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譜 周恩來傳 回憶思念 評論研究 著作選登 家書選 歷史瞬間 日記作品 題詞手跡 音頻視頻
 
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周恩來紀念館>>著作選登>>周恩來選集(上)
 
論中國的法西斯主義——新專制主義
(一九四三年八月十六日)
周恩來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一 問題的提出和回答
  自從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和開始抗戰以來,黨內黨外,國內國外,對於蔣介石國民黨亦即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統治的實質,多缺乏深刻的了解。隻有毛澤東同志在抗戰前就指出他的動搖性與被動性,抗戰初期又指出他的妥協性與兩面性,到今天更指出他的法西斯性。這些都是歷史發展中的重要啟示,而且有其時代意義的。因此,我現在便來講中國的法西斯主義。
  在這裡,須先回答一些疑問。
  有人問:為什麼早不說蔣介石國民黨是法西斯主義,偏偏現在來說?我們回答:抗戰前一段時間裡,我們的政策重心在爭取他抗戰,故強調其可變性與革命性,而隻注意其動搖性與被動性就夠了。抗戰初期,我們的政策重心在爭取他長期抗戰,全面抗戰,故強調持久戰,強調團結、進步,反對投降、分裂、倒退,於是就要深刻地認識他的妥協性與兩面性。等到現在,他的抗戰作用日益減少,反動方面日益擴大,並且著書立說,出了《中國之命運》一書。這樣下去,必致抗戰失敗,內戰重起。故我們就要公開地揭穿其法西斯實質了。過去只是因他的發展還沒有象現在這樣壞,故未強調,並不是沒有什麼法西斯派。
  於是又有人問:蔣介石國民黨既是法西斯主義,為什麼又能抗戰呢?我們回答:毛澤東同志告訴了我們,他是買辦的封建的法西斯主義。因為他帶買辦性,所以當日本帝國主義打進來的時候,他能依靠別的帝國主義去抵抗,並利用民族救亡高潮,起著抗戰的革命作用。同時,他又帶封建性,所以當同盟國家漸漸重視中國民族抗戰的時候,他又回到復古的排外的思想上去,起著反動的作用。並且正因為他是大地主大資產階級,所以對內總是反對人民,懼怕人民,壓迫人民的。他的抗戰是決不會徹底的。無產階級及其政黨必須爭取和鞏固自己在民族民主革命中的領導權,決不能成為大資產階級的尾巴。這一點,毛澤東同志在抗戰前蘇區黨的代表大會上就警告了我們的〔211〕。
  於是又有人問:法西斯主義是民族侵略主義,蔣介石國民黨既還抗戰以抵抗日本侵略者,為什麼叫他做法西斯主義呢?我們回答:正因為這樣,所以毛澤東同志叫他做中國的法西斯主義了。民族侵略主義是法西斯主義的一種特征,不是唯一的特征。季米特洛夫報告中講的法西斯主義的四種特征〔212〕,除了民族侵略主義這一點外,中國法西斯主義都是具有的。蔣介石國民黨在歷史上在現在,都是向人民向勞動群眾施行最殘酷的進攻,以至於進行鎮壓革命的內戰,實行瘋狂猖獗的反動和反革命,成為全中國人民的死敵。只是因為中國已處在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環境中,中國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無力對外侵略。至於他對國內各小民族,還不是充滿了大漢族主義的民族優越感和傳統的理藩政策〔213〕的思想麼?即在對外,國民黨還不是有人在提倡大中華聯邦應該圈入安南、泰國、緬甸、朝鮮甚至南洋群島麼?季米特洛夫曾經說過,因各國歷史社會經濟條件不同,因各國民族特性及國際地位不同,所以法西斯主義的發展和法西斯專政本身,在各國所採取的形式也是不同的。斯大林也早說過,德國法西斯主義的出現是表明資產階級的力量已經削弱,資產階級在內政方面已經不能採用舊的國會制度和資產階級民主的方法來維持其統治,因此,就隻得採用恐怖的手段〔214〕。在一定意義上,我們不也可以用於解釋中國的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統治麼?所以我們也可以說,中國的法西斯主義是中國大地主大資產階級——實際上就是蔣介石國民黨和官僚資本公開的恐怖的專政,亦即特務統治。
