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簡介大事年表著作選載評論研究回憶懷念縱論評彈歷史瞬間影音再現紀念場館
 
 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陳雲紀念館>>著作選載>>陳雲文選第二卷
 
實行糧食統購統銷
(一九五三年十月十日)
陳雲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現在,全國糧食問題很嚴重,如果不採取適當的辦法加以解決,還要更加嚴重。這從以下情況可以看得很清楚。
  第一,收進的少,銷售的多。七、八、九三個月共收進了九十八億斤,超過原定計劃七億斤﹔銷售了一百二十四億斤,超過原定計劃十九億斤。收增加了,銷增加得更多。分析其原因,就是現在農民不把糧食賣給商人,商人也就無糧可賣,全部由我們來賣,所以我們賣出的就多了。換句話說,就是農民賣出的少了,我們賣出的多了。這種情況既不同於一九五一年,也不同於一九五二年。一九五一年六月份以前糧食緊,從七月份開始就收進的多,銷出的少。一九五二年十月以前是賣出的多,到十一月以后情況就發生了變化,總的還是收多賣少。今年十一月以后會不會出現收多賣少的情況呢?我看可能性很小。
  第二,不少地方已開始發生混亂。全國的大、中城市大體上是平靜的,但是,在受災地區和糧食脫銷地區,小城市和集鎮已開始發生混亂現象。糧販子大肆活動,特別是糧食少的地方,糧販子的活動更厲害。從事這種活動的,有的是農民,有的是集鎮上的小販,數量達幾十萬人。有些原來不做糧食生意的,也收買囤積糧食。隻要糧價一波動,搞糧食投機的人一個晚上就可以增加幾十萬﹔如果波動兩三個月,糧販子就可以增加幾百萬。這種情況反過來又助長了農民不肯賣糧的情緒。地區之間互相封鎖,也造成了糧食的搶購和抬價。
  第三,東北的災情很重。今年東北的水災比一九五一年大,減少了收成,將完不成收購任務。東北今年原計劃產糧四百四十億斤,收購一百億斤。近據東北局估計,產量最多隻有三百七十億斤,隻能收購七十六億斤。東北上調中央的糧食數,原計劃是四十二億斤,現隻能上調二十六億斤,減少了十六億斤。中央掌握的糧食一共是九十六億斤,減少十六億斤是個不小的數目。
  第四,北京、天津的面粉不夠供應。北京、天津需要面粉十六億斤,現在實際掌握到的隻有十億斤。這兩個城市是以麥子為主糧的,所以一定要想辦法解決。是不是可以從全國調來麥子救急呢?我不僅不反對,而且很歡迎,但我看是救不勝救。一來數目字很大,二來會流到外地去很多。現在隻能實行定量配售。北京、天津實行定量配售,會不會影響上海、漢口以及再遠一點的廣州呢?我看會影響。你這裡配售,上海的商人就會打主意,想辦法買進面粉和麥子。如果我們在那裡不實行定量配售,必然會便宜了商人。實行面粉定量配售,對在自由市場上收購秋糧是不是有影響呢?我看有影響。所以全國必須採取不同程度的同樣性質的措施。
  第五,糧食混亂現象如不採取措施加以制止,今年全國的收購計劃將完不成,銷售計劃將大大突破。今年八月,財經會議〔163〕決定收購糧食三百四十億斤。現在的情況是,東北將減少二十四億斤,其他地方也有完不成的。糧食市場愈緊張,愈是收不進。現在已經收購了九十八億斤到一百億斤。十月到十二月要收購一百六十億斤,明年一月到六月要收購八十億斤,才能完成計劃。照現在的情況估計,到明年二、三月以后,糧食情況一定會緊張,三月以后能收到多少糧食,很值得懷疑,我看會有很大的數量收不上來。銷售數量原計劃是四百八十億斤,比去年的四百六十多億斤(私商在外)稍多一些。這個計劃一定會被突破,估計要達到五百五十億斤以上,可能到六百億斤。
