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圖書連載>>鄧小平的最后二十年>>第六章 桑榆暮景

鄧小平的日常生活

余瑋  吳志菲

2008年02月20日17:08    來源:zzzzzz

  □他的生活很有規律,嚴格按自訂的作息制度運行。喝酒可以說是鄧小平的一種嗜好,但他從不貪杯。這位中國的“頭號煙民”說戒就戒,放下就沒有再抽。

  1989年11月,鄧小平終於辭去了自己最后一個職務——中共中央軍委主席。一個偉人主動離開政治舞台,同他步入政治舞台一樣,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歷史意義。全家人支持他退休,為的是他能更加健康長壽﹔而他自己一直希望早點退下來,為的則是國家的前途、黨的利益。退休后,鄧小平的生活是恬靜的,雖然晚年含飴弄孫,意趣超然,卻時時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關心中國的命運和前途,對現任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工作決不加以掣肘。

  作為妻子,卓琳非常了解鄧小平的生活習慣和愛好。鄧小平愛看書,看馬克思、列寧著作及中國歷史經典書籍、中外文學名著。因此,卓琳平時很注意收集、借閱鄧小平喜愛看的書籍。據說,少年時代的鄧小平聰穎過人,書讀三遍即能背誦。在莫斯科學習期間,更是接觸到大量的革命理論書籍。他早年的讀書經歷,給他后來的革命活動和生活帶來了巨大幫助和精神安慰。鄧小平看書時不死記硬背,不讀死書,而是特別著眼於運用,著眼於解決實際問題進行思考,著眼於用書本知識正確指導新的工作實踐和事物新的發展。他以讀書為一大樂趣,樂此不疲,孜孜不倦。家裡訂了10多份報紙,他每天“雷打不動”,都要將它們瀏覽一遍,家人常開玩笑地說他是家裡的“信息源”,是各種新消息的“發布官”。

  據報道,鄧小平還喜歡看小說。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北京大學教授嚴家炎在國內出版的新著《金庸小說論稿》中提出:鄧小平是內地最早閱讀金庸小說的人。鄧小平夫人卓琳女士說,鄧小平在70年代后期自江西返回北京,就托人從境外買到一套金庸小說,很喜歡讀。1981年鄧小平接見金庸時,第一句話就是:“你的小說我是讀了的。”

  自己讀書,勸人讀書,他還指導編書。1993年,近90歲的鄧小平冒著酷暑,親自審定《鄧小平文選》第三卷文稿。他很認真,一篇一篇地看。鄧小平認為,這本書是從大的方面講的,從大局考慮的,認為這是一個政治交代性的東西。他認為革命要靠“兩杆子”——“槍杆子”與“筆杆子”。重視“槍杆子”的鄧小平也是個“筆杆子”,他才思敏捷,文筆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早在戰爭年代,與他共事的同志形容他寫東西是“倚馬可等”。簡潔、明快、短小,是他文風上的突出特點。

  他的生活很有規律,嚴格按自訂的作息制度運行。通常,鄧小平每天清晨8時起床,然后在庭院內散步半小時左右。院子外圍約140米,他每天“定額”走上18圈方才“鳴金收兵”。每轉一圈,他走的步數都是一定的,像在虔誠地完成一件十分嚴肅的任務。他對待散步就像對待工作一樣認真,從不偷懶、不取巧、不抄近道。雨雪天不方便,他就在走廊裡來回走動。有時,他還做幾節自編的健身操,擴胸、伸腿、舒筋骨。這是晚年鄧小平“動補”的主要方式。早餐多安排在8點半,多是喝些豆漿,吃些油條或饅頭。上午,在閱讀國內外報刊新聞摘要和中央辦公廳送來的簡報與文件。

  午餐安排在12點,和家人一起用餐,一大家有十三四人分坐兩桌。午餐通常是四菜一湯,其中兩犖兩素、一杯茅台或黃酒﹔他愛吃辣椒。午飯后,一般稍作休息。下午有時約牌友打橋牌。

  晚餐在6點半,常常是一個湯和一碟炸花生、黃豆、雜果仁。吃飯時,愛了解子女的一些情況,但隻聽不作回答。晚飯后,沒有特殊情況一般要看中央台的“新聞聯播”。晚10時許,結束一天的生活。

  喝酒也可以說是鄧小平的一種嗜好,但從不貪杯。他喜歡喝法國的葡萄酒,但更喜歡喝貴州出產的茅台酒、杭州的黃酒。有一次同一些退下來的老同志團聚,竟接連喝了6杯茅台而臉不改色,仍舊談笑風生。70年代初,他蒙難江西時,喝茅台困難了,就喝當地最便宜的酒,有時夫婦倆自己釀米酒。他在1989年退休的當天,鄧朴方深知父親的喜好,提出送一瓶好酒給父親。后來,醫護人員出於對鄧小平身體健康的考慮,建議他不喝白酒為好,鄧小平欣然接受,改喝加飯酒,進餐時一小杯,從不過量。