  於是又有人問:既是這樣,為什麼隻反對國民黨內的反動派,而不反對整個國民黨呢?為什麼隻主張取消法西斯主義,而不提取消法西斯主義的頭子呢?我們回答:這就因為以蔣介石國民黨為代表的英美派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兩面性尚存在,尚未走到隻有反動性的一面的地步,因為他們的抗戰旗幟尚未倒下,國民黨尚能影響一部分雖然是日漸減少的人民,尚不敢公開以法西斯主義為號召(不僅因為抗戰,而且也由於中國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軟弱性而不能獨立,因而也不敢公開承認)。故我們隻反對國民黨中的反動派,並不反對那些願意抗戰願意民主的國民黨員,並且還希望他們和我們一道去反對那些反動派。故我們隻主張取消法西斯主義,並且還希望這些國民黨員能自動地起來取消法西斯主義而真正實行孫中山的革命的三民主義。故我們隻主張解散法西斯的特務組織,並不主張取消國民黨組織。由於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法西斯主義日漸抬頭,甚至於寫出一本《中國之命運》,提出最反動的取消中共的主張,故我們今天乃必須強調中國法西斯主義的危險及其實質。這不僅對於中國人民是一種警醒和教育,首先對於我們黨內也是一種警醒和教育,並且這是最實際的肅清黨內對於大資產階級的投降主義的思想。
  於是又有人問:既是這樣,蔣介石國民黨的法西斯主義是否有它的思想體系、歷史根源、綱領策略和組織活動呢?我們回答:有的。下面,我們就分段來回答這些問題。
  二 中國法西斯主義的思想體系
  打著抗戰旗幟、戴著三民主義帽子的中國法西斯主義,是有其自己的思想體系的。
  蔣介石的哲學思想是極端的唯心論。他最喜歡引這幾句古話:“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215〕同時,又強調“心”的作用,將孫中山的“吾心信其可行,則移山填海之難,終有成功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則反掌折枝之易,亦無收效之期也”〔216〕的話,完全解釋成為極端唯心論。於是他要消滅共產黨,便裝著“不誠無物”〔217〕的樣子,很沉痛地說“不解決中共問題,死了也不瞑目”,其實這正是他“無物不誠”之處。於是他要取消邊區,雖經過他在廬山談話會〔218〕承認,經過行政院三三三次會議通過,他也可一手取消,這又是他“有物不誠”之處。
  蔣介石提倡力行哲學〔219〕,其中心是要人民於不識不知之中,盲目地服從他,盲目地去行。蔣介石實行不抵抗主義的時候,要人民盲從他不抗日而安內。抗戰初期,要人民盲從他片面抗戰。現在,又要人民盲從他消極抗戰,積極反共。其實,他在內戰時,早夸下海口:“剿共失敗,必將自殺以謝國人。”可是從來也沒見他實行過。失敗時要實行連坐法〔220〕,但也沒“坐”到他頭上。抗戰前,他也曾夸下又一海口,說“我可以相信,如果有六十萬以上真正革命軍,能夠絕對的服從我的命令,指揮統一,我一定有高明的策略可以打敗這小小的倭寇。”可是,“八一三”上海戰爭絕對服從他命令的何止六十萬,也沒看見他有什麼高明策略打敗日本。而現在絕對服從他命令的嫡系軍隊更不止六十萬,他反而倒要勾搭日本了。可見他的力行哲學,不止是唯心的愚民哲學,也是牛皮哲學,流氓哲學,與希特勒〔221〕如出一轍!
