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嘉賓訪談>>訪談實錄

周恩來侄女周秉德談“我眼中的伯父周恩來”

2008年03月20日14:14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字號 】 打印 社區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


  今年3月5日,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之一周恩來同志誕辰110周年。中共中央2月29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座談會,紀念周恩來同志誕辰110周年。

  3月20日9:30,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先鋒論壇邀請周恩來的侄女周秉德以“我眼中的伯父周恩來”為題與網友在線交流,共同緬懷周恩來同志。

嘉賓和主持人在訪談現場 點擊觀看視頻

  嘉賓簡介

  周秉德,第九屆、十屆全國政協委員,周恩來的侄女。

伯父誕辰110周年,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各種形式的紀念活動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今天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先鋒論壇十分榮幸地邀請到了周恩來的侄女──周秉德,以“我眼中的伯父周恩來”為題與網友交流。先請周阿姨和大家打個招呼。

  
[周秉德]:大家好。謝謝大家。

  
[主持人]:今年是周恩來同志誕辰110周年,從中央到地方舉辦了隆重的紀念活動,中央領導同志對周恩來的一生作出了十分的評價。人民群眾也積極表達了對他的深切懷念的感情。您能先給我們介紹一下這些紀念活動嗎?

  [周秉德]:今年的紀念活動確實很豐富多彩,從上到下,從中央到地方,以及個人、單位,各種形式挺多的。比如今年的1月20日,是今年的第一個大型紀念活動,就是由中國將軍書畫院在政協禮堂舉辦了一個紀念周恩來同志誕辰110周年的大型書畫展,而且他們還有網站,還有書畫圖冊的首發,這個展有很多上將、中將、少將各界人士都參加,這是今年第一個大型活動。

  [周秉德]:下面有很多很多活動,我最近還收到一些個人給我的稿子,比如,一個天津的老民警,我在去天津的時候,他給我看,他自己搜集了6、7年都是關於總理的圖像、論述等等一些紀念品,他都精心地把它歸類裝訂好給我看。在河南光山有一個姓姚的老師,是一位退休的干部,他幾十年來都在搜集總理的資料,個人也在辦展覽,給青少年學生看,這樣的事很多很多。單位就更不用講了,剛才說的是基層老百姓。光大集團的老總唐雙寧是十一屆政協委員,原來是銀監會的副主任,到了光大,是光大銀行的老總、董事長。他是金融家,但是他對總理的感情特別深,他專門做一個紀念會,在紀念會上有他一首詩,是在總理去世30周年的時候,他突然夜裡面醒了,就著燈光就寫了一首長詩,那是非常感人的。

  [周秉德]:當然中央2月29日的紀念活動,是最隆重的。中央2月29日召開紀念周恩來同志誕辰110周年的紀念座談會。這個會上,胡錦濤總書記的講話,也是高度概括了總理的精神,而且號召全國人民、全黨都能夠認真地學習周恩來同志的精神,把它發揚光大。我覺得這也是一個非常響亮的號召,在當前的社會形勢之下,確實很需要這樣的精神更好地傳播。

  [周秉德]:在我一個香港朋友的發起下,我幫他組織了一場音樂會,在3月4日晚上,有很多的當代知名度很高的演員、作家進行了一些演出,很感人。包括香港的陳復生小姐,她自己在台上說了她自己的感受,她雖然是香港人,從小在香港受的教育,但是我們香港的很多人都知道自己的祖國是在中國,是在中國大陸,我們非常熱愛我們自己的祖國,而且,我們從小就知道,周恩來總理在我們這個國家的各種表現、他的業績,特別是他的高風亮節,他的人品的高貴等等,她說了很動人的話。所以我覺得,從上到下,從內到外,都做了很多這樣的紀念活動。我還在2月25到27日,在有些熱心人的支持下,組織了大概140個人回到了家鄉淮安,去參加了紀念活動。這140多人包括開國元勛的一些后代,包括西花廳,就是在伯父身邊工作的同志,有些身邊工作的同志年老體衰,甚至已經過世了,但是他們的子女,有些從小住在西花廳,有些從小跟總理有過交往,也見過面的,也受過教育的,他們感情都是很深的,也把他們請去。還有我們周家的一些親屬們,組織了140多人,一起回到淮安。本來想乘飛機過去,這樣比較方便,后來考慮到我們不要太張揚,因為是紀念周總理,一貫是這樣的,所以我們都是坐火車過去,然后坐汽車一起過去。大家感到這個機會非常難得,因為他們都非常熱愛周總理,又特別想能夠看到周總理小時候出生的地方、他成長的地方、他的少年時代是在哪度過的,想看看他出生的房間、出生的院落和他小時候在那活動的一些城鎮,當時是淮安縣,那個城鎮的狀況和它周圍的環境,大家都覺得非常親切,又看了他的紀念館。

