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期刊選粹>>世紀風採

毛澤東取消出訪波蘭計劃始末

呂   春
2008年03月21日09:24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字號 】 打印 社區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


  作為國家元首,毛澤東隻出訪過蘇聯一個國家。而上世紀50年代他曾計劃訪問波蘭,但最終卻沒有成行。
  
接受邀請

  蘇共二十大后,東歐一些社會主義國家彌漫著動蕩不安的氣氛。1956年,波蘭爆發十月事件,波蘭統一工人黨第一書記哥穆爾卡上台后立即邀請毛澤東訪問波蘭。

  1956年12月3日,波蘭駐華大使基裡洛克拜會毛澤東,向毛澤東遞交了波蘭領導人希望毛澤東近期訪波的邀請信。毛澤東愉快地接受了邀請。

  基裡洛克在向波蘭匯報這一情況時說:“毛澤東問及邀請是否有特定期限,是否可以認為在他方便的任何時候均有效。毛澤東不能接受所建議的日期,因為周恩來要到1957年1月底才能回國。要前往波蘭而不在莫斯科停留是不可能的,而毛澤東又不想在莫斯科停留,因為自他訪問莫斯科后的7年內,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一直未曾回訪。”

  此后毛澤東在由中國外交部起草的一份正式回復中說:“由於我近來工作一直很忙,目前還不能決定到貴國訪問的確切日期,這一點希望得到你們的諒解。當我能夠決定到貴國訪問日期的時候,我將通知你們,並且征求你們的意見。”
  
世界關注

  盡管日期未定,但毛澤東即將訪問波蘭的消息卻讓當時對中國極具好感的波蘭各界都感到非常興奮,在西方國家也引起了極大關注。

  據中國駐波蘭使館報外交部的電報顯示,法國、瑞士、意大利等西歐國家都對毛澤東訪問波蘭做出了種種猜測。法國《世界報》分析說,此行動還有另外一個意義,即新中國公然地干預老歐洲的事務,這一發展必將促進當前國際形勢的迅速變革。

  1957年4月,波蘭部長會議主席西倫凱維茲率領的波蘭政府代表團來中國訪問。在訪問中,波蘭人再次提出了請毛澤東訪問波蘭的事情。毛澤東再次表示,將在以后的適當時間訪問波蘭。

  毛澤東將到波蘭訪問的消息在波蘭傳得沸沸揚揚。中國駐波蘭使館向國內匯報說:“波蘭美術招貼出版社稱毛主席9月將訪波,領導們要求他們7月底制成標語,他們請我使館幫助寫中文‘歡迎親愛的客人’等標語。《晚快報》向我國使館索取毛主席小傳和介紹毛主席生平的照片,郵局亦在設計毛主席訪波時發行的‘中波友誼萬歲’郵票。波蘭民主黨《民主周刊》甚至說,毛主席將參加7·27波蘭國慶,要求我使館提供毛主席和群眾在一起的照片……”

  波蘭從上層領導到一般百姓都對中國有好感,這是因為他們認為中國是支持波蘭的。波蘭國務委員會秘書斯克熱歇夫斯基的說法頗有代表性,他對中國駐波蘭大使王炳南說:“如果蘇聯報紙上寫什麼,那我們的知識分子會說‘這是宣傳’﹔如果是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的報上寫什麼,那這些人就說‘他們能懂得什麼’;假如是中國同志發表了什麼,那這些人就認為‘寫的是什麼呢?應該拿來看一看’。”
  
無限期推遲

  毛澤東到波蘭的訪問計劃在1957年后被無限期地推遲了,這一方面是因為毛澤東答應了參加蘇聯的十月革命慶典,另一方面是中國國內情況發生了變化。

  1956年波蘭事件和匈牙利事件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毛澤東對國內情況的判斷。當時武漢發生的一起學生罷課事件被毛澤東稱為“小匈牙利事件”,他在和來訪的匈牙利領導人卡達爾會談時說:“我們的右派相當厲害,右派在你們那裡就是納吉的群眾,是小納吉。”毛澤東還說:“有一個時候,大概有兩個星期的光景,右派曾經搞得天昏地黑,他們說共產黨一點好處也沒有了,都是黑的。”