  蔣介石在心理建設方面,強調“獨立自主”。其實,他的買辦性是依賴外力,最不獨立的﹔他的封建性,有時候又發展為排外性,而非正確的民族自主。他強調誠,但他是最不誠的。從第一次國共合作到這次抗戰合作,對蘇對共對人民,也就是對革命對抗戰,他都沒有誠意。並且他講誠,是要別人對他誠心誠意地盲從,他對別人卻絲毫也沒有誠意的。
  在倫理建設方面,蔣介石強調四維八德〔222〕的抽象道德。若一按之實際,則在他身上乃至他領導的統治群中,真是亡禮棄義,寡廉鮮恥!他們不給孫夫人居住自由,不給國民政府主席林森養病自由,得蘇聯幫助而反蘇,得共產黨幫助而反共,得人民的幫助而壓迫人民,滿朝囤積、遍地貪污而不懲,通敵叛國、走私吃餉而不辦。抗戰不勇,內戰當先,還談什麼忠孝!捆上疆場,官逼民反,還談什麼仁愛!抗戰業已六年,還和日寇勾搭,對德既已宣戰,還有信使往還,這那能說到信義!挑撥日本攻蘇,飛機轟炸民變,這那能說到和平!所以他這套唯心主義的道德觀,都是虛偽的。同時,也是以此惑人,要人民對蔣介石國民黨實行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好便利他的壓迫和進攻。
  蔣介石的歷史觀,是一套復古的封建思想,反映著濃厚的傳統的剝削階級意識。在《中國之命運》中,有所謂“孟子起而以孔子之道定義利王霸之分,……辟楊墨,正人心,由此遂奠定中國三千年來一脈相傳的正統思想之基礎”的話,故《皇朝經世文編》及陳弘謀《五種遺規》兩書〔223〕乃得大用。
  蔣介石的民族觀,是徹頭徹尾的大漢族主義。在名義上,他簡直將蒙、回、藏、苗等稱為邊民,而不承認其為民族。在行動上,也實行民族的歧視和壓迫。
  蔣介石的國家觀,是偽托民族國家或全民政治之名,行大地主大資產階級一黨專政之實,更確切地說,是新專制主義的個人獨裁,是法西斯主義的特務統治。他之所以走到這一步,就是因為他愈覺大地主大資產階級之軟弱無力,他就愈不敢採用資產階級的民主方法,甚至連一黨的專政也不敢採用,而愈要採用恐怖的手段,實行特務的統治和個人的獨裁。
  蔣介石的戰爭觀,是唯武力主義。它是近代中國傳統的軍閥思想(曾、胡、左、李的湘、淮軍傳統思想〔224〕)和拿破侖〔225〕的武力統一思想的結合物,所以又叫做新軍閥主義,也就是新專制主義。因為他唯武力是尚,所以他對外認為不能單獨抗日,必須依靠外援。他公開說:“(日本)不僅是十天之內,三天之內他就可以把我們中國所有沿江沿海的地方都佔領起來,無論那一個地方,西邊不僅是到重慶,而且可以到成都﹔南邊不僅是到廣東,而且可到梧州、邕寧。”“他(指日本)要發一個號令,真是隻要三天之內,就完全可以把我們中國要害之區都佔領下來,滅亡我們中國。”“我們有什麼東西可以打他?不僅是沒有武器可以打他,就是我們的經濟,我們的教育,我們的政治,這些作戰的條件,有那一項是具備可以同他現代國家作戰呢?”因此,他的抗戰國策,早就定在日本“現在陸軍的目標是蘇聯,海軍的目標是英、美。日本為要吞並我們中國,而須先征服俄羅斯,吃下美國,擊破英國”的上頭。但現在日本既未征服俄羅斯,又不能吃下美國,反倒壓在中國頭上,於是他便著急起來,一方面消極抗戰,保存實力,以便內戰,另方面便要與日本勾勾搭搭了。因為他唯武力是尚,所以他對內堅持武力統一,主張“軍主政治”。他統治十八年,從一九二六年“三二○”事變〔226〕直到今天,他幾乎無一年不在戰爭中,而且無一時不在打內戰的主意。北伐前有“三二○”,北伐后有寧漢分家,寧漢合作〔227〕。內戰中有黨內戰爭,黨外戰爭。抗戰中又有削除異己,進攻中共的軍事行動。
  蔣介石的政黨觀,是要全國各黨各派都統一溶化於蔣記國民黨、蔣記三青團之內。他公開說:“中國國民黨是國家的動脈,而三民主義青年團是動脈裡面的新血輪”﹔“中國國民黨如能存在一天,則中國國家亦必能存在一天,如果今日的中國,沒有中國國民黨,那就是沒有了中國。……簡單的說,中國的命運,完全寄托於中國國民黨”﹔故“成年的國民務須加入國民黨,青年的國民,隻有加入青年團”。這是最露骨的一個主義、一個黨、一個領袖的思想的自白了!但是他居然還假惺惺地說:“我對於中國的各種思想與組織,隻要他不割據地方、反對革命﹔不組織武力、破壞抗戰﹔隻要他對於國家民族和革命建國真有利益﹔我不但沒有加以妨礙的意思,而且希望他亦能發展,亦能成功。”不要說中共及其領導的武力和邊區是抗戰的,是革命的組織、武力和政權,就連其他黨派既沒有武力,也沒有政權,為什麼也是一點自由沒有,而且到處受壓迫,更不要說“發展和成功”了。甚至國民黨內其他派系,尤其是真正奉行孫中山三民主義的孫夫人,還不也是不自由而受壓迫麼?所以國民黨也好,三青團也好,都是蔣記的,早已不是孫中山改組時的國民黨,也不是思想自由或各派共存的國民黨了。
  蔣介石對人民的看法,完全是以之為牛馬的。所以他強調孔子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話,要人民聽話守法,任憑剝削,隨他統治。所以蔣介石口中的民權主義,實是黨權高於一切,早就沒有民權。各級參議會、新縣制等,都是粉飾門面的欺人擺設。進一步說,連黨權也不是,還是軍權高於一切,特務高於一切吧!
