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譜 劉少奇傳略 回憶懷念 評論研究 著作選登 歷史瞬間 手跡手書 影音再現 紀念場館
 
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人物紀念館
 
論共產黨員的修養
(一九三九年七月)
劉少奇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同志們:

  我要講的,是共產黨員的修養問題。現在來講講這個問題,對於黨的建設和鞏固,不是沒有益處的。

  一 共產黨員為什麼要進行修養

  共產黨員為什麼要進行修養呢?

  人們為了要生活,就必須和自然界進行斗爭,利用自然界來生產物質資料。人們的物質生產,在任何時候、任何條件下,都是社會的生產。所以,人們在社會發展的任何階段進行生產的時候,都要建立一定的生產關系。人類在和自然界的不斷斗爭中,不斷地改造自然界,同時也不斷地改造著人類自己,改造著人們彼此間的關系。人們的本身,人們的社會關系、社會組織形式以及人們的思想意識等,都是在社會的人們和自然界的長年斗爭中不斷地改造和進步的。在古代,人們的生活樣式、社會組織、思想意識等,和現代人們的都不同﹔而在將來,人們的生活樣式、社會組織、思想意識等,又會和現代人們的不同。

  人類本身,人類社會,是一種歷史發展的過程。當人類社會發展到了一定的歷史階段,就產生了階級和階級斗爭。在階級社會中,每個社會成員都作為一定階級的人而存在,都在一定的階級斗爭的條件下生活。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思想意識。階級社會中不同階級的人們的思想意識,反映著不同階級的地位和利益。在這些不同地位、不同利益、不同思想意識的階級之間,進行著不斷的階級斗爭。這樣,人們不但在和自然界的斗爭中,而且在社會階級的斗爭中,改造自然界,改造社會,同時也改造著人們自己。

  馬克思、恩格斯說:“無論為了使這種共產主義意識普遍地產生還是為了達到目的本身,都必須使人們普遍地發生變化,這種變化隻有在實際運動中,在革命中才有可能實現﹔因此革命之所以必需,不僅是因為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能推翻統治階級,而且還因為推翻統治階級的那個階級,隻有在革命中才能拋掉自己身上的一切陳舊的骯臟東西,才能成為社會的新基礎。”〔77〕這就是說,無產階級應該自覺地去經受長期的社會革命斗爭,並且在這種斗爭中改造社會,改造自己。

  所以,我們應該把自己看作是需要而且可能改造的。不要把自己看作是不變的、完美的、神聖的,不需要改造的、不可能改造的。我們提出在社會斗爭中改造自己的任務,這不是侮辱自己,而是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的要求。如果不這樣做,我們就不能進步,就不能實現改造社會的任務。

  我們共產黨員,是近代歷史上最先進的革命者,是改造社會、改造世界的現代擔當者和推動者。共產黨員是在不斷同反革命〔78〕的斗爭中去改造社會,改造世界,同時改造自己的。

  我們說,共產黨員要在同反革命〔79〕進行各方面的斗爭中來改造自己,這就是說,要在這種斗爭中求得自己的進步,提高自己革命的品質和能力。由一個幼稚的革命者,變成一個成熟的、老練的、能夠“運用自如”地掌握革命規律的革命家,要經過一個很長的革命的鍛煉和修養的過程,一個長期改造的過程。一個比較幼稚的革命者,由於他:(一)是從舊社會中生長教養出來的,他總帶有舊社會中各種思想意識(包括成見、舊習慣、舊傳統)的殘余﹔(二)沒有經過長期的革命的實踐﹔因此,他還不能真正深刻地認識敵人,認識自己,認識社會發展和革命斗爭的規律性。要改變這種情形,他除開要學習歷史上的革命經驗(前人的實踐)而外,還必須親自參加到當時的革命的實踐中去,在革命的實踐中,在同各種反革命〔80〕進行斗爭中,發揮主觀的能動性,加緊學習和修養。隻有這樣,他才能夠逐漸深刻地體驗和認識社會發展和革命斗爭的規律性,才能真正深刻地認識敵人和自己,才能發現自己原來不正確的思想、習慣、成見,加以改正,從而提高自己的覺悟,培養革命的品質,改善革命的方法等。

  所以,革命者要改造和提高自己,必須參加革命的實踐,絕不能離開革命的實踐﹔同時,也離不開自己在實踐中的主觀努力,離不開在實踐中的自我修養和學習。如果沒有這后一方面,革命者要求得自己的進步,仍然是不可能的。

  比如說吧,幾個共產黨員一起去參加某種群眾的革命斗爭,在大體一樣的環境和條件下去參加革命實踐,這種革命斗爭對於這些黨員所起的影響,可能完全不是一樣的。有的黨員進步得很快,甚至原來較落后的趕在前面去了﹔有的黨員進步得很慢﹔有的黨員甚至在斗爭中動搖起來,革命的實踐對於他沒有起前進的影響,他在革命的實踐中落后了。這是什麼原因呢?

  又比如,我們共產黨員中有許多人是經過萬裡長征的,這對於他們是一次嚴重的鍛煉,其中的絕大多數黨員都得到了很大的進步。然而長征對於個別黨員的影響卻是相反的,他們經過長征之后,對這樣的艱苦斗爭害怕起來了,有的甚至企圖退卻和逃跑,后來他們果然在外界的引誘下從革命隊伍中逃跑了。許多黨員同在一起長征,而影響和結果卻是這樣的不相同。這又是什麼原因呢?

  這種種現象的產生,從根本上說來,是社會階級斗爭在革命隊伍中的反映。我們的黨員由於原來的社會出身不同,所受的社會影響不同,因而就有不同的品質。他們對待革命實踐各有不同的態度、立場和認識,所以,在革命實踐中各有不同的發展方向。就在你們學校中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這種情形。你們在學校中受著同樣的教育和訓練,然而由於你們各有不同的品質,不同的經驗,不同的主觀努力和修養,因而你們就可能獲得不同的甚至相反的結果。因此,革命者在革命斗爭中的主觀努力和修養,對於改造和提高革命者自己,是完全必需的,決不可少的。

  無論是參加革命不久的共產黨員,或者是參加革命很久的共產黨員,要變成為很好的政治上成熟的革命家,都必須經過長期革命斗爭的鍛煉,必須在廣大群眾的革命斗爭中,在各種艱難困苦的境遇中,去鍛煉自己,總結實踐的經驗,加緊自己的修養,提高自己的思想能力,不要使自己失去對於新事物的知覺,這樣才能使自己變成品質優良、政治堅強的革命家。

  孔子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81〕這個封建思想家在這裡所說的是他自己修養的過程,他並不承認自己是天生的“聖人”。

  另一個封建思想家孟子也說過,在歷史上擔當“大任”起過作用的人物,都經過一個艱苦的鍛煉過程,這就是:“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82〕共產黨員是要擔負歷史上空前未有的改造世界的“大任”的,所以更必須注意在革命斗爭中的鍛煉和修養。

  我們共產黨員的修養,是無產階級革命家所必需有的修養。我們的修養不能脫離革命的實踐,不能脫離廣大勞動群眾的、特別是無產階級群眾的實際革命運動。

  毛澤東同志說:“通過實踐而發現真理,又通過實踐而証實真理和發展真理。從感性認識而能動地發展到理性認識,又從理性認識而能動地指導革命實踐,改造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這種形式,循環往復以至無窮,而實踐和認識之每一循環的內容,都比較地進到了高一級的程度。這就是辯証唯物論的全部認識論,這就是辯証唯物論的知行統一觀。”〔83〕

  我們的黨員,不但要在艱苦的、困難的以至失敗的革命實踐中來鍛煉自己,加緊自己的修養,而且要在順利的、成功的、勝利的革命實踐中來鍛煉自己,加緊自己的修養。有些黨員受不起成功和勝利的鼓勵,在勝利中昏頭昏腦,因而放肆、驕傲、官僚化,以至動搖、腐化和墮落,完全失去他原有的革命性。這在我們共產黨員中,是個別的常見的事。黨內這種現象的存在,應該引起我們黨員嚴重的警惕。

  在無產階級革命家出現以前,歷代的革命者,一到他們進行的事業得到勝利和成功以后,少有不腐化、不墮落的。他們失去了原有的革命性,成為革命進一步發展的障礙物。在中國近百年的歷史中,或者說得更近些,在近五十年的歷史中,我們看到許多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革命者,在得到了某些成就,爬上了當權的位置以后,就腐化墮落下去。這是由歷代革命者的階級基礎所決定的,由過去革命的性質所決定的。在俄國偉大十月社會主義革命以前世界歷史上的一切革命,結果總是一個剝削階級的統治由另一個剝削階級的統治所代替。所以,歷代的革命者,在他們成為統治階級以后,就失去他們的革命性,反轉頭來壓迫被剝削的群眾,這是一種必然的規律。

  然而,對於無產階級革命來說,對於我們共產黨來說,無論如何決不能是這樣。無產階級革命是消滅一切剝削、一切壓迫、一切階級的革命。共產黨所代表的是被剝削而不剝削別人的無產階級,它能夠使革命進行到底,從人類社會中最后消滅一切剝削,清除一切腐化、墮落的現象。它能夠建立有嚴格組織紀律的黨,建立又有集中又有民主的國家機關,經過這樣的黨和國家機關,領導廣大人民群眾,來和一切腐化、墮落的現象進行不調和的斗爭,不斷地從黨內和國家機關中清洗那些已經腐化、墮落的分子(不管這種分子是作了多大的“官”),而保持黨和國家機關的純潔。無產階級革命的這一特點,無產階級革命黨的這一特點,是歷代革命和歷代革命黨所沒有的,而且也不能有的。我們的黨員必須清楚了解這一特點,特別注意在革命勝利和成功的時候,在群眾對自己的信仰和擁護不斷提高的時候,更要提高警惕,更要加緊自己的無產階級意識的修養,始終保持自己純潔的無產階級的革命品質,而不蹈歷代革命者在成功時的覆轍。

  革命實踐的鍛煉和修養,無產階級意識的鍛煉和修養,對於每一個黨員都是重要的,而在取得政權以后更為重要。我們共產黨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從中國社會中產生的。每個黨員都是從中國社會中來的,並且今天還是生活在這個社會中,還經常和這個社會中一切不好的東西接觸。不論是無產階級或是非無產階級出身的黨員,不論是老黨員或是新黨員,他們會或多或少地帶有舊社會的思想意識和習慣,這是不奇怪的。為了保持我們無產階級的先鋒戰士的純潔,提高我們的革命品質和工作能力,每個黨員都必須從各方面加強自己的鍛煉和修養。

  上面講的就是共產黨員為什麼要進行修養的緣故。下面我再講共產黨員修養的標准。

  二 做馬克思和列寧的好學生

  按照黨章的規定,隻要承認黨綱、黨章,交納黨費,並且在黨的一個組織內擔負一定工作的人,就可成為黨員。不具備這些條件,就不能成為共產黨的黨員。但是,我們每一個共產黨員,不應該隻是做一個起碼的夠格的黨員,而應該按照黨章的規定力求進步,不斷提高自己的覺悟程度,努力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把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一生的言行、事業和品質,作為我們鍛煉和修養的模范。

  恩格斯在論到馬克思的時候說:

  “因為馬克思首先是一個革命家。以某種方式參加推翻資本主義社會及其所建立的國家制度的事業,參加賴有他才第一次意識到本身地位和要求,意識到本身解放條件的現代無產階級的解放事業,——這實際上就是他畢生的使命。斗爭是他得心應手的事情。而他進行斗爭的熱烈、頑強和卓有成效,是很少見的。”〔84〕又說:“我們之中沒有一個人象馬克思那樣高瞻遠矚,在應當迅速行動的時刻,他總是作出正確的決定,並立即打中要害。”〔85〕

  斯大林在論到我們應該學習列寧的榜樣的時候,曾經說:

  “要記住,要愛戴,要學習我們的導師,我們的領袖伊裡奇。要照伊裡奇那樣去反對、去戰勝國內外的敵人。要照伊裡奇那樣去建設新生活、新風俗和新文化。在工作中決不要拒絕做小事情,因為大事情是由小事情積成的,——這是伊裡奇的重要遺訓之一。”〔86〕

  斯大林又說:“選民,人民,應當要求自己的代表始終勝任自己的任務﹔要求他們在自己的工作中不墮落為政治上的庸人﹔要求他們始終不愧為列寧式的政治活動家﹔要求他們成為象列寧那樣的明朗和確定的活動家﹔要求他們象列寧那樣在戰斗中無所畏懼和對人民的敵人毫不留情﹔要求他們在事情開始復雜化、在地平線上出現某種危險的時候,毫不驚慌失措,毫無任何類似驚惶失措的跡象,要求他們也象列寧那樣沒有任何類似驚慌失措的跡象﹔要求他們在解決復雜問題、需要全面地確定方針、全面地考慮事情的正反方面的時候,也能夠象列寧那樣英明和從容﹔要求他們也象列寧那樣誠實和正直﹔要求他們象列寧那樣熱愛自己的人民。”〔87〕

  這就是恩格斯對馬克思,斯大林對列寧的簡要描述。我們每個共產黨員,就是要這樣去學習馬克思和列寧的思想和品質,做馬克思和列寧的好學生。

  有人說,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那樣偉大的天才革命家的思想和品質,是學習不到的,要把自己的思想和品質提高到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的思想和品質那樣的高度,也是不可能的。他們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看成是天生的神秘的人物。這種說法和看法對不對呢?我想是不對的。

  我們普通的同志,今天誠然遠沒有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那樣高的天才,那樣淵博的科學的知識,我們大多數的同志在無產階級革命理論方面不能達到他們那樣高深和淵博。但是,我們同志隻要真正有決心,真正自覺地始終站在無產階級先鋒戰士的崗位,真正具有共產主義的世界觀,並且始終不脫離當前無產階級和一切勞動群眾的偉大而深刻的革命運動,努力學習、鍛煉和修養,那末,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在工作和斗爭中培養馬克思和列寧那樣的作風,不斷提高自己的革命品質,成為馬克思、列寧式的政治家,這是完全可能的。

  《孟子》上有這樣一句話:“人皆可以為堯舜”〔88〕,我看這句話說得不錯。每個共產黨員,都應該腳踏實地,實事求是,努力鍛煉,認真修養,盡可能地逐步地提高自己的思想和品質,不應該望到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那樣偉大的革命家的思想和品質,認為高不可攀,就自暴自棄,畏葸不前。如果這樣,那就會變成“政治上的庸人”,不可雕的“朽木”。

