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人物長廊
上饒集中營裡的"林黛玉":共產黨員林秋若獄中紀實
丁 健
2007年09月17日16:45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上饒集中營的被囚志士中有一個始終沒有暴露共產黨員身份的女“政治犯”,她就是被難友和敵人都認為“好像紅樓夢裡的林黛玉”的林秋若。

  林秋若,1914年出生於福州,1936年入黨,曾任新四軍《抗敵報》助編。1939年9月由黨組織派往金華,任浙江省戰時兒童保育會秘書,兼任《浙江婦女》月刊主編。1941年1月25日,在國民黨反動派掀起的第二次反共高潮中,林秋若因“異黨”嫌疑被國民黨特務、憲兵逮捕。同日被捕的還有“國際新聞社”金華分社、《浙江潮》等進步媒體的地下黨員計惜英、王九夫(即李士俊)、項?、陳國忠及年輕記者谷斯欽(即季音)等七人。1月27日,林秋若等八人被押解到上饒集中營的茅家嶺監獄囚禁。

  四次受審 堅不吐實

  國民黨特務逮捕林秋若,隻是懷疑她是中共地下黨員,但並無確鑿証據,因此審訊林秋若就成了敵人搞清她政治身份的主要手段。由於浙江省戰時兒童保育會的主任是國民黨浙江省政府主席黃紹雄的妻子蔡鳳珍,林秋若等於是蔡鳳珍的秘書。林秋若利用自己具有“合法”的社會職業和一定社會地位的有利條件,在審訊中臨危不懼,與敵人斗智斗勇,始終沒有暴露地下黨員的真實身份。

  第一次受審,是在茅家嶺監獄。特務管理員(即監獄長)衛俊立(綽號“狗頭”)劈頭就問:“你是異黨分子嗎?”林秋若回答:“什麼叫異黨?中國黨派多得很,誰是異黨?誰是正黨?”“狗頭”問:“你說中國有哪些黨派?”林秋若說:“有共產黨、國民黨、國家主義派、社會民主黨……”狗頭又問:“你是共產黨員嗎?”林答:“不是。”“狗頭”逼問道:“那你怎麼進這裡來?”林答:“誰知道你們為什麼憑空抓人!”敵人的審問毫無結果。

  第二次受審,是在茅家嶺數裡之外的楊家湖村一個審訊室。這次審問除了照例要問的姓名、籍貫、年齡、職業等一般性問題之外,敵人主要追問林秋若干了什麼革命工作?是不是共產黨員?平日同什麼人來往?對前兩個問題,林秋若都給予否定的回答。平日來往的人,隻說與兒童保育會的上層人物。敵人說林秋若“不老實”,威脅下次審訊要用刑。

  第三次受審,是在楊家湖村第三戰區情報專員室的另一個審訊室。先后受審的有分別從金華和江山被捕的兩批地下黨員和“政治犯”。敵人再三追問她“是不是共產黨”,林秋若一口咬定:“不是!”敵人拿出從保育會辦公室搜來的林秋若的日記本(裡面記錄了皖南事變之后國民黨報紙的有關社論等資料),訊問她:“你不是共產黨,為什麼這樣關心新四軍的事?”林回答:“關心時事有什麼不好?”敵人又拿出一些名片、圖章等,問林:“這是些什麼人?同你什麼關系?”林回答:他們都是《浙江婦女》月刊的作者。敵人又變換花樣說:“你們共產黨跑掉的人,我們都抓到了,邵荃麟已在江西吉安抓到了。”又威脅說:“你自己不招,你手下的人已把你招出來了。”林秋若知道這是敵人慣用的伎倆,邵荃麟當時還在福建南平工作﹔兒童保育會地下黨支部隻有她一個人被捕,其他被捕的“犯人”都不知道她是中共黨員。因此她胸有成竹,鎮靜地反問:“我沒有跑,不是更証明我不是共產黨了嗎?!”敵人無可奈何。