  [周秉德]:看周恩來紀念館的時候,紀念館想的很周到,事先拿了一個白布,拿了一個很長的布卷,希望大家簽名。我最近剛剛得到一幅照片,可以給你們看一下。這個背景是什麼呢?在淮安周恩來紀念館,紀念館的后面有一個七米八的銅像,這個銅像為什麼七米八呢?預示他活到78歲,這個銅像的后面是一個仿的西花廳的院落,這就是西花廳院落的背景,以西花廳院落為背景,因為有台階,照相比較方便,所以就在這拍了這麼一個照片,也是一個永久的紀念。大家看了以后都是非常珍貴的。所以說,活動很多。

嘉賓在人民網工作平台

  周總理沒有墓碑  他在老百姓心中有“心碑”

  [主持人]:在110周年的時候,很多網友也來到我們的“周恩來紀念館”抒發他們自己對總理的哀思,但是這些人很多沒有見過總理,只是通過文字或者音像了解總理的事跡。我們的感受、我們的哀悼,應該和您的感受是不一樣的。您作為周總理的親人,每到這個日子,您是一種什麼感覺?

  [周秉德]:我從小就非常敬仰伯父,當然我也跟普通老百姓一樣,非常愛戴這個人民的好總理。我覺得我是雙重身份。作為他的侄女,只是其中之一,因為我的生活環境、工作環境都是和大家在一起的,我也是一個老百姓。作為一個老百姓,他也是我最愛戴的人民總理。他過世之后,每年的1月8日,我們都會去紀念他、懷念他。一開始,因為他沒有墓碑,沒有一個場所是可以紀念他的,沒有特定的、專門為懷念、緬懷他的環境,整個中國大地都是他的英靈。一開始,我們每年1月8日都會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去懷念他,那裡面有他寫的碑文,1949年建紀念碑的時候,他工工整整地挑了好多次,把它用起來,刻在墓碑上的,大家隻能到那去緬懷他、懷念他。1989年以后,我們到了毛主席紀念堂的周恩來室,這個紀念堂有毛主席、周恩來、劉少奇、朱德四位的紀念室,后來2001年黨的80周年以后,增加了陳雲和鄧小平的紀念室,一共六個。每年1月8日都會到那去。1月8日,大家都知道是北京的三九天了,不論是多冷,風多大,從沒有間斷過,不管是親屬,還是原來在身邊工作的人員,或者是工作人員的后代,都會去,從來沒有間斷過。大家都是非常懷念兩位老人家。

  
[主持人]:您剛才說過,在中國沒有固定的紀念總理的地方,整個中國大地都是他的英靈。在國外也有這樣的地方。我不知道您聽沒聽說過,在日本,有一個懷念總理的地方,是一塊天然的石頭,那個石頭上有總理的詩作《雨中嵐山》,不知道您去沒去過?

