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
“開心果”陳賡將軍
顧保孜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周恩來看到陳賡的精彩表演,欣喜萬分。於是就決定讓陳賡挑頭成立一個劇社,並給劇社起名叫“血花劇社”

  周恩來曾說過,他最喜歡兩個知識分子戰將,一個是陳賡,另一個是彭雪楓。而毛澤東與陳賡更是有緣,兩人是兩縣相鄰的老鄉。 陳賡曾進入毛澤東倡導開辦的自修大學,多次聆聽毛澤東的講演,並與革命團體開始有了密切的接觸。

  陳賡乃將門之后,其祖父為湘軍名將,隨曾國藩南征北戰,屢立戰功。他自幼聰慧頑皮,不僅跟祖父學了一身拳腳功夫,還養成了機靈善變,幽默詼諧的樂觀性格。在當地提起陳賡,無人不曉。憑著練過武功,他“統率”著前村后巷許許多多的“娃娃兵”,經常打抱不平,懲惡扶弱。

  陳賡剛滿13歲,就偷偷跑出家門投奔湘軍,開始了闖蕩江湖的生活,一杆比他高出半頭的大槍一扛就是4年。

  在舊軍閥部隊的4年中,陳賡隻落下一身疥瘡和滿腹失望。但他的閱歷卻豐富起來,直爽而不甘寂寞的性情令他在人生的道路上有了更多的思考和選擇。

  1921年,陳賡來到長沙。他徘徊在何叔衡的書店中,閱讀進步書籍,后由何叔衡介紹,接觸到毛澤東。受毛澤東、蔡和森、何叔衡的熏陶和影響,1922年12月,陳賡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開始了為共產主義理想而奮斗的革命生涯。

  1924年5月,陳賡與其他300多名學員一道,步入了黃埔軍校的大門。那時,誰也不會料想這300多名進步青年將在今后左右著中華民族的命運。

  入學不久,陳賡很快就在同學中嶄露頭角。 這是因為陳賡在湘軍當過兵,又在長沙當過鐵路小職員,豐富的閱歷和樂觀幽默的性格使他成為學員視線的焦點。

  一天,剛就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來,正要邁步進入學員宿舍進行視察時,看到這個宿舍的全部學員正圍觀著一個學員,而且還有笑聲從裡面傳出來。周恩來便好奇地湊了過去。原來大家正聚精會神地看一個學員表演小品“飢不擇食的矮子吃長面”。隻見他頑皮的臉上做著各種表情,一會兒餓得愁眉苦臉,一會兒看見面條又喜上眉梢,伸長脖子直咽口水,接著他用雙手比劃著,端著一個並不存在的大碗,先是站在地上,哧溜哧溜地吸著面條,那面條越吸越長,越長越吸得帶勁,整個身子隨著面條不住地向上延伸。可面條太長了,總是吸不到頭,干脆他嘴含著長面站到板凳上,看看還是不行,接著他又站到桌面上,使足勁吸。似乎面條進入喉頭並不順利,他不停地用手捋著喉頭,幫助面條往肚子裡走……突然間他不住地打嗝,看來面條卡住了喉嚨。“嗝”地一聲,他兩眼瞪得溜圓,挺直著身子就往后倒。這時,叫“絕”聲和歡笑聲匯作一片,學生們被逗得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淚。

  表演節目的正是陳賡。

  就在大伙笑成一團時,陳賡看到了周恩來,急忙抓起軍帽,整理好服裝,立正、敬禮。

  周恩來欣喜地把陳賡拉到身邊,高興地說:“你演得真好!我在南開也演過戲,可沒你演得像!你這個水平能進戲班子了!”

  第一次見面,陳賡就給周恩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周恩來看了陳賡表演的小品以后,認為陳賡不但是學生當中的骨干分子,而且對文藝也在行,就決定讓陳賡挑頭成立一個劇社。周恩來讓陳賡從青年軍人中又選了幾位能演戲和懂樂器的學生,並給劇社起了個名字叫“血花劇社”。陳賡成為劇社主要負責人之一。

