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鄧小平紀念館>>生平年表

鄧小平生平年表·1981-1990

2004年07月06日08:54        手機看新聞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1981年

  6月,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鄧小平主持起草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決議徹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全面評價了毛澤東的歷史地位,提出必須堅持和發展毛澤東思想。會議選舉鄧小平為中央軍委主席。

  7月2日,在中共省、自治區、直轄市委員會書記座談會上講話提出,老干部第一位的任務是選拔中青年干部。

  8月,視察新疆。

  9月19日,在華北某地檢閱軍事演習部隊,講話時提出,要建設強大的現代化正規化的革命軍隊。 

    1982年

  4月10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提出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四項必要保証:體制改革﹔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打擊經濟犯罪活動﹔整頓黨的作風和黨的組織。強調一手堅持對外開放和對內搞活經濟的政策,一手堅決打擊經濟犯罪活動。

  5月6日,會見利比裡亞國家元首多伊。談話時說,我們一方面實行開放政策,一方面仍堅持自力更生為主的方針。

  8月21日,會見聯合國秘書長德奎利亞爾。談話時重申,中國是第三世界的一員。反對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是中國對外政策的綱領。

  9月1日,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致開幕詞,提出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主題。

  9月12日至13日,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召開,選舉鄧小平為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決定他任中央軍委主席。

  9月13日,在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當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

  9月18日,陪同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金日成去四川訪問。

  9月24日,會見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闡述中國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為以后中英兩國政府的談判定了基調。

    1983年

  1月12日,同國家計委、國家經委和農業部門負責人談話時指出,各項工作都要有助於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並強調農業是根本,不要忘掉。

  2月,視察江蘇、浙江、上海等地。

  6月,在第六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當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6月26日,會見美國新澤西州西東大學教授楊力宇。談話時明確提出中國大陸和台灣和平統一的設想。

  7月1日,《鄧小平文選(1975—1982年)》出版發行。

  7月8日,同中央幾位負責人談話時提出,要利用外國智力和擴大對外開放。

  7月19日,在北戴河同公安部負責人談話時指出,必須嚴厲打擊刑事犯罪活動,保護最大多數人的安全。

  10月1日,為景山學校題詞:“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

  10月12日,在中共十二屆二中全會上作《黨在組織戰線和思想戰線上的迫切任務》講話,強調思想戰線不能搞精神污染。

    1984年

  2月,在視察廣東、福建后,肯定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並建議增加對外開放城市。

  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根據鄧小平的意見召開沿海部分城市座談會,並於5月4日發出《沿海部分城市座談會紀要》的通知,確定進一步開放14個沿海港口城市。

  6月22日、23日,分別會見香港工商界訪京團和香港知名人士鐘士元等。在同他們談話時指出,用“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辦法來解決香港和台灣問題,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政策,不會變。

  6月30日,會見中日民間人士會議日方委員會代表團。談話時指出,社會主義階段的最根本任務就是發展生產力。

  10月1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35周年慶祝典禮上檢閱部隊並講話。

  10月20日,中共十二屆三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

  10月22日,在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上講話。在談到台灣問題時指出,我們堅持謀求用和平的方式解決台灣問題,但是始終沒有放棄非和平方式的可能性,我們不能作排除使用武力的承諾。這是一種戰略考慮。

  10月,多次談話指出,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對內搞活經濟、對外開放是根本政策﹔對內搞活經濟,首先從農村著手。中國社會是不是安定,經濟能不能發展,首先要看農村能不能發展,農民生活是不是好起來。現在改革由農村轉入城市,改革包括工業、商業、服務業,還包括科教、文化等領域,是全面改革。

  12月19日,出席中英兩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聯合聲明的簽字儀式。 

    1985年

  1月19日,會見香港核電投資有限公司代表團。談話時說,中國的對外開放、吸引外資的政策,是一項長期持久的政策。我們的開放政策不會導致資本主義。

  3月4日,會見日本商工會議所訪華團。談話時指出,和平和發展是當代世界的兩大問題。

  3月7日,在全國科技工作會議上作《改革科技體制是為了解放生產力》講話。隨后作即席講話,強調要教育全國人民做到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

