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簡介大事年表著作選載評論研究回憶懷念縱論評彈歷史瞬間影音再現紀念場館
 
 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陳雲紀念館>>著作選載>>陳雲文選第二卷
 
克服財經工作中的缺點和錯誤
(一九五三年九月十四日)
陳雲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今年上半年,全國的經濟情況是穩定的,上升的。現在看,除農業生產遭受災害難以完成計劃外,其他方面的情況都是好的。我們的整個經濟工作是有成績的。財政工作和商業工作,從主要方面來看,也是有成績的。
  現在,我著重講講財經工作方面的缺點和錯誤。
  先說稅收工作。
  上半年稅收工作的成績,表現在:第一,稅收完成了全年計劃的百分之四十三。根據幾年來的經驗,稅收常常是“前四后六”,就是前半年收四成,后半年收六成。今年上半年完成百分之四十三,是比較好的。第二,按政策定任務,政策與任務一致,這一點做得也比較好。第三,稅務工作人員的工作態度和作風比以前有了進步。但是,半年來的稅務工作也有過重大錯誤,這就是修正稅制〔167〕的錯誤。
  我們解放以后,到去年為止,加工訂貨、代購代銷的比重逐漸增加。這樣一來,就相對地減少了買賣關系,稅收也隨之減少,需要想辦法來補救。在這種情況下提出修正稅制是有理由的。但是採取什麼辦法應該考慮。按照修正稅制,就是不按加工訂貨、代購代銷納稅,而是按買賣關系納一道營業稅,說這樣辦就“公私一律”〔168〕了。所謂“公私一律”,實際上是給國營商業和合作社加一道稅。由此推論下去,又提出批發營業稅移到工廠繳納,大批發商不納稅,這樣就變更了納稅環節。因此,修正稅制的錯誤,歸納起來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公私一律”,一個是變更了納稅環節。
  公私可以不可以一律?不可以。“公私一律”的提法是錯誤的。因為國營商業和私營商業是不同性質的。首先,國營商業的全部利潤要上繳,私營商業隻向國家繳所得稅。另外,私營商業和國營商業對國家擔負的責任不同。私營商業就是做買賣,賺錢,當然它也供應市場的需要。國營商業不僅是為了做買賣,賺錢,更重要的是為了維持生產,穩定市場。國營商業為了維持工廠的生產,不管是旺季或是淡季,都要加工訂貨。農產品下來了,也要收購,不管是過半年后才能推銷,或是過一年才能從外國換回東西來,不然,農產品就會滯銷。為了穩定市場,就必須有相當數量的積存物資。如果沒有這個積存,私商的投機活動就打不下去。有積存,商業部門就要擔負很重的銀行利息。不但如此,有時還要做賠本買賣。比如,用輪船、軍艦把糧食從四川運到武漢、上海出賣,就要賠很多錢,因為運費很高。可不可以在武漢、上海市場上標上幾個字:“此米來自四川,運費很高,要加多少運費,所以價錢貴”?(笑聲)不能加價出賣,隻能賠本出賣。這從國家角度來看,是完全必要的。如果人民政府不採取這樣的辦法,那就要犯很大的錯誤。私商會不會採取這樣的辦法呢?決不會。所以說,私商和國營商業的性質是不相同的。合作社和國營商業差不多,它們擔負著同樣的任務。對國營商業、合作社商業和私營商業提出“公私一律”,看起來好像是很公平合理,實際上是不公平的,因此,“公私一律”的提法是錯誤的。
  變更納稅環節的毛病在什麼地方?毛病在於批發營業稅移到工廠繳納,給批發商免了稅,這樣他就可以打擊國營商業。為什麼?因為他的進價和國營商業的進價一樣,但是在賣價上他可以低於國營商業,現在他不怕營業額多,營業額越多,資金周轉得越快,賺錢就越多。這樣私營商業就會得到很大的發展,對國營商業打擊很大。同時,也打擊內地工業。如重慶、西安這些地區的工業,本來是納兩道稅,即貨物稅〔69〕和出廠營業稅,很多商品是直接到工廠去買,並不需要納批發營業稅,現在加了一道批發營業稅,這就給內地工業造成很大困難,並會刺激上海、天津這些沿海城市工業的盲目發展。上半年發生的“大魚吃小魚”的現象,就是這樣來的,這是不合乎國家政策的。
  我們是以工人階級、國營經濟為領導的國家。在我們這樣的國家,上面所說的修正稅制的錯誤是帶原則性的錯誤。已經錯了怎麼辦?據我看來,現在新稅制〔167〕已經實行,如果沒有重新安排好,就立刻改回去,又要亂一陣,所以不能輕易改變。究竟如何解決這個問題,還需要很好地研究。我們對於免稅的批發商,已經恢復了一道稅,把它限制了一下。