  最后,蔣介石的經濟思想,也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地主買辦思想。他一方面侈談工業化的計劃經濟,另一方面又憧憬於《禮運》大同之篇〔228〕,所以實質上他是在民生主義的幌子下,存在著最落后最反動的封建經濟買辦經濟的思想,也就是農業中國工業外國的思想。他這種經濟思想,不僅不能解決民生問題,而且必然地使中國經濟更加破產,人民生活更加痛苦,中華民族更難脫離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經濟地位。
  從蔣介石這一切思想體系中,我們隻能看出中國法西斯主義,決看不出孫中山的革命的三民主義。孫中山的思想中的唯心觀點、消極因素,被蔣介石拿來發展成為他今天的思想體系﹔但孫中山的思想中還有某些合理的因素,更多的革命觀點,尤其在他晚年接近了共產黨,採取了俄國革命的某些辦法后,他的三民主義便成為革命的三民主義了。而蔣介石主義,卻是另一套東西,隻能成其為中國的法西斯主義。
  三 中國法西斯主義的歷史根源
  蔣介石及其統治集團的法西斯主義,是有他們的歷史來源的。蔣介石常夸稱他是孫中山的信徒、學生,其實他早已不走正路,已經背叛過一次,現在又一次要背叛孫中山的革命的三民主義呢!
  毛澤東同志指出,中國的法西斯主義是買辦的封建的法西斯主義。具體說來,就是官僚資本(資本、土地、工具集中在極少數的官僚財閥手裡)與特務制度的結合。在蔣介石身上,便是軍閥、交易所老板和流氓頭子的結合,他是集古今中外反動之大成的。
  我們從蔣介石及其統治集團來看,蔣出身於封建家庭。辛亥革命〔147〕,他一出手便在軍閥張宗昌〔229〕之下當排長,奉陳其美〔149〕之命殺了浙江革命黨魁陶成章〔230〕,而竊取了浙江光復的革命果實。這時,孫中山是以革命黨和新軍、會黨的結合而成功,而陳其美、蔣介石卻以流氓的行徑,造成革命黨的初期分裂,造成辛亥以后直到現在上海灘上在帝國主義庇護下大地主大資產階級與幫會相結合的流氓政治的始基。
  一九一七年到一九二○年,蔣介石、戴季陶〔55〕、陳果夫〔180〕結幫卷入交易所的投機浪潮中。后來這種傳統,更為孔祥熙、宋子文及其他人物所發展。於是,這一買辦集團,遂成為統治后二十年中國的核心。雖然蔣介石在廣東也反對廣東的英國買辦,可是戴、陳留在上海,一開始便反對孫中山的聯俄、聯共、聯工農的三大政策,而蔣介石一到長江流域,便投入江、浙大資產階級的懷抱,首先揭旗反蘇、反共、反工農。所以蔣介石對孫中山的三大政策,從未真正承認,也從未真正實行過。
  蔣介石雖曾一度組織黃埔軍校,指揮北伐,但他的軍閥思想和投機思想卻與他“參加”革命相隨而來。即在去蘇聯考察時,他所真正崇拜的,也不是蘇俄革命,而是拿破侖征俄。在辦黃埔之初,他是反對蘇聯顧問的,等到得到蘇聯軍火幫助,他又高叫第三國際〔66〕是世界革命的大本營,中國應該服從第三國際的指揮。然而不久,三月二十日圍攻蘇聯顧問在廣州的東山住宅的,也就是他。他辦黃埔,不是以革命的戰略戰術思想教育學生,而是以《曾胡治兵語錄》〔231〕及《拿破侖傳》為之先的。他領兵東征,便與許崇智發生地盤的爭執。他趕走汪精衛,更是軍閥行為。他率兵北伐,對待各軍,更是排除異己,擁兵自私。所以,不待寧漢分裂,他已經發展起新軍閥的思想和行為了。不過當他在革命隊伍時,他還是挂革命招牌,利用人民以增大自己的力量和影響。等到一旦反革命,他便成為直接屠殺人民的劊子手了。而他所領導的集團,也是亦步亦趨地跟著他走。
