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
畢生奮斗清如水  耿耿忠心照月明——回憶王維舟同志
向守志 李中權  王定烈  王定國  王新蘭
2008年08月11日08: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王維舟是中國共產黨的老戰士,杰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人民優秀的兒子。王維舟同志已經離開我們整整38年了,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他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了中國革命和中國人民,其革命歷程充滿了曲折、艱辛和傳奇。謝覺哉同志曾題寫賀聯相贈:“永是車頭不落塵,反清反帝到而今。愛民愛黨心如火,名將從來多善人。”這是對王維舟同志一生貼切而生動的贊譽。作為他的同鄉,紅軍時期的戰友和部下,我們深深地敬重和懷念這位一生耿耿忠心、為黨為軍為民奮斗的老領導、老前輩。

  (一)

  王維舟同志1887年6月10日生於四川省宣漢縣(原東鄉縣)清溪場。他的祖父曾考取前清“貢生”,在當地頗有些名氣,但家境平平。隨著祖父母相繼去世,家道中落,還在讀私塾的少年王維舟不得不輟學務農。他曾種過地,做過學徒、店員,親歷了舊社會百姓被壓迫被剝削的苦難生活,深重的壓迫讓他背井離鄉到成都打工。中國時值19世紀末20世紀初最黑暗的年代,清政府的腐朽沒落,列強的入侵,使中國人民處在水深火熱中。現實很快使王維舟明白,這不只是他個人的命運多舛,而是國家和民族的災難,這激發了他一生對黑暗社會的反抗。后來,他考入成都工兵學校半工半讀,其間,他積極投身到四川的“保路運動”中。清政府血腥鎮壓了這次運動,他在脫險后, 回到家鄉東鄉縣(宣漢)組織青年“義軍”,舉行了武裝起義,以實際行動投身於辛亥革命的洪流中。

  清政府倒台之后,王維舟曾任“靖國軍”營長、團長等職,率部進行了反袁護法斗爭。每駐軍一處,他嚴格戒訓部屬官兵,要求不抽丁、不拉夫、不擾民,深得民心,這在當時是不多見的。至今在宣漢縣還依然保留著當年老百姓為王維舟樹立起的“除暴安民”、“兆民賴之”等德政碑,表達了對他的崇敬之意。但是舊時軍隊內部勾心斗角,爭地奪利,戰事不斷,導致百姓生靈涂炭、連年遭殃,這使他一心為民的理想徹底破滅了。他毅然棄官出走,奔赴上海,堅信一定能找到一條真正的救國救民之路。

  在上海,王維舟結識了國際共產主義組織的金笠同志,開始接觸到馬克思主義理論,他如飢似渴地學習和積極宣傳馬克思主義,並由此堅定了一生的信仰和追求。1920年5月經金笠介紹,王維舟加入旅華朝鮮共產主義組織,同年赴蘇聯學習。當時,年輕的蘇聯社會主義國家正遭受14個帝國主義國家軍隊的聯合進攻,其國內物質條件極度匱乏,食品短缺,每人每天隻能保障半磅黑面包。王維舟和其他同學一起,積極響應列寧“實行星期六義務勞動”的號召,經常忍受著飢餓參加義務勞動,以支援前線和紅軍。在蘇聯國慶節那天,王維舟和他的學友們一同參加了紅場的慶典活動,見到了革命導師列寧,並聆聽了列寧生動的演講,王維舟對此感受至深,終生難忘。