  當然,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的品質,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應該採取正確的態度。否則,是學習不好的,是學習不到的。事實上,在我們的隊伍中,對於這種學習,是有幾種不同的人採取幾種不同的態度的。

  有一種人學習馬克思、列寧,不能學習到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本質,隻是膚淺地學習到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詞句。他們雖然讀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書籍,但是,不能把這些書籍中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理和結論當作行動的指南,運用到活生生的具體實際問題上去。他們以背誦個別的原理和結論而自滿,甚至以“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自居,然而他們決不是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他們的活動方法是和馬克思列寧主義完全相反的。

  這一種人在中國共產黨內曾經是不少的。在過去某一時期內,某些教條主義的代表人,就比上述的情形更壞。這種人根本不懂得馬克思列寧主義,而隻是胡謅一些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術語,自以為是“中國的馬克思、列寧”,裝作馬克思、列寧的姿態在黨內出現,並且毫不知恥地要求我們的黨員象尊重馬克思、列寧那樣去尊重他,擁護他為“領袖”,報答他以忠心和熱情。他也可以不待別人推舉,徑自封為“領袖”,自己爬到負責的位置上,家長式地在黨內發號施令,企圖教訓我們黨,責罵黨內的一切,任意打擊、處罰和擺布我們的黨員。這種人不是真心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不是真心為共產主義的實現而斗爭,而是黨內的投機分子,共產主義運動中的蟊賊。這種人在黨內,終歸要被黨員群眾所反對、揭穿和拋棄,是無疑問的。我們的黨員也果然拋棄了他們。然而我們是否能夠完全自信地說,在我們黨內就從此不會再有這種人了呢?我們還不能這樣說。

  另一種人就完全和前一種人相反。他們首先把自己看作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的學生,他們認真地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精神和實質。他們仰望這些創始人的偉大人格和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品質,而在革命斗爭中認真地去進行自我修養,去檢查自己處事、處人、處己是否合於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精神。他們熟讀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書籍,同時又著重調查和分析活生生的現實,研究自己所處的時代和本國無產階級所處的各方面情勢的特點,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和本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結合起來。他們不以背誦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理和結論為滿足,而要站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堅定立場上,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方法,身體力行,活潑地去指導一切的革命斗爭,改造現實,同時改造他們自己。他們的一切活動,都受著馬克思列寧主義一般原理的指導,都是為著無產階級事業的勝利,民族的和人類的解放,共產主義的成功,而沒有其他。

  隻有這種人的態度,才是正確的態度。用這種態度去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的品質,才能使自己成為馬克思列寧式的、無產階級的、共產主義的革命家。

  真正刻苦修養,忠實做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的學生的人,他所特別注意的,是要象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那樣,站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觀點和方法,去解決無產階級所領導的革命運動中的各種問題。除此以外,他絕不計較自己在黨內地位和聲譽的高低,絕不以馬克思、列寧自居,絕不要求人家或幻想人家象尊重馬克思、列寧那樣去尊重他,他認為自己沒有這樣的權利。然而,正因為他這樣做,正因為他在革命斗爭中始終是正直忠誠,英勇堅定,並且表現了卓越的能力,他就能夠受到黨員群眾自覺的尊重和擁護。

  我們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作為我們的模范來學習,要做他們一個最忠實的最好的學生,當然是不容易的。但是,隻要我們有為共產主義事業而艱苦奮斗的堅強意志和決心,在偉大群眾革命斗爭中刻苦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善於總結經驗,進行各方面的鍛煉和修養,終身為無產階級共產主義事業而奮斗,我們是可以成為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的最忠實、最好的學生的。

  三 共產黨員的修養和群眾的革命實踐

  我們要做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的最忠實、最好的學生,就需要在無產階級和一切群眾的長期而偉大的革命斗爭中進行各方面的修養,要有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的修養,要有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去研究和處理各種問題的修養﹔要有無產階級的革命戰略、戰術的修養﹔要有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和道德品質的修養﹔要有堅持黨內團結、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遵守紀律的修養﹔要有艱苦奮斗的工作作風的修養﹔要有善於聯系群眾的修養,以及各種科學知識的修養等。我們都是共產黨員,所以我們大家都無例外地需要進行上述各方面的修養。但是,由於我們黨員的政治覺悟、斗爭經驗、工作崗位、文化程度、社會活動的條件,都各不相同,所以,各個同志需要特別注意修養或者著重注意修養的方面,也就會各有差別。

  在中國古時,曾子說過“吾日三省吾身”〔89〕,這是說自我反省的問題。《詩經》上有這樣著名的詩句:“如切如磋,如琢如磨”〔90〕,這是說朋友之間要互相幫助,互相批評。這一切都說明,一個人要求得進步,就必須下苦功夫,鄭重其事地去進行自我修養。但是,古代許多人的所謂修養,大都是唯心的、形式的、抽象的、脫離社會實踐的東西。他們片面夸大主觀的作用,以為隻要保持他們抽象的“善良之心”,就可以改變現實,改變社會和改變自己。這當然是虛妄的。我們不能這樣去修養。我們是革命的唯物主義者,我們的修養不能脫離人民群眾的革命實踐。

  對於我們最重要的,是無論怎樣都不能脫離當前的人民群眾的革命斗爭,而是必須結合這種斗爭去總結、學習和運用歷史上的革命經驗。這就是說,要在革命的實踐中修養和鍛煉,而這種修養和鍛煉的唯一目的又是為了人民,為了革命的實踐。這就是說,我們要虛心地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的高貴的無產階級的品質,並且運用到自己的實踐中去,運用到自己的生活、言論、行動和工作中去,不斷地改正、清洗自己思想意識中的一切與此相反的東西,增強自己無產階級共產主義的意識和品質。這就是說,我們要虛心地傾聽同志們和群眾的意見和批評,仔細地研究生活中、工作中的實際問題,細心地總結工作中的經驗教訓,並且根據這些去檢驗自己對於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了解是否正確,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方法是否正確,去檢查自己的缺點錯誤而加以糾正,去改進自己的工作。同時,我們要根據新的經驗,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有哪些個別結論,在哪些個別方面,需要加以充實、豐富和發展。總之,我們要使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和具體的革命實踐相結合。

  這應該是我們共產黨員修養的方法。這種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修養方法,和其他唯心主義的脫離人民群眾的革命實踐的修養方法,是完全不同的。

  為了堅持這種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修養方法,我們必須堅決反對和徹底肅清舊社會在教育和學習中遺留給我們的最大禍害之一——理論和實際的脫離。在舊社會中,有許多人在受教育和學習的時候,認為他們所學的是並不需要照著去做的,甚至認為是不可能照著去做的,他們盡管滿篇滿口的仁義道德,然而實際上卻是徹頭徹尾的男盜女娼。國民黨〔5〕反動派盡管熟讀“三民主義”〔91〕,背誦孫中山的“總理遺囑”〔92〕,然而實際上卻橫征暴斂,貪污殺戮,壓迫民眾,反對“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甚至去和民族的敵人妥協,投降敵人。有一個老秀才親自對我說:孔子說的話隻有兩句他能做到,那就是“食不厭精,膾不厭細”〔93〕,其余的他都做不到,而且從來也沒有准備去做。既然這樣,他們還要去辦教育,還要去學習那些所謂“聖賢之道”干什麼呢?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升官發財,用這些“聖賢之道”去壓迫被剝削者,用滿口仁義道德去欺騙人民。這就是舊社會的剝削階級代表人物對於他們所“崇拜”的聖賢的態度。當然,我們共產黨員,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學習我國歷史上的一切優秀遺產,完全不能採取這種態度。我們學到的,就必須做到。我們無產階級革命家忠誠純潔,不能欺騙自己,不能欺騙人民,也不能欺騙古人。這是我們共產黨員的一大特點,也是一大優點。

  舊社會的這種遺毒,難道就完全不會影響我們嗎?會有影響的!在你們同學中,固然沒有人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是為了去升官發財,去壓迫被剝削者。然而在你們中難道就沒有這樣想的人了嗎?就是說:他們的思想、言論、行動和生活不一定要受馬克思列寧主義原則的指導,他們所學到的原則也不打算全部加以運用。在你們中又難道就沒有這樣想的人了嗎?就是說:他們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學習高深一些的理論,是為了將來好提高自己的地位,夸耀於人,使自己成為有名的人物。我不能擔保,在你們中完全沒有這種想法的人。這種想法是不合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不合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實踐相聯系這一根本原則的。我們一定要學習理論,但是學習到的就必須做到,而且是為了用才去學習的,為了黨、為了人民、為了革命的勝利才去學習的。

  毛澤東同志說:“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偉大力量,就在於它是和各個國家具體的革命實踐相聯系的。對於中國共產黨說來,就是要學會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應用於中國的具體的環境。成為偉大中華民族的一部分而和這個民族血肉相聯的共產黨員,離開中國特點來談馬克思主義,隻是抽象的空洞的馬克思主義。因此,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現中帶著必須有的中國的特性,即是說,按照中國的特點去應用它,成為全黨亟待了解並亟須解決的問題。洋八股必須廢止,空洞抽象的調頭必須少唱,教條主義必須休息,而代之以新鮮活潑的、為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94〕我們的同志必須遵照毛澤東同志在這裡所說的方法,去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

  四 理論學習和思想意識修養是統一的

  我們共產黨員不能把理論學習和思想意識修養互相割裂開來。我們共產黨員,不但要在革命的實踐中改造自己,鍛煉自己的無產階級思想意識,而且要在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的過程中改造自己,鍛煉自己的無產階級思想意識。

  在一些共產黨員中,有一種比較流行的想法:就是認為堅定而純潔的無產階級的共產主義的立場,對於一個共產黨員了解和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是沒有關系的。他們認為一個人的無產階級立場雖然不很堅定,思想意識雖然不很純潔(即還殘留著非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也可以徹底了解和真正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他們認為,隻靠書本學習,隻靠書本知識,就可能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這種想法是不對的。

  馬克思列寧主義是無產階級的革命的科學,是工人階級建設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科學。隻有徹底站在無產階級立場的人,以無產階級的理想為理想的人,才能徹底了解和掌握它。沒有堅定純潔的無產階級的立場和理想,是不能徹底了解和真正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這門科學的。如果他不是真正的革命者,不是無產階級的徹底的革命者,不是要在全世界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解放全人類,他不想革命,或者不想堅持革命到底,而想半途而廢,那末,馬克思列寧主義這門科學,對他也是沒有用處的,或者是用處不大的。

  我們常看到某些由工人出身的最好的黨員,雖然對於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的准備比較少,若要考試背誦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書籍和公式,他不一定比別人記得多。但是,在他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的時候,隻要能用他懂得的話解釋給他聽,他的興趣,他所了解的程度,常比某些知識分子出身的黨員還要高得多。比如《資本論》中關於剩余價值一段,對於某些黨員來說,是不容易了解的。但是對於這些由工人出身的黨員就不同。因為工人在生產中,在同資本家斗爭中,深切了解資本家如何計算工資、工時,如何剝削工人取得利潤,如何壓迫工人等。因此,他也常常比某些其他階級出身的黨員能夠更深刻地了解馬克思的剩余價值論。我們說,許多由工人階級出身的黨員比較容易接受馬克思列寧主義,當然並不是說,他們由於出身關系就是天生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而是說,一切具有堅定而純潔的無產階級立場的同志,一切沒有任何個人成見和其他不干淨的東西的同志,隻要虛心努力地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切實掌握實事求是的方法,他們在觀察和處理各種實際問題的時候,就一定會比其他同志更敏捷而正確。他們在斗爭中,也能夠更好地洞察真理,能夠更勇敢地擁護真理,而沒有任何顧慮。

  我們也常看到許多非無產階級出身的黨員,由於對待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學習和思想意識修養之間的關系採取不同的態度,而得到不同的結果。一般地說,這些出身於非無產階級的黨員,在他們參加革命的時候,無產階級立場不很堅定和明確,思想意識也不很正確和純潔,還有或多或少的、各種各色的、舊社會的、非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的殘余。顯然,這些東西都是同馬克思列寧主義原則直接相沖突的。但是,由於不同的人採取了不同的態度,因而在這種沖突中也就有了不同的結果。有的人在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的時候,把這種理論學習同他的思想意識的修養正確地結合起來,用馬克思列寧主義原則去抵制和克服自己思想意識上的舊東西,這樣,他就端正了自己的無產階級立場,純潔了自己的思想意識,並且能夠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則去處理實際問題。這樣的黨員是很多的。另外有的人則走了相反的道路,他身上的舊東西積累得很多,有許多固習、成見和個人的物欲私念,而又沒有改造自己的決心。在他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的時候,不是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則去批判他思想意識中的這些舊東西,相反,他企圖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作為達到他個人目的的武器,甚至用他原來的成見去歪曲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則,因而他就不能夠正確理解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則,不能夠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精神和實質。在他處理革命斗爭中各種實際問題的時候,就會因為他有舊社會的習慣和成見,有個人主義的打算,而患得患失,顧此失彼,徬徨動搖,不能無阻礙地洞察事物,不能勇敢地擁護真理,不自覺地以至自覺地掩蔽和歪曲真理。這種人根本不能正確地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則,來指導自己的生活,也就不能敏捷地、正確地、實事求是地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則,去處理各種實際問題,有時在黨組織或別的同志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則,正確地解決了實際問題以后,他甚至採取拒絕的態度。這種情形,也並不是怎樣少見而奇怪的事情,而是可以常常見到的。

  所以,我們可以說:一個共產黨員如果沒有明確而堅定的無產階級立場,沒有正確而純潔的無產階級思想意識,要徹底了解和真正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並使之成為自己的革命斗爭的武器,是不可能的。這也就是說,一個共產黨員要有比較好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修養,就必須有崇高的無產階級的立場。

  同時,我們也應該說,一個共產黨員如果不努力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如果不用馬克思列寧主義指導自己的思想和行動,他要在一切革命斗爭中堅持無產階級的立場,體現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這也是不可能的。

  在一些共產黨員中,還有這樣一種想法:就是認為隻要自己革命堅決,斗爭勇敢,就完全行了,學習不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進行不進行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的修養,都沒有什麼關系。有的同志甚至認為,隻靠家庭出身好,本人成份好,用不著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也能夠成為無產階級的先進戰士。有的同志,雖然一般地承認理論的重要性,但是,他們在工作和斗爭中,卻從來不認真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所有這些想法,顯然都是不對的。

  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是我們觀察一切現象、處理一切問題的武器,特別是觀察一切社會現象、處理一切社會問題的武器。如果我們不能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武器,我們就不能正確地認識和處理在革命斗爭中所遇到的各種問題,就有迷失方向、背離無產階級革命立場的危險,甚至可能自覺地或者不自覺地成為各種機會主義者,成為資產階級的俘虜和應聲虫。