  有一次,“血花劇社”排練諷刺劇《皇帝夢》,由於沒有女演員,陳賡自告奮勇,男扮女裝飾演袁世凱的五姨太。當五姨太出現在舞台上時,馬上就響起了一片掌聲和哄笑聲,因為這位“五姨太”扮的還真艷麗。究竟是哪位男學生扮演的?台下許多官兵猜不准。隻見“她”不胖不瘦,中等個頭,臉施粉黛,頭上插花,雙手小心地捧著袁世凱的皇冠,“她”一面邁著“金蓮”碎步,一面將腰扭得如同水蛇一般,走來轉去,還時不時向台下擠眉弄眼,暗送秋波……觀眾被逗得大笑不止。演出結束后,官兵才發現“五姨太”竟是陳賡扮演的,“嘩”地又響起好一陣掌聲和喝彩聲。就這樣,經過幾次業余演出,陳賡在黃埔軍校名聲大振。

  除了正規演出,陳賡在平時最出名的還是惡作劇,據說當年蔣先雲、賀衷寒、宋希濂等人就曾經中過他的“招”,被他開過涮。

  蔣先雲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是黃埔軍校的一杰,中共早期的著名黨員,考入黃埔軍校前在安源煤礦領導過工人運動。

  一天晚上,一隊的蔣先雲正在宿舍一邊抽煙一邊與同學討論,突然走廊上傳來“咚咚”的大皮鞋聲。學員們一聽就知道是總隊長鄧演達來查鋪,頓時一陣騷動。蔣先雲急忙掐滅煙,和衣鑽進被窩。一分鐘后,寢室裡鴉雀無聲。大皮鞋聲在門口停下,咳了兩聲,傳出一口濃重的廣東話:“烏煙瘴氣,是哪一個敢在屋裡抽煙,爬起來!”

  蔣先雲心裡一沉,准備受罰,爬起來走到門口一看,罵道:“娘的,是你小子!”沖向門口一把掐住來人的脖子……

  原來,扮演鄧演達的是陳賡。

  黃埔軍校有這樣的說法:“蔣先雲的筆,賀衷寒的嘴,快不過陳賡的腿!”他曾用快腿救過蔣介石的命。但一次戰斗子彈打穿他的腿,幾乎遭遇截腿之災

  黃埔軍校有三杰,蔣先雲、賀衷寒,再一個就是陳賡。當年曾經有這樣的說法:“蔣先雲的筆,賀衷寒的嘴,快不過陳賡的腿!”

  1925年第二次東征時,蔣介石曾到前線督戰。一次陳炯明叛軍突然反擊,沖到距蔣介石兩裡處,總指揮部的人都逃跑了,隻丟下蔣介石一人。

  眼看大勢已去,蔣介石十分難堪。這是他首次指揮大規模作戰,未想到竟是如此局面。情形萬分危急,這時,身為連長的陳賡跑來,一面組織散兵抵抗,一面要背起蔣介石突圍。

  蔣介石不原意離去:“我唯有殺身成仁,否則無顏見父老百姓!”

  陳賡說道:“校長你太悲觀了,這次失利,隻不過一個師,隻要離開這裡,我們還會打過來的!”

  說完,陳賡不容蔣介石再爭辯,背起他且戰且走,突出重圍。接著,陳賡又接受蔣介石的委派,化裝成農民,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一夜步行了160多裡送信,與一師黨代表周恩來取得聯系,得到支援后,最終救了蔣介石。

  陳賡的“飛毛腿”也因此名聲大振。

  可是到了延安整風時,陳賡救蔣一事被專門喜歡打探隱私、算歷史舊賬的康生知道了。他問陳賡:“聽說當年是你救了蔣介石,有這回事嗎?”

  陳賡坦然地回答:“有這回事。”

  康生說:“你看你做的好事,如果當初不救他,或者成全他,把他斃了,我們現在哪裡要打那麼多仗!”

  顯然,康生的話裡暗藏殺機。但陳賡反應極快,他反問道:“那老蔣豈不就跟廖仲愷一樣成了烈士?我陳賡不就成了反革命?”