  1921年,他懷著極大的革命熱情啟程回國。翌年與吳玉章同志在北京共同組織了赤心社,宣傳馬列主義,組織募款救災,支援蘇維埃。1923年,王維舟回鄉創辦宏文小學,成立了共產主義小組,培養革命青年。1925年,奉命去武漢工作。1927年,他參加毛澤東主持的湖北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學習,聽了毛澤東、彭湃關於農民運動的講座,理解了中國革命的特點和任務。這是王維舟同志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奠定了他為中國革命、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的堅實基礎。同年,他加入中國共產黨。大革命失敗后,王維舟秘密潛回川東,在宣漢、達縣、城口、萬源、梁山、開江一帶,發動農民群眾反剝削反壓迫,並與萬源的李家俊、達縣的唐伯壯、宣漢的雷玉書等革命先烈,成立川東紅軍游擊隊(游擊隊由兩路組成),開展農村的武裝斗爭,他先后任副總指揮、總指揮。當第一路、第二路紅軍游擊隊被敵人瘋狂鎮壓后,他又發動虎南、達縣、南岳的農民起義,組織紅軍第三路游擊隊,在敵強我弱的白色恐怖環境裡,扎根於群眾之中,長期堅持武裝斗爭,開辟了威震一方的川東游擊根據地。1930年,“左”傾路線在黨內佔主導地位,王維舟不得不奉命率川東游擊隊攻打漢口,遭到重大挫折。失敗后,王維舟率余部突圍回到川東,總結教訓,重組川東游擊軍﹔不斷吸納有覺悟的青年農民,壯大隊伍,游擊軍由此發展到上萬人,使革命的星星之火在川東重新燃起,為建立川陝革命根據地創造了有利條件。朱德同志曾在1943年6月延安出版的《解放日報》就此撰文說:這一切努力,“為紅四方面軍主力入川,並迅速擴大,做出重大貢獻。”

  1933年秋,宣達戰役中,川東游擊軍配合紅四方面軍一舉解放了宣漢、達縣、萬源。川東游擊軍改編為紅四方面軍第33軍,王維舟任軍長,楊克明任政委。紅33軍隨后參加了歷時10個月的反六路圍攻戰役,東征萬源、城口,擊潰反動地方武裝,使當時的川陝根據地向東擴展百余裡。

  正當川陝根據地保衛戰空前激烈的關頭,張國燾推行“左傾路線”,致使肅反擴大化,給紅33軍造成了重大的人員損失,許多革命同志遭到拘禁審查。15歲參加紅33軍、時任295團書記(秘書)的王定烈也在其中。在危急時刻,王維舟冒著風險親自到295團處理問題,看到發生的情況非常痛心。他本著顧全大局、維護團結、保護干部以及穩定部隊的原則,經過認真細心的甄別了解和深入細致的思想工作,在全團大會上當場宣布釋放被拘禁的干部戰士,同時撤掉了該團政委的職務,及時保護了一批寶貴的革命中堅力量。但是,“肅反”還是波及到王維舟等紅33軍領導人的頭上,軍長王維舟和政委楊克明被先后撤離了領導崗位。

  王維舟被調至紅四方面軍總指揮部工作,他不計較個人得失,忠於職守,在紅四方面軍內同張國燾分裂中央、分裂紅軍的錯誤路線斗爭,堅定地站在朱德等同志一邊,擁護中央北上抗日的正確方針,並隨左路軍行動,三過雪山草地,歷經艱難險阻,表現了一個共產黨員堅持真理的堅定信念。1943年西北高干會議上,毛主席親筆書贈他“忠心耿耿,為黨為國”。

  1937年8月起,王維舟任八路軍129師原385旅副旅長、旅長兼政委,率旅直並一個團編入八路軍后方留守處,駐守隴東,執行保衛黨中央陝甘寧邊區的任務。1945年,毛主席到重慶進行和談后,黨中央決定吳玉章和王維舟擔任四川省委書記和副書記,王維舟攜家人赴重慶工作。在中共中央決定四川省委公開活動后,蔣介石獲知了王維舟回川的消息。蔣介石對這個早年參加辛亥革命,熟悉川軍將領,有著豐富游擊戰爭經驗,擁有深厚群眾基礎的老軍人重返故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惶恐不安。一天,重慶市長、代行營主任張篤倫以請客吃飯為名,把吳玉章和王維舟請到他家傳達了蔣介石的旨意:限王維舟三日出川,否則逮捕拘禁,限制其自由。張還說:王維舟是專門搞兵變暴動的專家。顯然國民黨對王維舟是又恨又怕,深怕他以共產黨的身份進入被國民黨視為大后方的四川,對國民黨在當地的勢力構成威脅。於是,國民黨便找借口,匆匆派飛機將王維舟一家送往南京,后由八路軍駐南京辦事處協調,王維舟一家才得以轉機,安全回到延安。