  收購和銷售兩項比較,差額是多少呢?如果今年度銷到了五百六十七億斤,就比原計劃多銷了八十七億斤﹔如果收購比原計劃減少三十億斤,差額就是一百一十七億斤。即使收購計劃全部完成了,八十七億斤的差額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這八十七億斤糧食的差額,用什麼辦法解決呢?公糧〔25〕的收入隻有減,難得加。那末,減少支出的辦法行不行?減少支出的途徑我都一個一個地想過了,都不行。
  市場上的糧食銷售量能不能減少?不能。城市和集鎮人口的吃糧必須按數供應,農村災民和缺糧戶的口糧也必須供給。
  出口糧能不能減少?這個主意不能打。在三十二億斤的出口糧中,有二十億斤是大豆,這主要是用來跟蘇聯等國換機器的,五億四千萬斤是跟錫蘭換橡膠的,還有一些是向其他國家的出口。所有這些出口,都是必要的。
  軍隊和機關人員的口糧能不能減少?除了他們在市場上買的以外,公家還發給三十三億斤,這是不能少的。
  能不能減少儲備糧,少增加庫存糧呢?也不能。本糧食年度〔170〕的儲備糧為二十三億斤,增加庫存糧為五十四億斤,共七十七億斤。即使把這兩項全部用來彌補八十七億斤差額,也還差十億斤。就是說,要從老庫裡面再挖掉十億斤。這樣,本糧食年度庫存就由一百九十四億斤減為一百八十四億斤。如果這樣做的話,明年的情況比今年還要緊張,波動的面比今年還要大。因為如果庫存減到了一百八十四億斤,其中根本不能動的是一百七十九億斤,剩下來的隻有五億斤。結果,就是吃淨賣光,掃地出門,再來接收新糧,這是十分危險的。一百七十九億斤庫存,看起來數字是不小的,但是分析一下,這僅是舊的吃光、新的接上的最低庫存數字。各區〔17〕由六月底吃到新糧上市,一般要有三個月的糧食。東北的新糧最早要到十月底才能上市,華北是十月上半月,西北是十月底,華東是九月底,中南是八月底,西南是九月底。這幾個月的吃糧,最低限度需要一百一十八億斤。另外,倉庫裡面還有二十一億斤麥子,是准備全年的供應,不能動。還有死角糧〔171〕和難運糧二十億斤,以及加工生產和運輸的周轉糧二十億斤。這四項一共是一百七十九億斤。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一百七十九億斤的庫存是不多的,是不能動的。過去估計糧食混亂總是四、五月或五、六月,現在看來將會提早。估計過了陰歷年,糧食就要發生混亂,而且混亂的范圍要擴大。到那時,我們在收購方面就會進一步減少,銷售方面就會進一步增加,如果庫存很少,問題就大了。過去是亂子一來,我們就收縮小城市、中等城市的供應,守住上海、武漢、廣州、北京、天津、西安和東北的工礦區這些核心陣地。現在看,如果全部都收縮,核心陣地肯定要受到影響。
  糧食混亂的后果是什麼呢?過去我們說物資充足,物價穩定,一個是指紗布〔5〕,一個是指糧食。紗布和糧食相比較,糧食更重要。糧食波動就要影響物價。一九五○年和一九五一年,紗布提價四分之一,對市場物價有影響,但是不大。如果糧價上漲四分之一,那對勞動者的影響就大了。他們的收入,用在吃的方面的佔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用在穿的方面的隻不過佔百分之十左右。而吃的東西,如蔬菜、豬肉和雞蛋等,價格統統是跟著糧價走的。糧價漲了,物價就要全面漲。物價一漲,工資要跟著漲。工資一漲,預算就要超過。這樣一來,就會造成人心恐慌,人民政府成立以后老百姓叫好的物價穩定這一條,就有丟掉的危險。從這裡也可以看出,糧食的情況是嚴重的,必須採取堅決的措施,加以解決。
  在糧食問題上,有四種關系要處理好。這就是:國家跟農民的關系﹔國家跟消費者的關系﹔國家跟商人的關系﹔中央跟地方、地方跟地方的關系。這四種關系中,難處理的是頭兩種,而最難的又是第一種。處理好了第一種關系,天下事就好辦了。隻要收到糧食,分配是容易的。