  革命堅決、斗爭勇敢,是每一個共產黨員必須具備的寶貴品質。共產黨員有了這樣的品質,還必須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在不同的斗爭條件下,正確地解決如何革命、如何斗爭的問題,才能爭取革命的勝利,實現共產主義的最高理想。在進行革命斗爭的時候,依靠誰、團結誰、打倒誰的問題﹔誰是直接的同盟軍、誰是間接的同盟軍、誰是主要敵人、誰是次要敵人的問題﹔聯合一切可能聯合的同盟軍,在一定條件下甚至聯合次要的敵人,去打倒主要的敵人的問題﹔在情況發生變化的時候,及時地改變戰略和策略的問題,等等,都是必須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才能正確解決的重要問題。如果不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武器,如果沒有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的高度修養,要在革命斗爭的一切重要問題上,站穩無產階級的正確立場﹔要在情況復雜和變化劇烈的環境下,在需要走迂回曲折道路的時候,都能夠確定對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最有利的方針政策,都能夠代表無產階級革命斗爭的整體利益和長遠利益,是根本無法做到的。

  拿我們黨實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經驗來說,在“七七”事變〔54〕以前,有一些同志由於不了解當時中國民族和日本帝國主義的矛盾,已經上升為主要的矛盾,國內各階級之間、各政治集團之間的矛盾,已經降低為次要的矛盾,曾經反對黨的建立全民族抗日統一戰線的政策,反對我們黨聯合一切愛國的階級、階層、黨派和社會集團一致抗日的政策,特別反對我們黨聯合國民黨一致抗日的政策。這些同志在反對黨的正確政策的時候,自以為是站在無產階級的堅定立場上,但是,在實際上,他們背離了無產階級的立場,完全陷入一種關門主義、宗派主義的立場。如果我們按照他們的這種錯誤主張去做,無產階級和它的政黨就不但不能團結和領導全國一切抗日愛國的階級、階層、黨派和社會集團,戰勝日本帝國主義,相反地,會削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力量,使無產階級和它的政黨孤立起來,不利於抗日救國的斗爭。在“七七”事變以后,當我們黨同國民黨建立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以后,又有一些同志走到了另一個極端,他們以為國民黨參加了抗日,就和共產黨沒有什麼區別了。他們採取遷就大地主大資產階級、遷就國民黨的投降主義的政策,而反對黨在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的政策﹔他們過高地估計了國民黨的力量,過分地信任國民黨,把抗日救國的希望完全寄托於國民黨,而不相信共產黨和人民的力量,不把希望寄托於共產黨,因而不敢放手發展自己,放手發展人民的抗日革命勢力,不敢對國民黨的反共限共政策作堅決斗爭。主張這樣做的同志雖然把自己標榜為無產階級的真正代表,但是他們這種政策的實質是要使無產階級成為資產階級的附庸和尾巴,要使無產階級喪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領導權。上面所說的這種左的錯誤和右的錯誤,都是在政治形勢發生重大變化的時候,不能堅定地站在無產階級立場上辨別革命事業發展的正確道路的顯著例証。

  無產階級不能隻是自己解放自己,它必須爭取一切勞動人民的解放,爭取自己民族的解放,爭取人類的解放,才能實現自己的徹底解放。無產階級必然使整個社會永遠擺脫剝削、壓迫和階級斗爭,才能使自己獲得真正的最后的解放。因此,無產階級的堅定立場,必須同關門主義、宗派主義嚴格區別開來。無產階級和它的政黨在進行斗爭的時候,必須同廣大勞動人民建立密切的聯系,同各革命階級和革命黨派建立革命聯盟,領導廣大勞動群眾和一切同盟者同自己一道前進﹔必須代表廣大勞動人民的利益,代表一切革命階級的利益,代表自己民族的利益,也就是說要代表佔本國人口百分之九十幾的人民的利益。無產階級的堅定立場,就是要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代表最大多數人民的最大利益,我們並且要了解這也就是無產階級的最大的階級利益。無產階級的堅定立場,又必須同遷就主義、投降主義嚴格區別開來。無產階級和它的政黨在進行革命斗爭的時候,不但要同地主階級、資產階級分清界限,而且要同小資產階級的革命民主派分清界限,甚至要同勞動群眾有所區別﹔要在革命斗爭中始終堅持自己的獨立性,不受資產階級和其他非無產階級的各種影響﹔要在革命發展的每個階段,都把局部利益和整體利益結合起來,把當前利益和長遠利益結合起來﹔要象馬克思和恩格斯所說的:“一方面,在各國無產者的斗爭中,共產黨人強調和堅持整個無產階級的不分民族的共同利益﹔另一方面,在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斗爭所經歷的各個發展階段上,共產黨人始終代表整個運動的利益。”〔95〕

  列寧在十九世紀末為組織無產階級政黨而斗爭的時候,曾經說:“當工人還沒有根據各種具體而且確實現實的(當前的)政治事實和事件學會觀察現社會中其他各個階級在其思想、精神和政治生活中的一切表現時,當工人還沒有學會在實踐中用唯物主義觀點來分析和估計一切階級、階層和集團的活動和生活中一切方面的表現時,工人群眾的意識是不能成為真正的階級意識的。”〔96〕又說:“理想的社會民主黨人不應當是工聯會的書記而應當是人民的代言人,他們要善於對所有一切專橫與壓迫的現象有所反應,不管這種現象發生在什麼地方,涉及哪一個階層或哪一個階級﹔他們要善於把所有這些現象綜合成為一幅警察橫暴和資本主義剝削的圖畫﹔他們要善於利用一切瑣碎的小事來向大家說明自己的社會主義信念和自己的民主主義要求,向大家解釋無產階級解放斗爭的世界歷史意義。”〔97〕我們共產黨人要實現列寧在這兩段話裡提出的要求,當然必須不間斷地參加革命實踐,去增加感性知識,積累實際經驗。但是,必須指出,光有感性知識和實際經驗,還是不夠的。正如毛澤東同志所說的:“要完全地反映整個的事物,反映事物的本質,反映事物的內部規律性,就必須經過思考作用,將豐富的感覺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裡的改造制作工夫,造成概念和理論的系統,就必須從感性認識躍進到理性認識。”〔98〕因此,在參加革命實踐的同時,必須十分用心地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

  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是國際工人運動經驗的總結,是在革命實踐中形成又服務於革命實踐的理論。隻要我們密切聯系革命實踐,去學習它,運用它,掌握它,我們就能夠了解周圍事變的內部聯系,了解各階級在目前如何行進和向哪裡行進,了解這些階級在最近的將來如何行進和向哪裡行進﹔我們就能夠有確定行動方針的能力,能夠對革命運動的前途具有信心。

  正是因為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具有這樣偉大的作用,所以列寧說:“隻有以先進理論為指南的黨,才能實現先進戰士的作用。”〔99〕共產黨員必須使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的學習,同思想意識的修養和鍛煉,這兩者密切地聯系起來,絕不應該使兩者分割開來。

  毛澤東同志經常強調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修養的極大重要性。他說:“在馬克思主義看來,理論是重要的,它的重要性充分地表現在列寧說過的一句話:‘沒有革命的理論,就不會有革命的運動。’然而馬克思主義看重理論,正是,也僅僅是,因為它能夠指導行動。”〔100〕毛澤東同志不斷地提出過,一切有相當研究能力的黨員,都要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研究當前運動的實際情況,研究本國和世界的歷史,學會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指導行動,並且經過他們去教育那些文化水平和理論水平較低的同志。毛澤東同志的這個指示,在任何時候,都應該引起我們全黨的注意。

  五 共產主義事業是人類歷史上空前偉大而艱難的事業

  現在來繼續講共產黨員在思想意識上的修養。

  我們在思想意識上的修養,是一回什麼事呢?我認為這在基本上就是每個黨員用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去同自己的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意識進行斗爭﹔用共產主義的世界觀去同自己的各種非共產主義的世界觀進行斗爭﹔用無產階級的、人民的、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原則去同自己的個人主義思想進行斗爭。

  上述斗爭是一種思想上的矛盾的斗爭,它是社會階級斗爭的反映。這種斗爭的結局,對於我們黨員來說,應該是無產階級的意識克服以至肅清其他各種非無產階級的意識,是共產主義的世界觀克服以至肅清其他各種非共產主義的世界觀,是黨的、革命的、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的一般利益和目的的思想克服以至肅清個人主義的思想。如果結局不是這樣的話,就是后者壓倒前者,那末他就會落后,以至失去共產黨員的資格。這對於我們黨員來說,是一種可怕的危險的結局。

  我們共產黨人,在黨內黨外的各種斗爭中鍛煉著自己的思想,經常地總結和吸取革命實踐的經驗,檢討自己的思想是否完全適合於馬克思列寧主義,是否完全適合於無產階級解放斗爭的利益。在這樣的學習、反省和自我檢討中,去肅清自己一切不正確的思想殘余以至某些不適合於共產主義利益的最微弱的萌芽。

  你們大家知道,人的言論行動,都是有人的思想意識來作指導的。而人的思想意識又常常和他的世界觀分不開的。我們共產黨員的世界觀,隻能是共產主義的世界觀。這種世界觀是無產階級的思想體系,也就是我們共產黨人的方法論。這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文獻上,特別是在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的哲學著作上已經講得很多,你們也學習過,今天我就不講了。我在這裡隻簡單地講一講我們的事業——共產主義事業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我們黨員到底要怎樣去進行我們的事業。

  我們共產黨員最基本的責任是什麼呢?就是要實現共產主義。對於各國共產黨來說,就是要經過各國共產黨和各國人民自己的手,去改造自己的國家,從而一步一步地把世界改造成為共產主義的世界。共產主義世界好不好呢?大家知道,那是很好的。在那種世界裡,沒有剝削者、壓迫者,沒有地主、資本家,沒有帝國主義和法西斯蒂等,也沒有受壓迫、受剝削的人,沒有剝削制度造成的黑暗、愚昧、落后等。在那種社會裡,物質生產和精神生產都有高度的蓬蓬勃勃的發展,能夠滿足所有社會成員的各方面的需要。那時,人類都成為有高等文化程度和技術水平的、大公無私的、聰明的共產主義勞動者,人類中彼此充滿了互相幫助、互相親愛,沒有爾虞我詐、互相損害、互相殘殺和戰爭等等不合理的事情。那種社會,當然是人類歷史上最好的、最美麗的、最進步的社會。誰個能夠說這樣的社會不好呢?那末,這樣好的共產主義社會是否能夠實現呢?我們說,是能夠實現的,是必然實現的。關於這一點,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已經作了無可懷疑的科學的說明。偉大的十月革命的勝利,蘇聯社會主義建設的成功,也給了我們以事實上的証明。我們的責任,就是要遵循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推動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事業不斷前進,使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更快地實現。這就是我們的理想。

  但是,在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事業前面還站著強大的敵人,必須徹底地、最后地在各方面戰勝這些強敵,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才能實現。共產主義事業的勝利,必須經過一個長期的、艱苦的斗爭過程。沒有這種斗爭,就沒有共產主義事業的勝利。自然,這種斗爭不是如某些人所說的,是什麼“偶然的”社會現象,是某些共產黨人所制造出來的事件。而是階級社會發展的必然現象,是不能避免的階級斗爭。共產黨的產生,共產黨人的參加、組織和指導這種斗爭,也是社會發展中必然的、合乎規律的現象。帝國主義,法西斯蒂,資本家和地主,總之,一切剝削者和壓迫者,把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剝削和壓迫到不能生存的境地,使得被剝削被壓迫的人民群眾非聯合起來反抗這種剝削和壓迫,就不能生存,不能發展。因此,這種斗爭乃是完全自然的,不可避免的。

  一方面,我們要了解:共產主義事業是人類歷史上空前偉大的事業﹔共產主義要最后地消滅剝削、消滅階級,要解放全人類,要把人類社會推進到空前未有的、無限光明的、無限美妙的幸福境地。另一方面,我們也應該了解:共產主義事業是人類歷史上空前艱難的事業,必須經過長期的艱苦的曲折的斗爭,才能戰勝最強大的敵人,戰勝一切剝削階級﹔在取得勝利以后,還要長期地耐心地進行社會經濟的改造和思想文化的改造,才能肅清剝削階級在人民中的一切影響和傳統習慣等,並且建立新的社會經濟制度、新的共產主義的文化和社會道德。

  共產黨依靠無產階級,依靠廣大被剝削被壓迫的人民大眾,用馬克思列寧主義指導廣大群眾進行革命斗爭,去推動社會向著共產主義的偉大目標前進,是一定能夠獲得最后勝利的。因為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規律,是必然走向共產主義社會的﹔因為在世界無產階級和其他被剝削被壓迫的人民大眾中,蘊藏著極偉大的革命的力量,這種力量的發動、團結和組織起來,是能夠戰勝一切剝削階級和帝國主義反動勢力的﹔因為共產黨和無產階級是正在產生著和正在發展著的新事物,而正在產生、正在發展的新事物,是不可戰勝的。中國共產黨的全部歷史,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全部歷史,已經充分地証明了這一點。就目前的情勢來說,社會主義已經在世界六分之一的地面上——蘇聯獲得了偉大的勝利,在許多國家中已經組織了有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武裝的戰斗的共產黨,全世界的共產主義運動正處在迅速生長和發展的過程中,世界無產階級和其他被剝削被壓迫的人民大眾的力量,也正在不斷的斗爭中迅速地發動和團結起來。現在,共產主義運動已經在全世界組織成為雄偉的不可戰勝的力量了。共產主義事業要繼續發展,繼續前進,以至獲得最后的完全的勝利,是毫無疑問的。然而,我們還必須了解:國際反動勢力和剝削階級的力量,今天還比我們強大,它們在許多方面暫時還佔著優勢,我們要戰勝它,還需要經過長期的、曲折的、艱難的斗爭過程。

  在數千年來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社會中,由於剝削階級統治人類的結果,剝削階級給自己造成了各方面極大的權力,霸佔了世界上的一切。他們的長期統治,在人類社會中造成了長期存在著的各種落后、愚昧、自私自利、爾虞我詐、互相損害、互相殘殺等現象,給被剝削階級的群眾和社會中的人們帶來了極壞的影響。這是剝削階級為了維護它們的階級利益和階級統治所必然造成的結果。因為沒有被剝削階級群眾和殖民地民族的落后、散漫和分裂,剝削階級的統治地位就不能維持。因此,我們為了要獲得勝利,就不但要和剝削階級進行嚴重的斗爭,而且要和剝削階級在群眾中長期造成的影響,要和群眾中的落后意識、落后現象進行斗爭,才能提高群眾的覺悟,團結廣大的群眾去戰勝剝削階級。這就是我們在實現共產主義事業過程中的困難之所在。同志們!假若象某種人所設想的那樣,群眾都是覺悟的、團結的,在群眾中不存在剝削階級的影響和落后的現象,那末革命還有什麼困難呢?

