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
天津的一二九學生運動
庄林先生回憶
庄林
2006年12月05日13:20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中央及各地方黨史征集資料部門正在廣泛征集革命回憶錄,使我心情十分激動。我從小時起,就手持小旗,跟著游行隊伍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誓雪國恥”,“取消甘一條”,“抵制日貨”等口號。那種仇恨日軍的朴素心情,簡直是難以用言語形容。后來上了中學,又積極參加學生運動。抗日戰爭爆發,又奔向戰場,丟掉筆杆子,拿起槍杆子,直到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建立新中國。回憶往事,歷歷在目,作為一個歷史的目擊者和見証人,把它忠實地寫下來,留給年輕的同志們,恐怕也不無益處的。但我已年逾古稀,記憶有所衰退,所寫之事,疏漏難免,深望同輩健在者能予補充指正。

  南京請願

  一九三一年秋天,我剛考入天津法商學院大學予科,突然聽到日本侵佔東北的消息,有如晴天霹靂,震驚了全校師生。大家看到“號外”后,群情激忿,有的放聲大哭,有的磨拳擦掌,痛斥日軍野蠻罪行。學生會連夜召開全校學生大會,選舉王守先、劉大倫和我,率領代表團前去南京請願,要求政府出兵收復失地。同時和扶輪中學的同學聯系,要求他們和我們一同前去。院長顧德銘也參加了大會。他是一位美國留學生,那天,正在教我們英文課,講的是美國《獨立宣言》。在大會上,他熱情地贊助我們行動,並發給代表團一部分補貼作路費。第二天九月十九日凌晨,我們出發了。在北站乘上直通浦口的特別快車,次日到達下關車站。當時天色已黑,又降大雨,同學們渾身都濕透了,這時南京政府已派人接我們,把我們安置在一所中學的禮堂裡,無鋪無蓋,同學們隻有擠在一起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們商定一方面對這一中學的學生進行宣傳,一面派人去南京政府交涉請願。我被派到一個教室,學生已集合起來。我代表天津學生講話,先說“九?一八”日軍強佔沈陽的事,我駐軍不抵抗就撒退了,東北廣大人民從此過著亡國奴的悲慘生活,以及我們此行請願的目的。講著講著,我竟哭了起來,許多同學也隨著我一起落淚。有一位同學激動地站起來說:“日軍如此無理,我軍如此無能,政府如此軟弱,隻有我們來干,促進他們抗戰。他們不干,我們就撒換掉他們。你們千裡跋涉來南京請願,我們十分敬佩,特向你們表示親切的慰問,祝你們成功,我們願做你們的后盾。”同學們紛紛鼓掌。剛講完,南京政府就通知我們到陸軍禮堂去開會。我們來到禮堂,被安排在樓上,面對講台。講台兩邊站著警衛,架著機槍,槍口沖著我們,如臨大敵。忽然一聲“立正!敬禮!”從桌子后走出一個人來,身穿長袍馬褂,頭戴氈帽。因為桌子高,隻能看到他的腦袋,也不知道此人是誰,似乎架子很大,瘦瘦的面孔。他先瞥了我們一眼,然后脫下帽子,露出光禿禿的腦袋,向我們點點頭,講話是浙江口音。“同學們!你們辛苦了,中正聽說你們來是不太高興的。”這時,我們才知道原來是蔣介石。“你們應該好好在學校讀書,不應該跑到這兒來,這不是荒廢學業嗎?你們的任務就是讀書,抗日的事情有政府管,用不著你們操心。打日本不是那麼容易,需要准備好。我可以給你們講,三年之內如果收復不了失地,我蔣中正願拿頸上的人頭見你們。你們來南京請願是不相信政府,這不好,快回去吧!”說完戴上帽子就要走,大家非常不滿。到南京來,他沒有說一句鼓勵和慰問的話,劈頭給我們一頓訓斥。這時候,一位同學高喊“蔣主席慢走,我們還有話說。我們來南京是因為沒法讀書了,天津離沈陽有多遠你知道嗎?一夜之間就到了,眼看國破家亡的慘禍就要落在我們的頭上。你說我們來南京是不相信政府,這種說法沒有道理。我們來南京,正是對政府相信,不然就不來南京。你說政府要准備,事先並未告訴我們,我們相信政府的決心,但得看事實。”講話鏗鏘有力,蔣介石啞口無言,隻是點頭,然后從后台走了。據說這人是扶輪學校的教員,后被蔣介石政府傳訊,結果不得而知。