  中國駐塞浦路斯前大使駱亦粟當時正在中國駐波蘭使館工作。據他分析,當時國內情況的變化讓毛澤東把注意力重新轉移到了“階級斗爭”上來,他認為這件事情正在影響著黨的政權,他要集中精力來解決這一問題,出國訪問的事自然要推后。1957年5月15日,毛澤東的《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在《人民日報》發表,隨后就發動了反右派斗爭。
  
因“病”未能成行

  毛澤東這次出訪未能成行的另一種說法是因為毛澤東“病”了。

  1957年11月,毛澤東第二次訪蘇前夕,波蘭人又說毛澤東將會在訪問蘇聯后訪問波蘭,因為波蘭領導人哥穆爾卡說:“波蘭對毛澤東主席發出的邀請是任何時候都有效的,就看毛澤東同志的時間。”

  在出訪蘇聯后,毛澤東同以哥穆爾卡為首的波蘭統一工人黨代表團單獨進行了3次長時間的交談,雙方交流相當深入。

  波蘭外交部長在莫斯科會議后與王炳南的一次談話中提到這件事,據他講,當時哥穆爾卡又邀請毛澤東到波蘭去,但是毛澤東回答說“有病,恐怕這段時間去不了”。毛澤東在蘇聯發表“東風壓倒西風”的即席講話中提到了他的病情,說:“因為我在幾年前害過一次腦貧血症,最近一兩年好一些,但站起來講話還是有些不方便。”

  但是疾病或許並不是影響毛澤東最終沒有訪問波蘭的決定性因素。因為在1956年6月,他完成了他的第一次橫渡長江,此后不久又有幾次橫渡長江的記錄。

  雖然近在咫尺,但是毛澤東終究還是沒有去成波蘭。
  
兩把“刀子”

  在哥穆爾卡上台的時候,毛澤東表示了堅決的支持。他對來訪的波蘭領導人西倫凱維茲說:“在1934年的時候,我就是中國的哥穆爾卡。”劉少奇會見西倫凱維茲的時候也說過:“我們吃過教條主義的虧……后來我們用了10年的時間,徹底清除了這種教條主義,進行了整風。”同樣的話,周恩來也說過。在這一時期,中國領導人普遍支持哥穆爾卡,反對蘇聯的大國沙文主義。

  但毛澤東后來對哥穆爾卡的看法發生了變化。在一次會議上談到蘇共二十大時他說:“關於蘇共二十次代表大會,我想講一點。我看有兩把‘刀子’:一把是列寧,一把是斯大林。現在,斯大林這把刀子,俄國人丟了﹔哥穆爾卡、匈牙利的一些人就拿起這把‘刀子’殺蘇聯,反所謂斯大林。”

  毛澤東1957年在蘇聯和哥穆爾卡的談話也不和諧。哥穆爾卡對毛澤東提出蔑視核武器的說法感到不能理解,他對毛澤東說“你不了解導彈的威力”,顯然他沒有理解毛澤東對核武器的戰略判斷。而毛澤東同樣對哥穆爾卡的一些做法也並不完全贊成,同一年在黨內一次講話中他說:“黨內黨外那些捧波匈事件的人捧得好呀!開口波茲南,閉口匈牙利。這一下就露出頭來了,螞蟻出洞了,烏龜王八都出來了。他們隨著哥穆爾卡的棍子轉,哥穆爾卡說大民主,他們也說大民主。”

  在同一時期的另一次談話中,毛澤東更是把哥穆爾卡與饒漱石相提並論,他說:“比如說,像我們這樣的人,可能犯錯誤,結果斗不贏,被別人推下去,讓哥穆爾卡上台,把饒漱石抬出來。”

  固然,毛澤東支持波蘭獨立,但是對哥穆爾卡的上台,毛澤東又有自己的想法。國內事務的牽扯也讓毛澤東放心不下,他在醞釀一場新的革命。總之,種種因素導致了毛澤東的波蘭之行最終被取消。

  

《世紀風採》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責編:張慧玲)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毛澤東紀念館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