  這種剝削階級的影響,不但在革命勝利以前存在,就是在革命勝利以后,在被剝削階級把剝削階級從統治地位上推翻以后的很長時期內,也是仍然存在的。你們可以想一想,要最后地戰勝剝削階級及其在人民中的影響,要解放和改造全人類,要改造千百萬的小商品生產者,要最終地消滅階級,要把數千年來生活在階級社會中受了各種舊習慣、舊傳統影響的人類逐漸地改造過來,提高成為有高等文化程度和技術水平的、聰明的、大公無私的、共產主義的人類,這中間要經過多少曲折的過程,多麼艱難的工作和斗爭呵!

  列寧說:

  “消滅階級不僅意味著要驅逐地主和資本家,——這個我們已經比較容易地做到了,——而且意味著要消滅小商品生產者,可是對於這種人不能驅逐,不能鎮壓,必須同他們和睦相處﹔可以(而且必須)改造他們,重新教育他們,這隻有通過很長期、很緩慢、很謹慎的組織工作才能做到。他們用小資產階級的自發勢力從各方面來包圍無產階級,浸染無產階級,腐蝕無產階級,經常使小資產階級的懦弱性、渙散性、個人主義以及由狂熱轉為灰心等舊病在無產階級內部復發起來。無產階級政黨的內部需要實行極嚴格的集中制和極嚴格的紀律,才能抵制這種惡劣影響,才能使無產階級正確地、有效地、勝利地發揮自己的組織作用(這是它的主要作用)。……千百萬人的習慣勢力是最可怕的勢力。……戰勝集中的大資產階級,要比‘戰勝’千百萬小業主容易千百倍﹔而這些小業主用他們日常的、瑣碎的、看不見摸不著的腐化活動制造著為資產階級所需要的,使資產階級得以復辟的惡果。”〔101〕

  列寧又說:

  “資產階級的反抗,因為自己被推翻(哪怕是在一個國家內)而凶猛十倍。它的強大不僅在於國際資本的力量,不僅在於它的各種國際聯系牢固有力,而且還在於習慣的力量,小生產的力量。因為,可惜現在世界上還有很多很多小生產,而小生產是經常地、每日每時地、自發地和大批地產生著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的。由於這一切原因,無產階級專政是必要的〔102〕,不進行長期的、頑強的、拚命的、殊死的戰爭,不進行需要堅持不懈、紀律嚴明、堅韌不拔和意志統一的戰爭,便不能戰勝資產階級。”〔103〕

  由此看來,無產階級即使在革命勝利以后,也還有極困難的任務需要解決。無產階級革命,和過去歷史上的一切革命是不同的。比如資產階級的革命,通常是以獲取政權來完成的。而對於無產階級,則在政治上獲得解放,獲得勝利,還僅僅是革命的開始,極大的工作還在革命勝利以后,還在取得政權以后。

  共產主義事業,真如我們所說的是“百年大業”,是決不能“一蹴而就”的。它在各種不同的國家,需要經過各種不同的階段,戰勝各種不同的敵人,才能逐漸地最后達到共產主義社會。例如在我們中國,現在還是處在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階段,它的敵人是侵略中國的帝國主義以及和帝國主義相勾結的封建買辦勢力。必須戰勝這些敵人,才能夠完成我國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勝利以后,還要進行社會主義革命,還要長時期地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的工作,才能逐漸地過渡到共產主義社會去。

  實現共產主義,既然是我們共產黨人奮斗的最終目標,在實現共產主義事業的過程中克服各種困難,也就是我們共產黨人很自然的責任。

  正因為共產主義事業是這樣偉大而艱難的事業,所以至今還有些追求社會進步的人懷疑共產主義,對共產主義的實現還沒有信心。他們不相信人類在無產階級和它的政黨的領導下,是能夠發展和改造成為高度純潔的共產主義的人類,不相信革命和建設過程中一系列的困難是能夠克服的。他們或者沒有估計到這種困難,或者在實際上遇到困難的時候,就悲觀失望起來,甚至有的共產黨員因此而從共產主義隊伍中動搖出去。

  我們共產黨員,應該有最偉大的氣魄和革命的決心。每一個黨員都應該愉快而嚴肅地下定自己的決心,來擔負實現共產主義這種人類歷史上空前偉大而艱難的任務。我們清楚地看到共產主義事業實現過程中的困難,同時,我們又清楚地了解這種困難是一定能夠在千百萬群眾的革命發動中完全克服的,絕不為困難所嚇倒。我們有廣大的人民群眾作依靠,完全有信心在我們這一代完成共產主義事業中一段大工程,同時也完全相信我們的后代能夠完滿地完成這個偉大事業的全部工程。我們共產黨員這種偉大的胸懷和氣魄,是人類過去歷史上任何階級的英雄豪杰所不可能有的。在這一點上,我們是完全可以自豪的。

  我記得西歐有一個資產階級的傳記作家〔104〕去到了蘇聯,曾經和斯大林同志談過歷史人物的比擬問題。斯大林同志當時說:列寧好比是大海,而彼得大帝〔105〕不過是大海中的一滴。這就是無產階級共產主義事業中的領袖,和地主階級、新興商人階級事業中的領袖,在歷史地位上的比較。從這個比較中我們可以了解:為共產主義和人類解放事業的成功而奮斗的領袖,是這樣的偉大﹔為剝削階級事業而奮斗的領袖,是那樣的渺小。

  我們共產黨員,要有最偉大的理想、最偉大的奮斗目標,同時,又要有實事求是的精神和最切實的實際工作。這是我們共產黨員的特點。如果隻有偉大而高尚的理想,而沒有實事求是的精神和切實的實際工作,那就不是一個好共產黨員,那隻能是空想家、空談家或學究。相反,如果隻有實際工作,沒有偉大而高尚的共產主義理想,那也不是好共產黨員,而是庸庸碌碌的事務主義者。隻有把偉大而高尚的共產主義理想和切實的實際工作、實事求是的精神統一起來,才能成為一個好的共產黨員。這就是我們黨的領袖毛澤東同志經常強調的做一個好的共產黨員的標准。

  共產主義的理想是美麗的,而今天資本主義世界的現實是丑惡的。正因為它丑惡,所以絕大多數的人們才要求改造它,不能不改造它。我們改造世界,不能離開現實,不能不顧現實,更不能逃避現實,也不能向丑惡的現實投降。我們正視現實,認識現實,在現實中求得生存和發展,向丑惡的現實斗爭,改造現實,逐步地達到我們的理想。所以,共產黨員應該從眼前所處的環境,眼前所接觸的人們,眼前所能進行的工作,來開始和開辟我們改造世界的共產主義事業的偉大工作。在這裡,我們應該批評某些青年同志所常犯的一種毛病,就是他們總想逃避現實或者不顧現實的那種毛病。他們有高尚的理想,這是很好的﹔但是他們常覺得這裡不好,那裡也不好,這種工作不好,那種工作也不好。他們總想找到一個能夠合於他們“理想”的地方和工作,以便他們順利地去“改造世界”。然而,這種地方和這種工作是沒有的。這隻是他們的空想。

  共產主義事業是我們的終身事業。我們終身的一切活動,都是為了這個事業,而不是為了別的。

  六 黨員個人利益無條件地服從黨的利益

  個人利益服從黨的利益,地方黨組織的利益服從全黨的利益,局部的利益服從整體的利益,暫時的利益服從長遠的利益,這是共產黨員必須遵循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則。

  共產黨員必須清楚地確定個人利益和黨的利益之間的正確關系。

  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政黨,除開無產階級解放的利益以外,共產黨沒有它自己特殊的利益。無產階級的最后解放,必然是全人類的最后解放。無產階級如果不能解放一切勞動人民,解放一切民族,即解放全人類,那末,無產階級就不能完全解放自己。無產階級解放的利益同一切勞動人民解放的利益,同一切被壓迫民族解放的利益,同全人類解放的利益,是一致的,分不開的。因此,無產階級解放的利益,人類解放的利益,共產主義的利益,社會發展的利益,就是共產黨的利益。黨員個人的利益服從黨的利益,也就是服從階級解放和民族解放的、共產主義的、社會發展的利益。

  毛澤東同志說:“共產黨員無論何時何地都不應以個人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應以個人利益服從於民族的和人民群眾的利益。因此,自私自利,消極怠工,貪污腐化,風頭主義等等,是最可鄙的﹔而大公無私,積極努力,克己奉公,埋頭苦干的精神,才是可尊敬的。”〔106〕

  一個共產黨員,在任何情況下,能夠不能夠把自己個人的利益絕對地無條件地服從黨的利益,是考驗這個黨員是否忠於黨、忠於革命和共產主義事業的標准。

  一個共產黨員,在任何時候、任何問題上,都應該首先想到黨的整體利益,都要把黨的利益擺在前面,把個人問題、個人利益擺在服從的地位。黨的利益高於一切,這是我們黨員的思想和行動的最高原則。根據這個原則,在每個黨員的思想和行動中,都要使自己的個人利益和黨的利益完全一致。在個人利益和黨的利益不一致的時候,能夠毫不躊躇、毫不勉強地服從黨的利益,犧牲個人利益。為了黨的、無產階級的、民族解放和人類解放的事業,能夠毫不猶豫地犧牲個人利益,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這就是我們常說的“黨性”或“黨的觀念”、“組織觀念”的一種表現。這就是共產主義道德的最高表現,就是無產階級政黨原則性的最高表現,就是無產階級意識純潔的最高表現。

  我們的黨員不應該有離開黨的利益而獨立的個人目的。黨員個人的目的隻能是和黨的利益相一致的。如果我們的黨員把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加強自己的工作能力,建立各種革命的組織,領導廣大群眾進行勝利的革命斗爭等,作為自己的目的,把為黨做更多的工作,作為自己的目的,那末,共產黨員這種個人目的和黨的利益是一致的。黨正需要許多這樣的黨員和干部。但是除此以外,黨員就不應該有個人地位、個人名譽、個人英雄主義以及其他個人打算等等個人的獨立目的,否則,就會使自己離開黨的利益,以致走到在黨內進行投機。

  在一個共產黨員的思想意識中,如果隻有黨的共產主義的利益和目的,真正大公無私,沒有離開黨而獨立的個人目的和私人打算﹔如果他能夠在革命的實踐中,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學習中,不斷地提高自己的覺悟,那末:

  第一,他就可能有很好的共產主義的道德。因為他有明確堅定的無產階級立場,所以他能夠對一切同志、革命者、勞動人民表示他的忠誠熱愛,無條件地幫助他們,平等地看待他們,不肯為著自己的利益去損害他們中間的任何人。他能夠“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為人家著想,體貼人家。另一方面,他對待人類的蟊賊,能夠堅決地進行斗爭,能夠為保衛黨的、無產階級的、民族解放和人類解放的利益而和敵人進行堅持的戰斗。他“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107〕。在黨內、在人民中,他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不同別人計較享受的優劣,而同別人比較革命工作的多少和艱苦奮斗的精神。他能夠在患難時挺身而出,在困難時盡自己最大的責任。他有“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108〕的革命堅定性和革命氣節。

  第二,他也可能有最大的革命勇敢。因為他沒有任何私心,所以他無所畏懼。他沒有做過“虧心事”,他的錯誤缺點能夠自己公開,勇敢改正,有如“日月之食”〔109〕。他理直氣壯,永遠不怕真理,勇敢地擁護真理,把真理告訴別人,為真理而戰斗。即使他這樣做暫時於他不利,為了擁護真理而要受到各種打擊,受到大多數人的反對和指責而使他暫時孤立(光榮的孤立),甚至因此而要犧牲自己的生命,他也能夠逆潮流而擁護真理,絕不隨波逐流。

  第三,他也可能最好地學習到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他能夠運用這種理論和方法,去敏捷地觀察問題,認識和改造現實。由於他有明確而堅定的無產階級立場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修養,他沒有任何個人的顧慮和私欲,因而不致蒙蔽和歪曲他對於事物的觀察和對於真理的理解。他實事求是,在革命實踐中檢驗一切理論和是非。他不是以教條主義的或者經驗主義的態度,去對待馬克思列寧主義,而是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和革命的具體實踐結合起來。

  第四,他也可能最誠懇、坦白和愉快。因為他無私心,在黨內沒有要隱藏的事情,“事無不可對人言”,除開關心黨和革命的利益以外,沒有個人的得失和憂愁。即使在他個人獨立工作、無人監督、有做各種壞事的可能的時候,他能夠“慎獨”〔110〕,不做任何壞事。他的工作經得起檢查,絕不害怕別人去檢查。他不畏懼別人的批評,同時他也能夠勇敢地誠懇地批評別人。

  第五,他也可能有最高尚的自尊心、自愛心。為了黨和革命的利益,他對待同志最能寬大、容忍和“委曲求全”,甚至在必要的時候能夠忍受各種誤解和屈辱而毫無怨恨之心。他沒有私人的目的和企圖要去奉承人家,也不要人家奉承自己。他在私人問題上善於自處,沒有必要卑躬屈節地去要求人家幫助。他也能夠為了黨和革命的利益而愛護自己,增進自己的理論和能力。但是,在為了黨和革命的某種重要目的而需要他去忍辱負重的時候,他能夠毫不推辭地擔負最困難而最重要的任務,絕不把困難推給人家。

  共產黨員應該具有人類最偉大、最高尚的一切美德,具有明確堅定的黨的、無產階級的立場(即黨性、階級性)。我們的道德之所以偉大,正因為它是無產階級的共產主義的道德。這種道德,不是建筑在保護個人和少數剝削者的利益的基礎上,而是建筑在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的利益的基礎上,建筑在最后解放全人類、拯救世界脫離資本主義災難、建設幸福美麗的共產主義世界的利益的基礎上,建筑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科學共產主義的理論基礎上。在我們共產黨員看來,為任何個人或少數人的利益而犧牲,是最不值得、最不應該的。但是,為黨、為階級、為民族解放,為人類解放和社會的發展,為最大多數人民的最大利益而犧牲,那就是最值得、最應該的。我們有無數的共產黨員就是這樣視死如歸地、毫無猶豫地犧牲了他們的一切。“殺身成仁”、“舍生取義”,在必要的時候,對於多數共產黨員來說,是被視為當然的事情。這不是由於他們的個人的革命狂熱或沽名釣譽,而是由於他們對於社會發展的科學的了解和高度自覺。除了這種最偉大、最崇高的共產主義道德以外,在階級社會中沒有什麼比這更偉大、更崇高的道德。所謂超階級的、一般的道德,隻是騙人的鬼話,事實上這是保障少數剝削者利益的“道德”。這種“道德”觀,從來都是唯心論的。把道德觀建立在歷史唯物論的科學基礎上,公開地宣稱我們的道德是為著保障無產階級解放和人類解放的戰斗利益,這隻有共產黨人能夠做到。