  第四次受審,是在茅家嶺監獄女囚室窗外的一個茅棚裡(停尸房,兼作審訊室)。敵人先提審一位同在金華被捕的年輕難友,對這個年僅十七歲的“政治犯”嚴刑逼供,逼他招供“計惜英是金華縣委宣傳部長,林秋若是金華縣委婦女部長”。這位年輕難友根本不知道林秋若是中共地下黨員,但屈打成招,被迫承認了敵人捏造的口供。敵人接著就提審林秋若,拿出那位年輕難友屈打成招的口供記錄,對林秋若晃晃說:“×××已經供出你是金華縣委婦女部長,你還不承認?不承認馬上給你用刑。”林秋若並非“金華縣委婦女部長”,因此理直氣壯地加以否認。敵人可能顧忌到林秋若的“合法”身份,在林秋若始終否認捏造的“罪名”的情況下,黔驢技窮,無計可施。但又不甘心將林秋若輕易釋放,隻好將她長期關押。

  團結戰斗 難友情深

  林秋若被囚期間體弱多病,身體狀況一直很差。據特訓班副隊長少校特務余健解放后交待:林秋若“因身體不好,生活不習慣,經常請病假,不願出操、跑步,經常集合遲到,學員隊長王壽山說她多愁多病,好像紅樓夢裡的林黛玉,對她印象不好。”在集中營險惡的環境中,林秋若主要是隱蔽身份,保護自己,爭取出獄。她雖然沒有像其他一些暴露了身份的被囚志士那樣,與敵人展開針鋒相對的斗爭,但始終堅貞不屈,與其他戰友團結一致,進行了力所能及的抗爭。

  以歌聲為武器,鼓舞斗志,振奮精神。每逢下雨天,無法出操、服勞役,特務區隊長不來監管時,林秋若就和其他難友在囚室裡唱歌。他們經常在鐘袁平、楊立平等人指揮下,放聲高唱《囚徒歌》(賴少其作詞,鐘袁平譜曲),及改編的《八百壯士》、《一月的雪花》,齊唱《新四軍軍歌》、《怒吼吧,黃河!》等等。為了慶祝建黨二十周年,1941年“七一”這天,林秋若還與大家一起唱了《國際歌》、《黎明曲》等革命歌曲,紀念黨的生日,抒發理想信念。

  主編牆報,奪取宣傳陣地。特務隊長王壽山為了顯示“管訓”有方,准備在特訓班辦牆報。由於他不學無術,隻好指定他認為文化水平高的林秋若為主編,馮雪峰、郭靜唐、王聞識、吳大琨為編委。林秋若與馮雪峰、王聞識、計惜英等黨員及郭靜唐等人經過商議,認為可以在堅持原則的前提下,將牆報辦成表面上不問政治的、文藝性的,實質上暗寓諷刺和反抗的,揭露敵人、團結同志、鼓舞士氣、共同對敵的宣傳陣地。

  牆報主要由林秋若負責組稿,由馮雪峰、郭靜唐商定選稿、用稿,吳大琨、王聞識參與編輯和寫稿,賴少其負責美術設計,並協助林秋若最后貼上去,每期的“編后記”由林秋若撰寫。牆報刊登的作品,有歌頌自由、抨擊黑暗的詩歌,有含蓄的諷刺敵人的雜文、散文,有宣傳抗戰題材的漫畫,有介紹科學和文藝知識的小品等等,絕對不發表反共、攻擊新四軍和頌揚敵人以及表示“悔過自新”之類的東西。馮雪峰、郭靜唐、吳大琨、王聞識、計惜英、宿士平等許多同志都在牆報上寫過稿件。尤其賴少其為牆報畫的刊頭(水彩畫),以高牆和鐵絲網為背景,一隻雄鷹展翅飛翔,題名為《自由的高飛》,形象生動,寓意深刻,十分引人注目,吸引了許多被囚志士。