  解放戰爭時期,王維舟同志先后擔任陝甘寧晉綏聯防軍副司令員,西北軍區副司令員,協助賀龍同志參加了保衛延安、消滅胡宗南、收復延安等重大戰役。全國解放后,王維舟同志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西南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並兼任西南民族學院院長。1956年奉調進京,長期擔任中共中央監察委員會常委。他是一、二、三屆全國人大常委、七大中央候補委員、八大中央委員。“文革”時期他已是高齡老人,為保護老同志遭到誣陷打擊,1970年1月10日病逝。

  (二)

  王維舟同志無論擔當什麼職務,都永遠記得自己是人民的兒子,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1942年6月2日延安《解放日報》刊登了朱總司令祝王維舟56壽辰一文,該文中指出:“王維舟完全把自己當作群眾的兒子和學生,而群眾卻把他當作保姆和先生。”朱總司令號召:“他應該值得我們全黨來學習和尊敬,值得全邊區,全中國人民來尊敬。”這些評價,代表著中央領導對王維舟同志一生革命實踐的肯定和褒獎。

  抗日戰爭時期在陝甘寧邊區隴東的人民群眾中,流傳著八路軍的干部中有個“馬青天”和“王善人”。“馬青天”是指隴東分區專員馬錫五(電影、戲劇《劉巧兒》裡面那個專員是個好領導,說的就是馬錫五)。“王善人”就是指駐守隴東的八路軍385旅旅長兼政委王維舟同志。

  1939年6月的一天,王維舟與警衛員李有義,幫助旅部炊事班下河挑水,走到城牆邊看到一位婦女帶著小孩在挖牆皮,小孩嘴上已經糊滿了土。上前一問,才知道他們挖的是一種含有少量鹽分的“白板土”,陝北農民在飢荒之年常用它來充飢。經了解這位婦女的丈夫叫史華,是村裡的民兵營長,去延安學習一段時間,剩下她帶著孩子租種土地。趕上年景不好,交完租后,家裡糧食所剩無幾,隻好採摘榆樹葉子和挖“白板土”補充。王維舟看到這種情景心痛不已,把母子倆帶回自己家中,讓夫人馬奎宣去食堂打飯給他們吃,又找出自己孩子的衣服,交給娘倆。王維舟知道,解決一頓飯並不能解決這個家庭的飢荒問題,於是親自給馬錫五寫了一張紙條,提出建議:請專署(政府)給這位婦女解決五斗糧和一些救濟款,以度糧荒。並責成警衛員小李帶著母子倆去專署的相關部門落實。出了大門那位婦女問小李:“外地口音的大個子姓啥?是八路軍啥官?”小李告訴她:大個子是我們王旅長。那位婦女“哎呀”一聲:“老天爺睜眼了,八路軍當官的是大善人。”從此“大善人”的名聲就在群眾中傳開了,在慶陽城方圓百十裡,人們都知道,八路軍干部裡有個“王善人”,隻要是百姓的事,他都會放在心上。

  1942年,有位老大娘到了385旅司令部,要找“王善人”看病。哨兵擋住她,告訴大娘:“王善人”是旅長,不是醫生。王維舟知道后親自出來見她,得知她得了一種陝北叫“癭瓜瓜”的病,即缺碘引起的大脖子病,他把這位素不相識的老大娘送到慶陽城外385旅的醫院。在當時的診療技術條件下,醫生認為老大娘需要手術,但陝甘寧邊區受到封鎖,醫療條件非常困難,旅醫院沒有相應的專業技術人員,於是,王維舟專門向延安黨中央發了電報,請求幫助治療老大娘的病。不久延安派來了兩位專職的外科大夫,為大娘做了手術,使其很快痊愈。隴東的百姓奔走相告,傳誦著八路軍救民解困、為百姓謀福利的故事,以至於百姓燒香拜神時,都要祈禱八路軍打勝仗,祈禱共產黨一定要得天下。