  [周秉德]:去過,我剛才說沒有一個專門屬於他的地方來紀念他,也不准確,因為有好幾個紀念館是專門用來紀念他的,這裡我是講墓碑。的確他沒有一個確實的墓碑讓大家去懷念他的,當然,他沒有墓碑,但是他有了心碑、口碑、大家都在心中懷念他,這是不容置疑的。

  [周秉德]:在中國,也不能說是沒有,有周恩來的紀念館,有周恩來、鄧穎超紀念館,有周恩來故居,另外還有南京的梅園新村,梅園新村是我們共產黨在南京的辦事機構,但是因為是周恩來同志在那作為領導人,他是家長,當然也是以他的事跡為主的一個展覽內容,所以紀念館還是很多的,比如說沈陽的一個小學,還有鐵嶺的一個書院,有很多,不能說一個都沒有。

  [周秉德]:像日本的嵐山,那裡有一個墓碑,那個墓碑上的文字是周總理留學日本快回來的時候,在京都寫的一首詩,后來,在80年代的時候,日本的一位老人非常希望能夠給總理在嵐山豎一個碑,就請廖承志抄下來,所以那是廖承志的手記。這個碑揭幕的時候,我的伯母鄧穎超出席了揭幕儀式,回來還給我帶了這個照片,我一直很向往這個地方,那是1995年,我去日本的時候,也專門去了京都,也去了嵐山,而且很巧,那天,真是有點毛毛雨,向他獻了花。我覺得對我一生也是印象很深的一件事。

  
[主持人]:我們的網友除了在網上抒發對總理的懷念之情,他們對於總理的一些生平的事跡、細節也非常感興趣。我在這裡,替網友先問兩個問題。第一個,我們知道,毛主席很愛寫詩,也很擅長寫詩,寫的非常好。很多人知道,其實總理也寫詩,但是他寫詩有一個特點,寫完之后就撕掉,是這樣嗎?

  [周秉德]:沒有探討過。我覺得首先,我們老一輩的革命家,他們從小有很深的文化底蘊,伯父也是從小受到很深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他寫的詩不少,特別是年輕的時候。最近文獻出版社出了一本他青少年時代的詩集,寫的還是很深的,都是很有思想、有很深厚的感情,那樣的詩是挺多的。但是在工作之后,我知道他參加革命這幾十年來,特別是他當共和國總理這麼多年,簡直是事情太多。首先,寫詩要有環境,要有一定的時間,要去醞釀一些思路,要體會很深的東西,他的具體事太多太多了,所以他恐怕也沒有什麼時間去寫,即使是寫出來,他可能也會對自己的詩不夠滿意,而且,肯定他沒有時間去醞釀這個詩的結構、用法等等,寫出來肯定自己也不會滿意,別人也不一定多麼的滿意。據說,陳毅老總說,別看你能當總理,你不一定能當事人。他一聽這個,更對自己的詩不滿意了。所以可能就會有這樣的動作。

  
[主持人]:還有一個小細節,就是在1976年,總理逝世的時候,聯合國也下了半旗,世界各國的報紙也都報道了這個事件。網友就問,1976年,英國的競報的頭條是“阿森納失去一位支持者”,“阿森納”是英國的一個足球隊,難道總理那會兒也看球,也是一個球迷嗎?

  [周秉德]:這個我是不太清楚的。

  
[主持人]:可能是有待求証的。

  [周秉德]:因為我不會總在他身邊。

 

【1】 【2】 【3】 

 
 
(責編:崔晨光)

更多關於 訪談實錄 的新聞
· 實錄:人大代表、豪吉董事長嚴俊波做客人民網
· 全國人大代表金竹花談“民族學校的創新教育”
·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教授賀強談資本市場發展與印花稅調整
·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教授賀強談資本市場發展與印花稅調整 (3)
· 廣西欽州市委書記湯世保談廣西北部灣經濟區的開放開發
· 東莞市市長李毓全談“和諧東莞,科學發展”
· 周漢民做客強國論壇談上海世博會的籌備與特色
· 厲無畏談物價結構性上漲
· 萬鄂湘談民商事審判促進經濟社會和諧穩定發展
· 全國人大代表諾爾德談“少數民族地區的民生發展與文化建設”

相關專題
· 嘉賓訪談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