  十年內戰,便是他這個軍閥、交易所老板和流氓頭子的具體表演。不論是對國民黨的黨內斗爭、黨內戰爭還是“剿共”,他都用了這一套手法,並且從德、意、日那裡學到了法西斯主義的新法寶。十年中,他派了不少的黃埔學生去學,並請了德國將軍塞克特、柏林警察總監白朗堡和德國特務人員直接來教。
  從西安事變〔232〕到抗戰六年,他更是精彩地表演了這一套手法。不要忘記蔣介石代表的那部分半殖民地大地主大資產階級兩面性的革命性一面,但更不要忘記他那反動性的另一面,而且這一面他愈玩愈精。有了十年內戰的經驗,所以他在這次抗戰當中,居然敢演局部的內戰,同時又能見風使舵,故作懸崖勒馬的驚人之舉。不過,我們不要為他迷住,戳穿這套西洋景,也就沒有什麼奧妙。毛澤東同志的革命的兩面政策和有理、有利、有節的斗爭原則及針鋒相對的辦法,便是最好的對策。
  四 中國法西斯主義的政綱和策略
  蔣介石雖標榜三民主義,但他在大革命時,並未誠意地實行過三大政策。在內戰時,更將三民主義丟之腦后。抗戰初期,又曾標榜過抗戰建國綱領〔233〕,實際上只是騙人,並且將其中條文解釋和實行成為反全面抗戰、反共、反民主的東西,於是就造成法西斯的綱領,而決不是三民主義的抗戰建國綱領。
  這綱領我們可以為它歸納成為十二項:
  一、實行消極抗戰,准備對日妥協﹔
  二、背叛孫中山三民主義,接受德意日法西斯主義,反對蘇聯社會主義,排斥英美自由主義﹔
  三、通敵反共,破壞抗戰,利用外援,進行內戰﹔
  四、壓迫各小黨派,欺凌少數民族,不顧華僑痛痒,漠視災民苦難﹔
  五、憑借武力,削除異己,組織特務,篡奪黨權﹔
  六、摧殘民權,剝奪自由,利用保甲,實行獨裁﹔
  七、依靠官僚資本,實行獨佔經濟,提倡商業投機,破壞工業生產﹔
  八、濫發法幣〔234〕,抬高物價,壟斷民生,剝削勞動﹔
  九、集中土地,損害民食,捆綁壯丁,損傷民力﹔
  十、放任貪污,強征捐稅,縱容走私,任意檢查﹔
  十一、焚書坑儒,荼毒青年,威迫利誘,斫喪人格﹔
  十二、紊亂法紀,敗壞道德,摧殘文化,毀滅民族。
  中國法西斯主義的這十二條綱領,當然不是公開宣布的,也永不會公開承認的。不過,在實際上,它是一條一條一項一項在實行,而且隻有比這多,不會比這少。這就是中國法西斯主義之軟弱處,也正是它的無恥和卑怯處。蔣介石國民黨拿著這樣綱領在實行,如何能將抗戰領導到勝利?無疑地,要將中國領導到分、到爛、到亂、到垮,將抗戰領導到失敗。
  我們共產黨是堅持抗戰團結和民主進步的,我們決不容許抗戰失敗。我們必須如毛澤東同志所說,加強領導權的爭取,這首先就必須壯大和鞏固自身的力量,然后才能有力地領導別人,制止中間分子的動搖,孤立頑固分子,而堅決地實行我們的抗戰十大綱領〔115〕和“三三制”〔208〕的施政綱領。
  講到策略,中國法西斯主義的策略是依其綱領的方向,依照蔣介石國民黨所代表的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兩面性而靈活運用的。
  如對日的一打一拉,以冀走向有利的妥協。
  如對英美的哄嚇兼施,以冀得到外援便其內戰。
  如對蘇的冷冷熱熱,以冀達到為它牽制日本,便其解決內爭的目的。
  如對地方勢力、各小黨派威迫利誘,以圖達到離間我們、孤立我們便其各個擊破的目的。
  如對民族資本家、開明士紳和國民黨元老時好時壞,來看他們是否對統治者懷有貳心。
  如對進步的文化人、知識分子以及學生明壓暗勾,以逼其離開我們,反對我們。
  如對工農勞動大眾監視偵察,隔斷其與我們的一切來往。