  根據現在的情況,處理這些關系所要採取的基本辦法是:在農村實行征購,在城市實行定量配給,嚴格管制私商,以及調整內部關系。下面分別講一講。
  第一,在農村實行征購。
  “征購”這個名稱是駭人的,究竟叫什麼可以考慮,但性質是這麼一個性質。為什麼提出征購呢?基本理由是,我們的需要量一天一天地增加,但是糧食來源不足,需要與來源之間有矛盾。前幾年,我們搞城鄉交流,收購土產,農民增加了收入,生活改善了,沒有糧食的要多買一點糧食,有糧食的要多吃一點,少賣一點。結果我們越是需要糧食,他們越不賣。有的同志提出,去掉商人,我們可以多買一點糧食。我看去掉商人並不等於農民的糧食一定可以多賣給國家。鑒於糧食供應緊張的狀況,必須採取征購的辦法。如果繼續採取自由購買的辦法,我看中央人民政府就要天天做“叫化子”,天天過“年三十”。這個辦法是不是太激烈了一些?可不可以採取自由購買的辦法把糧食買齊呢?如果能夠買到的話,那當然是求之不得。我這個人不屬於“激烈派”,總是希望抵抗少一點。我現在是挑著一擔“炸藥”,前面是“黑色炸藥”,后面是“黃色炸藥”。如果搞不到糧食,整個市場就要波動﹔如果採取征購的辦法,農民又可能反對。兩個中間要選擇一個,都是危險家伙。現在的問題是要確實把糧食買到,如果辦法不可行,落空了,我可以肯定地講,糧食市場一定要混亂。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不實行征購,是不是還有別的辦法?我想過很多,從“改良主義”想起,最后還是想到了這個徹底的辦法。現在把我想過的所有的辦法都提出來,請同志們考慮。
  又征又配。農村征購,城市配給,硬性辦法。實行這種辦法,我有點擔心,因為跟每一個人都有關系,問題太大。如果在這件事上出了毛病,比新稅制〔167〕的后果要嚴重得多。新稅制只是我們跟資產階級的關系,而這是我們跟廣大農民的關系。
  隻配不征。就是隻在城市配給,農村不征購。在農村工作的同志一聽到“征”字就害怕,說是不是可以慢一點征﹔至於城市配給,他是贊成的。實行這個辦法,那只是關了一道門,就是說,我們在城市裡面隻准一個人買多少,不准囤積,也不准拿到鄉下去。但是農民也有眼睛,也有耳朵,看到城市在配給,他就會不賣糧食。所以,隻在城市配給,不在鄉村中征購,我們就會買不到糧食。
  隻征不配。在城市工作的同志歡迎這種辦法,他們說,農村征購是要的,城市配給可以慢一些。日本帝國主義在它侵佔的地方搞過配給,國民黨也搞得天翻地覆,現在人們一聽到配給就頭痛。我說,如果隻在農村征購,在城市裡面不配給,結果一定會邊征邊漏。你在農村中征購,換給他鈔票,他拿到鈔票以后,轉一個身就可以再跑到城市的糧食公司裡去買,結果,你征購到的糧食便會統統漏掉。所以,隻征不配不行。
  原封不動。所謂原封不動,就是照現在這樣做下去,自由賣出,自由買進。結果必亂無疑。有的同志說,就准備亂它一年,看一看再說。但是,如果在亂了一年以后再來征購,那就要比今年就開始征購困難得多。
  “臨渴掘井”。就是說,先自由購買,到實在沒有辦法的時候,再來抓大頭,到佔農村人口百分之十五至百分之二十的主要產糧區去征購。要這樣做,必須考慮到兩點:一是自由購買能不能完成收購計劃?如果完不成,那就要多加小心。二是到明年二、三月或三、四月間糧食已經不夠的時候,再搞征購,是否比現在就征購好一些?我說,那時候臨渴掘井,還不如現在搞好。
  動員認購。東北在一九五一年實行過認購,就是上面有一個控制數字,交到省,省到縣,縣到區,區到支部,支部開一個會,號召大家認購,認購不足就不散會。這個辦法,可以稱為強迫而不命令。不達目的不散會,還不是強迫?征購是要下命令的。我說,強迫而沒有命令,還不如有命令而不強迫好。不強迫就要對農民做說服工作。
