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簡介大事年表著作選載評論研究回憶懷念縱論評彈歷史瞬間影音再現紀念場館
 
 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陳雲紀念館>>著作選載>>陳雲文選第二卷
 
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的發言
(一九五六年六月十八日)
陳雲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今年一月,全國各地私營工商業和手工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運動達到了高潮。到目前為止,除了少數邊疆地區以外,全部資本主義工商業都實行了公私合營﹔手工業一般地也都實現了各種不同程度的合作化﹔私營運輸業或則實行了公私合營,或則實現了合作化。小商店和攤販的改造有下列的幾種不同形式:有百分之十五左右的小商店參加了定息〔214〕形式的公私合營﹔有百分之二十五左右聯合起幾戶或者幾十戶組成了統一經營、共負盈虧的合作商店﹔有百分之六十左右已經或者正在替國營商業和供銷合作社代購代銷,或者在代銷以外自己經營一部分國營商業和供銷合作社沒有經營的貨物。
  工商業、手工業、運輸業由資本主義的或者個體的生產經營制度,轉變為公私合營,轉變為社會主義性質的合作社,這是一種帶根本性質的改變。過去六年來人民政府和全國人民作了重大的努力,為這樣的改變准備了充分的條件。企業的私有制向社會主義所有制的改變,這在世界上早已出現過,但是採用這樣一種和平方法使全國工商界如此興高採烈地來接受這種改變,則是史無前例的。應該說,我們國家對私營工商業、手工業、私營運輸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已經獲得了偉大的勝利。這是社會主義的勝利。這是我們國家和全國人民走向繁榮、富強、幸福生活的勝利。全國人民應該像慶祝全國農業合作化一樣,熱烈地慶祝這個勝利。
  但是能否說,私營工商業、手工業、運輸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已經完成了呢?能否說改造中已經不存在問題了呢?能否說改造中沒有缺點和錯誤呢?不能。一次批准公私合營和合作化,並不是改造已經完成。在這個改造中還存在著許多問題,要求我們逐個地加以解決。為了使我們能夠從容地分期分批地解決這些問題,今年二月八日,國務院作了決定〔225〕,要所有私營企業和手工業在批准公私合營和合作化以后,一律照舊經營,半年不動。應該承認,這樣一種廣泛、迅速而缺乏經驗的改變,工作中不可能沒有缺點和錯誤。應該說,缺點和錯誤是不少的,國務院的決定使我們有可能盡量地減少並且迅速地加以糾正。
  現在我要講下面五個問題。
  一、關於一部分小商店、攤販、挑販的生活困難和業務安排的問題。
  小商販是商業中的獨立勞動者,在全國約有近三百萬戶,從業人員近四百萬人。前面說過,其中一部分參加了公私合營商店和合作商店﹔一部分替國營商業和供銷合作社代購代銷或部分自銷。前者的營業額比之單獨經營的時候是大大地增加了,他們的營業沒有困難﹔現在有困難的是后者的一部分,他們的戶數佔整個小商販的百分之二十五左右,少數地方有佔百分之五十的。這些小商販的困難來自兩方面:一方面因為公私合營商店和合作商店的營業額的擴大,不僅包括了本年度比上一年度社會零售額增加了的部分和國營商業、供銷合作社讓出的部分,而且包括了那些從代購代銷的小商販營業額中擠出來的部分。另一方面是因為國營商業、供銷合作社在這次社會主義改造的高潮中對小商販的營業沒有很好的照顧,缺乏全面安排,而且在小商販的營業額開始下降的時候,也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及時加以解決。
  在沒有參加公私合營商店和合作商店的小商販中,有很多人提出了四個要求:一是提供貨源,二是借貸資金,三是簡化稅制,四是進入社會主義。我們認為這些要求都是合理的,是應該逐步加以解決的。
