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李先念紀念館>>回憶懷念

“不倒翁”李先念在“政治之變”時

李菁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不倒翁”李先念在“政治之變”時
  縱觀李先念的一生,我們會發現一個耐人尋味的事實:建國后連續5屆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李先念,是中共黨內為數不多的,在數次政治風浪中一直保持高位的領導人之一。經歷了第一、二、三代領導人交替與變更的李先念,是中共高層為數不多的“三朝元老”之一。

  性格形成與母親有關

  李先念留給外界的印象是謹慎、小心,不鋒芒畢露,“用今天的語言來形容是‘低調’”。不少人將其歸因於他成長的家庭——李先念的母親是一位農村婦女,前兩任丈夫去世后嫁到李家,一共生育了8個子女,也成功地主持了一個結構復雜的大家庭,這大概也幫助李先念形成了寬厚待人的品質,以及在復雜環境中處理復雜關系的能力。

  此外,李先念還非常敬重自己同母異父的二哥陳有元。陳有元是農會的發起人之一,但他在“肅反”中被捕,押往新集受審。部隊路過新集時,李先念見一批在押的犯人中有二哥在內,他大吃一驚,又不好過問。二哥也發現了他,大聲向他喊:“先念兄弟,我對不起你們,你在部隊要好好干……”不久,這些“肅反”對象被無辜殺害,其中就包括李先念的二哥,共千余人。李先念就是在這樣相對殘酷的政治斗爭環境中成長起來的,他說過一句話:可以說過而極之的話,不可做過而極之的事。而一旦遭到批評,為了顧全大局,他也是很誠懇地作檢討,不推上、不推下,是各派眼裡的“老好人”。

  毛澤東或微妙或直接的保護

  李先念受過沖擊但也未離開領導崗位,這與毛澤東或微妙或直接的保護不無關系。

  當年李先念從新疆回到延安后,因受張國燾錯誤的牽連,1938年,總政治部副主任找李先念談話,讓他到八路軍129師當營長。從軍政治委員到營長,實際上連降6級,李先念沒任何怨言地答應了。毛澤東后來得知此事后說,“這太不公平了”。在毛澤東的干預下,李先念轉而到了新四軍第四支隊當參謀長。

  大躍進期間,李先念也對全國上下盛行的浮夸風表示不滿。在廬山會議期間,李先念與張聞天住得很近。他們經常碰在一起交談,張聞天為了深入研究經濟情況和准備發言,幾次找李先念要關於國民經濟的一些具體數字,李先念毫無保留地提供出來。但沒有想到,后來在批判張聞天時,李先念也受了牽連,說他為張聞天提供向黨進攻的“炮彈”。

  回京后,李先念做了檢查。一天,毛澤東把李先念找去談話。李先念后來曾在很多場合回憶這次談話的情況:“一天毛主席把我叫去,見面就說,‘杞國人來了,坐下’。接著就問我知道不知道‘杞人憂天’的故事,要我不要學杞國人。我說,知道這個故事,但我不是像杞國人那樣憂天塌下來,我是憂幾億人開不了飯。毛主席聽我這麼一說,感到吃驚,便讓我詳細談談糧食供應的嚴重情況。他不但耐心認真聽我講,還提出了一些問題。”這次談話,不僅消除了毛澤東對李先念的怒氣,也讓他了解到真實的狀況。

  1966年,周恩來准備讓李先念作為代表團一員,參加阿爾巴尼亞勞動黨第五次代表大會,但李先念所主管的財貿口造反派貼出大字報,提出李先念執行“資產階級反動路線”,要求取消他代表團副團長資格。為此,周恩來立即向毛澤東匯報,並得到了毛澤東的支持,當時毛澤東還說了一句:李先念在戰爭年代是“不下馬的將軍”。隨后,周恩來有意識地傳達了毛澤東的這句話,也借機向外界傳遞毛澤東是保護李先念的這個信息。

  “都倒了誰跟‘四人幫’斗爭”

  “1956年9月,中共八大的政治局委員候選人名單裡有李先念,而沒有葉劍英、徐向前和王稼祥,他很吃驚,立即寫信,說從資格到能力,他們都比自己強,這樣的安排讓他睡不著覺。”李先念傳記小組的工作人員高敬增還提及這樣一個細節:1988年,中央動員李先念從國家主席位置上退下來,就任政協主席一職,李先念也沒什麼意見。

  秘書程振聲說,有人說李先念是不倒翁,但實際上,李先念曾在“文革”中兩次靠邊站,后來也和諸多老帥一起與“文革派”鬧翻,上演所謂“二月逆流”事件。“他不是沒倒過,隻不過是沒徹底倒,這一點跟葉劍英有點像。”在其身邊工作的人看來,李先念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有斗爭策略。程振聲說,1974年,李先念在向毛澤東匯報工作時,談到與“文革”派的關系,李先念說:“我對他們是隻說不做。”毛澤東回答:“你就敷衍他們。”后來毛澤東在批評“四人幫”時,還說過一句話:“人家是敷衍你!”

  1987年,紅四方面軍的老戰士聚會,陳再道曾直接問李先念:“人家外面都說你是不倒翁!”李先念當時的回答是:“是不是都倒了就好了?都倒了誰跟‘四人幫’斗爭呢?隻有自己保護好了才能保護別人。”

  來源:《老年生活報》

  

獻花點燭上香敬酒鞠躬
姓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