  曾在鄧小平家做過近兩年廚師的管建平回憶說:“打心眼裡說小平一家是過日子的人。兩年裡,我做什麼,他們吃什麼,絕對不挑食。只是他們的口味重一點,偏愛辣,我便在做菜時多放點辣椒、辣椒粉就行了。”據介紹,鄧小平用餐時喜歡各種各樣的青菜都吃一點,於是管建平特意為鄧小平准備了一個小盤子,各種菜都夾上一點,戲稱為“五味俱全”。回鍋肉、扣肉、粉蒸肉、臭豆腐、腌胡蘿卜絲,是他常吃的。“他家有一個習慣——不浪費,剩飯剩菜一律下頓做成燴飯、燴菜接著吃,就是燉菜剩下的湯都要留到下頓吃。”無論法定節日還是民俗節日,或者遇上誰的生日,鄧家把握住一點,從不辦酒席﹔隻有在親友、同事和部下來時,卓琳才會特地關照廚師加菜,還特地讓廚師少放辣子。

  20世紀80年代初,在鄧小平身邊工作的保健醫生傅志義說:“小平同志從不吃補品,唯一可算‘補品’的,是每天吃幾顆大粒維生素。在他身邊工作3年,我竟從未見他患過感冒,也很少見他吃藥。”作為保健醫生,傅志義明白像鄧小平這樣有多年煙齡的老人,如果一下子讓他戒掉,反而會引起機體的平衡失調,帶來危害,“況且他自己也在克制,平時在辦公時基本上不抽,會見外賓參加重大國事活動也盡量少抽”。

  有人說,鄧小平是中國的“頭號煙民”。當然,這話是從其政治地位而言的,並非是說他的煙癮最大。即便是戰爭時代,他也沒有離開香煙。在長征途中,沒有煙抽,他和羅榮桓兩人曾沿路找點破紙、干樹葉子,用破紙包上當煙抽。在江西下放勞動的日子裡,鄧小平抽著煙,在深深的思索中憂國憂民。在恢復工作后他日理萬機,抽著煙沉思默想,萬家憂樂在心頭,以民眾苦痛為懷,構思著改革開放的每一個方針、每一項政策、每一次決策。吸煙在這時成了激發靈感的誘因。

  人們曾經看到,在會議上,鄧小平侃侃而談,聽者聚精會神。談著談著,他從放在桌上的“熊貓”牌煙中取一支,叼在嘴上,“噌”的劃燃火柴點煙,深深地吸上一口,煙霧在空中飄浮,接著他又順著先前的思路講下去……

  吸煙危害身體。為此,家人十分替他擔心,為他作出了種種限制性安排。1986年9月2日,他在中南海紫光閣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電視採訪時,一如往常那樣掏出了香煙。記者邁克?華萊士也要了一支,可仔細一看覺得這煙不對勁:“哈哈,過濾嘴比煙還要長。”華萊士的這個發現使鄧小平大為得意:“這是專門對付我的。我抽煙的壞習慣改不了啦。”

  1988年3月25日至4月13日,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在北京舉行。一天下午,大會選舉國家領導人。在主席台上就座的鄧小平投過票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便習慣地點燃了一支香煙吸起來。坐在台下大廳中間的一位代表看見了,便對坐在旁邊的另一位代表說:世界無煙日剛過,全中國全世界都大力宣傳吸煙危害健康,小平同志為什麼煙癮這麼大,開大會還吸煙呢?於是商量后決定向鄧小平提出意見。

  不一會兒,主持大會的宋平手裡出現一張小字條,上面寫著一行字:“請小平同志在主席台上不要吸煙。”宋平看過字條后會意地遞給鄧小平。鄧小平看了看,笑著趕快把正在吸著的香煙熄滅了。此后,鄧小平在主席台上再也沒有吸煙。

  事后,那位全國人大代表,一提起他在人民大會堂給鄧小平寫字條提意見的事,逢人便說:“鄧小平同志這樣認真地接受我們的意見,真使我們非常感動。” 這件事被傳為佳話,黨的領導人和普通代表之間平等相處、自覺遵守公共場合的秩序,贏得了人們的尊敬。退休后,出於健康的考慮,鄧小平開始戒煙。對於一個有長期“煙史”的人來說,戒煙無疑是一件需要有堅韌毅力才能做到的事,但鄧小平說戒就戒,放下就沒有再抽。

  >>>點擊進入《鄧小平的最后二十年》專題

  
(新華出版社授權發布,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責編:王新玲)
相關專題
· 圖書連載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