  秘密串聯反“自首”。1941年8月中旬,林秋若獲知敵人將在特訓班策劃被囚“學員”集體自首,立即將這一消息寫成密信,委托為石底監獄送飯的鄭丹甫(原中共浙江省委委員、浙南特委書記,被捕后化名翁元生,在敵人面前故意裝傻,使敵人誤以為他是沒有政治頭腦、老實愚昧的大老粗,將他編入“勞動組”,專門干粗活,做雜役),將密信帶給當時被囚石底監獄的馮雪峰,商議對敵斗爭策略。馮雪峰與王聞識研究后給林秋若寫了回信,第二天借回特訓班看病的機會,暗中親自交給林秋若,要她轉告特訓班的秘密黨支部,立即以組織的名義告訴第一班班長(可以帶領其他班長執行任務)宿士平(化名宿文浩,原中共浙贛鐵路工委書記、金衢特委常委)和女生隊班長孫子遂(原潯饒師管區地下黨支部書記),要他們無論如何都必須頂住,就是殺頭也必須頂住!宿士平就在難友中提出,“已經結婚的,夫妻關系很好,不應離婚﹔沒有結婚的,根本無婚可離”(意即已經暴露黨員身份的,應堅定信念,不應自首﹔未暴露黨員身份的,更不應“自首”)。他還帶頭拒絕在敵人偽造的自首書上簽名。林秋若也拒絕在敵人偽造的自首書上簽名,特務總教官肖芬無可奈何,隻得攤牌,直接勸她脫離共產黨。林秋若回答說:“我本來不是共產黨員,你現在叫我脫離共產黨,這不是硬要我承認是共產黨員嗎?我不當這個傻瓜!”其他黨員同志更堅定了反自首的斗志,堅決不在敵人炮制的“脫黨宣言”之類的悔過書上簽名。宿士平、郭靜唐、項?等同志針對敵人在特訓班設立初宣稱的“訓練六個月,分配出去工作”的謊言,發動特訓班全體學員”掀起要求“按期結業”,無條件釋放的斗爭高潮,並動員九個班長聯名寫出書面報。為此敵人惱羞成怒,將起草報告的宿士平和謄寫報告的項?關進了茅家嶺監獄。敵人策劃特訓班被囚人員集體自首的陰謀也破產了。

  難友深情。林秋若因體弱多病,也為了隱蔽身份,在集中營與其他難友交往不多,除了同囚一室的女生隊難友之外,主要與馮雪峰、王聞識、計惜英等互相知道黨員身份的同志,以及郭靜唐、吳大琨、季音等文化水平較高和信得過的難友來往較多,並結下了深厚友誼。林秋若與馮雪峰、王聞識、計惜英等黨員雖然沒有成立秘密黨支部,但他們以馮雪峰為核心,經常商議對敵斗爭策略,無形中建立了組織聯系,並通過鐘袁平,與特訓班第三區隊的秘密黨支部保持了聯系。他們在嚴峻的斗爭中形成的珍貴友誼,成為精神生活上最大的安慰和鼓舞。其中,林秋若對於馮雪峰最為敬佩和尊重,成為無話不談的忘年交。

  馮雪峰是集中營的“七君子”中的核心人物,被囚集中營時四十余歲,比林秋若大十一歲,黨齡也長九年,革命經歷和斗爭經驗都非常豐富。他化名馮福春,編造假口供應付敵人,說自己是研究歷史的,從北京大學畢業后就在上海商務印書館做編輯,抗戰開始后回家鄉,從不過問政治。因此馮雪峰被囚期間,敵人隻知道馮福春是個知識淵博的老學究,是上海有名的文藝批評家,別人的作品要經過他的評論才能出名,不由得對他另眼相看,平時對他的態度也較為“客氣”。但敵人寧可錯抓,也不錯放,因此將馮雪峰長期關押。馮雪峰因長期受疾病折磨,身體也是十分虛弱。