  康生自討無趣,也不好再說什麼。

  由於陳賡冒著槍林彈雨救下了蔣介石,所以得到蔣介石的特別器重。蔣介石曾經在黃埔軍校向師生訓話時說道:“什麼是黃埔精神?陳賡就是黃埔精神。”后來蔣介石把他留在身邊做了自己的侍從參謀。盡管蔣介石百般器重和拉攏陳賡,但卻無法改變陳賡的共產主義信仰,在大革命的關鍵時刻他們還是分道揚鑣了。

  1927年8月,陳賡隨周恩來等人參加了南昌起義。在會昌的一場戰斗中,陳賡左腿中彈,不能動彈。敵人搜索時,他急中生智脫去外衣,滾到附近一條田溝裡,弄得滿身泥水和血污。等敵人走到他身邊時,陳賡閉眼屏息,紋絲不動。敵人以為他死了,踢了一腳就走開了。陳賡在那裡躺了兩三個鐘頭。后來是起義軍反攻過來,他才被救下來,並被送往長汀的福音醫院接受手術。

  福音醫院是座教會醫院,院長是遠近聞名的醫生傅連璋。當把陳賡腿上的繃帶解開,傅連璋驚呆了:傷口周圍的皮肉已經腐爛,白茬茬的骨頭露在外面,散發著惡臭。

  “截肢,做好術前准備!”年輕的院長果斷地作出了決定。

  “截肢?!”如同晴天霹靂,陳賡驚得面如土色。他抱住腿,大聲說道:“沒有腿,我拿什麼走路?我還怎麼帶兵打仗?”

  “狗日的,打什麼地方不好,怎麼專挑我的腿打!‘快不過陳賡的腿,’以后還快個屁!”陳賡手裡拿著樹枝做成的拐杖,不住地敲打著地。

  的確,失去腿的陳賡就不是陳賡了,這對於一個充滿活力,生性好動的人來說這簡直就是在要他的命。

  傅連璋終於被說動了,決定採取保守療法。然而保守療法比截肢風險更大,受的皮肉之苦更深。傅連璋幾乎每隔一段就要用手術刀刮去陳賡腿上的爛肉,而當時麻醉藥又很少,每做一次手術陳賡都痛得死去活來。

  在傅連璋的精心治療下,陳賡的腿終於保住了。

  陳賡的病房裡又傳出了歡聲笑語。他向女護士們吹牛說道:“我在戰場上負傷從來不進醫院,打惠州,一顆子彈鑽進了我的小腿,我把它摳了出來繼續往前沖……我這腿是神腿……”

  “那你這次怎麼進了醫院?”護士們反問道。

  “這些個王八蛋們嫉妒我這個快腿呀,不把它打斷了心不甘啊!”

  要出院了,陳賡拉住傅連璋的手感謝道:“你是好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陳賡年年給你做壽!……”

  以后,陳賡真的說到做到,他記得傅連璋的生日是中秋節,每到中秋他都要登門祝壽,如不在一地就寫信祝賀。直到1961年3月臨終之時,他還囑咐家人“每到中秋,不要忘了給傅連璋同志祝賀”。

  由於在長汀的醫療條件所限制,陳賡的腿還沒有最后痊愈,於是黨組織決定安排警衛員盧冬生陪他到香港治傷。

  誰知道這時香港當局也正在緝捕從內地跑出來的起義軍官兵,醫院都不敢收治槍傷病人。看來,香港不能呆了。於是他們設法搞到了兩張船票,踏上了去上海之路。沒想到,船在停靠汕頭時,氣氛陡然十分緊張,反動派殺氣騰騰到處搜捕,船上也不例外。這時,陳賡突然發現上船的人當中有第三師師長周逸群。原來,他在打散之后,從國民黨軍隊的層層包圍圈中逃了出來,想到上海找黨中央。

  開船之后,陳賡見周逸群破衣襤褸,挾著一張爛席子,進到貨艙,見有空位,倒頭便睡。於是陳賡一面叫盧冬生不吱聲,一面拖著傷腿,慢慢移到周逸群旁邊。見到革命戰友,本該喜出望外才對,但陳賡卻故意不打招呼,反而用報紙把臉遮住,裝作在讀報,並且還小聲嘀咕道:“也不知道這報上的消息真實不真實,說有一個共黨頭目周逸群可能要從汕頭上船。”

  周逸群聽到這話,如同驚雷,嚇得迅速坐了起來,等看清說話的人是陳賡時,驚喜交加,狠狠地擂了陳賡一拳。“原來是你呀陳賡!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開玩笑?”說完,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一張漫畫,在宋任窮的家裡保存至今。一看到漫畫上陳賡的題詞,宋任窮就會笑得合不攏嘴