  現在政府准備採取一種辦法,來解決他們的生活困難和業務安排的問題。這個辦法就是在自願的原則下,分期分批、分行分業地把他們組成分散經營、各負盈虧的合作小組。同時由各地商業部門在現有的國營商店、供銷合作社和公私合營商店中指定一個商店,作為合作小組的批發店。這種批發店的任務,一是給合作小組供應商品,尋找貨源﹔二是替合作小組向銀行借款,解決資金困難﹔三是匯集合作小組每個成員應繳的稅款,代向稅局繳納。這種稅款今后應該由稅局實行嚴格的、一年不變的、定期定額的收稅辦法。這種批發店的開支,全部由國營商業或供銷合作社支付,不由小商販負擔。商業部和供銷合作社應該負起責任,按照各地小商販不同的收入情況,區別小商販中以商業為主要收入或以商業為輔助收入的不同情況,採取各種辦法,使各地的各類小商販都能獲得必需的收入。同時,要把安排小商販,作為安排全部商業工作的重要部分。
  有人問:為什麼政府不把全部小商販都組成公私合營商店,或組成合作商店?大家知道,小商店、攤販、挑販中的廣大部分是散布在居民區中間的,這些分散在居民區中的小商販是我國商業中今后長期需要的一種經營服務形式。如果把它們統統收縮起來,合並組成集中的公私合營商店和合作商店,那就不便於居民的消費。如果仍讓他們分散經營,而由國家給以固定工資,那就不能保持他們經營的積極性。同時,還有一部分小商販,他們現在的收入高於公私合營商店和合作商店的從業人員的收入,當他們不願意參加的時候,也不能勉強地把他們合並到公私合營商店和合作商店中來。因此,安排這些小商販的正確原則是,既要照顧居民消費的方便,又要保持小商販經營的積極性,使他們獲得適當的收入。我們認為政府現在准備採取的辦法,就是當前實現這個原則的最好辦法,同時,也是今后相當時期內實現小商販的社會主義要求的合理辦法。採取這種辦法,可以使廣大的分散的小商販,經過批發店領導合作小組的形式,同社會主義經濟密切聯系起來,並且使小商販從國營商業、供銷合作社領取計件工資性質的、代購代銷的手續費。這樣,就能夠使這些小商販逐步地成為社會主義商業的一個組成部分。
  二、關於適當解決小業主方面所存在的問題。
  我國的工廠、商店、運輸企業有大的,也有小的。大的資本主義企業在生產和業務上佔有特別重要的地位,這是很明顯的,但是,雇佣少量職工的小企業的數量,遠遠多於大的企業。目前,不僅大企業實行了公私合營,而且小企業也實行了公私合營。這就是說,大量的小業主參加了公私合營。小業主的地位,在解放以前是極不穩定的,在資本主義的“大魚吃小魚”的競爭中,小企業時刻遭受著破產的威脅,小業主隨時存在著失業的危險。那時小業主中有為數不小的一部分人,不但沒有可靠的利潤收入,而且常常得不到正常的工資。解放以后,小企業的業務得到了政府的安排,“大魚吃小魚”的威脅早已不存在。公私合營以后,他們可以得到定息的收入,而且隻要好好地工作,他們再也沒有失業的威脅了。正因為這樣,全國的小業主熱烈地歡迎公私合營。但是,小業主的定息收入不多,工資也不算高,因此,政府業務部門對於那些與小業主生活密切有關的問題,應該給以妥善的解決。
  房屋是小業主生活資料中的主要部分。在國務院一九五六年二月八日對公私合營企業財產清理估價問題的規定〔226〕中,曾經指出:凡屬家店不分或者家廠不分的小企業的房屋處置問題,應該按照業主的意見辦理。現在應該再具體規定,凡屬家店、家廠相連的企業,除了原有的鋪面、廠房、棧房作為合營資財以外,其他的房屋都應該作為生活資料歸業主所有。凡屬處理房屋方面有不妥當的地方,必須切實改正。此外,許多小業主的家屬,原來參加企業輔助勞動的,公私合營后應該照舊吸收他們參加輔助勞動,或作其他的適當安排。
  三、關於公私合營企業的定息問題和公私關系問題。
  在國務院一九五六年二月八日關於公私合營企業實行定息辦法〔227〕中,曾經規定息率由一厘到六厘,即年息百分之一到百分之六,並且指出在不同地區、不同行業以至同一行業的不同企業中,可以採取不同的息率。五個月來,許多方面的意見都認為在規定息率的時候,需要簡單一些和放寬一些。我們認為這種意見是正確的、可行的。在息率方面,我們認為可以不分工商、不分大小、不分盈余戶虧損戶、不分地區、不分行業,統一規定為年息五厘,即年息百分之五。個別需要提高息率的企業,仍然可以超過五厘。過去早已公私合營,但是採取按比例辦法分配利潤的企業,同新合營的企業一樣定息五厘。過去早已公私合營,並且已經採取定息辦法的企業,如果超過五厘,照舊支付,不予降低﹔如果不到五厘,提高到五厘。各地公私合營企業和政府的業務部門,應該積極准備,力求在本年七、八月間發給利息一次。
  全國資本主義工商業實行公私合營以后,在大量的公私合營企業中,公私雙方的代表共事得好或者不好的問題,是關聯到企業生產經營的一個大問題,也是關聯到能否發揮資方人員在生產中的作用和能否有效地把資方人員改造成為勞動者的重要問題。
