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嘉賓訪談>>訪談實錄

秘書王亞志:彭德懷元帥將一生獻給了革命

2008年10月24日16:07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字號 】 打印 社區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


  今年10月24日,是彭德懷同志誕辰110周年紀念日。我們特別邀請了原彭德懷辦公室秘書王亞志同志和軍事科學院研究員、軍史專家陳宇大校做客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王老著重從平等、博愛,百團大戰,廬山會議,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准四個方面談了他對彭總研究的新發現和新思考。此外,王老還講述了彭老總咬文嚼字和業余愛好等故事,讓我們看到了一位敢於直言,剛正不阿,心系群眾,對黨對人民無限忠誠的共和國元帥形象。

  
原彭德懷辦公室秘書王亞志同志和軍史專家陳宇大校合影


點擊看視頻

彭德懷網上紀念館


  嘉賓簡介:

  王亞志:原彭德懷辦公室秘書。

  陳宇:軍事科學院研究員,軍史專家,大校。

  訪談全文

   [嘉賓主持]:各位網友好,今年是彭德懷元帥誕辰110周年,為紀念這一日子,人民網邀請我和王亞志同志接受採訪。為緬懷彭老總的豐功偉績,我和王老把彭老總的一些故事講給大家聽。王老,您在彭老總身邊工作過很長一段時間,首先請您向網友介紹一下自己的情況。

  [王亞志]:1946年我調到延安軍委作戰局,那個時候也偶爾見到彭老總,但是沒到跟前去過,他到王家坪開會,我也常見。后來國民黨軍胡宗南部進攻延安,我們轉戰陝北,彭老總到西北野戰軍,我們就跟著黨中央轉戰陝北。小河會議他來參加,我們在遠處也看到過,但是沒近前和他說過話。

  后來入城以后,就抗美援朝。朝鮮停戰是1953年7月,第二年,1954年6月,我接到調令,讓我回北京,到彭老總的辦公室工作。

  在他這兒工作了3年后,1957年下半年我離開並到軍事學院學習。60年代又到周總理辦公室工作,工作的時間不長。彭老總辦公室秘書很多,我是分管軍事的。

  
主張自由、平等、博愛 彭德懷曾作三次檢討


  [嘉賓主持]:您老對彭德懷非常有感情,參加過《彭德懷傳記》和《彭德懷年譜》的寫作,對彭總您非常有研究,聽說您最近在一些問題上,有一些新的發現,有一些新的研究。下面請王老您談談關於最近研究的新問題,特別是對彭德懷在一些重大理論問題上的一些認識和研究成果。

  [王亞志]:去年人代會政協閉幕以后,3月17日溫家寶總理招待中外嘉賓主持會議,法國世界報問他的一篇文章的時候,他回答說,人權、民主、法治、自由、平等、博愛不是資產階級所獨有的,是人類的共同的發展的成果,而且是共同追求的目標。他這一講以后,我們就想起了歷史上彭德懷的一樁公案。溫家寶總理的這段話實際上是給彭德懷平反了,當然溫總理知道不知道這樁公案,我不清楚。是怎樣一樁公案呢?當年《新華日報》華北版發表了一篇訪問彭德懷的談話,關於抗日根據地要進行民主教育,彭德懷認為民主教育要自由、平等、博愛。文章裡列舉了如家長制、婚姻不能自主等不自由的情況﹔富人壓迫貧人,官長欺壓士兵等不平等的例子。彭德懷提出自由、平等、博愛,而且在博愛上,彭德懷認為要已所不欲、勿施於人,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個報紙3月19日印了以后送到延安,6月6號,毛澤東給他寫了一封信,批評了他這個自由、平等、博愛,認為不能從抽象的東西出發,應該是以抗日為前提。1996年出版的《毛澤東文集》八卷本第三卷第26頁上就登了這封信。

  后來華北座談會批判彭德懷的自由、平等、博愛。以后每次會議上都討論,批評得最嚴重的就是廬山會議,認為自由、平等、博愛﹔已所不欲,勿施於人﹔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都是屬於剝削階級的,根本不能施行。彭德懷在這個問題上也做了三次檢討。他檢討裡認為他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指的是內部﹔而毛澤東指的是外部,這就有差別了。

  現在前面我講的五個文件是公開的,就是溫家寶的講話,毛澤東的信,彭德懷的談話,還有解放日報社論,和廬山會議批評他的有關言論。這五個文件都是公開的,但是沒有人串聯起來,因此也沒有人知道這是給彭老總平反了。彭老總的三個檢討和這五個文件,知道的人很少,看了溫家寶的講話以后,能聯想起當年有這段歷史公案的,也沒有幾個人。