  合同預購。就是訂預購合同,按合同購糧。這個辦法也好,但是今年來不及了。有人說,棉花訂了預購合同,就買到了。我看,棉花之所以買到,主要原因是去年收獲了兩千多萬擔。如果棉花收成不好,訂了預購合同,他也不會賣。現在糧食產量恰好不是多,而是不足。我們並不完全放棄預購,預購還是一個辦法,但是有一個數量的問題。
  各行其是。就是說,這個地方可以實行這個辦法,那個地方可以實行那個辦法。隻要不妨害旁的地方而且能夠完成任務,這種做法也可以試一試,但是要考慮到互相之間的影響。
  上面這些辦法,看來隻能實行第一種,又征又配,就是農村征購,城市配給。其他的辦法都不可行。如果大家都同意這樣做的話,就要認真考慮一下會有什麼毛病,會出什麼亂子。全國有二十六萬個鄉,一百萬個自然村。如果十個自然村中有一個出毛病,那就是十萬個自然村。逼死人或者打扁擔以至暴動的事,都可能發生。農民的糧食不能自由支配了,雖然我們出錢,但他們不能待價而沽,很可能會影響生產情緒。為了不影響他們的生產情緒,不僅要給他們鈔票,還要供應他們物資。但是我們現在還不能完全做到這一點。因為農民要的東西百分之三十是日用工業品,百分之七十是牲口、農具這些東西,而我們一下子搞不到這樣多的東西。毛病還可以舉出好多,因為我們沒有經驗,意想不到的事情一定會有。
  但是,回過頭來想一想,如果不這樣做又怎麼辦?隻有把外匯都用於進口糧食。那麼辦,就沒有錢買機器設備,我們就不要建設了,工業也不要搞了。
  現在隻有兩種選擇,一個是實行征購,一個是不實行征購。如果不實行,糧食會出亂子,市場會混亂﹔如果實行,農村裡會出小亂子,甚至出大亂子。我們共產黨在長期的革命斗爭中,跟農民結成了緊密的關系,如果我們大家下決心,努一把力,把工作搞好,也許農村的亂子會出得小一點。而且,這是一個長遠的大計,隻要我們的農業生產沒有很大提高,這一條路總是要走的。
  下面我講一下征購的時間、數量和辦法。
  開始時,對於今年實行征購,我還有點猶豫,因為公糧馬上就要開征,怕來不及了。后來小平〔172〕同志想了一個辦法,把征收公糧的時間推遲一點,征購和征收公糧一起搞,免得搞兩起麻煩。中央經過討論,同意小平同志的意見,決定征收公糧推遲到十一月。
  征購的數量是多少呢?現在這個單子上開的是三百四十億斤。我聲明一下,單子上也開列了各大區的分配數字,是很粗的,隻供大家討論。
  征購按照什麼標准呢?最好的辦法是依照公糧的標准。比如,公糧一,征購零點二、零點四、零點五,或者公糧一,征購一,或者公糧一,征購二。按照這樣的標准比較方便。在有死角糧的地方,供應不上市場的地方,可以不征購。因為那些地方原來的糧食都用不上,還堆在那裡,又何必搞征購呢?除了那些地方以外,其他能夠供應市場的地方,都要採取征購的辦法。
  征購要採取公道的價格。什麼是公道的價格?並不是統統跟著黑市走,而是既對農民合適,也對我們有利。中農和富裕農民,所以常常不肯把糧食賣出來,就是為了等季節差價。毛澤東同志要我們想一想,是否可以想一個辦法,使他們得一點季節差價。我想,可以採取這樣的辦法,即農民把糧食賣給我們,把賣糧食的錢存到銀行裡,等四個月或五個月以后再拿錢,我們除還本以外,要多付一點利息。
  物資供應和貨幣籌碼〔21〕調度的問題。在這次收購中間不可能把需要的物資全部都准備好,而且許多物資也不是我們所有的。但是我算了一下,由於購糧而增加貨幣,市場也不會發生大問題。從今年十月到明年二月底,我們原定計劃收購二百億斤,與二百億斤糧食相交換的物資,可以正常供應。現在的問題是,從明年二月以后到六月底收購的四十億斤,這次又增加的一百億斤,共一百四十億斤糧食,需要增發十二萬億元〔2〕的貨幣。增加這麼多的貨幣,市場可不可以過得去呢?估計可能還過得去。理由有五:
  甲、農民賣出糧食以后,其他土產會賣得少一點。農民不會把糧食賣掉換成鈔票后,又把花生、綠豆、芝麻等趕快都賣掉換成鈔票。他們要等一等。這一等,大概三萬億元總會省下的。