  總之,變動稅制必須謹慎從事,因為它牽涉到經濟生活的各個方面。
  再說商業工作。
  幾年來,國營商業組織了城鄉交流、內外交流,促進了工業和農業的恢復和發展,穩定了全國的市場,在恢復經濟中起了重大作用。但在今年第一季度,國營商業的營業額縮小了,這是不好的。營業額縮小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一點,就是對於今年市場的需要量估計不足,對物資積壓估計太高,誤認為倉庫的東西太多,說“肚子太大”,提出“瀉肚子”的口號,並且減少了加工訂貨。這樣,市場上很快就出現了脫銷現象。這是我們工作中的一個錯誤。
  另外一個錯誤,就是在收購產品中,對國營工廠的產品收得少了一點,對私營工廠的產品收得多了一點。這也是因為對銷路估計不足,所以要求國營工廠不要生產那麼多。但國營工廠還是生產,因為工人在那裡做工,產量不能減少。國營工廠生產出來的東西要商業部門收購,商業部門不收購,國營工廠說“你不收購,我自己賣”,但商業部門也不准許它賣,因此國營工廠對商業部門很不滿意。對國營工廠採取這樣的態度,也是帶原則性的錯誤。
  再說財政預算。
  一九五三年的預算基本上是正確的,但是也有缺點和錯誤。今年預算中列了結余三十萬億元〔2〕,這裡邊有不可靠的成分。現在我們把它分析一下。結余是由五部分組成的:一是去年轉到今年來的,就是去年十二月二十日以后收進來的錢(稅收、上繳利潤等),隻能用在今年。二是預付部分,就是今年的預算中有些錢已經在上年付出。三是跨年度工程結余。四是大機關和地方過去收入節余的一部分,機關生產剩下來的一部分,稅收剩下來的一部分等。這些在去年“三反”〔139〕、“五反”〔150〕以后統統都繳到了中央,數目不小,但這些錢以后不會再有了。第五才是真正的結余。比如我們蓋一座大禮堂,預算是一千萬元,結果隻用了九百萬元就蓋好了,那一百萬元就是結余。
  上述第一、二兩部分是每年發生的,去年結余一部分用到今年,今年也要結余一部分留到明年,有進也有出,實際上是收一筆付一筆。而今年的預算中隻有收一筆,沒有付一筆,所以收入中就有虛假成分。這種情況是在解放以后年年有的。為什麼前幾年都過去了,而今年顯得這樣嚴重呢?這是因為,過去幾年沒有經驗,計算得不夠精確,稅收、上繳利潤常常都是超過原來的估計。現在計算比較精確了,因而額外收入減少了,而且預料不到的支出比過去增加了。因此,就產生了預備費不夠用的問題。到六月底計算,大概有二十一萬億元赤字。
  中央財政與地方財政之間的問題是,對地方財政統得太多太死。一九五二年我曾向中央人民政府作過一個報告〔169〕,提出統一地方財政,這是對的。但是現在統得太多了,甚至把小學生的學費(有的學費還不是人民幣,是幾斤小米,幾個雞蛋)也統上來了。還有一個就是統得太死了。財政部的錢,是按教育系統、工業系統等“條條”發下去的。發下去之后,如果在“塊塊”(即大行政區〔17〕、省、縣等)中發生了這個部門的錢用不了,另外部門的錢不夠用時,“塊塊”不能調劑,把“塊塊”的權力限得太死了。“專款專用”是對的,不能用蓋工廠的錢去蓋大禮堂,但應在一定范圍內給地方以靈活調劑的權力。中國這麼大,地方情況那麼復雜,不可能統得太死,也不應該統得太死。解決的辦法,今后准備把中央財政和地方財政劃分一下。但是在劃分了中央財政和地方財政之后,要嚴格防止隨意攤派的現象。
  上邊說到了稅務方面、商業方面和財政方面的一些缺點和錯誤。所有這些,中財委〔11〕及其主管各部都有責任。我是中財委的主任,在這些問題上首先應該負責。
  財政上有赤字,怎麼辦呢?首先要抓增產節約。增產是為了增加收入,節約是為了減少開支。不論工業、農業和商業,不論公營和私營,也不論政府、軍隊和團體,也不論中央和地方,都應該盡一切努力,增加生產,厲行節約。我認為,隻要大家共同努力,財政赤字是完全可以彌補的,今年可以平安地渡過去。當然,增產節約不僅是今年下半年的事情,今后年年要做,而且要用很大力量去做。
  *這是陳雲同志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二十五次會議上報告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