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圖書連載>>鄧小平的最后二十年>>第五章 政治囑托

鄧小平的“戰略安排”

余瑋  吳志菲

2008年02月20日17:08    來源:zzzzzz

  □“為什麼退下來?因為中國現在很穩定。退就要的真退,百分之百地退下來。”這是鄧小平的“戰略安排”。臨別時,江澤民與鄧小平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

  1989年,北京城在風風雨雨中度過。11月9日清晨,當長安街旁電報大樓報時鐘聲沉穩有序地響過之后,沉寂一夜的京城醒過來了。這時,在景山公園附近的一個住所裡,有一位老人按時起了床,同往常一樣准時吃過早飯,然后坐下來看書報,閱文件。

  女兒領著小孩走進來,老人問:“還下雨嗎?”顯然,他起床后已看到窗外飄飄洒洒的細雨,濕潤了深秋大地。女兒答道:“開始下雪了。”老人聽罷,立刻站起身來,把窗子用力推開,可能感到興致未盡,索性打開大門走到室外。

  室外寒冷,空氣濕潤,點點雪花伴隨著星星細雨飄然而落。老人望著這雨夾雪,感受著寒風的吹拂,語音中帶著感慨:“這場雨雪下得不算小呀,北京正需要下雪啊!”

  這位老人就是鄧小平!他忘卻了寒冷,禁不住信步走到庭院,融進了飄飄揚揚的風雪之中,久久不願離去。

  這一天,他要了結一個夙願──退休。

  廢除領導干部職務終身制,建立退休制度,這是鄧小平成為黨的第二代領導集體的核心之后,提出的一個重要主張。早在1977年,他在重新恢復領導職務之時,就提出了干幾年便退下來的要求。

  1975年2月,身患重病的周恩來總理給毛澤東呈上一份請示報告。報告建議:鄧小平“主管外事,在周恩來總理治病療養期間代表總理主持會議和呈批主要文件”。毛澤東批准了這個報告。在毛澤東的支持下,鄧小平實際上開始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這一年,鄧小平71歲。

  這一舉措像一把尖刀插在了急於搶班奪權的“四人幫”心上。急紅了眼的王洪文跑到上海肆無忌憚地叫喊:“10年后再看。”這一年,王洪文剛滿40歲。

  王洪文的話傳到中南海。在71歲與40歲的比較中,鄧小平顯得格外清醒。他找到李先念等老同志交換對王洪文這句話的看法,說:“10年之后,我們這些人變成什麼樣子?從年齡上說,我們斗不過他們啊!”幾個老革命家從王洪文的話中覺察到黨和國家面臨一場潛在的危機,那就是:老一輩革命家大都年事已高,一旦撒手人寰,誰來接班?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不好,讓“四人幫”或“四人幫”派系的人執掌黨和國家的大權,那麼對我們的黨、我們的民族將是一次災難。

  從此,接班人的問題伴隨著王洪文的那句話就一直深深地刻在鄧小平的腦海之中,一刻也沒有忘記過。

  “文化大革命”結束后,伴隨著撥亂反正和大規模平反冤假錯案工作的展開,建國以來因歷次運動遭受迫害的干部紛紛走上各級領導崗位。由於從反右運動到“文革”結束持續了20年,原來的年輕人早已進入中年,中年人也變成了老年人。面對著改革開放和四個現代化建設事業的繁重任務,一方面,干部隊伍嚴重老化,力不從心﹔另一方面,因無位子,年輕干部又上不來。如果讓剛剛恢復工作的老干部一下子退下來,老干部本人思想上不大容易接受,而且在客觀上也會出現一個干部斷檔的問題──老干部是國家政權的主心骨,一時少不了他們,處理太急了行不通。因此,需要採取一個過渡的辦法,來解決這個日益突出的矛盾。

  鄧小平敏銳地認識到,順利完成新老干部交替是從組織上保証改革開放政策的連續性和國家長治久安的重大戰略措施,新老交替的關鍵是要解決老同志佔著位子的問題。由於傳統習慣勢力的影響,在我們黨的干部隊伍中,普遍地、長期地存在著一種隻能上不能下,隻能進不能出,隻能升不能降,隻能留不能去,隻能干不能退的傾向,要從廟裡請出老菩薩談何容易!