  有一次,王維舟在路過新堡村時,碰到一位中年男子在路旁痛哭。經過詢問得知,這位農民辛辛苦苦種了10畝西瓜,一夜之間,已經挂著小西瓜的瓜秧,不知被何人扯得亂七八糟,眼看著他一家大小指望著生存的西瓜地,被糟蹋成這樣,他悲痛欲絕。王維舟了解了情況后,親自到區政府替民告狀,並指示一定要查清、處理。一個月后,王維舟專門到新堡區政府追問此事的處理結果,獲知圓滿解決才放心。作為隴東黨政軍領導的王維舟、馬錫五,堅持秉公辦事,對地方上出現的違法違紀事件,不論大小,一抓到底。他們認為,當官就要管違法的人、管違法的事,就要替民做主、懲惡揚善,讓百姓真正感受到,陝甘寧邊區政府的為政作風就是說到做到。

  建國后,王維舟不論是在西南局擔任重要職務,還是在中共中央監察委員會任常委,他一貫體恤民眾、堅持黨員必須廉潔為公的思想和作風,在工作中依然處處得到體現。1958年,黨內出現了浮夸風,各地瞞報、虛報的情況抬頭。王維舟雖已年過七旬,仍然堅持深入實地了解國情、民情,每到一地,對虛報、瞞報的浮夸現象公開進行嚴肅批評。他毫不隱瞞地說:搞浮夸的干部“不是馬克思主義,是牛克思。靠吹牛是吹不出社會主義的!”回京后,他向中央監察委員會正式提交工作報告,建議對那些靠說假話上來、並勸說不改的干部,給予紀律處分,嚴重的予以撤職。

  1963年,王維舟已經是76歲高齡的老人,作為中共中央監察委員會的常委,王老要求參加四川省召開的檢察工作會議,希望到會去落實中央7000人大會精神和中央監察委員會的一系列指示。他到川東視察,沿途調查訪問,在聽到群眾反映,因自然災害的影響,生活困難,有人餓死的情況時,他難過得流下眼淚。在宣漢縣18天的明察暗訪中,召開了各種座談會、調查會,接待上訪群眾100余人,收到來信150件,查出了時任縣委確實存在問題,並主動與四川省委溝通情況,撤銷了時任宣漢縣縣委書記的職務。同時,主持平反了一批冤假錯案,還給學生、機關干部上黨課、作報告七次,宣傳黨中央的政策、指示。在解決干部問題的同時,他及時向中央打報告,申請給受災較重的宣漢縣百姓每人每天增加二兩糧,以幫助渡過眼下的困難。直到今天,宣漢縣六七十歲的老人們,一說起三年困難時期王維舟回鄉調研心系百姓的事,便感慨萬千。

  王維舟同志戎馬一生,始終對人民群眾懷有深厚的感情,耐心傾聽群眾的意見,實事求是地向中央反映情況,解決群眾急需解決的問題。他鄙視看風向、揣摩上級、做表面文章的干部,他說讓這種私心嚴重的人撈取了官位,就是對人民的犯罪。

  (三)

  王維舟同志一貫尊重少數民族,熟悉少數民族的生活習俗和特點,早在1935年長征途中,他就被派任為先遣部隊指揮員與少數民族打交道。紅四方面軍過草地前,四方面軍供給部長吳先恩同志負責籌集紅軍糧草。一天他與王維舟同志率警衛人員前往一藏族寺廟,准備拜訪主持寺廟的活佛,在離寺廟很遠的路上,就看到一些藏族同胞一步一磕頭,去寺廟朝聖。王維舟與吳先恩立刻下馬,率警衛人員,按照民族習俗,向著寺廟磕行。就這樣幾百米出去,他們個個都汗流浹背,氣喘吁吁,沿途的藏民對此情景很是震驚和感動。快到寺廟時,大活佛立刻迎了出來,看到領頭的紅軍大個子王維舟同志年紀很大了,猜想一定是個大官,但是仍以民族宗教的方式拜訪寺廟,親眼見証了紅軍將領對藏民是如此平等相待,如此尊重藏族的宗教習俗,感動得不得了,立刻吩咐藏民們為紅軍籌集糧草。