  3月28日,會見日本自由民主黨副總裁二階堂進。談話時指出,改革是中國的第二次革命。

  4月15日,會見坦桑尼亞聯合共和國副總統姆維尼。談話時說,我們的經驗教訓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要搞清楚什麼是社會主義,如何建設社會主義。

  5月19日,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講話指出,各級黨和政府要把教育工作認真抓起來。強調一個地區,一個部門,如果隻抓經濟,不抓教育,那裡的工作重點就是沒有轉移好或者說轉移得不完全。

  6月4日,在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宣布,中國政府決定裁減軍隊員額100萬,並闡述了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對國際形勢判斷和對外政策的兩個重要轉變。

  7月11日,在聽取中央負責人匯報當前經濟情況時指出,沒有改革就沒有今后的持續發展。要抓住時機,推進改革。

  8月28日,會見津巴布韋非洲民族聯盟主席、政府總理穆加貝。談話時指出,改革是中國發展生產力的必由之路。

  9月23日,在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上講話,強調改革中要始終堅持公有制佔主體和共同富裕這兩條社會主義的根本原則,要加強精神文明建設和干部理論學習。

    1986年

  1月17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講話,強調搞四個現代化一定要有兩手,即一手抓建設,一手抓法制。指出,不能不講專政,這個專政可以保証我們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順利進行,有力地對付那些破壞建設的人和事。

  1月至2月,到四川、廣西等地視察工作。

  3月5日,對四位科學家提出的關於跟蹤世界高技術發展的建議批示:“這個建議很重要,不可拖延”。1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批准《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綱要》,簡稱“八六三”計劃。“八六三”指1986年3月。

  3月28日,會見新西蘭總理朗伊。談話時說,我們現在搞兩個文明建設,一是物質文明,一是精神文明。實行開放政策必然會帶來一些壞的東西,我們依靠人民的力量,用法律和教育這兩個手段來解決這個問題。

  4月19日,會見香港知名人士包玉剛、王寬誠、霍英東、李兆基等。談話時說,教育是一個民族最根本的事業。

  8月,視察天津市。

  9月2日,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六十分鐘”節目記者邁克·華萊士電視採訪,就中蘇、中美關系問題,台灣問題,改革和現代化建設問題等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9月28日,在中共十二屆六中全會討論關於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決議草案時講話指出,我們搞的四個現代化是社會主義的四個現代化,搞自由化就是要把我們引導到資本主義道路上去,就會破壞我們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

  9月至11月,多次談話闡述政治體制改革要與經濟體制改革相適應,要向著三個目標進行:一是始終保持黨和國家的活力,主要是指領導層干部的年輕化﹔二是克服官僚主義,提高工作效率﹔三是調動基層工人、農民、知識分子的積極性。

  12月19日,在聽取中央幾位負責人匯報當前經濟情況和明年改革設想時指出,企業改革,主要是解決搞活國營大中型企業的問題,金融改革的步子要邁大一些。

    1987年

  1月至3月,針對1986年底一些高等院校少數學生鬧事,多次談話指出,要加強四項基本原則教育,旗幟鮮明地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要有領導有秩序地進行社會主義建設。

  2月6日,同中共中央幾位負責人談話指出,計劃和市場都是發展生產力的方法,隻要對發展生產力有好處就可以利用。

  4月13日,出席中葡兩國政府關於澳門問題聯合聲明的簽字儀式。

  4月16日,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並講話,闡述按“一國兩制”方針解決統一問題后,對香港、澳門、台灣政策要真正能做到50年不變,50年以后也不變,就要保証大陸社會主義制度不變。

  4月30日,會見西班牙工人社會黨副總書記、政府副首相格拉。談話時系統闡述中國經濟發展分三步走的戰略目標。第一步,在80年代人均國民生產總值翻一番,達到500美元,解決溫飽問題。第二步,到本世紀末再翻一番,達到人均1000美元,實現小康。第三步,在下世紀用30年到50年再翻兩番,實現人均4000美元,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

  6月12日,會見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中央主席團委員科羅舍茨。談話時提出,中國要加快改革開放的步伐。在談到黨與黨之間要建立新型關系時說,任何大黨、中黨、小黨,都要相互尊重對方的選擇和經驗,對別的黨、別的的國家的事情不應隨便指手劃腳。

