖乖地就擒。隻有駐守北橋梓口的憲兵二團一營兩個連死不交槍,負隅頑抗。我軍在鄰院牆上挖個洞穴,架上輕機槍進行掃射,很快就把他們解決了。再就是鄭培元團二營解除鐘樓附近警察第三隊的武裝,一營解決火車站、護路隊和二營解決憲兵二團五連等,這幾處戰斗比較激烈,雙方傷亡較多。現在,西安市的局面已牢牢控制在我們的手裡了。"此時,臨潼方面還沒有抓到蔣介石,指揮部裡的情況異常緊張……孔從周匯報完后,楊虎城命令他:"你立即帶部隊乘汽車趕到驪山以東,在臨潼和藍田之間的油坊街一帶布置警戒,嚴密封鎖,絕不能讓蔣介石溜掉!"

  剛剛趕到油坊街,正在指揮部隊下車,准備布防封鎖各交通路口,他就接到楊虎城從總部打來的電話,說東北軍已經在華清池的后山上把蔣介石捉到了,讓他馬上趕回西安。這時,壓在他心中的石頭才算落了地。他把消息告訴大家,全營官兵頓時歡呼起來。

  他們回到西安,全城一片歡騰。

  孔從周乘坐的軍用車,緩緩地穿越大街上歡樂的人群。他的心也與大家一起歡騰起來,消融了連續多日熬夜的疲勞……

  這時,一個學生迎面跑來,塞給他一張《西北文化日報》。他拿起來一看,報上登載著張學良、楊虎城兩將軍為對蔣介石"兵諫"聯合發出的通電。兩將軍以沉痛而憤慨的語調、真誠而善良的願望,向全國人民陳述了捉蔣的原因和目的,提出了八項抗日救國主張。他反復讀著這份通電,思考著這八項主張,覺得通篇義正辭嚴,切中時弊,句句都正氣磅礡,擲地有聲。他望著街上喜笑顏開的人群,心裡想:這不正說明了張楊提出的救國主張合乎潮流、順乎民心嗎?他覺得自己能夠參與這一重大歷史事件,是多麼的光榮、多麼值得自豪啊!

  聽著群眾慷慨激昂的口號聲,孔從周的兩眼濕潤了……

  來源:人民出版社主辦——《人物》雜志
(責任編輯:李彥增(實習))

更多關於 史海回眸 的新聞
· 田家英談讀書
· 八次過關未斷頭——紅軍書法家魏傳統傳奇
· 1949年:蘇聯首先與新中國建交
· 盤山:冀東第一個抗日根據地
· 抗戰時期中日雙方的“偽鈔戰”
· 使南昌起義時間三次變動的三個關鍵人物
· 為“按勞分配”正名
· 千秋友誼話彭楊:記楊尚昆和彭德懷的戰友情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重大事件  
鄧小平南巡講話 八七會議
1989年政治風波 遵義會議
粉碎“四人幫” 瓦窯堡會議
秋收起義 廬山會議
百色起義 七千人大會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