  這個重大問題的解決,目前應該從下列幾個方面著手:
  首先,應該看到中國私營工商業者對企業的生產技術和經營管理是有經驗的,他們對於我國工商業的管理工作是有用處的。對於他們的生產技術和經營管理知識,應該進行分析,凡屬不合理的部分,應該逐步加以改變﹔凡屬合理的部分,不但在公私合營企業中應該繼續發揮它的作用,而且在國營企業中也應該充分加以運用。我們應該把資本主義工商業、手工業的生產技術和經營管理知識中一切有用的東西,看成是民族遺產,把它保留下來。吸收這些有用的民族遺產是我們的責任,採取否定一切的粗暴態度是錯誤的。
  其次,大量的資本主義工商業在今年一月才轉為公私合營,大量的資方人員和公股代表在企業內部都還缺少雙方共事的經驗。為了使雙方共事得好,各地的黨政機關應該領導業務部門經常總結這一方面的經驗,而且根據這些經驗的總結,逐步地定出公私雙方共事的制度和辦法。上級業務部門規定的業務上的方針、政策和辦法,應該使企業中公私雙方有關的管理人員,都能熟悉。各地應該召集公股代表和私股代表分別舉行會議,收集意見,進行教育,解決他們在處理公私關系中所遇到的困難。有時還應該召集公私代表在一起舉行會議,商量問題。中央和省市兩級政府工商業務部門的主管人員應該定期地同當地工商聯〔110〕、同業公會〔109〕和民建會〔222〕的人員舉行座談會,就公私關系中的有關問題交換意見。
  再次,公私合營企業中公私關系的改進,還必須向職工群眾進行教育,說明團結資方人員,發揮他們的長處,把他們改造成為勞動者,是有利於工人階級和全國人民的。同時,也必須使資方人員採取積極態度同公股代表進行合作,同職工群眾加強團結。如果職工群眾對資方人員過去的行為有不滿的地方,資方人員就應該在適當場合主動地恰當地進行自我批評,公股代表也應該協助資方人員在職工中進行解釋,使全體職工與公私管理人員團結一致進行生產和經營。應該看到,這種團結要經過一定的過程,這是一個對職工群眾、公股代表和資方人員的教育過程,也是把資方人員改造成為勞動者的過程。我們相信,經過各個方面的努力,公私合營企業中的團結,一定可以實現。
  四、關於公私合營企業中的職工和私方人員的工資福利問題。
  公私合營企業的許多職工寫信給有關機關,說他們企業中的工資待遇高低差別太大,說他們的工資比國營企業的工資低,要求政府加以調整。根據現在的初步材料看來,有些公私合營企業職工的工資比同類的國營企業職工的工資標准高,也有些合營企業特別是小工廠和商店,比同類的國營企業職工的工資標准低。大家知道,私營企業之間原來的工資標准是極不一致的,各種待遇也很不相同,要把公私合營企業中過去遺留下來的極不一致的工資待遇,立即統一起來,或者把公私合營企業的工資待遇,立即同國營企業的工資標准統一起來,都是不可能的。全國解放將近七年,國營企業的工資標准也還沒有完全統一。我們應該看到,公私合營企業工資標准的逐步調整,需要有幾年的時間。至於目前因為企業合並而產生的、同一企業中相同工作的職工所得工資待遇相差過大的問題,這是應該在可能范圍內加以調整的。調整的方針應該是,公私合營企業職工的工資同當地同類國營企業職工的工資相比,高了的不降低,低了的根據生產情況和企業的可能,分期地、逐步地增加。中央和地方的有關部門,應該在今年的下半年提出一個方案,經過批准后,予以實行。
  許多私營企業的生產安全設備和衛生設備原來是很差的,在合營以后應該逐步加以改進。
  手工業生產合作社、運輸合作社社員的工資收入,不應該低於他們入社以前的勞動收入,而應該在努力生產、改善經營的基礎上,做到比合作化以前的勞動收入有所增加。如果有些手工業生產合作社、運輸合作社因為提取公積金過多,而使社員收入比加入合作社以前的勞動所得減少了的話,就應該減少公積金來增加社員的工資。合作商店如果因為提取公積金過多,而使工作人員的工資過低了的話,同樣應該減少公積金,把工資增加到適當的程度。
  公私合營企業中資方人員的工資,也將根據對職工工資的處理原則來加以調整。
  公私合營企業私方人員的疾病醫療,應該加以幫助。企業核定資產在兩千元以下的私方人員,本人的疾病醫療和病假期內的工資支付辦法,都應該按照本企業職工的待遇同樣辦理。同時,企業核定資產雖然超過了兩千元而有困難的私方人員,本人的疾病醫療和病假期內的工資支付辦法,也可以參照本企業職工的待遇辦理。
  許多工商界人士提議,由有關方面共同協作,籌集一批款項,以便在工商業者發生困難的時候進行救濟。我們贊成這個提議。希望全國工商聯草擬辦法,提出方案,政府方面可以給予協助。
  五、關於企業改組方面的問題。