  1982─1992年,是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從十二大設置到十四大撤銷的10年存續時期。中顧委是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在特殊的歷史條件下,為解決干部系統吐故納新、新老交替而創造的一個過渡性的組織形式。

  鄧小平提出設顧問最早是從軍隊開始的。1975年7月14日,他在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講了在軍隊設顧問組的問題。他指出:“設顧問是一個新事物,是我們軍隊現在狀況下提出的一個好辦法。設顧問,第一關是誰當顧問,第二關是當了顧問怎麼辦?”“顧問組的組長,不參加黨委,可以列席黨委會,好同顧問組通氣。其他待遇不變,但是配汽車、秘書要變一變。”“顧問也有權,就是建議權。顧問要會當,要超脫。不然,遇事都過問,同級黨委吃不消。設了顧問,究竟會有什麼問題,等搞年把子再來總結經驗。”當時,鄧小平提的顧問制度並未完全行得通,雖然道理大家都明白,但卻沒人願意當顧問。后來,由於鄧小平再次被打倒,設顧問的事情便被擱置下來。

  1977年,鄧小平第三次出來工作后,在解決了黨的政治路線和思想路線后就著手解決組織路線問題。鄧小平感到,現在我們國家面臨的一個嚴重問題,不是四個現代化的路線、方針對不對,而是缺少一大批實現這個路線和方針的年富力強、有專業知識的干部。確定了實現四個現代化的目標還不夠,還要有人干。誰來干?靠老干部坐在辦公室畫圈圈不行,沒有希望。一次,鄧小平在中央黨、政、軍機關副部長以上干部會議上講道:“現在我們搞四個現代化,急需培養、選拔一大批合格的人才。這是一個新課題,也是對老同志和高級干部提出的一個責任,就是要認真選好接班人。老干部現在大體上都是60歲左右的人了,60歲出頭的恐怕還佔多數,精力畢竟不夠了,不然為什麼有些同志在家裡辦公呢?為什麼不能在辦公室頂八小時呢?我們在座的同志中能在辦公室蹲八小時的確實有,是不是佔一半,我懷疑。我們老同志的經驗是豐富的,但是在精力這個問題上應該有自知之明。就以我來說,精力就比過去差得多了,一天上午、下午安排兩場活動還可以,晚上還安排就感到不行了。這是自然規律,沒有辦法。”鄧小平接著說:“粉碎‘四人幫’以來,我們把老同志都陸續請回來了,並且大體上恢復了原來的或者相當於原來的職務。這樣,我們的干部就多起來了。把老同志請回來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正確的。現在我們面臨的問題,是缺少一批年富力強、有專業知識的干部。而沒有這樣一批干部,四個現代化就搞不起來。我們老同志要清醒地看到,選拔接班人這件事情不能拖。否則,搞四個現代化就會變成一句空話。”鄧小平清醒地看到顧問制度只是一個出路,要真正解決問題不能隻靠顧問制度,重要的是要建立退休制度。

  從1980年起,鄧小平即開始做退休的准備工作。8月,中央政治局召開了擴大會議,鄧小平在《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講話中透露:“中央正在考慮再設立一個顧問委員會(名稱還可以考慮),連同中央委員會,都由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選舉產生。這樣就可以讓大批原來在中央和國務院工作的老同志,充分利用他們的經驗,發揮他們的指導、監督和顧問的作用。同時,也便於使中央和國務院的日常工作更加精干,逐步實現年輕化。”

  1981年,華國鋒辭職時,黨內外一致要求鄧小平出任黨中央主席,甚至連一些外國領導人也通過各種渠道表達了此種願望。鄧小平力排眾議,推薦年輕的同志主持黨和國家領導工作。7月2日,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的帷幕剛落下沒幾天,鄧小平便又在各省、市、自治區黨委書記座談會上提到設顧問委員會以容納一些老同志的設想,並說:“這是為后事著想。”1982年1月13日,鄧小平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談到要老同志讓路,讓中青年干部上來接班的問題時,把它比喻為“一場革命”,並疾呼:這場“革命”不搞,讓老人、病人擋住比較年輕、有干勁、有能力的人的路,不只是四個現代化沒有希望,甚至於要涉及到亡黨亡國的問題,可能要亡黨亡國。