  7月4日,會見孟加拉國總統艾爾沙德。談話時指出,中國方針政策有兩個基本點。一是實行改革開放,二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這兩個基本點是相互依存的。

  8月29日,會見意大利共產黨領導人約蒂和贊蓋裡。談話時指出,中國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一切都要從這個實際出發,根據這個實際來制訂規劃。

  10月13日,會見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黨總書記卡達爾。談話時說,整個社會主義歷史階段的中心任務是發展生產力。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發展太慢也不是社會主義。

  11月,根據中共十三屆一中全會決定,任中央軍委主席。 

    1988年

  1月23日,在一份關於加快沿海地區對外開放和經濟發展的報告中批示:“完全贊成。特別是放膽地干,加速步伐,千萬不要貽誤時機。”

  5月25日,會見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中央總書記雅克什。談話時指出,我們現在要進一步改革,進一步開放。我們的思想要更解放一些,改革開放的步子要更快一些。改革開放要貫穿中國整個發展過程。中國解決所有問題的關鍵是要靠自己的發展。

  9月5日,會見捷克斯洛伐克總統胡薩克。談話時提出,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

  9月12日,在聽取關於價格和工資改革初步方案匯報時指出,要注意教育和科學技術,千方百計把教育問題解決好,這是一個戰略方針問題﹔改革要成功,就必須有領導有秩序地進行。中央要有權威。要在中央統一領導下深化改革。

  10月24日,視察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工程時強調,中國必須在世界高科技領域佔有一席之地。

  11月2日,在祝賀廣西壯族自治區成立30周年時題詞:“加速現代化建設,促進各民族共同繁榮。”

  12月21日,會見印度總理拉吉夫·甘地。談話時提出,要以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為准則建立國際政治新秩序和國際經濟新秩序﹔應當把發展問題提到全人類的高度來認識。 

    1989年

  2月26日,會見美國總統布什。談話時指出,中國的問題,壓倒一切的是需要穩定。離開國家的穩定就談不上改革開放和搞經濟建設。

  3月4日,同中共中央負責人談話,指出中國不允許亂。十年來最大失誤是在教育方面,對青年的政治思想教育抓得不夠,教育發展不夠。

  4月,針對北京發生的動亂,兩次發表談話,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關於平息動亂、穩定局勢的決定,表示完全贊同和支持。主張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

  5月16日,會見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蘇共中央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宣布中蘇關系實現正常化。

  5月至6月,在平息動亂前后提出,中國共產黨要組成一個實行改革的有希望的第三代領導集體。新的領導集體要以江澤民為核心。在談到當務之急時強調,要在更大膽地改革開放和懲治腐敗方面做幾件使人民滿意的事情,常委會要聚精會神地抓黨的建設。

  6月9日,接見首都戒嚴部隊軍以上干部,並發表重要講話,指出這次事件爆發出來,促使我們冷靜地考慮過去和未來,黨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制定的一系列方針、政策,包括改革開放、“三部曲”發展戰略目標,都沒有錯。今后要繼續堅定不移地照樣干下去。

  6月,中共召開十三屆四中全會,選舉江澤民為中央委員會總書記。

  8月,《鄧小平文選(1938—1965年)》出版發行。

  9月4日,同中共中央幾位負責人談話時指出,中國肯定要沿著自己選擇的社會主義道路走到底,誰也壓不垮我們。對國際局勢我們要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付。

  11月,中共十三屆五中全會同意鄧小平辭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的請求。

  11月20日,會見編寫第二野戰軍戰史的老同志,暢述第二野戰軍的光輝戰斗歷程。

  12月1日,會見以櫻內義雄為團長的日本國際貿易促進協會訪華團主要成員。談話時指出,國家的主權和安全要始終放在第一位。 

    1990年

  2月17日,會見出席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第九次全體會議的委員。

  3月3日,同中共中央幾位負責人談話時指出,中國能不能頂住霸權主義、強權政治的壓力,堅持社會主義制度,關鍵就看能不能爭得較快的增長速度,實現我們的發展戰略。

  3月,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接受鄧小平辭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職務。

                                (中央文獻研究室鄧小平研究組)

 
(責編:崔晨光、趙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