  西南是一個多民族地區,少數民族約佔全國一半以上。解放初期,民族之間的隔閡現象很嚴重,這其中有歷代民族壓迫造成的民族摩擦,也有解放前階級壓迫殘留下來的民族裂痕,民族工作復雜而艱難。劉伯承、鄧小平等主要領導曾經親自部署調查研究西南地區民族情況,把民族工作擺在很重要的位置上。1950年王維舟同志出任西南局常委,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西南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兼西南民族學院院長等職務,親臨民族工作的一線。

  王維舟同志熱愛百姓,熱愛少數民族,他對少數民族有深厚的感情。他主持西南地區民族工作的幾年中,在少數民族干部裡享有很高的威望,他事事為少數民族利益著想,特別關心那些貧困落后的少數民族地區。凡少數民族代表團,或民族上層出來參觀、學習,不分他們是上層人士還是普通百姓,不論他們使用什麼語言,不管他們保持什麼樣的生活習慣,王維舟都平等對待,一一接見,傾聽他們的意見,耐心與他們交談,細心而詳盡地講解黨的民族政策。王維舟同志從民族團結共同繁榮需要建設隊伍的角度考慮,積極鼎力對民族干部的培養和教育,親自籌措並創辦了貴州、雲南、西南三個民族學院,從規劃設計、選址、經費、征地、基建、干部、師資、設備、課程設置等每一個環節,他都參與和檢查,直至學院建成。西南民族學院經常為藏族、彝族中的活佛,土司頭領,上層人士等辦學習班,宣傳黨的民族政策,王維舟抓住時機,與他們廣泛結交朋友,建立友情,將黨的民族團結、民族進步的方針,逐一地講解到他們的心裡。1951年,65歲的王維舟,為籌辦西南民族學院往返於重慶、成都之間,也常常住在學院裡幫助解決一個個具體問題。當時新中國百廢待興,困難很多,但王維舟力求涉及到培養民族干部的每一項工作都要做好,因此,從師生的住宿到食堂伙食他都親自過問。50年代,西南民族學院的少數民族學生有一種習慣性的感覺,凡是聽到空中飛機聲,就會說:“王老來了,我們的問題好解決了。”此種現象在王維舟調到北京數年后,仍然存在。

  1956年大區撤銷,王維舟同志調到北京后,曾幾次向周恩來總理提出辭去西南民族學院院長的職務,但周總理都沒有同意,勉勵他繼續兼任此職。他遵照周總理指示,一直關注著西南少數民族工作,關心西南民族學院的建設和發展,直到1970年病逝。西南三省和西藏自治區的少數民族干部們稱他為“少數民族的貼心人”、“大善人”,許多當年曾得到王維舟教誨的藏族、彝族上層人士和現已擔任各級領導職務的從西南走出來的少數民族干部,回憶往事,無不流露出對王維舟同志深深的感激之情。

  (四)

  王維舟同志一生對黨赤膽忠心,剛正廉潔,從不把個人利害得失放在心上﹔他謙虛謹慎,平易近人,嚴以律己,關愛部下,從不以職高權重為家人或親屬謀利。

  1935年紅四方面軍強渡嘉陵江,開始了長征,川陝蘇區的很多紅軍家屬跟著紅軍隊伍行進。王維舟同志的親屬及家族大約有20多人也參加了長征,年齡最小的是他的侄女王新蘭同志,出發時才10歲,最大的是其夫人馬奎宣同志的媽媽,已經年過50了(並且是小腳)。與所有的紅軍戰士一樣,王維舟和他參加長征的所有親屬,跟著紅四方面軍長征,一路三過雪山草地,歷經千難萬險,沒有一個人退縮,堅持到達了延安。后由於其岳母年齡大,沒有文化,不願拖累組織,又返回四川老家。解放后,她老人家一直在家鄉靠勞動自謀生活,即便是王維舟任西南大區主要領導干部時,也沒有要求縣裡對這位親人有什麼特殊的照顧。