  乙、明年預算中列了六萬億元的公債,城市四萬億元,農村兩萬億元。在農村發兩萬億元公債,加上上面省下的三萬億元,就是五萬億元。
  丙、用優厚的利息吸收農民存款,估計可能吸收三萬億元。利息高一點不要緊。就算百分之十的利率,我們也才出三千億元。三千億元買個市場不波動,那也是很合算的。這個辦法,隻適用於賣了糧食不拿錢的存款,不適用於別的存款。
  丁、國營商業和合作社已經准備了四萬億元的貨。這些東西很可能有的是牛頭不對馬嘴的,但是總還是准備了一點。
  戊、冬天正是還農貸或者借農貸的時候,多還一點,少借一點,或者遲借一點,這裡也可以有萬把億元。
  總起來看,增加十二萬億元貨幣,在市面上不算太多。要求全國對農村市場給予援助,起碼不要沖擊農村市場,這樣農村的鈔票就能夠有一部分吸收到城市裡邊來。
  開展征購工作依靠誰?必須依靠區鄉干部和黨、團員。現在我們許多農村干部都上升為新中農了,如果這一部分同志能夠被說服,由他們帶頭的話,是很有作用的。同時,要解決缺糧戶的困難。如果缺糧戶的糧食問題不加以解決,會動搖人心,對我們的征購很不利。在征購時,要通過人民代表會,大家民主討論。高級干部也要深入農村,一方面幫助基層工作,一方面總結經驗,指導全面。
  征購是一項很艱巨、很麻煩的工作,這比對付資本家難得多。做好這件事,要採取很多經濟措施,同時要進行廣泛深入的政治動員。這是一項很大的經濟工作,也是一項很大的政治工作。過去我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加上時間急迫,工作中出一點毛病是不可避免的。不僅第一年要出,第二年第三年也可能出。我看這件事情,不是一次可以做得好的,要兩三年才能做出一個道理來。征收公糧我們已經做了好多年了,還常常出毛病。征購現在才搞,怎麼能不出一點毛病呢?
  搞好征購工作的可能性,並不是沒有。兩年來,農民實際拿出來的糧食,每年都在六百億斤以上,我們現在要征購的是三百四十億斤,從數量上說,完全有可能實現。另外,隻要我們的價格定得公道,完成征購任務也是有可能的。一個數量,一個價格,這是兩個決定的因素。況且,農民每年拿出的六百多億斤糧食中,有四分之一左右要回到農村,主要是經濟作物區和災區。實際上這部分糧食起了調劑的作用。
  第二,在城市實行定量配給。
  “配給”這個名詞有點不太好聽,一說起它就想到日偽統治時代的情況。現在改了一個名字,叫作“計劃供應”,是糧食部長章乃器先生想出來的。我們的配給不同於日偽時代的配給,那時是油、鹽、醬、醋都配給,現在配給的只是糧食。那時的配給量是填不飽肚子的,我們現在的配給量可以吃飽。種類不同,數量不同,至於性質那更是完全相反的。
  配給要迅速地在全國實行。集鎮上的配給並不像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這樣困難。那裡需要配給的人口有限,一個鎮子隻有兩三千人,有幾家鋪子,你叫他管一管就是了。天津、北京預備十一月一日就實行配給。配給証來不及發的話,可以先用戶口証。其他地方是不是同時實行,請同志們考慮。有些地方,像上海這樣的城市,情況很復雜,准備工作要較長的時間,那隻能遲一點。
  配給的等級是不是要分得很細?我看開始可以粗一點。昨天中財委〔11〕討論北京面粉配售時,我說過,不論大口、小口,重勞動、輕勞動,統統來一個每人每月十斤或者八斤就可以了,其余的可以買雜糧。等級不一定分得很細,可以先粗后細。
  實行配給以后,黑市的出現是免不掉的。為什麼呢?因為有的人不夠吃,有的人吃不完﹔南方人要吃大米,北方人要吃面粉。這樣就會出現買賣。我們要允許有一個地點作為交易場所,在我們的領導和監督之下進行交易。這並不可怕,比起因為我們在市場上沒有東西,投機商人在那裡搞黑市,要好得多。最大的好處是人心定了,也可以防止糧食向外流,制止城市有人囤積糧食。