  馮雪峰被囚特訓班不久,林秋若就從郭靜唐處知道了馮雪峰的真實身份,將他看作黨的領導和革命長輩,對他十分崇敬。馮雪峰也從王聞識和林秋若自己口中,知道了這位年輕美麗、病弱而又堅強的女難友,也是一位隱蔽身份的地下黨員,對她也十分關心、信任。共同的理想信念,共同的遭遇和處境,使他們同病相憐,又同仇敵愾。幾十年后,林秋若在紀念馮雪峰的回憶錄中說:“我們自己的同志,知道他的身份后,對他更加尊重,有情況總是向他反映,遇到問題總是找他商量。從越獄逃跑這樣的大事,到同志間團結那樣的小事都找他談,有的要靠他拿主意。他和我們的珍貴友誼是在嚴峻斗爭中結成的。他和我們少數幾個人確是無話不談,在那樣苦難的歲月中,這種談心是我們精神生活上最大的安慰和鼓舞。我們常常利用勞動休息的機會,找塊石頭坐下來和他一起聊天。在當時那樣的環境下他毫不隱瞞地對我說,在中國他第一佩服毛主席,第二佩服魯迅先生。”馮雪峰經常與林秋若等人講長征故事,講毛澤東主席、周恩來副主席的故事,講魯迅先生、史沫特萊、斯諾等人的故事。馮雪峰還將魯迅的一首詩《自題小像》送林秋若共勉,並請項?替林秋若寫在扇面上作為紀念:“靈台無計逃神矢,風雨如磐黯故園。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此時此地這首詩十分貼切地寄寓了他們熱愛祖國的憂患意識和“我以我血薦軒轅”的浩然正氣。馮雪峰還將自己在集中營抱病寫成的幾十首詩,用紙捻子訂成一個小本子,連同賴少其畫的幾張插圖托林秋若交給來集中營探監的地下黨員廖卜三,設法帶出集中營保存。林秋若也將廖卜三送給自己的三十元錢,送給了馮雪峰(后來馮雪峰又將這三十元錢送給了賴少其,作為越獄逃跑的路費)。在集中營的險惡環境中,這區區三十元錢飽含了同志、難友之間的深情厚誼。馮雪峰在獄中寫了一首充滿溫情的抒情詩《哦,我夢見一個女人美麗的眼睛》,詩中由夢見林秋若美麗的眼睛而聯想到自己的妻子、女兒和友人,給人以美的思索和感受。據集中營的“七君子”之一葉苓回憶:“這位女難友(按:即林秋若)對雪峰同志的健康和生活關懷備至,並經常與雪峰同志交流集中營的情況,交換對今后斗爭的意見。在苦難中同志間的這種階級友情是真誠而動人的。這位女難友的眼睛的確美,見過那雙生著長睫毛、明澈而深邃的眼睛,人們是難以忘懷的。在石底的時候,雪峰談過女人的眼睛,詩寫成又與我談這件事,還同賴少其談過,並請其按照他的描述畫一張這樣的眼睛。賴少其不負所托,用鉛筆畫了三四張素描。出現在畫面上的不是完整的臉,而是一雙雙美麗的眼睛,雪峰認為其中一張比較合乎他的理想。”

  “合法”出獄 完璧歸趙

  1942年6月,上饒集中營遷移到福建省建陽縣的徐市鎮。遷閩途中,“七君子”中的郭靜唐(被囚集中營之前任浙江省政府參議員)經家屬長期努力,得國民黨大員湯恩伯出面“保釋”,成為集中營“合法”出獄的第一人。郭靜唐出獄后,想方設法營救林瓊和“七君子”中的馮雪峰、王聞識等同志。郭靜唐到浙江請國民黨浙江省政府主席黃紹雄出面保釋林秋若和王聞識(浙江《民族日報》社社長)。1942年10月25日,黃紹雄從浙江到廣西桂林途中,派他的副官手持國民黨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批准保釋的信函,到集中營找特務頭子張超,要求“保釋”林秋若。由於林秋若在獄中始終沒有暴露中共地下黨員的身份,敵人隻好將她無條件釋放。林秋若與王軒、翁吟霄、吳大琨等難友匆匆話別之后,未辦任何手續,就在眾人羨慕和祝福的目光中,坐上黃紹雄派來的小汽車,勝利地離開了被囚一年零九個月的集中營,成為“合法”出獄的第二人。美麗而又病弱的林秋若,在與國民黨反動派尖銳復雜的斗爭中,以堅貞不屈和堅忍不拔的頑強意志,書寫了一段“完璧歸趙”的新傳奇。