  政府對私營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的計劃,本來是准備用兩年時間,在全國各地按行按業、分期分批地來進行的。今年一月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高潮到來以后,政府改變了原定計劃,在全國各地一次批准了私營工商業、手工業、運輸業的社會主義改造。為了適應當時的要求,這種改變是必要的。但是這樣迅速的改變,使許多業務部門和許多地區來不及積累全行業公私合營的經驗,因此就在敲鑼打鼓的那些日子,許多地方有不少的工廠、手工作坊、商店紛紛合並,有些不應該合並的合並了,有些可以合並的也合並得太大了。總之,是並得過多,統一計算盈虧的單位太大。國務院二月八日的決定〔225〕停止了這種盲目合並的趨勢。
  私營工商業、手工業社會主義改造中出現的另一個問題,是人為地把工商業原來的供銷關系和協作關系割裂了。工業、手工業、商業、運輸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工作,不能由一個部門管理,而隻能由各個業務部門分工管理。這種分工管理是必要的,合理的,問題是發生在分工管理的部門之間,缺少工作上的密切配合。同時,有些企業應該隸屬哪一個部門管理,也還劃分得不適當。因此,工商業原來的供銷關系和協作關系出現了割裂的現象。例如,在同一個行業中,過去對於大小企業的生產是一起安排的,它們在業務上是有密切聯系的﹔現在因為四人以上的企業歸工業部門改造,三人以下的企業歸手工業部門改造,而工業和手工業兩個管理部門對他們生產業務的安排,步調常常不一致,因此,他們之間原有的關系被分割了。再如,原來商業中的服裝鞋帽店是有固定加工的手工作坊的,在社會主義改造中,服裝鞋帽商店歸商業部門改造,承制服裝鞋帽的手工作坊歸手工業部門改造,而不少承制服裝鞋帽的手工作坊,又在這次手工業合作化運動中被合並了,這樣就使商店和手工作坊之間原有的加工關系中斷了。像這樣不合理的割裂現象還很多,其中以手工業和各個方面的矛盾為最多。為了改正這種人為的割裂,政府的有關部門正在採取措施,加以調整。
  我們認為,企業改組工作不能性急,必須經過充分准備。國務院關於合營企業經營管理制度半年不動的決定,制止了當時的某些混亂,使業務部門有時間來研究和摸索企業改組方面的經驗和辦法。但是,這不是說半年期滿以后,各行各業就都能夠進行改組。所有工業、手工業、商業、運輸業的企業改組,都不應該受時間的限制,都必須經過充分准備,對各行各業分批分期地逐步改造,並且要結合生產安排,在有利於生產的條件下進行。目前各地和各業務部門的任務是,對於沒有改組的企業,准備改組方案﹔對於合並錯了的企業,則應該有准備地逐步進行調整。
  改組公私合營企業和安排私方人員,應該注意到這樣一個事實,這就是,職工和私方人員對原來私營企業和私方人員的情況要比公股代表熟悉得多,由他們提出的企業改組和人事安排的方案,一般是適當的。因此,一切公私合營企業中的業務改組和私方人事的安排,可以由相應的工商聯、同業公會和私方人員先提意見。已經改組了的企業,如果過去沒有征求過私方人員的意見,而私方人員又認為業務改組和人員安排方面有不妥當的地方,應該向私方人員重行征求意見,凡是處置不當的,就應該加以改變。同樣的,業務改組和人事安排也必須征求職工和技術人員的意見。我們應該吸收各方面的意見,以便把企業改組和人事安排的工作做好。
  大家知道,私營工商業、手工業、私營運輸業的社會主義改造,是一件復雜的巨大的工作,過去五個月我們的工作已經獲得很大的成績,但是今后還有許多問題要解決,工作要做得更好。我們的社會主義改造工作,必須達到這樣的目的:公私合營的企業必須比資本主義的企業辦得好,合作社必須比個人經營的企業辦得好。對於各種各樣的個體經濟,都應該按照自願原則用合作化的形式幫助他們逐步地組織起來。我們對民族資本家接受社會主義改造的願望和行動,表示熱烈的歡迎。我們要認真地幫助他們改造成為社會主義的勞動者。公私合營企業、合作企業的職工和從業人員的勞動收入,不應該比社會主義改造以前降低,而應該在努力生產、改善經營的基礎上逐步有所增加。要達到上面所說的目的,需要公私合營企業和合作企業中的全體職工、工程技術人員、公私雙方人員共同努力。
  *本文原載一九五六年六月十九日《人民日報》,題為《關於私營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