  鄧小平想出兩個辦法:一是勸說一部老同志退出合適崗位,二是設立中顧委。鄧小平有意識地採用這種史無前例的辦法,目的是為了平穩過渡。顧問不任現職,這樣就可以把位子讓給能干四化的年輕人。

  顧問又是一種職務,而且它的級別不低於同級黨委成員,讓老同志把自己的椅子移到這種地方,工作比較好做。然而,顧問的頭銜不單是起安慰作用,還有“傳、幫、帶”的責任。鄧小平的這一層謀略用意很深。因為當時的中國領導班子不僅存在老化問題,還存在斷層問題。“文革”影響了一代人,在這種情況下,老同志一下子將工作丟開不管也不行,必須在離開前選好接班人,並把他們放到領導崗位上加以扶植。接班人在一線頂事,老同志則利用他們的經驗在二線上做參謀,必要時指導指導,發現選的人不適當就換人。到時年輕人成熟了,老同志放心了,顧問制自動取消,終身制到此為止,過渡到常規退休制,新老交替順利完成。

  但當時有部分老干部對此不甚理解,認為老干部剛恢復工作又要離休,屁股還沒有坐熱,中央對老干部不公正。還有一些人甚至認為,三四十歲的人是“文革”經歷者,他們沒學到什麼東西,提拔干部沒他們的份兒。看來,鄧小平還得做一些勸說工作。

  真正考慮成熟並下定決心設立顧問委員會是在黨的十二大召開前夕。1982年2月18日,鄧小平在會見柬埔寨的諾羅敦?西哈努克親王和夫人時說,干部老化問題已到了非解決不可的地步了。7月4日,鄧小平在軍委座談會上談到“老干部在上面,中青年干部上不來”的問題時轉述了聶榮臻的一句話:聶榮臻提出,步子要穩妥。我贊成。他有一個意見,就是要結合,老的一下丟手不行,老的要結合中青。他還說,干部年輕化,台階可以上快一點,這個問題解決不了,我們這些人交不了賬。如果再拖5年,怎麼辦?

  9月6日,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通過了新的《中國共產黨章程》,在新黨章的第三章第22條裡明確了中顧委的組成原則和職能作用:黨的中央顧問委員會是中央委員會政治上的助手和參謀。中共十二大上,鄧小平出任過渡形式的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他意在為退休做鋪墊。會上,鄧小平就中顧委的性質和任務作了重要講話。他說:中央顧問委員會是個新東西,是根據中國共產黨的實際情況成立的,是解決我們這個老黨、老人實現新舊交替的一種組織形式。目的是使中央委員會年輕化,同時讓老同志退出一線后繼續發揮一定的作用,顧問委員會就是這樣一個組織。可以設想,我們再經過10年,最多不要超過15年,取消這個顧問委員會。

  1987年黨的十三大召開前,鄧小平、陳雲、李先念等人共同約定“一齊退下來,而且是一退到底。即退出中央委員會,不再擔任任何職務。彭真、鄧穎超、徐向前、聶榮臻也要求‘全退’”。對於鄧小平、陳雲、李先念“全退”的要求,尤其是對鄧小平“全退”的要求,中央許多人表示不能接受,特別是老同志。后來,經過中央政治局反復討論,並征求多方意見,決定鄧小平、陳雲、李先念3人“半退”,即退出黨的中央委員會,但仍擔任一定職務──鄧小平擔任中央軍委主席,陳雲擔任中顧委主任,李先念擔任全國政協主席﹔彭真、鄧穎超、徐向前、聶榮臻“全退”,即退出黨的中央委員會,不再擔任任何職務。在黨的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在三老“半退”、四老“全退”的帶動下,中央和各省、市、自治區又有一批老干部退出第一線的領導崗位,增選為中顧委委員和各省、市、自治區的顧問委員會委員,一批年輕干部走上了一線領導崗位。

  1989年6月23日至24日,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在京召開。全會選舉江澤民為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增選了中央政治局常委,這標志著以江澤民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的建立。