  共產黨代表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的整體利益和長遠利益,黨的利益是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利益的集中表現。絕不能把共產黨看作是圖謀黨員私利的、行會主義的小團體。凡是這樣看的人,都不是共產黨員。

  黨員有個人的利益,而且這種個人利益在某種時候可能和黨的利益發生矛盾甚至對立,在這個時候,就要求黨員無條件地服從黨的利益,犧牲個人利益,而不能在任何形式的掩蓋和借口之下,企圖犧牲黨的利益去堅持個人利益。我們的黨員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應該全心全意地為黨的利益和黨的發展而奮斗,並且應該把黨的、階級的成功和勝利,看作自己的成功和勝利。黨員都應該努力提高自己為人民服務的能力,努力增加自己為人民服務的本領。但是,隻能在爭取黨的事業的發展、成功和勝利中,來提高這種能力,增加這種本領,不能夠離開黨的事業的發展而去爭取什麼個人的獨立發展。事實也証明,黨員隻有全心全意地爭取黨的事業的發展、成功和勝利,才能提高自己的能力,增加自己的本領,否則,黨員要進步、要提高,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黨員個人的利益必須而且能夠和黨的利益完全取得一致。

  我們的黨員,不是什麼普通的人,而是覺悟的無產階級的先鋒戰士。他應該成為無產階級的階級利益和階級意識的自覺的代表者。因此,他的個人利益完全不應該在黨和無產階級的利益之外突現出來。黨的干部和黨的領導人,更應該是黨和無產階級的一般利益的具體代表者,他們的個人利益,更應該完全溶化在黨和無產階級的一般利益和目的之中。在今天中國的環境中,隻有無產階級最能代表民族解放的利益,因此,我們的黨員也應該是整個民族利益的最好的代表者。

  在我們黨內,黨員的個人利益要服從黨的利益,為了黨的利益,還要求黨員在必要的時候犧牲自己的個人利益。但是,這並不是說,在我們黨內,不承認黨員的個人利益,要抹煞黨員的個人利益,要消滅黨員的個性。黨員總還有一部分私人的問題需要自己來處理,並且也還要根據他的個性和特長來發展他自己。因此,黨允許黨員在不違背黨的利益的范圍內,去建立他個人的以至家庭的生活,去發展他個人的個性和特長。同時,黨在一切可能條件下還要幫助黨員根據黨的利益的要求,去發展他的個性和特長,給他以適當的工作和條件,以至加以獎勵等。黨在可能條件下顧全和保護黨員個人的不可缺少的利益——如給他以教育學習的機會,解決他的疾病和家庭問題,以至在反動派統治的環境下,在必要時還要放棄黨的一些工作來保存同志等。然而,這些都不是為了別的,而是為了黨的整個利益。因為保障黨員必要的生活條件、工作條件和教育條件,使他們安心地熱情地工作,是完成黨的任務所必需的。這是黨的負責人在處理黨員問題的時候所必須注意的。

  總而言之,一方面,黨員個人應該完全服從黨的利益,克己奉公。不應該有同黨的利益相違背的個人目的、私人打算。不應該什麼都隻顧自己,到處向黨提出一大堆私人要求,責備黨沒有抬舉和獎勵他。而應該在一切情況下,努力學習,努力前進,勇敢奮斗,不斷提高自己的覺悟,不斷加深自己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了解,以便對黨對革命做出更多的貢獻。另一方面,黨的組織和黨的負責人,在解決黨員問題的時候,應該注意到黨員的工作情況、生活情況、教育情況,使黨員能夠更好地為黨工作,使黨員能夠在無產階級的革命事業中不斷地發展自己,提高自己。特別是對於那些真正克己奉公的同志們,要給以更多的注意。隻有這樣,隻有這兩方面的注意和努力配合起來,才能對黨有更大的利益。

  七 黨內各種錯誤思想意識的舉例

  根據上面所說的,我們拿對於共產主義事業的了解,以及黨員個人利益和黨的利益之間的正確關系作為標准,來衡量我們的黨員和干部,那末我們就會發現:一方面,有許多黨員和干部是合於這些標准的,他們能夠作為黨員的模范﹔另一方面,也有一些黨員和干部還不合於這些標准,還存在著各種各色的或多或少的不正確的思想意識。我在這裡不妨大要地指出這些不正確的思想意識,以便引起我們的同志注意。

  黨內同志中有哪些在基本上不正確的思想意識呢?

  第一,加入我們黨的人,不隻是家庭出身和本人成份各不相同,而且是帶著各種各色不同的目的和動機而來的。當然,很多的黨員是為了實現共產主義,為了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的偉大目的來加入共產黨的﹔但是,還有另外一些黨員,卻是為了其他的原因和目的來加入黨的。比如,過去我們有些農民出身的同志,以為“打土豪、分田地”就是“共產主義”。真正的共產主義,他們在入黨時是不懂得的。今天也有不少的人,主要是由於共產黨堅決抗日、主張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來加入黨的。還有些人是仰慕共產黨的聲望,或者隻模糊地認識共產黨能夠救中國而來的。另外,還有些人主要是由於在社會上找不到出路——沒有職業、沒有工作、沒有書讀,或者要擺脫家庭束縛和包辦婚姻等,而到共產黨裡來找出路的。甚至還有個別的人為了要依靠共產黨減輕捐稅,為了將來能夠“吃得開”,以及被親戚朋友帶進來的,等等。這些同志,沒有清楚而確定的共產主義的世界觀,不了解共產主義事業的偉大和艱苦,沒有堅定的無產階級的立場,那是很自然的。在某種轉變關頭,在某種情況下,他們中間的某些人要發生一些動搖和變化,也是很自然的。他們帶了各種各色的思想意識到黨內來,因此,對於他們的教育,他們自己的修養和鍛煉,是一個極重要的問題。否則,他們就不能成為無產階級的革命戰士。

  然而,即使如此,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問題。某些人要來依靠共產黨,到共產黨裡來找出路,贊成共產黨的政策,總算還是不錯的。他們找共產黨並沒有找錯。除開敵探、漢奸、投機分子和野心家以外,我們對於這些人是歡迎的。隻要他們承認和遵守黨綱、黨章,願意在黨的一定組織內擔負一定的工作,並且繳納黨費,他們是可以加入共產黨的。至於對共產主義,對黨綱、黨章的深入的研究和理解,可以在他們進了黨之后再來學習,並且根據他們所學習的再在革命斗爭中鍛煉修養,這樣,他們就完全可能使自己變為很好的共產黨員。本來,許多人在加入黨以前就深刻理解共產主義和黨綱、黨章,是不可能的。我們隻提出承認黨綱、黨章作為入黨條件,而沒有提出精通黨綱、黨章作為入黨條件,也就是這個原因。很多人在入黨以前雖然還不精通共產主義,但是,他們在目前的共產主義運動中,在目前的革命運動中,可能成為一個積極的戰士。隻要他們入黨后努力地學習,就可能成為自覺的共產主義者。此外,在我們黨章上還規定黨員有退出共產黨的自由(加入黨是沒有自由的)。任何黨員如果對於共產主義不能深信,不能過黨內嚴格的組織生活,或其他原因,有向黨聲明出黨的自由,黨是允許黨員自由出黨的。隻要他退出黨以后不泄露黨的秘密,不做破壞黨的活動,黨是不作任何追究的。至於混入黨內的投機分子和奸細,我們當然要清除他們出黨。這樣,我們才能夠保持黨的純潔。

  第二,在某些黨員中還存在著比較濃厚的個人主義和自私自利的思想意識。

  這種個人主義的表現就是:某些人在解決各種具體問題的時候,常把個人利益擺在前面,而把黨的利益擺在后面﹔或者他對於個人總是患得患失,計較個人的利益﹔或者假公營私,借著黨的工作去達到他私人的某種目的﹔或者借口原則問題、借口黨的利益,用這些大帽子去打擊報復他私人所懷恨的同志。講到待遇、享受和其他個人生活問題,他總企圖要超過別人,和待遇最高的人比較,“孜孜以求之”,並且以此夸耀於人。但是,講到工作,他就要和不如他的人比較。有吃苦的事,他設法避開。在危難的時候,他企圖逃走。勤務員要多,房子要住好的,風頭他要出,黨的榮譽他要享受。一切好的事情他都企圖霸佔,但是,一切“倒霉”的事情,總想是沒有他。這種人的腦筋,浸透著剝削階級的思想意識。他相信這樣的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是自私自利的動物”,“世界上不會有真正大公無私的人,如果有,那也是蠢才和傻瓜”。他甚至用這一大套剝削階級的話,來為他的自私自利和個人主義辯護。在我們黨內是有這種人的。

  這種自私自利的個人主義,也常常表現在黨內的無原則糾紛、派別斗爭、宗派主義和本位主義的錯誤中﹔表現在對於黨的紀律的不尊重和隨意破壞的行動中。無原則斗爭,大部分是從私人利益出發。進行派別斗爭的人,鬧宗派主義的人,常把個人的或少數人的利益擺在黨的利益之上。他們常常自覺地在無原則的派別斗爭中破壞黨的組織和紀律,無原則地或是故意地打擊某些人,又無原則地結識某些人,互不得罪,互相隱瞞,互相吹噓,等等。

  至於黨內存在的本位主義,主要是由於一些同志隻看到部分的利益,隻看到本部門本地區的工作,而沒有看到全局和全黨的利益,沒有看到別部門別地區的工作。這在政治上思想上說來,是一種和行會主義相似的東西。犯本位主義錯誤的同志,固然不一定都是從個人主義出發,不過有個人主義思想的人,常常犯本位主義的錯誤。

  第三,自高自大、個人英雄主義、風頭主義等,在黨內不少同志的思想意識中還是或多或少地存在著。

  有這種思想的人,他首先計較個人在黨內地位的高低。他好出風頭,歡喜別人奉承他、抬舉他。他有個人的野心,“逞能干”,好居功,好表現自己,好包辦,沒有民主作風。他有濃厚的虛榮心,不願埋頭苦干,不願做事務性、技術性的工作。他驕傲,有了一點成功,就盛氣凌人,不可一世,企圖壓倒別人,不能平等地謙遜和氣地待人。他自滿,好為人師,好教訓別人,指揮別人,總想爬在別人頭上,不向別人尤其不向群眾虛心學習,不接受別人的正確意見和批評。他隻能“高升”,不能“下降”,隻能“行時”,不能“倒霉”,他受不起委屈。他“好名”的孽根未除,他企圖在共產主義事業中把自己裝扮成為“偉大人物”和“英雄”,甚至為了滿足他這種欲望而不擇手段。在他這種目的不能達到的時候,在他受到委屈的時候,他就可能有動搖的危險。在黨的歷史上由於這樣的原因而動搖出黨的人是不少的。在這種人的思想中殘存著剝削階級的意識,不了解共產主義事業的偉大,沒有共產主義的偉大胸懷。

  共產黨員是不能有任何的自滿和驕傲的。就算某些同志很能干,做好了某些工作,獲得了大的成績(如我們軍隊的指揮員率領幾萬幾千人的軍隊打了勝仗,我們各地黨和群眾工作的領導者在工作中創造了較大的局面等),這或許是“偉大”的成績,很可以“自驕”一下。然而,如果拿這點成績和整個共產主義事業比較起來,又到底有多大呢?這對於具有共產主義世界觀的人來說,又有什麼可以值得驕傲的呢?

  對於共產黨員來說,把工作做得對,做得好,這是他應盡的義務。他應該防止自滿和驕傲,力求不犯錯誤或者少犯錯誤。

  對於共產黨員來說,個人地位,又有什麼得失值得計較的呢?個人地位總莫高過於皇帝了,然而拿這來和共產主義事業家比較,到底又有多大呢?還不是如斯大林同志所說的,隻是大海中之一滴罷了。這又有什麼可以值得計較和夸耀的呢?