  林秋若坐黃紹雄的小汽車到了桂林,找到了被捕前的黨組織領導人邵荃麟和葛琴,用了將近一個月時間寫了關於上饒集中營的書面報告。黨組織認為林秋若的報告很重要,因此要林秋若(出獄后改名林瓊)親自到重慶向南方局領導周恩來匯報。1942年12月初林瓊到達重慶后,受到周恩來親自接見,在“周公館”和“紅岩村”多次當面向周恩來詳細匯報上饒集中營的斗爭情況,是集中營被囚志士出獄后最早見到中央領導人的一個,使黨中央詳細了解了上饒集中營被囚志士的下落、處境、英勇斗爭等具體情況。鄧穎超對林瓊也十分關心,專門與她談過話,要她在統戰工作方面多做努力。此后,林瓊在重慶先后任《現代婦女》月刊編委,中蘇文化協會婦女委員會秘書,重慶婦女聯誼會常委兼聯絡組組長,《大公報》、《新民晚報》等報婦女副刊編輯等職務。解放后,林瓊歷任重慶市婦聯宣教部長、副主任,全國婦聯宣教部科長,《中國婦女》編委兼組長,城建部城建出版社副社長,建工部辦公廳政研室副主任,國家經委、國家建委處長等職務。粉碎“四人幫”之后,林瓊任國家建委顧問,先后發表了《不屈的無產階級文化戰士——記馮雪峰同志在上饒集中營》、《向周副主席匯報集中營的斗爭》、《鐵牢歌聲瑣憶》等回憶錄。1983年離休,享受老紅軍待遇,2006年1月去世,享年92歲。

  

《黨史文苑》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王新玲)
更多關於 史海回眸 的新聞
· 《西江月·秋收暴動》與秋收起義
· 黃埔軍校組建之初的幾件往事
· 八一起義軍會昌戰役紀實
· 南昌起義 九江策劃
· 李鐵夫——領導中共天津地下黨的外國革命者
· “大寨紅旗”從升起到飄落的演變過程和軌跡
· 從篾匠到名將——上將韓先楚傳奇
·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的由來
· 陳獨秀與八一南昌起義
· 華僑領袖庄希泉和台灣的不了情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我要發表留言
      留言須知

·精彩推薦
學習胡錦濤\
學習胡錦濤"6.25講話"
  十七大代表風採錄
十七大代表風採錄
參觀“網上成就展覽館”
參觀“網上成就展覽館”
  專題:科學發展 共建和諧
專題:科學發展 共建和諧

  48小時新聞排行  
1.李水清同志逝世
2.【先鋒周刊】周恩來的眼淚與胡錦濤的鞠躬 意味深長
3.【黨史周刊】基辛格的毛澤東印象 陳獨秀與八一…
4.【新聞周刊】30公務員扛起"防腐"大旗 審計署…
5.振興大潮涌 風順正揚帆——溫家寶在大連考察紀實
6.在中國當官越來越“難”
7.“大寨紅旗”從升起到飄落的演變過程和軌跡
8.北京日報特稿:與時俱進的中國共產黨黨章
9.菏澤全面審計各級“一把手”政績 25名虛報者受…
10.從“北歐公務員想腐敗都難”說開去!

·視聽新聞
專訪向守志:90歲老紅軍傾訴紅色赤子情
專訪向守志:90歲老紅軍傾訴紅色赤子情
  紅色之旅——專訪“教育老戰士”朱剛
紅色之旅——專訪“教育老戰士”朱剛
 

  48小時評論排行  
振興大潮涌 風順正揚帆——溫家寶在大連考察紀實
在中國當官越來越“難”
有感於在中國當官越來越“難”
與時俱進的中國共產黨黨章
【先鋒周刊】周恩來的眼淚與胡錦濤的鞠躬&nbs…
【黨史周刊】基辛格的毛澤東印象 &n…

論壇·博客·網友
劉建、劉武\
劉建、劉武"憶爺爺朱德"
  楊紹明“憶父親楊尚昆”
楊紹明“憶父親楊尚昆”
 
·席澤宗的“等一等”與錢學森的“認錯精神”
·感慨孟學農於幼軍兩位官員的任職與調職
·期待有更多的人把“錢”當個符號
·有多少“清官”是被“朋友”拉下水的
·從唐太宗五條成功心得說如今官場之用人待人
·公眾眼中的公務員禁酒令

·史海回眸
敢同毛澤東拍桌子的將軍 紀念彭雪楓誕辰百年
敢同毛澤東拍桌子的將軍 紀念彭雪楓誕辰百年
  “霹靂一聲暴動” 紀念秋收起義八十周年
“霹靂一聲暴動” 紀念秋收起義八十周年
 
·基辛格的毛澤東印象:睿智機辯 魄力壓倒一切
·名將之師劉伯承
·鄧小平與科技界的撥亂反正
·1958年國共空軍搶奪台灣海峽制空權大寫真
·“北伐名將”葉挺在獄中與國民黨蔣介石的斗爭
·開新中國軍事愛情題材電影先河的《柳堡的故事》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