  陳賡天生一副湖南人特有的幽默和洪亮的嗓門,他最愛與人“侃大山”,也擅長“侃大山”。 因此他就像一塊磁石吸引著周圍的戰友和同志。即便是在最為艱苦的長征途中。

  那時,陳賡任紅軍干部團團長,可以說他是拖著傷殘的雙腿走完了兩萬五千裡長征。盡管這樣,他仍然精力過人,快樂無比。每到一個宿營地,他總是精神抖擻。他不是先歇著,而是先安排工作,安排好工作后,他就到處走走,找人閑聊。他常常喜歡到女兵那裡走走,找女同志“侃大山”。由於他幽默機智,女同志都很歡迎他。

  時間長了,他就有意識地把女兵往干部團領,他知道他的搭檔——干部團政委宋任窮那時還是光棍一個。陳賡當著女兵的面指著宋任窮介紹道:“這是我們團的政委,也是我們團的大秀才。”接著又把宋任窮夸得像朵花一樣。

  可是老實穩重的宋任窮卻一點沒有感覺到,只是拘束的點了點頭,很有禮貌地笑笑,算作是對女兵們打招呼和歡迎,接著,又干起自己的事來。然而宋任窮點點滴滴的細節卻被一個叫鐘月林的女兵看在眼裡,記在心上。

  沒過多久,陳賡在女兵面前對宋任窮的評價有了微妙變化,說宋任窮如何有口福,總是別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他就能吃到現成的美味,言下之意說他偷懶,不勞而獲。

  原來,宋任窮的性格與陳賡的性格不同,一個愛靜,一個好動。陳賡每到一個宿營地,不是先歇著,總是喜歡在街市上買點吃的東西,回到宿舍親自動手來燒。宋任窮卻不同,他有記日記的習慣,每到一個宿營地首先是記日記,然后便抓緊一切時間,倒頭睡覺。

  一次,陳賡到外邊買點菜回來煮,香噴噴的肉香味剛剛飄起來,正巧趕上宋任窮一覺醒來,便一咕碌爬起來大口大口品嘗陳賡的手藝。看到被吃得所剩無幾的“美味佳肴”,陳賡氣得七竅冒煙卻又不能發作。於是,也就有了前面所說的微妙變化。

  不久,廖承志隨手給宋任窮畫了一張漫畫像。這張漫畫,畫得真是惟妙惟肖,生動至極。陳賡看到后,又想到了自己做的那頓“美味佳肴”……於是拿起筆寫下了自己的題詞—“窮像”(意思說很像宋任窮)。

  這張漫畫,在宋任窮的家裡保存至今。一看到這張像,一看到陳賡的題詞,宋任窮就會笑得合不攏嘴。說實在的,他十分懷念長征,懷念他的老搭檔,懷念那段艱苦而快樂的時光。

  當年的女兵鐘月林和宋任窮,最終走到了一起。為此,陳賡常常在宋任窮面前擺功,說如果不是他的話,宋任窮至今還是光棍一個。

  彭德懷是一位令人敬畏的無敵大將軍,但陳賡卻將計就計,惡作劇搞到了“太歲頭上”

  彭德懷是一位所向無敵的大將軍,平時嚴肅有余,個性又倔強,所以有些人在他的面前總是很拘謹。陳賡卻不一樣,他靈活善變,甚至還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搞彭德懷的“惡作劇”,但最后的結局總是令彭德懷喜笑顏開。

  抗戰期間,一次彭德懷路過陳賡部隊駐地。陳賡想招待彭德懷吃頓飯,因為彭德懷一直在前線,工作勞累,體質也差,應該“補一補”。可是彭德懷最反對請客,反對搞特殊,誰違犯了,即使是同鄉、戰友也毫不留情面。但聰明的陳賡略微思索了一下,計上心來。

  他先找彭德懷“吹風”:“今年我們這裡很艱苦,沒有什麼好東西來招待你。這地方隻有一種魚,也叫桂花魚,我叫戰士下河撈了幾條,請你嘗嘗本地的特產。”彭德懷聽說是戰士自己撈的,沒有花錢,便說:“好吧。”