  不錯,在我們黨內,在共產主義事業中,需要無數的共產主義的英雄,需要很多有威信的群眾領袖。目前我們有威望的革命的領袖和英雄還真是太少了,還需要在各方面培養和鍛煉很多很好的共產主義的革命的領袖和英雄。這對於我們的事業,確是一件很重要的完全不可忽視的事情。誰要輕視這一點,誰就不懂得怎樣推動共產主義事業前進。為著適應共產主義事業前進的需要,我們必須大大提高黨員在革命事業中的前進心,大大發揚他們的朝氣。應該說,目前我們在這方面的工作還是做得不夠的。比如,某些黨員的學習不努力,在政治上理論上的興趣不高,就說明了這一點。所以,我們反對個人英雄主義、風頭主義,絕不是反對黨員的前進心。為了人民,力求前進,這是共產黨員最寶貴的品質。但是,無產階級的共產主義的前進心,和個人主義的“前進心”,是完全不同的。前者追求真理,擁護真理,並且最有效地為真理而斗爭,它有無限的發展前途和進步性﹔而后者即使對於個人來說,也是沒有前途的。因為,有個人主義思想的人,常為個人利益而自覺地抹煞、掩蔽和歪曲真理。

  我們的同志還必須了解:共產主義事業中的真正的領袖和英雄,決不是個人主義的領袖和英雄,決不是可以自稱和自封的。凡是自稱領袖或者自己個人企圖做領袖的人,他在我們黨內決不能成為領袖。我們黨員群眾不會擁護那種自高自大、個人英雄主義、風頭主義、有個人野心和虛榮心的人,來做我們的領袖。任何黨員都沒有權利要求其他黨員群眾擁護他做領袖或者保持他的領袖地位。隻有毫無個人目的、完全忠實於黨的黨員,他有高度的共產主義的道德和品質,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有相當的工作才能,能夠正確地指導黨的工作,努力學習,不斷前進,隻有這樣的黨員,才能取得黨的信任,才能取得黨員群眾的信仰和擁護,而成為共產主義事業中的領袖和英雄。

  我們的同志還應該了解:任何黨員,任何領袖和英雄,他在共產主義事業中,隻能做一部分工作,盡一部分責任。共產主義事業是一件千百萬人長期集體創作的事業,任何個人也不能包辦。即使象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這樣偉大的人物,也隻能在共產主義事業中做好一部分工作。他們的事業還需要我們千百萬人共同努力,繼續努力。我們,普通的黨員,在共產主義事業中也是做一部分工作,盡一部分責任。我們的這一部分,比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的那一部分,當然是小得多。然而,我們總有一部分。大小雖然不同,但都是整個偉大事業中的“一部分”。所以,我們隻要做好了一部分工作,就算盡了我們的責任。我們當然要盡可能使自己做的工作多一點,然而,如果不能多,就少一點,也是有益的,也是一樣光榮的。無論如何,最低限度不能妨害共產主義事業的發展,而必須大小不一地盡自己的一部分責任,多少不一地做好自己擔負的工作,這是我們每個黨員所應有的正確態度。那些不願意做技術工作的同志,以為在技術工作中埋沒了他,使他“不能”(其實也能,如斯達漢諾夫〔111〕就是技術工人中出來的)揚名一時,不能施展他的才能,因此,使他或多或少地喪失了共產黨員所應有的前進心。這種想法是不對的。技術工作在黨的工作中佔有極重要的位置,這些同志的工作,和其他同志的工作一樣,都是在共產主義事業中盡了一部分責任。共產黨員對於工作的態度,應該是黨需要做什麼工作,就去做什麼工作,不管這個工作是自己願意做的或者是不願意做的,都應該愉快地努力地做好。

  自然,黨的組織和黨的負責人分配黨員的工作,應該盡可能地照顧到黨員的個性和特長,發揚他的長處,並鼓勵他前進的熱忱。但是,黨員不能拿個人的興趣作為理由,來拒絕接受黨分配給他的工作。

  第四,少數同志有濃厚的剝削階級的意識。他們常常不擇手段地對付黨內的同志,處理黨內的問題,完全沒有無產階級共產主義的偉大而忠誠的互助精神和團結精神。

  有這種意識的人,在黨內總是想抬高自己,並且用打擊別人、損害別人的方法去達到抬高自己的目的。他嫉妒強過他的人。別人走在他前面,他總想把別人拉下來。他不甘心居於人下,隻顧自己,不管別人。看見別的同志遇到困難,遇到挫折,他幸災樂禍,暗中竊喜,完全沒有同志的同情心。他甚至對同志有害人之心,“落井下石”,利用同志的弱點和困難去打擊和損害同志。他在黨內,也利用黨的組織上工作上的各種弱點,在黨內“鑽空子”,擴大這些弱點,以取得他個人的某些好處。他在黨內好播弄是非,好在同志的背后說人家的壞話,進行一些陰謀詭計來挑撥同志間的關系。他好參加黨內一切無原則斗爭,對各種無原則的糾紛感到很大的興趣。特別是黨處在困難的時候,他就更要在黨內制造和擴大這些糾紛。總而言之,他邪氣十足,毫不正派。說這樣的人能夠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方法,反映無產階級的思想,那不完全是笑話嗎?很明白,這完全是沒落的剝削階級的思想的反映。

  一切剝削者要發展自己都必須損害別人。資本家要發展自己的財產,或者要在經濟恐慌時不致破產,他就必須擠倒很多較小的資本家,就必須使無數的工人飢餓。地主要發展自己,他就必須剝削農民,必須使許多人失去土地。德、意、日等法西斯國家要發展自己,它們必須損害其他國家,使奧地利、捷克、阿比西尼亞〔112〕等亡國,使中國受侵略。剝削者總是以損害別人、使別人破產作為發展自己的必要條件,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使別人受苦的基礎上。所以剝削者相互之間不能有真正堅固的團結,不能有真正的互助,不能有真正的人類的同情心,而必然玩弄陰謀詭計,進行暗害活動,使別人倒台破產。然而他們又不能不說假話,不能不在大眾面前假裝“聖人”,裝作“公道的主持者”。這是一切沒落的剝削者的特點。這些東西對於剝削者來說,也許是他們的“高尚”道德的標准,但是對於無產階級和人民群眾來說,就是大逆不道。

  無產階級和一切剝削階級完全相反。無產階級不剝削別人,而受別人剝削。無產階級內部沒有基本利害的矛盾,無產階級和其他被壓迫被剝削的勞動群眾之間也沒有基本利害的矛盾。無產階級要發展自己,求得自己的解放,不但不需要損害其他勞動人民的利益和發展,而且必須和其他勞動人民大眾團結一致,共同奮斗。無產階級要解放自己,必須同時解放一切勞動人民,解放全人類。一個工人或一部分工人的單獨解放,是不可能的。無產階級必須把人類解放事業進行到底,一步一步地爭取全人類的共同的解放,半途而廢,中途妥協,是不可能的。

  無產階級的這種客觀地位,決定了覺悟的工人們的思想意識,同剝削者的思想意識完全相反。共產黨人是無產階級的先鋒戰士,他們用馬克思列寧主義武裝了自己,他們一方面要用無情的手段對付人民的敵人,另一方面絕不使用這種手段去對待勞動階級的兄弟和同志。他們把對付敵人的態度和手段,同對待自己同志和朋友的態度和方法,截然分開。他們對於自己階級中的兄弟和一切被壓迫被剝削的勞動人民,具有偉大而忠誠的友愛、熱情和同情心,具有偉大的互助精神,牢固的團結精神,真正的平等精神。他們根本反對任何人有任何特權,認為自己不應該有任何特權的思想,他們認為在人民內部居於特權地位,對於自己說來,是不可思議的,是一種侮辱。他們要發展自己,提高自己,就必須同時發展別人,提高整個勞動階級的地位。他們在思想上、政治上、工作上不甘心落后,而有極高的前進心,但是他們同時又尊敬、愛護和幫助在這些方面強過他們的人,而努力向他們學習,絕無嫉妒之心。他們極關心自己階級和世界全體勞動人民的痛苦和困難的境遇,關心每一個地方的勞動者的解放斗爭及其勝利和失敗,認為不論哪一個地方的勞動者的勝利和失敗,就是他們自己的勝利和失敗,而表示極大的同情心。他們認為對於任何勞動者和被壓迫者的解放斗爭,採取漠不關心的態度是錯誤的,採取幸災樂禍的態度是犯罪的。他們愛護自己的同志和兄弟,對於自己同志和兄弟的弱點和錯誤,進行坦白誠懇的批評(這正是真正的愛護的表示),絕不在原則上敷衍、遷就,更不去助長別人的錯誤(遷就以至助長別人的錯誤,不是真正愛護同志的表示)。他們用一切方法幫助同志去克服和改正這些弱點和錯誤,絕不採取那種利用和擴大同志的弱點和錯誤的方法,使犯錯誤的同志“倒霉”,以至使這些同志的錯誤發展到不可救藥的地步。他們對於自己的同志和兄弟能夠“以德報怨”,幫助同志改過,毫無報復之心。他們能夠對自己嚴格,對同志寬大。他們有堅定的嚴格的原則立場,光明、正直而嚴肅的態度,不在原則上作任何讓步,不容許別人對黨的利益有任何損害,也不容許別人對自己的無禮侮辱,尤其鄙視別人對自己無原則的奉承、阿諛和諂媚。他們反對一切無原則斗爭,同時不使自己被牽扯到無原則的斗爭中去,不被那些不負責任的、非正式的、在自己背后的批評所牽動和刺激,而喪失自己原則的立場、冷靜的思考和鎮定的態度。無產階級的這種思想意識,是我們每一個黨員所應該學習和發揚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偉大創始人,就是這種無產階級思想意識的最集中的、模范的具體代表者。這些是現今社會中人類的正氣。共產黨就是代表人類正氣的。我們要發揚和提高這種無產階級的正氣,克服一切的邪氣。

  第五,在我們黨內某些同志中還存在著“小氣”,計較小事,不識大體等毛病。他們沒有共產主義的偉大氣魄和遠大眼光,看不到大的方面,而對於他們鼻子下面的小事物卻是津津有味。他們對於黨內和革命中的大問題、大事變,不大感覺興趣,而常常計較那一針一線、一言一語的小事,為了這些小事,他們可以鄭重其事地和別人爭論不休,傷感備至。這些人也容易被別人的小恩小惠所籠絡。他們具有農村社會中小生產者那種狹隘性的特點。

  另外,還有一些人在黨內生活中常常表現不清楚不確定的態度,對於他,可以這樣也是,那樣也是。這些人中實際上有兩種,一種人是認識問題,另一種人是品質問題。后者總是喜歡投機取巧,雙方討好,到處逢迎。“看人看勢說話”,“順風轉舵”,毫無原則,就是這種人的特點。有時候,他簡直象寓言中的蝙蝠一樣〔113〕,看哪一方面行時,他就投到那一方面去。這種“非驢非馬”、“兩面三刀”的人,在我們隊伍中並不是完全沒有的。這種人具有舊商人的特性。此外,還有個別的有受不起舊社會剝削階級的引誘,看到了花花世界,看到了金錢美色,他們就動搖起來,以致因此犯罪,直至叛變黨和革命。

  最后,小資產階級的急性病、動搖性,流氓無產者和某些破產農民的破壞性等,也常常反映到黨內一些同志的意識中來,對這個問題,在這裡我就不多講了。

  總而言之,我們黨是代表偉大的、堅強的、無產階級共產主義的思想意識的。但是,也應該指出,在一些同志的頭腦中,還或多或少地反映著社會上各種非無產階級的以至沒落的剝削階級的思想意識。這些思想意識,有的時候在黨內潛伏著,隻在一些個別的日常的小問題上暴露出來,有的時候就發展起來,系統地暴露在黨內各種原則問題上、重大的政治問題上和黨內斗爭問題上。黨的組織的個別部分、個別環節,也可能被這些錯誤的思想所統治、所腐蝕,在發展到最高度的時候,如在陳獨秀〔114〕、張國燾〔115〕等人當權的時候,甚至暫時地支配了黨的重要領導環節。但是,在經常的時候,它又被正確的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壓服著。這樣,就表現為黨內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和非無產階級思想意識的斗爭。對於某些黨員個人來說,也是這樣。有的時候,他的不正確的思想意識潛伏著,被克服著,但是在另外的時候,不正確的思想意識又可能發展起來,以至支配著他的行動。這樣,也就表現為黨員個人的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和非無產階級思想意識的矛盾和斗爭。我們黨員在思想意識上的修養,就是要自覺地以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共產主義的世界觀,去克服和肅清各種不正確的非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

  八 黨內各種錯誤思想意識的來源

  共產黨是代表著現今人類社會中最光明的最進步的方面,是人類最高思想——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寄托和發育之所。世界上最覺悟、最進步、最健全、最有道德和最富正義感的人士,集中在共產黨中,而堅持不屈地和一切黑暗勢力搏斗著,為人類社會的光明和最后解放奮斗著。中國共產黨是世界上最好的共產黨之一。在我們的領袖毛澤東同志領導下,它有堅強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武裝,同時繼承著中華民族歷代進步思想家、革命家的優良傳統。它代表中國社會中最進步最光明的方面,在它的組織內集中著中華民族最優秀的兒女。它和中國社會中的黑暗勢力作過了長期的斗爭,經過了艱苦的鍛煉,有著豐富的革命斗爭的經驗。這一切,是我們共產黨人足以自豪的。有一切的根據可以使我們完全相信:我們一定能夠取得最后的勝利和最后的成功。然而,在我們的組織中還不是盡善盡美的,還不是沒有缺點和錯誤的。在我們的隊伍中還不是沒有不健全的人以至壞人的,這些不健全的人和壞人,也還是會干出一些烏七八糟的壞事來的。這就是說,在我們光明的黨內,也還有某些不好的東西,還有黑暗的一方面。這就是我在前面所列舉的那些東西。

  家裡既已招來了丑女婿,或者娶來了丑媳婦,總不好完全不讓他們見客。對於這些不好的事情,即使我們想抱著“家丑不可外揚”的態度,把它們掩藏起來,也是不可能的。廣大的人民群眾經常和我們黨接觸聯系,同情我們的人要來我們這裡參觀,仰幕我們的人們和青年男女要來我們這裡學習或加入我們黨。這些人來到我們這裡,除開看到了我們一切進步的、光明的、美麗的東西和“家人”之外,還會碰到我們的丑女婿或丑媳婦,在稠人廣眾之中,說了些丑話,演了些丑態,做了些丑事,如是就引起了一些客人和新黨員的疑問。他們這樣問:共產黨不是最公平的嗎?共產黨人不是最優秀的男女嗎?為什麼在共產黨內還有這種丑人壞事呢?這難道不奇怪嗎?有一些青年同志,當他們未入黨以前,他們對現社會有極大的不滿,覺得一切都不是出路,隻有共產黨最光明。他們想著,入黨以后一切都會滿意、都會有辦法的。但是當他們入黨以后,或者到了革命根據地以后,由於看到黨內還存在著某些錯誤缺點,而且實際生活並不能使他們一切都滿意(因為他們所滿意的事,有不少是不合於黨和革命的利益的),因而使他們覺得實際的情況和原來的想法並不完全相合,於是有人開始懷疑,覺得奇怪。他們問:“為什麼共產黨內也有這些事呢?”有些人在沒有來延安、進抗大〔116〕以前,以為延安和抗大是合乎他們想象的那樣好,在到了延安、進了抗大以后,也不能處處都使他們滿意,於是他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延安和抗大也有這些不能令人滿意的事呢?”某些人因為對於這些問題不能解答,以至悲觀失望起來。

  對於這些問題,除開引起我們的警惕,教育我們的黨員和干部嚴重注意——要好好地對待和帶領我們的新黨員及一切傾向我們的人,不能給他們以壞的影響外,還要向我們的黨內黨外的同志們解釋清楚。

  為什麼在我們光明的黨的組織內還有這些不好的事情呢?我想,原因很簡單,就是我們的黨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從中國社會中產生出來的。一般說來,我們的黨員是中國的優秀兒女,是中國無產階級的先鋒部隊,但是他們都是來自中國舊社會的各部分,而今天中國存在著剝削階級和他們的影響——自私自利、陰謀詭計、官僚主義等各種惡濁的東西。我們有很多最好的黨員不容易受這些東西的影響,但是也還有某些黨員不免要帶來一些或者反映一些舊社會中的惡濁東西,這有什麼奇怪呢?正如一個人從污泥中爬出來,他的身上帶有污泥,這有什麼奇怪呢?這完全不奇怪,是一定有的。共產黨的隊伍中如果完全沒有這些惡濁東西,倒是奇怪的,倒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我們可以說:隻要社會中還有這些惡濁東西,社會中還存在著階級,存在著剝削階級的影響,那末,在共產黨內也就難免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惡濁的東西。正是因為社會上和黨內還存在這些惡濁的東西,共產黨就有改造社會的任務,黨員就有改造自己的必要,就有修養和鍛煉的必要。我們除開進行社會斗爭,反對社會中各種黑暗的落后的勢力和東西以外,還必須進行黨內斗爭,反對黨內某些動搖的不堅定的分子把社會中各種黑暗的落后的東西反映到黨內來。這就是我們黨內矛盾和黨內斗爭的根據。我們要在黨內黨外各種斗爭中,去改造社會,去逐漸清除社會中各種黑暗的落后的東西,同時去改造我們的黨和黨員,解決黨內的矛盾,使我們的黨和黨員更加健康和更加堅強。

  斯大林說:

  “無產階級政黨內部的矛盾的根源在於兩種情況。

  “這兩種情況是什麼呢?