  最后,對待我們,則一切以消滅我們為中心,而其策略亦時軟時硬。不過軟的只是敷衍一時,決非真正好轉,同時,也是為下一步硬的做准備﹔在硬的做不通時,也可暫時軟一下。論時期,在內戰時期,蔣介石對我們是硬打、硬捉、硬殺。但“九一八”前后,他也採取了一些軟的輔助辦法,那就是自首政策、內線政策等。抗戰后,表面上轉向團結,但是先暗斗而后明爭,這時候,蔣介石國民黨的反共便由限共、溶共而轉到取消共產黨。他的特務政策,也與這三時期相適應。我們如不了解蔣介石國民黨反共的一貫性,便不能對他有高度的警覺和適當的斗爭。同時,我們如不了解他反共政策的發展與變化,也就不能對他有適當的分析和認識,來分別對待。
  五 中國法西斯主義的組織和活動
  中國法西斯主義是有它的組織的。它的組織寄生在國民黨內而篡奪了黨,寄生在三青團內而統治了團,寄生在軍隊中而管制了軍隊。這就是特務組織。
  特務組織有三個系統:
  第一個系統是在國民黨內,那就是CC〔180〕。他胚胎於一九二六年,創始於大革命失敗后,以中央調查統計局為其靈魂和核心。從中央直到地方有調統局、調統室。CC的勢力也就是特務的勢力,籠罩全黨,伸入到全國的民政系統、教育系統,伸入到全國部分的建設機關、交通機關、財政稅收機關、銀行機關(如交通銀行及某些私人銀行)和救濟、華僑、婦女團體。他掌握著文化宣傳機關和出版事業。宣傳方針以反共為第一。國民黨經費,一九四三年度預算為二萬萬八千四百萬元,大部分是用在特務的黨務活動上,而特別費並不在內。
  第二個系統是在三青團內。那就是以復興社為前身而轉成今日三青團內的特務組織。復興社胚胎於孫文主義學會〔140〕和黃埔軍校同學會〔235〕,創始於“九一八”后之力行社,后改復興社,至抗戰初並入三青團,而康澤〔236〕所領導之別動隊及特訓班加入進來,成為三青團的特務靈魂。
  第三個系統是在軍事系統內,那就是政訓處和軍委會調查設計局。賀衷寒的政訓處有一批軍隊特務,連軍官都厭恨他們。軍委會調查統計局是戴笠一手組成的,創始於一九三二年,初期為戴笠復興社之特務組,現在羽毛豐滿自成一系了。軍統局的組織最龐大,人、錢均多。軍統局本身分處,下分區、站、組、隊。他的組織觸角最廣,軍隊中有軍令部第二廳直屬的各級情報參謀,軍事機關中有調統專員,邊區有軍事督導組,保安團隊中從保安處長、第三科長直到下層情報人員,全國的整個警憲系統除少數幾省外,都在其控制之下。全國整個稅收系統,有其緝私隊和檢查處來管。全國交通機關,有其監察處和檢查站來管。國內外外交系統乃至武官情報人員,都歸其管轄派遣。全國經濟系統有其稽查和特工人員。敵偽淪陷區工作歸其管理。破壞我軍、我區的軍事行動和情報工作,也歸其布置。與CC平行進行。
  於此可以看出,國民黨統治下的中國已成一特務統治的世界,而且國民黨特務還與日特、偽特勾結在一起。從組織和活動上看,他們也是最反動、最野蠻、最黑暗、最殘暴的。
  但是,今天的世界究竟不同了,世界法西斯主義正走向死亡,中國法西斯主義決難獨存。中國的抗戰有它勝利的前途,中國人民有他自己的解放道路,盡管蔣介石國民黨要將中國引向法西斯道路,但中國人民一定會懂得和願意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教育,脫離中國法西斯主義的影響和圈套,而走上光明的道路。
  中國決不是法西斯主義的!
  中國一定是新民主主義的!
  *這是一個報告提綱,收入本書時第五部分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