  中午時分,開飯了,管理員送上了主食,端上一大盤香噴噴的清蒸桂花魚。彭德懷邊吃邊說這魚確實不錯,做的味道也好。接著,又夸獎起戰士來,說他們有本事。看著彭德懷那消瘦的面容,再看看彭德懷吃魚時的高興神態,陳賡心裡很高興,便使了一個眼色,管理員又端上來一大盤子肉丸子。彭德懷警惕起來:“你不是說吃魚,怎麼又弄來了肉丸子?”陳賡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這丸子是魚肉做的,不信你嘗嘗。”彭德懷夾了一個嘗嘗,確實有些魚味。原來這是炊事員按照陳賡的要求把肉糜和魚糜混在一起做的。

  沒想到第三道菜上后,彭德懷放下筷子,正色地問道:“這雞難道也是魚做的?陳賡啊陳賡,我差點中了你的圈套!”

  陳賡笑嘻嘻地一邊往彭德懷碗裡盛了幾勺雞湯,一邊說道:“這隻雞是一隻野雞,隻在河邊吃蚯蚓、小魚什麼的,也是我們戰士捉來的。你補補身體好領著我們打日本……”

  彭德懷是一個原則性很強的人,上來的雞,硬是一筷子沒動,他告誡陳賡:“現在是減租減息,不是打土豪的時候!”

  彭德懷走后,陳賡笑瞇瞇的總結道:“盡管雞沒有吃,但我們‘戰果’還是‘大大地’。畢竟讓彭總嘗到了我們這裡的特產。”

  幾個月后,彭德懷又來到陳賡的部隊。這一次陳賡則玩了個新花樣。

  彭德懷一到駐地就嚷著要見陳賡。結果被告知,陳賡臨時有事外出了,中午吃飯時回來。彭德懷隻好先找別的干部了解情況。

  一晃到了吃飯時間,彭德懷來到飯廳裡就餐,一看,滿桌都是粗茶淡飯,他感到很滿意,心想上次被挨了批,看來陳賡這次改了。

  不一會,陳賡的警衛員悄悄貼著彭德懷說道:“陳司令回來了。”

  “在哪裡?”彭德懷睜大眼睛四處尋找。

  警衛員用手一指飯廳裡一個關著門的套間:“他在裡邊。”

  “你把他叫出來。”彭德懷說道。

  可是陳賡磨磨蹭蹭就是不出來。彭德懷起了狐疑,便推門進去,這時隻見陳賡坐在桌子邊津津有味地吃著雞,彭德懷大怒地說道:“好呀陳賡,你這狗日的,你給我吃白水煮蘿卜,自己卻關起門來吃好的。你不讓我吃我偏要吃,快給我拿一副碗筷來。”

  一桌子好菜吃到一半,彭德懷突然停下筷子罵道:“陳賡,你這王八蛋,我像是又中了你的圈套。”

  聽到這話,陳賡笑得把飯都噴了出來。

  事后,陳賡逢人便得意洋洋地說道:誰說彭老總的清規戒律不能破?我不是破了嗎?

  授銜儀式上,毛澤東幽默地說:“怎麼樣,跟我干比跟蔣介石干有出息吧,我看蔣介石給不了你大將軍”

  1955年陳賡被授予大將軍銜。對此,陳賡開玩笑地說道:“我雖然是個大將軍銜,但是當年卻是當元帥般神氣,統帥過兩位上將和一位大將。”

  偏偏有人對他的玩笑話不服氣:“你什麼時候有過這般的榮耀?吹牛又不犯法!”

  “我告訴你,一個是徐老虎,一個是許和尚,另一個是小鋼炮陳錫聯。”

  后來有人較真了,真的去查了軍史。原來在紅軍時期,陳賡在紅四方面軍任過時間不長的紅十二師師長。那是1931年,他受黨中央委派,離開上海到達鄂豫皖根據地開展軍事斗爭,他先是任紅四軍十三師三十八團團長,一個月后,紅四方面軍成立,他任紅十二師師長,下轄3個團:紅三十四團、三十五團和三十六團,其中紅三十四團團長為許世友,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紅三十五團團長為高紹先,1932年在紅安作戰中犧牲﹔紅三十六團團長為徐海東,1955年與陳賡一起被授予大將軍銜。另外,在紅十二師中還有一位小班長,叫陳錫聯,1955年也被授予上將軍銜。