  “第一,就是在階級斗爭的環境中資產階級和資產階級思想對無產階級及其政黨的壓力,無產階級中最不堅定的階層和無產階級政黨中最不堅定的分子往往受到這種壓力的影響。不能認為無產階級是完全與社會隔絕的,是站在社會之外的。無產階級是社會的一部分,它和社會各種不同的階層有千絲萬縷的聯系。而黨是無產階級的一部分。因此,黨也就不能和資產階級社會中各種不同的階層斷絕聯系並擺脫它們的影響。資產階級及其思想對無產階級及其政黨的壓力表現於:資產階級的觀念、風俗、習慣和情緒往往通過某些和資產階級社會有一定聯系的無產階級階層而滲透到無產階級及其政黨中來。

  “第二,就是工人階級的龐雜性,工人階級內部存在著各種階層。……

  “第一個階層就是無產階級的基本群眾,它的核心,它的固定部分,就是那些早已和資本家階級斷絕聯系的‘純血統的’無產者群眾。這一無產階級階層是馬克思主義的最可靠的柱石。

  “第二個階層就是那些不久以前才從非無產階級,即從農民、小市民隊伍、知識分子中分化出來的人。這批出身於其他階級的人,在不久以前才加入無產階級隊伍,並把自己的作風、習慣、猶豫和動搖帶到工人階級中來。這個階層是滋長各種無政府主義派別、半無政府主義派別和‘極左’派別的最好的土壤。

  “最后,第三個階層就是工人貴族,工人階級的上層分子,無產階級中生活最有保障的一部分,他們力求和資產階級妥協,極愛巴結有權有勢的人物,喜歡‘出人頭地’。這個階層是滋長露骨的改良主義者和機會主義者的最好的土壤。”〔117〕

  這就是為什麼在我們無產階級政黨內部,還存在著各種非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產生各種錯誤缺點和惡濁東西的根源。這就是黨內還存在著各種矛盾的根源。

  九 對待黨內各種錯誤思想意識的態度,對待黨內斗爭的態度

  由於剝削階級的影響,由於小資產階級的影響,由於工人階級本身有不同的階層,由於我們黨員社會出身的不同,所以在我們黨內就產生各個黨員間在思想意識上的差別,在觀點、習慣、情緒上的某些差別,產生黨員間在世界觀和道德觀方面的某些差別,而且也產生黨員間對於事物、對於革命中的各種問題之不同的認識方法和思想方法。在我們黨內,有一部分人,是能夠從事物的發展的、聯系的狀態去看事物的﹔另外一部分人,卻習慣於從事物的靜止的、孤立的狀態去看事物。前一部分人能夠全面地客觀地認識事物,從而得出正確的結論,作為我們行動的正確向導。后一部分人中有些人隻看見或夸大事物的這一方面,另外有些人就隻看見或夸大事物的那一方面,就是說,他們都不是按照客觀事物的發展和聯系的規律,全面地客觀地去看問題,而是片面地主觀地去看問題。所以他們不能得出正確的結論,不能提出指導我們行動的正確方向。

  因為各種黨員看問題的方法不同,就使他們處理問題的方法也各不相同,就引起黨內許多不同意見、不同主張的分歧和爭論,就引起黨內的斗爭。特別在革命的轉變關頭,在每一次革命斗爭加劇和困難增多的情況下,在剝削階級和剝削階級思想的影響下,這種分歧和爭論也就必然更加激烈起來。

  所以問題的中心,不在於黨內有無不同的思想意識,有無意見上的分歧,這是一定有的。問題的中心,是在於如何解決黨內的矛盾,如何解決這種分歧,如何克服黨內各種不正確的、非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很明白,隻有經過黨內斗爭,才能解決這種矛盾,解決這種分歧和克服各種不正確的思想意識。正如恩格斯所說:“矛盾絕不能長期掩飾起來,它們總是以斗爭來解決的。”〔118〕

  對於我們黨內各種缺點、錯誤和不好的東西,有幾種不同的人,存在著幾種不同的看法和幾種不同的態度。

  第一種人,他們沒有看見或者不願意看見黨內某些缺點、錯誤和不好的東西,而盲目地以為我們黨內沒有什麼不好的現象,因此,也就鬆懈他們的警覺性,放鬆他們對於某些缺點、錯誤和一切不好東西的斗爭。第二種人,就隻看見或差不多隻看見缺點、錯誤和不好的東西,而看不見黨的正確和光明,因此,就悲觀失望,喪失信心,或者在看見這些東西之后,大驚小怪,使自己慌亂起來。這兩種看法,都是不正確的、片面的。我們的看法,和前兩種看法都不同。一方面,我們看到我們的黨是中國最進步、最革命的、無產階級的政黨,另一方面,又清楚地看到在我們黨內還存在著各種大小不一的缺點、錯誤和不好的東西。同時,我們還清楚了解這些東西的來源,清楚了解如何糾正和逐漸肅清它們的方法,不斷加強自己的鍛煉,努力做好工作,進行必要的斗爭,推動我們的黨和革命前進。

  由於各種人的立場不同和看法不同,對於我們黨內這些不好的東西,也就有幾種不同的態度。第一種是混入黨內的階級異己分子和敵對分子的態度,第二種是無產階級立場不堅定和思想方法不正確的黨員的態度,第三種是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原則的黨員的態度。

  混入黨內的階級異己分子和敵對分子高興我們黨內有缺點、錯誤和不好的東西。他們幸災樂禍,乘隙而入,並想一切方法利用和擴大我們的某些缺點、錯誤和不好的東西,來達到破壞我們黨的目的。有時甚至採取反對某種錯誤、擁護黨的路線的形式,把錯誤弄到另一個極端去。

  第二種人也有以下幾種不同情況:

  (一)就是有些黨員同情和接受黨內某些錯誤的思想,學習黨內某些人的壞樣子,以滿足他私人的某些企圖和欲望。他認為黨內某些缺點、錯誤的存在對於他是有利的,因此,他也自覺地或者不自覺地助長某些缺點、錯誤的發展而加以利用。這是黨內的投機分子和品質極不好的黨員所採取的態度。

  (二)就是有些黨員放任黨內某些缺點、錯誤和各種壞的現象不管,而任其自流地發展。他們得過且過,而不願和這些東西進行斗爭。或者懼怕黨內斗爭和自我批評,認為這是對黨有害無益的﹔或者對這些現象麻木不仁,不願意看見這些現象﹔或者在對這些現象進行斗爭的時候,採取敷衍了事、調和折衷的態度。這是對黨責任心薄弱的黨員,有濃厚的自由主義思想和犯官僚主義錯誤的黨員所採取的態度。

  (三)就是有些黨員對黨內這些缺點、錯誤,對黨內某些思想不很正確的人,抱著“深惡痛絕”的態度。他們隨便地宣告和犯錯誤的同志絕交,企圖一下子就把這些同志從黨內肅清,驅逐他們出黨。但是如果一下不能肅清,或者還碰了釘子的時候,就表示沒有辦法,悲觀失望,感傷起來﹔或者就“潔身自好”,不管了,甚至自己遠遠地離開了黨。這種絕對的態度,還表現在有些人對於黨內斗爭和自我批評的機械的了解。抱這種絕對態度的人,他們認為無論在什麼條件下都要開展黨內斗爭,而且斗爭得愈多愈凶就愈好。他們把什麼小事都提到所謂“原則的高度”,對什麼小缺點也要加上政治上的“機會主義”等大帽子。他們不按照客觀需要和客觀事物發展的規律來適當地具體地進行黨內斗爭,而是機械地、主觀地、橫暴地、不顧一切地來“斗爭”。這是不了解黨內矛盾的根源的黨員、缺少辦法對付黨內分歧的黨員和機械地了解黨內斗爭的黨員所採取的態度。這種對黨內斗爭的絕對態度,在一個時期內曾經被黨內的左傾機會主義者所利用。他們把黨內的機械的過火的斗爭,發展到故意在黨內搜索“斗爭對象”,故意制造黨內斗爭,並且濫用組織手段甚至黨外斗爭的手段來懲罰同志,企圖依靠這種所謂斗爭和組織手段來推動工作。

  我們所應該採取的態度,是無產階級的態度,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態度。和上述各種錯誤的態度相反,我們主張:

  (一)首先認識和辨別黨內各種現象、各種思想意識、各種意見和主張,哪些是正確的,對黨和革命的利益是有益的,而哪些又是不正確的,對黨和革命的利益是有害的,或者爭論的兩方面都是不對的,對的應該是另一種意見和主張。經過冷靜的辨識和思考之后,決定自己明確的態度,站在正確的方面。不盲從,不隨波逐流。

  (二)學習、提倡並發揚黨內一切好的模范和正氣,積極贊助一切正確的主張和意見,不學一切壞樣子,不受一切不正確的思想意識的影響。

  (三)不採取自由主義態度,不畏懼必要的黨內斗爭。對黨內各種原則錯誤的思想和主張,對黨內一切壞的現象,進行不調和的斗爭,以便不斷克服這些錯誤現象,絕不放任這些錯誤現象的發展,不使它損害黨和革命的利益。

  (四)不抱機械的絕對的態度。把原則上的不調和和明確性,同斗爭方法上的靈活性和耐心的說服精神很好地結合起來,在長期斗爭中去教育、批評、鍛煉和改造那些犯了錯誤但不是不可救藥的同志。具體地、適當地去進行黨內在各個時期各種原則問題上所必要的思想斗爭,而不是主觀地、機械地、捕風捉影地在黨內亂斗一陣,也不是有“斗爭”的嗜好。

  (五)在黨內斗爭中團結黨,提高黨的紀律和威信。對於黨內某些已經不可救藥的分子,給以組織上的制裁,直至驅逐出黨。把維護黨的團結,純潔黨的思想,鞏固黨的組織,看作是自己最高的責任。

  這就是黨內一切好的黨員所採取的態度。隻有這種態度才是正確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態度。

  我們的敵人要利用我們的每一個缺點和錯誤來破壞我們的黨,是不奇怪的。我們除了要經常提高警覺性之外,應該在黨內每一次缺點和錯誤發生的時候,盡可能減少給敵人利用的機會,這是每一個愛護我們黨的同志所應有的職責。如果我們的黨員在黨內斗爭中不顧到這一點,如果他隻圖一時的痛快,甚至不拒絕壞分子的援助,而和壞分子結合,或者還假借黨外的某種力量和援助來達到他在黨內的某種目的,那末,他就在政治上、黨的紀律上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

  我們的黨員,在黨內應該反映正確的思想,學習好的模范,而對於不正確的思想和壞的樣子,就不應該學習,而應該反對。但是,黨內的實際情況是,某些同志除了反映正確的思想、學習好的模范而外,也還反映一些不正確的思想,學一些壞的樣子。對於某些同志來說,似乎是學壞容易而學好難,這是值得我們嚴重注意的。這些同志在黨內有某種錯誤發生的時候,常常有意無意地助長和擴大這些錯誤,在黨內斗爭中常常站在錯誤的一方面,或者不分別正確和錯誤,隻看哪一方面行時,就站在那一方面。對於這些同志,如果不給以嚴格的批評和鍛煉,他們是很難進步的。

  至於那些對黨內各種缺點、錯誤和壞現象抱自由主義、官僚主義態度的同志,當然也是錯誤的。我想,這對於你們馬列學院的學生應該是很明白的。因為在你們學過的“黨的建設”裡面就講到黨內自我批評和思想斗爭的必要,對於這個問題解釋得很清楚、很深刻,你們可以去研究,我在這裡用不著多講。現在我所要指出的,就是在我們黨內抱這種自由主義態度的同志的確還是不少。真正負責地、正式地、誠懇地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去揭發黨內各種缺點、錯誤和一切壞的現象,從而加以改正和清除,常常是做得不夠,特別是由下而上的批評和自我批評做得不夠,在這一方面我們還必須大大加以發揚。然而,在黨內,對於這個人或者那個人、對於這件事或者那件事的不負責任的、非正式的批評,以及背地裡的議論和閑話,卻是不少。這是黨內自由主義的兩種表現形態。這表示某些同志在政治上的發展、革命斗爭中的勇氣還不夠,也反映黨內民主的正確發揚還不夠。某些同志不敢破除情面,不敢得罪別人,怕引起別人的抱怨和對於自己的反批評,而寧願放任各種缺點、錯誤在黨內存在,採取“得過且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敷衍了事的態度,然而卻又在背地裡去議論人家,這對於黨是無益有害的。不負責任的批評和議論,可以引起黨內無原則的糾紛和不團結的現象,而黨的缺點和錯誤卻不會因為這種不負責任的批評和非組織的議論而得到改正。我們提倡黨內負責的、正式的、對黨有益的批評和自我批評。

  黨內既有各種缺點和錯誤存在,既有各種不正確的非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存在,而這些不正確的思想意識中的每一種都可能在某種時期發展成為黨內某種傾向,引起黨內某些原則上的分歧,妨礙黨的行動的一致。因此,如果不發展黨內的批評和自我批評,不經常地揭發和糾正各種缺點和錯誤,不克服各種不正確的思想意識,不進行黨內斗爭來克服黨內的分歧,而在黨內斗爭中採取折衷的態度和“中間”路線,或者得過且過,敷衍了事,那末,就不能正確地教育黨,教育階級,教育群眾。

