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圖書連載>>鄧小平的最后二十年>>第五章 政治囑托

鄧小平南巡

余瑋  吳志菲

2008年02月20日17:07    來源:zzzzzz

  □車輪滾滾。專列上的主人公,是共和國一位並不普通的普通公民。車至武昌,他有話要講,言簡意賅。車到長沙,那嚴肅的眼光隱含著一絲微笑。車抵深圳,老人毫無倦意:“想到處去看看。”

  1992年1月17日,農歷臘月十三。一列火車從北京開出,向著南方奔馳而去。這是一趟沒有編排車次的專列。除了中樞機關和隨行人員之外,誰也不知道此趟專列載的是什麼人物﹔包括中樞機關和隨行人員在內,誰也不曾料到這趟專列的南方之行將會載入史冊。

  專列上的主人公,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位普通公民、一位並不普通的普通公民──鄧小平。熟悉鄧小平的人都知道,他向來重視天倫之樂,喜歡和家人在一起。這次南下,正值寒假,他把全家都帶上了。

  雖已是耄耋之年,但鄧小平精神矍鑠,身體健康。選擇新年伊始出京,無疑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剛剛過去的一年,國際上矛盾錯綜復雜,風雲變幻莫測﹔與動蕩的世界相比,中國的穩定則為海內外所稱道。剛剛開始的1992年,將是不平凡的一年。中國共產黨第十四次代表大會將要召開,它將是繼往開來的一次重要的大會。

  此刻,他坐在南行列車上,回顧1991,展望1992,縱觀世界形勢,思考中國未來,運籌著大計方略……

  車輪滾滾。專列穿過華北平原,越過中原大地,過黃河,跨長江,於1月18日到達武昌。

  鄧小平此次南行,目的地是廣東。因此,出發前沒有向沿途各省打招呼,也不想驚動地方負責人出來迎送。這一天,停車武昌,是因為有話要講。電話打到湖北省委,把省委書記關廣富、省長郭樹言請到車站。

  專列在武昌停留了短短20分鐘。鄧小平在站台上一邊散步,一邊向關廣富、郭樹言作了言簡意賅的重要談話。鄧小平說:“現在有一個問題,就是形式主義多。電視一打開,盡是會議。會議多,文章太長,講話也太長,而且內容重復,新的語言並不很多。重復的話要講,但要精練。形式主義也是官僚主義。要騰出時間來多辦實事,多做少說。毛主席不開長會,文章短而精,講話也很精練。周總理四屆人大的報告,毛主席指定我起草,要求不得超過5000字,我完成了任務。5000字,不是也很管用嗎?我建議抓一下這個問題。”

  這席話決非無緣無故講的,而是有感而發,有的放矢。近來形式主義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會議多、文件多,簡直成了災。這個奠基,那個落成﹔這個開業,那個開幕﹔這裡通車,那裡通航……剪彩、揭幕、慶典,一個比一個盛大﹔酒會、宴會、招待會,一個比一個排場。名目繁多的檢查評比令人應接不暇,這個大檢查,那個大檢查,不吃不喝過不了關﹔這項那項評比,不送不請別想得獎。諸如此類,舉不勝舉。鄧小平向來對形式主義深惡痛絕,尤其反對會議多、文件多。

  鄧小平的武昌談話迅速傳到北京。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於1月21日起草並向黨中央、國務院呈遞了《關於減少領導同志過多事務性活動的建議》。江澤民、李鵬當即批示同意。

  當列車南下行駛到湖南長沙站時,已是18日下午4時。列車停留10分鐘,中共湖南省委書記熊清泉等上車迎接。鄧小平目光炯炯,神採奕奕,與熊清泉等一一握手。熊清泉邀請鄧小平下車散步,觀光車站。鄧小平高興地答應,隨即健步下車。

  長沙車站站台寬闊、漂亮,在20世紀70年代僅次於北京車站。熊清泉介紹說,這是1975年整頓期間設計,十一屆三中全會時竣工通車的。“這事,我知道。那年,萬裡當鐵道部長。”鄧小平舉目觀望站台、軌道,神態很是歡快。

  在漫步中,熊清泉簡要地匯報了湖南的工作。熊清泉見鄧小平興致很高,重視情況匯報,又把湖南改革開放的戰略、方針、目標作了簡略介紹。鄧小平高興地說:“構想很好。實事求是,從湖南實際出發,就好嘛!要抓住機會,現在就是好機會。”

  針對湖南前幾年改革開放晚、步子慢的情況,鄧小平嚴肅地指出:“改革開放的膽子要大一些,經濟發展要快一點,總要力爭隔幾年上一個台階。”那嚴肅的眼光隱含著一絲微笑。

  時間很快過去,就要開車了。熊清泉懇請鄧小平返回時在長沙住一段時間。鄧小平微笑道:“不麻煩了。”迎送他的同志們祝願他健康長壽,他歡快地回答:“大家都長壽。”又高興地向大家招手:“來,一起照個相。”攝影師舉起照相機,一個個溫馨的笑臉拍下來了。這笑臉給湖南人民留下了希望與力量。