  9月4日,一個極為平常的日子。幾輛小轎車駛過喧鬧的大街,前后有序地駛進景山后街一個僻靜的胡同,在兩扇鐵門前停了下來。須臾間,鐵門悄然無聲地被打開,等幾輛小車輕輕地開進去后,大門又輕輕地關上了。院子裡是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幾棵石榴、核桃、柿子、海棠樹和葡萄架上已經長出了果實。三棵雪鬆已經長得遮天蔽日。幾棵白皮鬆英姿華美,伸向藍天。特別惹人注目的是兩棵油鬆,長得淳朴、蒼健。這就是鄧小平的住處。

  江澤民等幾位中央領導從車裡走下來,在工作人員的迎候下,走進了寬敞明亮、陳設簡朴的屋子裡。鄧小平和他們一一握手后,面對大家開門見山地說:“今天主要是商量我退休的時間和方式。”由於幾位中央領導同志從心裡講還是希望鄧小平不要退,所以想開口解釋。

  鄧小平揮了一下手,說:“退休是定了,退了很有益處。”他理解在座幾位政治局常委的心情。此時,春夏之交的那場政治風波平息不久,江澤民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建立還沒有3個月,大家還希望他來掌舵。於是,鄧小平耐心地解釋:如果不退休,在工作崗位上去世,世界會引起什麼反響很難講。如果我退休了,確實不做事,人又還在,就還能起一點作用。

  鄧小平在同中央幾位負責同志作交待時講了一番話。他說:“我過去多次講,可能我最后的作用是帶頭建立退休制度。我已經慢慢練習如何過退休生活,工作了幾十年,完全脫離開總有個過程。下次黨代表大會不搞顧問委員會了,還是搞退休制度。我退休的時間是不是就確定在五中全會。猶豫了這麼幾年了,已經耽誤了。人老有老的長處,也有老的弱點。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腦筋就不行了,體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規律是不可改變的,領導層更新也是不斷的。退休成為一種制度,領導層變更調動也就比較容易。”鄧小平的這段話強調了顧問委員會只是為建立退休制度而採取的過渡性措施,下次黨代會不需再設立了,要納入正常的退休制度。

  鄧小平與新一代黨的領導人座談時,真誠地提出,“我不希望在新的政治局、新的常委會產生以后再宣布我起一個什麼樣的作用。現在看來,我的分量太重,對黨和國家不利。我多年來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一個國家的命運建立在一兩個人的聲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險的。” 鄧小平認為,實行退休的時機已經成熟,他堅定地表示:退休這件事就這樣定下來吧。

  未等前一支香煙的霧團散去,鄧小平又點燃第二支煙,他伸出兩個指頭說:“第二個問題,退的方式。”對這個問題,鄧小平反復考慮,並且也同楊尚昆談過,就是越簡單越好。鄧小平認為,簡化比較有利,特別是從自己簡化更為有利。而利用退休又來歌功頌德一番,實在沒有必要,也沒有什麼好處。鄧小平說:“來個干淨、利落、朴素的方式,就是中央批准我的請求,說幾句話。”他一一地看著幾位中央負責同志,誠懇地囑咐:“我退休方式要簡化,死后喪事也要簡化,拜托你們了。”

  江澤民、李鵬等常委被鄧小平畢生為黨、為國、為民的精神所深深感動。鄧小平很快又提到第三個問題,即“我退休時的職務交待”。他環視著剛組成不到100天的中央領導班子,最后把目光落在江澤民身上,說:“軍委要有個主席,首先要確定黨的軍委主席,同時也是確定國家軍委主席。”他加重了語氣,一字一句地說:“我提議江澤民同志當軍委主席。”

  在這次談話中,鄧小平還語重心長地談了新建立的中央領導集體加強團結、加強權威,冷靜觀察,應付國際形勢變化等問題。同一天,鄧小平鄭重地向政治局呈上了請求退休的報告,要求實現“全退”。這封不足700字的辭職信,字裡行間無不體現著這位老黨員、老公民對黨、對國家、對人民的赤誠之心。

  >>>點擊進入《鄧小平的最后二十年》專題

  
(新華出版社授權發布,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1】 【2】 

 
(責編:王新玲)
相關專題
· 圖書連載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