  在黨內斗爭問題上的自由主義,還表現在另外一種現象上。這就是當著黨內某種爭論已經發生的時候,許多同志把工作放著不做,而去整天整月地進行空洞的爭辯,或者任意地放縱起來,在這種爭辯中使黨內的團結鬆懈,使黨的紀律削弱,使黨的威信受到損害,使我們戰斗的黨的組織和黨的機關變為爭辯的俱樂部。這種現象,過去在我們黨的某些組織中是不隻一次地發生過的。這同我們所主張的批評和自我批評毫無相同之點。我們之所以需要批評和自我批評,不是為的損害黨的威信,敗壞黨的紀律,削弱黨的領導,而是為的提高黨的威信,鞏固黨的紀律,加強黨的領導。

  所以,對黨內各種缺點、錯誤和壞現象,採取自由主義和官僚主義的態度,是不對的。我們必須發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正確地進行黨內斗爭,來反對黨內一切壞的現象,克服黨內的分歧。隻有這樣,才能使黨鞏固、發展和前進。

  在黨內斗爭中抱絕對態度的同志,也是不對的。

  這種態度,是自由主義態度的反面。因為他們不了解黨內不正確的思想意識有深厚的社會根源,絕不是一下子可以肅清的。黨內的許多同志在各種不同的時候,都可能多少不一地反映社會上一些不正確的思想意識,受到非無產階級思想意識的影響,而在工作中會犯一些錯誤,這是任何一個同志都不能完全避免的。如果說,所有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非無產階級思想意識的同志,所有犯了錯誤而不是不可救藥的同志,都一律不要,都一概不能容納,都絕對地拒絕他們,或者把他們都從黨內驅逐出去,那末,我們黨內也就沒有什麼教育同志和鞏固組織的任務了。如果我們黨採取了這樣極端的政策,那末,這種抱絕對態度的同志自己,最后也就不能不從黨內被驅逐出去。抱這種絕對態度的同志,特別不了解共產主義事業中一項極大的艱苦的工作,是要把人類改造成為大公無私的共產主義社會的公民,是要經過長期斗爭的鍛煉和教能,把帶有各種弱點的人類改造成為高度文明的共產主義者。如果他們了解了這一點,他們就應該懂得,教育和改造已經加入黨的多少帶有非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的黨員,是我們黨內一項重要的經常的任務。

  自然,教育和改造這些黨員,要作長期的、耐心的努力,是很艱苦的工作。但是,如果這樣的艱苦工作都不願做,都畏難,那還說得上什麼改造世界和改造人類呢?改造世界和改造人類這樣的空前艱巨的工作,我們都下決心做,都不畏難,那末,現今世界上還有什麼艱苦工作可以使我們畏難的呢?具有共產主義世界觀的共產黨員,是大無畏的,是不怕一切艱難和困苦的,是了解世界事物發展的曲折進程的。那些抱絕對態度的同志,由於不了解共產主義事業的艱巨性和曲折性,所以,他們畏難,想走直路,想一下子就肅清一切不痛快的東西,一下子就跳到他們理想的世界去。他們這樣想這樣做,是一定要碰壁的。在他們碰得頭破血流以后,又往往悲觀失望,對共產主義事業的前途喪失信心。他們就是這樣從左的極端走到右的極端,把自己的非無產階級思想的本質在人們的面前充分地暴露了出來。盡管抱著這種態度去對待黨內的缺點和錯誤,對黨、對同志、對自己都很不利,然而可惜的是,我們黨內還是有不少同志在不同程度上抱著這種錯誤的絕對態度。

  黨內斗爭之所以必要,並不是由於我們主觀地嗜好斗爭,歡喜爭辯,而是由於在黨的發展過程中和無產階級斗爭過程中產生了黨內原則上的分歧。在這個時候,“隻有通過為維護一定的原則、一定的斗爭目標、以及達到目標的一定的斗爭方法的斗爭,矛盾才能克服。”〔119〕任何妥協都是無濟於事的。這就是說,當著問題的爭論已經發展成為原則上的爭論,非用斗爭來解決不可的時候,我們應該毫不躲避地進行黨內斗爭,來解決這些爭論。而不是說,我們在一切日常事務問題上,在純粹帶實際性質的問題上,都要小題大作、板著面孔來進行黨內斗爭,都要絕不妥協。“在當前政策問題上,在純屬實際性質的問題上,可以而且應該和黨內抱有不同思想的人作各種妥協。”〔120〕

  當著黨內產生機會主義思想,存在原則分歧的時候,我們當然必須進行斗爭,來克服機會主義思想和各種原則錯誤。但是,這絕不是說,在黨內不存在原則分歧、沒有產生機會主義的時候,硬要把同志間在某些純粹帶實際性質的問題上的不同意見,擴大成為“原則分歧”。

  毛澤東同志說:“黨一方面必須對於錯誤思想進行嚴肅的斗爭,另方面又必須充分地給犯錯誤的同志留有自己覺悟的機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過火的斗爭,顯然是不適當的。”〔121〕

  對於黨內某些犯了原則錯誤或機會主義錯誤的同志,當著他不聽說服,不顧黨的批評,而堅持錯誤,剛愎自用,頑固不化,抵抗黨的方針,或者採取兩面派態度的時候,給以嚴格批評,以至給以組織上的處分,都是必要的。但是,如果這些犯錯誤的同志,並不堅持錯誤,經過平心靜氣的討論、說服和批評之后,願意改正錯誤,放棄他們原來的觀點,或者正在冷靜地考慮他們的錯誤,並且和其他同志進行平心靜氣的討論的時候,就應該對他們的每個微小進步表示歡迎,不應該一律給以處分。自我批評和黨內斗爭,並不是面孔板得愈凶就愈好,也不是處分同志愈多就愈好,而應該以真正能夠教育犯錯誤的同志、幫助犯錯誤的同志糾正錯誤、教育黨和鞏固黨為最高目的。

  黨內的左傾機會主義者對待黨內斗爭的態度,他們的錯誤是很明顯的。按照這些似乎瘋癲的人看來,任何黨內和平,即使是在原則路線上完全一致的黨內和平,也是要不得的。他們在黨內並沒有原則分歧的時候也硬要去“搜索”斗爭對象,把某些同志當作“機會主義者”,作為黨內斗爭中射擊的“草人”。他們認為,黨的發展,無產階級革命斗爭的勝利,隻有依靠這種錯誤的斗爭,依靠這種射擊“草人”的火力,才能得到靈驗如神的開展。他們認為隻有這樣“平地起風波”,故意制造黨內斗爭,才算是“布爾什維克〔16〕”。當然,這並不是什麼真正要鄭重其事地進行黨內斗爭,而是對黨開玩笑,把極嚴肅性質的黨內斗爭當作兒戲來進行。主張這樣做的人,並不是什麼“布爾什維克”,而是近乎不可救藥的人,或者是以“布爾什維克”名義來投機的人。

  以上所說的,就是我們應該用怎樣的態度去對待黨內各種缺點、錯誤和壞現象的問題。我們在反對黨內黨外各種黑暗東西的斗爭中來改造世界和人類,同時也改造我們的黨和我們自己。黨內斗爭,是社會的階級矛盾和新舊事物的矛盾在黨內的反映。黨在黨外的階級斗爭中——在廣大群眾的革命斗爭中來鍛煉、發展和鞏固自己,同時,黨又在黨內斗爭中達到自己的鞏固和統一,而更有計劃地、正確地、有力地去領導廣大群眾的革命斗爭。所以,對於黨內各種缺點、錯誤和壞現象,採取自由主義的態度,企圖抹煞黨內原則的分歧,掩蓋黨內矛盾,躲避黨內斗爭,敷衍了事,是根本不對的,是對敵人有利的,是和階級斗爭發展的規律相違背的,是和我們在斗爭中改造世界、改造人類的基本觀點不相容的。同樣,脫離黨外的階級斗爭,脫離廣大群眾的革命運動,使黨內斗爭變為空洞的清談,也是不對的。因為離開廣大群眾的革命斗爭,去鍛煉、發展和鞏固黨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把事情弄到另外一個極端去,而對一切有缺點、錯誤但不是不可救藥的同志,採取敵我不分的態度,或者抱著絕對的態度,都機械地過火地去進行黨內斗爭,主觀地去制造黨內斗爭,也是根本不對的,是和黨的發展規律相違背的。對於黨內犯錯誤的忠實的同志,不應該和他們決絕,而應該抱著愛護和同情的態度,去說服、教育他們,幫助他們在斗爭中鍛煉自己,改造自己。如果他們不是堅持錯誤,不可救藥,就不要打擊他們,驅逐他們。

  雖然在我們的黨內還存在著某些缺點和錯誤,還有某些個別的部分的壞現象,但是我們完全相信,在工人運動的發展中,在偉大的群眾革命斗爭中,是能夠而且一定要肅清這一切壞東西的。中國共產黨以往十余年來斗爭的歷史和偉大進步,世界各國工人運動發展的歷史,都使我們對於這一點深信無疑。

  黨內斗爭,是整個革命斗爭中不可缺少的必要的組成部分。因此,我們的同志不但應該有黨外斗爭的鍛煉和修養,而且應該有黨內兩條戰線斗爭的鍛煉和修養。但是,在我們黨內的不少同志中,對於黨內兩條戰線斗爭還沒有真正深刻的體會,還缺乏應有的鍛煉和修養。這不但表現在黨內有些同志常常進行許多無原則的斗爭中,而且表現在我們有些同志,甚至斗爭歷史較長的某些同志,常常在黨內經不起批評,受不得委屈。這些同志在同反革命進行斗爭的時候,不論斗爭是如何的殘酷,如何的艱難困苦,受到反革命如何嚴重的打擊,他們都是絕不動搖、毫不抱怨、從不傷心的。但是,他們在黨內斗爭中,卻絲毫也經不起批評、打擊,受不了委屈、冤枉,甚至連一句不好聽的話也受不起。或者是多心多疑,以為別人的某些話是有意隱射他的,為了這些話,他可以抱怨、傷心到極點。這種現象是不能不引起我們注意的。

  我們應該說,這些同志一般都是很好的同志,因為他們堅決地和反革命斗爭,他們把自己的黨當作溫情滿懷的母親。當他們在和反革命進行了各種艱難困苦的戰斗之后,回到自己偉大母親的懷抱中來,是應該受到各種鼓勵、安慰和撫愛,而不應該受到任何打擊和委屈的。他們的這種希望,也是應該有的。然而,有一點他們沒有估計到或者估計不足,這就是我們黨內還有各種缺點、錯誤,還有黨內斗爭,每一個同志也必須經過這種斗爭。在我們黨內對各種缺點錯誤要進行批評,要進行斗爭,這並不是黨的無情,而是黨在革命斗爭中不能避免的現象。在黨內斗爭中,受到各種正確的批評是必要的,對自己對同志、對黨都是有益的。同時,有些同志在某些時候,在某些事情上,受到某些不正確的批評和打擊,甚至受到某些委屈和冤枉,這也是難免的。這些同志沒有估計到這一點,所以一遇到這些情況,就覺得奇怪,就出乎意外地難過和傷心。

  在這裡,一方面,我覺得,我們的同志要注意和其他的同志團結,要用誠懇坦白的態度對待同志,不要隨便地用言語去傷害其他的同志,不要挖苦刻薄,尤其不要在別人的背后不負責任地去批評同志。對一切同志的錯誤,應該站在幫助和愛護同志的立場,誠懇地當面地進行勸告和批評。這是我們,尤其是比較負責的同志應該注意的。

  另一方面,我覺得,我們的同志應該經常有黨內斗爭的准備,應該虛心接受一切正確的批評,同時也應該受得起誤會、打擊,以至委屈冤枉,尤其不要為別人的一些不負責任的、不正確的批評和流言所刺激而沖動起來。除開同志間組織上正式的相互批評以外,隻要自己的思想正確,行為正大,對於別人不負責任的誤會和批評,必要時可以申明和解釋一下,如果解釋不了,隻好讓別人去說。中國有兩句諺語:“誰人背后無人說,那個人前不說人?”“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船。”世界上完全不被別人誤會的人是沒有的,而誤會遲早都是可以弄清楚的。我們應該受得起誤會,在任何時候都不牽入無原則的斗爭,同時也應該經常警惕,檢點自己的思想行動。

  這就是說,我們應該注意自己不用言語去傷害別的同志,但是,當別人用言語來傷害自己的時候,也應該受得起。

  黨內無原則的糾紛,我們是在根本上反對的。因為它“無原則”,對黨有害無益。因為它“無原則”,在一般情況下沒有多大的“是、非、善、惡”可分。所以,我們對於那些無原則的斗爭,不要去評判誰是誰非,去計較誰好誰歹,這是弄不清楚的。我們隻有在根本上反對這種斗爭,要求進行這種斗爭的同志,無條件地停止這種斗爭,回到原則問題上來。這是我們對無原則糾紛和無原則斗爭所應該採取的方針。但是,黨內如果發生某些無原則糾紛,在某些原則斗爭中如果夾雜著許多無原則糾紛的時候,又怎樣辦呢?或者這些無原則的糾紛特別要來光顧我,把我牽扯在內,又怎樣辦呢?那末,我們還隻有著重原則問題,而不要去著重無原則問題。我們應該根據上述的方針,嚴正對待這些無原則糾紛,始終站穩自己的原則立場,不被牽扯到無原則糾紛中去。不要人家來一個“不對”,我也還他一個“不對”。我應該始終站在“對”的方面,去反對人家的“不對”。這件事對於我們某些同志來說,是很不容易做到的,所以,我們的同志必須特別注意鍛煉和修養。

  現在,我把上面所說的一些問題作一個簡單的總結。

  共產黨員在思想意識上進行修養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鍛煉成為一個忠誠純潔的進步的模范黨員和干部。這就要求:

  (一)從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學習和革命斗爭的實踐中,來建立自己的共產主義的世界觀,建立自己的黨和無產階級的堅定立場。

  (二)根據共產主義的世界觀,根據黨和無產階級的堅定立場,去檢查自己一切的思想行動,糾正一切不正確的思想意識,同時,以此去觀察問題、觀察其他同志。

  (三)經常採用正確的態度、適當的方式,去和黨內各種不正確的思想意識,特別是對於影響到當時革命斗爭的各種不正確的思想意識進行斗爭。

  (四)在思想、言論、行動上嚴格地約束自己,特別是對於同當時革命斗爭有關的政治思想、言論和行動,要用嚴格的立場和正確的原則來約束自己,除此以外,最好連許多“小節”(個人生活和態度等)也注意到。但是,對其他同志的要求,除開原則問題和重大的政治問題以外,就不要過分嚴格,不要在“小節”上去“吹毛求疵”。

  黨員的思想意識的修養,照我講來,基本上就是這樣。

  *這是在延安馬克思列寧學院的演講。一九四三年編入解放社出版的《整風文獻》。一九六二年經作者修訂,由人民出版社再版。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