  不服氣的人頓時就傻眼了。原來陳賡的玩笑話還有真的時候呢。

  對於陳賡的玩笑話,還有一個人當了真,他就是李聚奎。

  一次,陳賡遇到了李聚奎,兩人很高興,他們都是湖南老鄉,於是天南海北侃起了大山。聊著聊著他們談起了授銜一事,陳賡對李聚奎說道:“你夠到大將的資格了。”因為當時授大將的人要求最低是紅軍時期的師長,而李聚奎當時曾任紅一方面軍一師師長。

  李聚奎謙虛地說道:“大將我不夠格,你是綽綽有余。”

  陳賡開玩笑地說:“我不夠格,我在紅軍期間沒有當到師長。老李呀,過幾天,如果徐立清找你談話,你就說,我當過師長,是接替你的。你就這麼說。”

  李聚奎是一個老實講義氣的人,他認為陳賡有戰功,是一個資歷很深的紅軍高級指揮員,這樣的人怎能評不上大將呢?李聚奎之前就曾私下對人講過:“陳賡是老黃埔了,救過蔣介石的命,是毛主席的愛將,當年陳謝兵團是立了大功的。他不授大將誰授大將?!”

  想不到李聚奎把陳賡的話當了真。過了幾天,徐立清找到李聚奎談話,當問起他的簡歷時,李聚奎一五一十作了回答,最后他特意提到:“陳賡是接我的師長一職。”

  徐立清聽了有些驚訝,但也沒再問。他心裡明白陳賡在紅軍時期是當過師長,那時在紅四方面軍任過紅十二師師長。這個接替之說,肯定又是陳賡獨創的玩笑話,讓李聚奎這個老實人為他瞎吹牛。所幸總政領導沒有把陳賡的玩笑話當真,不然,這個彌天大謊可是欺君之罪啊!

  后來,陳賡知道了這件事,哭笑不得,對李聚奎的一片真情很是感動。

  授銜那天,毛澤東見到陳賡,對這位常愛開玩笑的老部下也沒有忘記特有的幽默:“怎麼樣,跟我干比跟蔣介石干有出息吧,我看蔣介石給不了你大將軍!”

  陳賡不慌不忙地給主席立正敬禮,然后他笑哈哈地說:“我的大將軍可不是你給的,是李聚奎給我的。”

  “哦,此話怎講?”毛澤東有點驚愕了。

  “主席,等有機會向你慢慢匯報。”陳賡笑嘻嘻地說道。

  授完軍銜,陳賡穿著大將軍牌子的軍裝回家了,那時孩子們還小,於是就圍著爸爸問個不停:“爸,你授的是什麼將?”陳賡隨口就說:“芝麻將。”

  老子說的玩笑話,兒子也當了真。

  一次,一群老帥、老將軍們遇到了陳賡的兒子,便問他:“你知道你老爸是什麼將嗎?”

  陳賡的兒子昂著頭,一本正經大聲答道:“芝麻將!”

  聽了這話,眾老帥老將軍們捧腹大笑不止。

  陳賡在開玩笑,搞惡作劇時,像一個頑皮的孩子。也正是如此,他也成為我軍最有性格特點的大將之一。有時候往往他的一句話,一個動作就能化解大家心頭的陰霾,不僅鼓舞士氣,融洽干群關系,也袒露出自己純潔明朗的內心。因此,有人評價陳賡是最陽光的將軍,在他的臉上永遠讀不到什麼是失落,什麼是沮喪。

  

《湘潮》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責任編輯:王新玲)

更多關於 陳賡 的新聞
· 大戰七天准備自盡 國民黨“邱老虎”改造記
· 陳賡之子陳知建為“陳賡紀念館”題詞
· 2月29日上午10時,陳賡之子陳知建“憶我的父親”
· 紀念陳賡誕辰105周年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開通網上紀念館
· 中國將帥(31):陳賡
· 陳知建回憶父親陳賡四次到南昌
· 陳賡大將之子回憶父親傳奇經歷:曾救蔣介石一命
· 顧順章叛變記:我黨歷史上諜報戰最慘痛的一次教訓
· 【特別策劃】文韜武略一代名將 為國為民功勛卓著
· 傳奇軍事家——陳賡大將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 陳賡紀念館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重大事件  
鄧小平南巡講話 八七會議
1989年政治風波 遵義會議
粉碎“四人幫” 瓦窯堡會議
秋收起義 廬山會議
百色起義 七千人大會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