  李中權同志在解放戰爭時期擔任東北野戰軍九縱政委(九縱后改為46軍),司令員是詹才芳同志,王維舟的侄子王波擔任該縱隊師參謀長,軍參謀處長。王波是1925年入團,1928年入黨,當年在紅33軍擔任99師師長兼政委時,李中權同志在33軍當團政委。李中權同志對王波在九縱裡的職務過低心裡不安,一次碰到王維舟同志商量要調整王波的職務。王維舟對李中權說:“王波在部隊干什麼都一樣,還有很多優秀的同志都犧牲了。”

  “文革”開始后,王維舟已年近80,但“四人幫”仍以莫須有的罪名迫害他,造反派抄了他的家,不許他自由活動,這對王老的精神健康損害很大,但他不顧個人安危,仍盡力保護一些老同志。總政治部主任肖華同志被造反派揪斗追逐,有家不能歸,曾幾次住在王維舟的家中,王老讓老伴和兒子給肖華擦拭血跡,用藥熱敷傷口。總政副主任傅鐘為擺脫造反派的糾纏,帶著警衛員在王維舟家秘密躲藏了近一個月。李中權同志在“文革”中受到了沖擊和政治迫害,1967年11月到北長街王維舟家,向老領導訴說自己的不幸。王維舟一方面鼓勵李中權要有更壞的思想准備,不光是接受考驗,還要注意保護自己﹔一方面叫夫人馬奎宣同志詳細記下李中權的履歷,以便在適當的時候,出面澄清事實。1975年鄧小平同志出來主持工作,大批干部開始逐漸獲得“解放”,李中權在北京軍區空軍被挂起來,沒有解放,沒有工作。此時王老已經去世5年了,馬奎宣同志依舊銘記著王老的囑托,惦記著李中權的情況。她四處找當年四川達縣、宣漢縣籍四方面軍的老同志,為李中權証明。在馬奎宣同志的積極努力和原四方面軍很多老同志的協助下,空軍政治部先后派人調查訪問了張愛萍、王直哲、李開芬等同志,為李中權同志當年參加革命的表現做出了証明,澄清了事實,使李中權很快恢復了黨籍,獲得了解放。

  王維舟的夫人馬奎宣同志是參加長征老紅軍干部,其職務和級別比同期參加革命的同志要低很多,有同志曾建議王維舟向有關部門提出來,但他說:“不能向組織伸手,比起那些犧牲的革命先烈,我們已經很知足了。”王維舟去世后,全家從原來住的四合院,搬到一套隻有三間住房的公寓,一直住到前幾年她病逝。由於馬奎宣同志的工資很低,子女多,生活一直拮據,但她帶著孩子們始終堅守著不向組織伸手,不求特殊照顧,艱苦奮斗,甘於清貧。她去世后,子女們依然遵循著父親生前的教誨,勤懇工作,認真辦事,清白做人。

  王維舟在我們黨內、軍內屬於資歷老、年齡大的老一代革命家,他與黨內外、軍內外許多同志和愛國人士建立有很深的友情,與黨內著名的“五老”(董必武、林伯渠、吳玉章、徐特立、謝覺哉等同志)之間,更是有著半個多世紀的情誼。董老曾這樣賦詩於他,書懷他們的革命之交、生死之交:“廿紀生經大半稘,吾華革命典型垂。與君先后共奔走,顧盼紅旗合春頤。”“文革”期間,謝老已半身不遂,聽說王維舟的家被抄,他專門要身邊人員架著他,到王維舟家去看望。在艱難的時刻,他們互相守望,相互勉勵,堅信共產黨人富貴不淫,貧賤不移,威武不屈,百折不撓,堅信中國共產黨必將能戰勝各種險風惡浪,取得最后的勝利。

  王維舟同志歷經坎坷、風風雨雨的一生,鍛造出他對黨赤膽忠心,堅忍不拔。在對敵斗爭中,勇敢善戰,將生死置之度外,令軍閥和反動勢力聞風喪膽﹔對人民群眾則傾心關注,心系百姓冷暖,思想感情植根於人民群眾之中,贏得了人民群眾的愛戴和尊敬。他堅持講真話,做實事,廉潔自律,淡漠功名。王老一身正氣,品格高尚,他的人格魅力可與星河皓月同輝,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和懷念。

  參考文獻:

  1.本文(一)部分,主要依據:中央黨史辦﹔七大黨代表名錄“王維舟簡歷”和王維舟1961年9月“我的回憶”一文。

  2.本文(二)、(四)部分,參考:宣漢縣黨史委員會編印的《王維舟》一書中李中權、王定烈、李有義、王荒原等人的文章,以及宣漢縣黨史委員會編印的《王維舟傳》。

  3.本文(三)部分,參考: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西南民族學院史》(1951—1991)一書。 

(責任編輯:鄭光魁)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我要發表留言
      留言須知

·精彩推薦
貫徹落實十七大精神貫徹落實十七大精神   深入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深入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
[黨政視點]法不責眾? 懲治"集體腐敗"呼喚刑律跟進
[黨報早讀]溫總理“看上去很像我爺爺”|紅頭文件賣番茄
周刊|為"官"一生干干淨淨--追記空軍裝備部原政委高文廉
[觀點]厲以寧:中國下一輪的改革重點是改革城鄉二元體制
[評論]財產來源不明罪刑期翻番 10年牢獄能否嚇退貪官?
[公告]廣西關於提拔牛獻忠等7人任副廳級職務的任前公示
[圖書連載]<賀自珍的風雨人生>|關於她的名字|珍貴照片
[史海回眸]揭秘:陳獨秀李大釗等13名一大代表學歷與職稱

  48小時新聞排行  
1.獨家首發老照片:攝影師錢嗣杰鏡頭中的華國鋒
2.【先鋒周刊】樂見胡主席訪韓握手“大長今” 遂了…
3.浙江省關於陶君毅等16人擬提拔任用省管領導干部…
4.“一夫二妻”區委書記被網上曝光 半個月成階下囚
5.北京衛戍區原副政治委員鄒平光同志逝世
6.習近平:改革開放30年黨的建設波瀾壯闊成績顯著
7.組工干部要勇於節“欲”|湖北宣恩“二線干部”梅…
8.華國鋒同志遺體在京火化 胡錦濤等到革命公墓送別
9.習近平“五點重要啟示”啟示什麼?
10.1955年,少將沈啟賢在南京親歷授銜、授勛

·圖片新聞
胡錦濤會見吉爾吉斯斯坦總統巴基耶夫
胡錦濤會見吉爾吉斯斯坦總統巴基耶夫
  溫家寶點燃聖北京殘奧會火盆並宣布火炬接力開始
溫家寶點燃聖北京殘奧會火盆並宣布火炬接力開始
 

  48小時評論排行  
溫家寶參加北川中學開學典禮(圖)
獨家首發老照片:攝影師錢嗣杰鏡頭中的華國鋒
免費下載:《黨政干部和黨務工作者學習文選》(第…
【黨建周刊】河南抓領導班子思想政治建設:讓學習…
“經歷一次波折,也好”——劉翔奧運會后第一次回家
最難忘總理四訪北川中學留下的深情話語
“廉政官員”不是“廉政談話”談出來的
“黨政領導干部談解放思想”征文活動啟動
“一夫二妻”區委書記被網上曝光半個月成階下囚
從“外國運動員身披五星紅旗繞場致謝”想到的

論壇·博客·網友
韓保江教授談“北京奧運與中國經濟”
韓保江教授談“北京奧運與中國經濟”
  王逸舟教授談“北京奧運與中國軟實力”
王逸舟教授談“北京奧運與中國軟實力”
 
·領導干部要專心謀事別分心謀人
·救災總指揮部25次會議的背后是民生
·重用老實人方有正氣正風
·公開曝光行政效能投訴案件“底氣”何在?
·刑法“增容”保護公民隱私值得期盼
·規范的網絡舉報將成腐敗克星

·史海回眸
《毛澤東初進中南海》
《毛澤東初進中南海》
  《1978歷史不再徘徊》
《1978歷史不再徘徊》
 
·陳雲在重要歷史關頭的哲學思維
·毛澤東的“三怕”
·王震:20世紀最偉大的“紅娘”
·李克農智斗毛人鳳
·薄一波回顧歷史:周恩來兩度失權 曾頂撞毛澤東
·親人眼中的鄧小平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