  喜峰口勞軍

  一九三三年三月,甘九軍在長城抵抗日軍侵略,學聯組織了慰問長城抗戰將士代表團,全校師生捐款購買了一些鋼盔,還帶著一部分現金和慰問品,我和趙越超同學當選為代表。經過河北薊縣、三河、遵化到喜峰口,沿途見到日機轟炸的慘狀,目不忍睹。在喜峰口我們見到了廿九軍的大刀隊。有一次夜間,大刀隊摸到日本兵營裡,一聲不響的大砍一陣,殺死許多日本兵,從此日本兵很怕大刀隊。他們幽默地說:“原來日本兵的腦袋,也是一砍就掉。”慰問時,正逢大刀隊在操練,殺聲震耳,情緒高漲,將軍和士兵都同樣腳穿沙鞋布襪,生活朴素,比較平等。慰問后,他們異口同聲說:“這樣鼓勵和支援我們,一定要抗戰到底!”

  和阮慕韓相識──與組織發生關系

  一九三二年南京請願歸來,我結識了阮慕韓老師。他一九三二年到我校教書,原籍察哈爾,留學日本,攻法律,為人謙虛謹慎,和藹可親,深為同學愛戴,教法律,也教日語。課余我常找他請教,有一次,他問我:“你為什麼選擇日語作為第二外語呢?”我隨口答復說:“增加些外語知識。”他說:“恐怕不應這樣簡單。我教日語,你們學日語,應該有個共同目標,就是抗日救國。為了很好的了解日本,最后戰勝日本,為這個目的來教來學才更有意義。”我聽后立刻肅然起敬。感到他言談不凡,更想接近他。這年年初,爆發了十九路軍淞滬抗戰,阮老師對我說:“你不是主張抗日嗎,上海的駐軍和人民抗戰了,你們學生會應該有所表示。”后來,我們學生會就給十九路軍發了慰問電,支持他們抗戰到底。一九三三年三月又發生了廿九軍長城抗戰。阮老師幫助我們組織慰問團。一九三三年五月,馮玉祥、吉鴻昌、方振武在張家口組織的民眾抗日同盟軍,他又動員我們發慰問電。有一次我到他那裡去,他問我:“你相信蔣介石的抗戰是真的嗎?”我說:“他在准備,我們應等待他的准備嘛。”他說:“他准備什麼?如果他真心抗戰,為什麼不支持十九路軍、廿九軍和抗日同盟軍呢?他不但不抗戰,還不准別人抗戰,真如人們所說的,‘內戰內行,外戰外行’。他為‘攘外必先安內’的錯誤政策迷了心竅,主張‘寧予外寇不予家奴’,他是個絲毫不講信義喪心病狂的野心家,代表了大地主大資產階級利益的賣國賊,比袁世凱還要壞十倍的家伙!”言下甚至有些激動。

  我因對蔣介石存在幻想,對他的話有些半信半疑,反問他:“共產黨不是也和他打嗎?”“是啊!難道共產黨就等著被他殺光麼?‘四?一二’大殺了一陣,共產黨反抗是不得已的,是為抗日而戰,為保存自己而戰。”我問他共產黨抗日的真相,他從“九?一八”事變后,中共中央關於日本帝國主義強佔滿洲的決議,談到共產黨支持東北義勇軍和各種抗日武裝的種種事實,直到一九三三年初中華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和工農紅軍軍委發出的願在三個條件下與全國各軍隊共同抗日的宣言。我說“這些怎麼我都不知道呢?”他說:“這些都被國民黨封鎖了,你怎麼知道。”

  一九三四年“九?一八”三周年紀念日時,我又找到他。一進門他就問:“怎樣?你看蔣介石抗日了嗎?你還不明白?那是騙你們青年人。”這時我才如夢初醒,對他說:“我明白了,完全明白了。對蔣介石完全失望了,抗日不能再依靠他。你再講講共產黨還有哪些抗日行動?”他興奮地說:“有啊!方志敏、尋淮洲、粟裕已經組織了北上抗日先遣隊。”我說:“現在我們隻有依靠共產黨了,可是上哪兒去找共產黨呢?”他意味深長告訴我:“慢慢找,如果你有決心,總會找到!”
【1】 【2】 【3】 【4】 

 
來源:中青網 (責任編輯:趙娟)

  黨史資料庫
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
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
1979年12月6號鄧小平談小康
1979年12月6號鄧小平談小康
·黨史今天:周恩來同蔣介石商談兩黨合作
·“險、變、快”三字詳解孟良崮戰役
·楊虎城到底是不是共產黨員
·西安事變中“莫斯科回電”解密
·1886年12月1日 第一元帥朱德誕辰
  要聞推薦
溫家寶同文學藝術家談心
溫家寶同文學藝術家談心
羅干:發揮政法機關職能
羅干:發揮政法機關職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