  第三,嚴格管制私商。
  糧食基本上由國家經營,私商隻能做代理店。現在可以搞糧食投機的,在大城市裡,第一是私營糧食加工廠,第二是糧食店,第三是私營食品加工廠,第四是跨行跨業的兼營糧商,第五是糧販子。最難對付的是糧販子。他們是流動的,隻有一條扁擔,人數又多,隻要一個地方糧食市場一波動,一下就可以出動多少萬人。這些人搞的是轉手買賣,他們的資金不多,但是動搖人心。糧販子的可惡就在這裡。對付糧食販子的辦法:一個是堵住他們糧食的去路,使他們賣不出去﹔另一個是群眾發動起來之后,斗上幾個。要禁止糧商跨行跨業。囤積糧食者要嚴懲。糧食加工廠,隻准加工,不准做糧食買賣。非主糧也由國家經營,步驟可以緩一點。糧食零售店,特別是大城市的零售店,第一個步驟是要使它變成我們的代理店,叫他們給我們代售。他們會不會把糧食壓起來待價而沽呢?現在是配售,買糧的人要按時向他們買,所以他們不能壓起來。會不會在糧食的質量上搞鬼呢?會搞鬼的,但是我們也有辦法對付。讓商人搞代理店,還可以使城市中不致有許多人失業。
  第四,調整內部關系。
  糧食由中央和地方分管之后確有好處,就是各地都積極了,採取負責態度了。這樣我們就能多買到糧食,少賣出糧食。是不是發生了缺點呢?也有。分管以后,各地為了保住自己地區的糧食,阻止糧食向別的地方流,結果提高了價錢。現在大區對省之間的調動,中央對地方之間的調動,比從前更困難了。大區與大區之間、省與省之間的交換也碰到了困難,協議常常不能成立,互相封鎖,甚至發生沖突。這些都是在討論分管的時候就預料到的〔173〕,也是有所准備的。另一個缺點是,中央沒有定出一個全國的糧價來,分管以后,全國統一的糧價也很難定,所以各地在定價上很可能隻照顧局部,有的地方為了阻止糧食出去,把糧價提得太高。搞征購,牌價按什麼規定呢?如果全國統統按高的標准定,而銷價又不能提,國家至少要賠十萬億元,數目很大。現在有的地方已經提高了,需要降下來,等征購時再降就被動了。調整糧食價格是一項很大的工作,但一定要調整,如果不調整,國家要賠很多的錢,這無論如何是不合適的。糧食分管以后,還可能發生在品種上使用不合理的現象。有些細糧多的地方多吃細糧,少吃粗糧﹔而有些需要細糧的地方則缺乏細糧。此外,在經濟作物和糧食作物播種面積的安排上,也可能發生不合理的現象。我們說過各地的糧食要基本上自給,但有些地方隻顧自給,不顧國家的需要。有的地方擴大了棉田,而他那裡棉花的單產很低,並不適宜於擴大。比如東北明年計劃擴大棉田一百萬畝,其實那個地方並不適宜於種棉花,那裡種雜糧很好,產量很高,可以供給其他地方。總起來說,現在既要改變過去統一管理時地方上沒有積極性不負責任的毛病,也要改變分管以后所發生的毛病。怎樣來確定中央的統一籌劃,又怎樣來確定地方的分級負責,這次會議應該在方針上有所討論和決定。
  我上面講的四個問題,重點是征購。糧食不充足,是我國較長時期內的一個基本狀況,在這種情況下,採取征購的措施是不可避免的,越是拖得久,混亂的局面必然越嚴重,我們也就越是被動。
  總起來說,我們要在農村中採取征購糧食的辦法,在城鎮中採取配售糧食的辦法,名稱可以叫做“計劃收購”、“計劃供應”,簡稱“統購統銷”。
  *這是陳雲同志在全國糧食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三年十月十六日,中共中央作出《關於實行糧食的計劃收購與計劃供應的決議》,確定在十一月底以前完成各級的動員和准備,十二月初開始在全國范圍內實行糧食的統購統銷。同年十一月十九日,政務院第一百九十四次政務會議通過,並於十一月二十三日發布《政務院關於實行糧食的計劃收購和計劃供應的命令》,規定了實行糧食統購統銷的具體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