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期刊選粹>>大地>>每期精選

又見當年華主席

李德潤

2008年09月24日14:30    來源:人民網-大地

  2008年8月20日,曾擔任黨和國家重要領導職務的華國鋒同志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華國鋒同志告別政治生涯已經多年,但人們不會忘記他在黨和國家歷史上做出的特殊貢獻。在過去的三十多年間,本文作者——新華社資深記者,后任人民日報文藝部副主任的李德潤,曾隨團採訪、數次與華國鋒同志交往。2006年2月,作者專程拜晤華國鋒同志並撰寫了《又見華主席》一文,於今日之際首次公開發表,向讀者呈現出這位黨和國家領導人崇高的人生態度和寬闊襟懷,表達敬仰和懷念之情。

  又見當年華主席,圓了我多年的宿願。

  2006年2月27日,這天氣溫雖然有所下降,但經過了一夜的大風之后,陽光和煦,天高氣爽。上午九點半,按約定時間,汽車把我送到了華國鋒同志的住地。當他的秘書把我領進會客廳時,華老正坐在單人沙發上等候,我恭敬地上前俯身握手,隨后坐在他身旁另一個沙發上。

  三十多年了,如今已屆耄耋之年的華老怎能還記得當年我這個普通的記者呢?我拿出1978年在人民大會堂與他老人家的合影照片,他仔細地辨認著。我又拿出當年他指示我寫的文章《監視震情的好哨兵——訪營口市地震台》(附后)給他看。華老沒戴老花鏡,五號字文章看得清清楚楚。文章喚起他的許多回憶。

  那是1975年2月4日夜晚,正值春節,遼南地區發生七點三級的強烈地震。次日凌晨三時,由時任國務院常務副總理華國鋒為團長的中央慰問團一行十多人便乘專機奔赴災區。慰問團成員為鐵路交通、工農業、地震等部門的主要領導。我作為新華社記者隨團採訪。慰問團冒著不斷余震的危險,白天深入群眾,踏訪災情,晚上開會研究情況,落實救災措施。我清楚地記得他說,春節是中國老百姓最重要的傳統節日,一定要讓受災群眾家家戶戶都能吃上餃子。可是,我常常看到華副總理吃一碗面條就算一頓飯。

  值得慶幸的是因為這裡的地震預報工作做得好,在大震的前夕,老百姓都到了安全的地帶。所以盡管房屋倒塌了不少,但除了少數“犟”人有傷亡之外,群眾大都安全無恙。正因為這樣,華副總理讓我去採訪營口市地震台,總結他們依靠群眾、依靠科學搞好地震預報工作的經驗,於是有了上面提到的這篇文章。過了幾天,他高興地告訴我說,營口市地震台預報工作的成功經驗已作為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的文件轉發全國各地。斗轉星移,日月如梭。三十多年過去了,當華老再次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感慨良多。他說,如果當年唐山大地震前,能像遼南預報工作那樣搞得好的話,人就不會傷亡那麼多,損失就會大大減少啊!

  文章並不長,華老看得很認真,有時還讀出聲來。我借華老看文章的機會,便站起身來,環視客廳一番。客廳不大,約有三四十平方米左右,四周可謂“繞屋青山滿架書”。客廳的正上方,懸挂著當年毛澤東在火車上辦公的尺幅照片。下面有兩幅墨寶,都是華老所書,一是行書“清靜”兩個大字,厚重遒勁﹔一是楷書《蘭亭序》,清俊流暢。顯示著主人追求寧靜致遠的心跡。牆上還有將軍書法家李真書贈的毛澤東詩《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和另一位友人書贈的大字行書“謙和朴誠”兩條橫幅,為主人又增添了書香氣息。客廳內兩棵丈把高的巴西木和幾盆盛開的蝴蝶蘭,更為房間帶來一派勃勃生氣。

  眾所周知,由於政治風雲的變幻,華老早已告別了耀眼的政治舞台。多年來,每天除看書看報看內部參考材料外,便托心毫素,移情筆墨,並以楷、行書成績示人,風骨獨具,堪稱書法家不為過譽。我拿出事先准備好的冊頁,請華老題字留念。“寫什麼呢?”華老問。我出示喜歡的警句箴言給他看,諸如“律己宜帶秋氣,處世宜帶春風”、“長壽偏向無我得,好花須向避人開”、“自靜其心延壽命,無求於物長精神”、“愛出者愛返,福往者福來”、“知足常樂”等等。在旁的秘書說,就寫“知足常樂”吧。華老便拿起炭筆題下“知足長樂”四個大字,並說:“這個‘長’字更好!”我很喜歡華老的墨寶“清靜”兩個遒勁大字,便奢求華老再題。華老滿足了我的願望。這時,我忽然想起老子《道德經》裡的話“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靜勝躁,寒勝熱”、“清靜為天下正”,華老的題字可謂內涵深邃。不是嗎?人在不知足中絕對地追求,在自得其樂中相對地滿足。知足常樂,是在相對滿足和絕對追求之間建立了一種平衡。知足是一種自我設定的和諧。

  華老雖說告別政治生涯已經多年,但人們不會忘記他,不會忘記他幾十年來為中國革命和建設所付出的心血,更不會忘記他為粉碎“四人幫”所做出的歷史性貢獻。

  想到這裡,我對華老說:“您老人家口碑不錯啊!”沒成想,我的這一句話引起華老無限感慨。他深情地說,人的一生非常短暫,即使活到一百歲,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也是非常短暫的。每個人的歷史都是自己寫的,其實每天都在寫。怎樣寫好自己的歷史?首先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第二,要對得起人民。人活著的時候,總要為人民做點事,做點好事,為造福人民做出自己的貢獻。這樣人到暮年回首往事時,你就會心安,睡覺也踏實。搞陰謀詭計,搞貪污腐敗,行賄受賄,拼命斂個人資財,到頭來心裡總是不安,睡也不得安穩,老怕有人暗算他、害他。死了以后,人們還唾罵他是“壞蛋”。這樣的人其實活得很累,這歷史也是他自己寫的。

  華老又說,毛主席晚年知道他發動文化大革命,打倒一切,是搞錯了,給黨和國家造成巨大損失。但他一生確實為革命,為中國人民的解放,為社會主義建設貢獻了一切,為革命犧牲了多位親人,他的子女沒有沾到他的光。別的不說,在那個年代,他也算比較有錢的人,他的稿費相當多,但他從來不給子女,而是由中央有關部門管起來,專門用來救助一些特殊困難的人。他是全心全意地為人民奉獻了一生,所以到現在他仍然活在人民的心中。

  華老這發自心靈深處的一番感慨,引發我們思考著這樣一個問題:人最寶貴的東西是什麼?不是他所處的高位,也不是他擁有的資財,而是他留在人們心中的美好形象。這個美好形象,也是他留給后人,留給社會最為可貴的財富。

  拜訪華老,不知不覺,時間已過去了近一個鐘頭。起身告別時,我請華老合個影。華老站起身,身體依然那麼魁梧,臉龐依然那麼飽滿,神態矍鑠。依然讓人感到他平易近人、沉厚朴誠的情懷。我們站在懸挂的毛主席像下,他的秘書為我們拍下了這珍貴的鏡頭。正在這時,華老的小孫女跑了進來。“來,我給你們三個人再照一張!”放下相機,小孫女仰起脖子,親了華老一口,“爺爺,我要到大興辦事去了”。說著,便飛奔出去。我看到華老滿臉洋溢著笑容。

  《大地》 (2008-09-01 第31版)

    (《大地》雜志授權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發布,請勿轉載)
(責編:楊媚)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