   [嘉賓主持]:在這個問題上實際上是給彭德懷平反了。

  
百團大戰不能完全說彭德懷錯了


  [王亞志]:從1945年華北工作座談會以來,彭老總親自指揮的百團大戰都被認為是錯的。這錯主要是集中在兩個問題上,一是軍委沒批准就自己打起來了。他和聶榮臻、劉伯承預先商量好,於1940年7月22日下達了一個作戰預令,這個預令也發給了晉綏軍區賀龍、關向應,預定8月10日開始,並稟報給軍委,發到延安去了,用的是朱德、彭德懷、左權參謀長的命令。這個預令是個備案性質的,我要打這個仗,我報告你一下,如果你批准我再下這個預令。你沒回復就等於同意了。它是個備案性質的,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有人認為百團大戰暴露了我們的力量,不該這樣宣傳。聶榮臻參加了華北工作討論會,他是參加者,《聶榮臻回憶錄》第507、508頁裡這樣寫道:毛澤東批評說,這樣的宣傳暴露了我們的力量,引起了日本侵略軍對我們的力量重新估計,使敵人集中力量來搞我們,同時使蔣介石增加了對我們的警惕,你宣傳100個團,蔣介石很恐慌,他一直有這樣一個心理,害怕我們在敵后擴大力量,在他看來,我們的發展就是對他的威脅,所以這樣的宣傳百團,就引起了比較嚴重的后果。但是聶老總的書上又認為華北會議對彭老總的批判是過頭了,過火了,使彭德懷同志也很難過。

  再說說毛澤東批判的理由,他認為這暴露了我們的力量。按照我的理解就是,你可以打那個地方,但不要宣傳我們有100個團。這100個團怎麼來的呢?戰斗發起以后,作戰科統計參戰的有105個團。其實那時候的團,有大團、小團,有的小團隻有幾個連,武器也很少。左權參謀長說這是“百團大戰”啊,彭德懷說不管105或者多少,就叫百團大戰吧。

  [嘉賓主持]:百團大戰名稱的來歷就是這麼來的。

  [王亞志]:就這麼來的。它這個宣傳權在哪兒?在延安新華總社。太行分社把這個戰報發到了延安,內部發密電,說我們傷亡損耗了多少,我們多少人在那兒打什麼。新華總社發不發呢?向中外播不播?那得請毛澤東決定啊。后來它就播發了。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查到,《毛澤東年譜》有這方面的記載。第一次,9月11日,他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說,關於百團大戰,不要說是大規模的戰役,現在是游擊性的反攻﹔第二次,9月23日,毛澤東在楊家嶺作報告說百團大戰是我們的一個大規模的反掃蕩,一個戰役反攻,說是大規模,以后還有更大規模。這個反攻不是戰略反攻,是戰役的。下頭說,百團大戰,各地方都要干,要繼續干下去。

  第三次,《毛澤東軍事年譜》上記載新四軍的蘇北黃橋戰役,消滅了國民黨江蘇省主席韓德勤的八十九軍一萬多人。毛澤東在10月21日起草了一個電報給蔣介石,用的是朱德、彭德懷的名義,電報上說:我們是自衛還擊,百團大戰進入第二階段,我們忙得不得了,接到你的電示,才知道江蘇當局很不愉快,即令葉挺軍長命令各部,嚴守抗日防地,並就地和韓主席和平解決。

  第四次,這個很重要。百團大戰12月5號就結束了,毛澤東在12月23日和朱德、王稼祥三個人給彭德懷發了個電報。電報上稱百團大戰對外宣傳不要說結束,蔣介石正在發動反共新高潮,我們還需利用百團大戰的聲勢反對他。也就是說,1940年下半年,毛澤東公開演說裡從來沒說宣傳一百個團是錯的,4年以后才說是錯的。另外《彭德懷自述》講百團大戰傳到延安以后,毛澤東馬上來電表示:這令人興奮,這樣的戰斗是否可以再組織一兩次。這個電報,我們沒查到。可能編輯同志沒有編入年譜,但是這個電報我們相信有,因為《彭德懷自述》出來以后,有一個同志出來証明確實有這個電報。

  再一個就是《朱德年譜》上的記載。9月19日,朱德在延安一個大會上講我們百團大戰取得的勝利怎麼樣等等。特別是9月20號,延安各界慶祝百團大戰勝利,紀念“九?一八”九周年的大會上,毛澤東、任弼時、張聞天、王稼祥均出席,朱德在會上講話,說百團大戰是我們打破敵人囚籠政策的辦法,這個辦法可以拖住敵人,延緩他們進攻大后方的計劃。9月26日,朱德又在延安的《新中華報》發表了一篇文章,說百團大戰是勝利的,是有益的戰役反攻,它帶有全國偉大的戰略意義。

  從如此眾多的出版物上看,至少在1940年下半年宣傳100個團參戰,這是公認的。如果說錯了,彭德懷有份,但是不能完全說是彭德懷錯了,因為宣傳大權不在前方嘛。我分社的東西發到總社,播發不播發,決定權還是在總社。
【1】 【2】 【3】 

 
(責編:祝元梅)


相關專題
· 紅色訪談
· 嘉賓訪談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