  一月的鵬城,花木蔥蘢,春風蕩漾。1月19日上午9時,專列到達深圳火車站。一節車廂門打開,車站服務人員敏捷地把一塊鋪著紅色地毯的長條木板放在車廂門口。不一會兒,穿著深灰色夾克、黑色西褲的鄧小平出現了!人們的目光和閃光燈束都一齊投向這位領一代風騷的偉人身上。

  他,身體十分健康,炯炯的眼神,慈祥的笑臉,身著深灰色的夾克、黑色西褲,神採奕奕地步出車門。他的足跡,在時隔八年之后,又一次踏在處於改革開放前沿的深圳這塊熱土上。

  下車后,鄧小平滿面笑容地同前來迎接的廣東省委書記謝非、深圳市委書記李灝、市長鄭良玉一一握手。謝非向前一步,攙扶著鄧小平,發自肺腑地說:“我們非常想念您!”李灝動情地說:“我們全市人民歡迎您的光臨。”鄭良玉說:“深圳人民盼望著您來,已經盼了8年了!”鄧小平的女兒鄧榕大聲地對老父親說:“人民歡迎,廣東和深圳的領導歡迎你。”鄧小平同省市負責人乘一輛中巴,一直駛到下榻的市迎賓館桂園。在這裡恭候的市委副書記厲有為、市委常委李海東迎上前來,握手並問好。

  千裡迢迢,舟車勞頓,市負責人勸他老人家好好休息。但是,鄧小平卻毫無倦意,興奮地說:“到了深圳,我坐不住啊,想到處去看看。”

  隨行人員說,小平同志身體好,昨晚在車上休息得不錯,既然他興致高,就安排活動吧。在桂園休息約10分鐘,鄧小平和謝非等在迎賓館內散步。散步時,鄧楠向小平提起他在1984年為深圳特區題詞一事。鄧小平接著將題詞一字一句念出來:“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証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一個字沒有漏,一個字沒有錯。在場的人都很佩服他那驚人的記憶力。

  散步后,鄧小平在省市負責人陪同下,乘車觀光深圳市容。上車時,鄧小平說:“坐車出去走,不會招搖過市吧。”陪同的人說:“不會,不會,您放心。”

  車子緩緩地在市區穿行。這裡,八年前有些還是一汪水田、魚塘,羊腸小路和低矮的房舍。現在,寬闊的馬路縱橫交錯,成片的高樓聳入雲端,五顏六色的廣告招牌引人注目,到處充滿了繁榮興旺、生機盎然的現代化氣息。看到這些,鄧小平十分高興。李灝說:“深圳這些年來,除個別年份外,深圳的發展速度都很快,平均年增長超過20%。利用外資情況也比較好,國有經濟和其他經濟成分增長也很快。”鄧小平問:“外資比重有多大?”李灝說:“約佔25%,在總量中不到四分之一。”鄧小平點了點頭,感慨地說:“八年過去了,這次來看,深圳、珠海特區和其他一些地方,發展得這麼快,我沒有想到。看了以后,信心增加了。”

  深圳最值得驕傲的是年輕。深圳不僅是亞洲最年輕的城市,甚至可以說是地球上最年輕的一個大城市。這裡沒有北京的流金溢彩的宮殿,沒有西安有眾多的文物古跡,也沒有重慶在中國近代史上扮演過重要角色,沒有可承襲的傳統,沒有古老而神奇的傳說。但深圳的的確確是中國20世紀末一篇迷人的神話。

  看到深圳今天的氣派,你怎把它和前些年的荒涼、偏僻的邊陲小鎮連在一起。一位“老深圳”是這樣描述八年前她初來乍到深圳的情景:“我第一次見到的深圳,沒有寬闊的大街,沒有車流人海,沒有公共汽車,沒有菜市場,沒有公園,眼前有的只是一片片野草,灰塵彌漫的小路和建設者們住的一排排瓦油氈棚。”

  如今,現代化的高樓大廈一棟棟走進鄧小平的視野,窗外紅綠相映、黃藍相交的景色感染著鄧小平。鄧小平情緒高昂,他大聲說:“對辦特區,從一開始就有不同意見,擔心是不是搞資本主義。深圳的建設成就,明確回答了那些有這樣那樣擔心的人。特區姓‘社’不姓‘資’。從深圳的情況看,公有制是主體,外商投資隻佔四分之一,就是外資部分,我們還可以從稅收、勞務等方面得到益處嘛!多搞點‘三資’企業,不要怕。隻要我們頭腦清醒,就不怕。我們有優勢,有國營大中型企業,有鄉鎮企業,更重要的是政權在我們手裡。有的人認為,多一分外資,就多一分資本主義,‘三資’企業多了,就是資本主義的東西多了,就是發展了資本主義。這些人連基本常識都沒有。我國現階段的三資企業,按照現行的法規政策,外商總是要賺一些錢。但是,國家還要拿回稅收,工人還要拿回工資,我們還可以學習技術和管理,還可以得到信息、打開市場。因此,三資企業受到我國整個政治、經濟條件的制約,是對社會主義經濟的有益補充,歸根到底是有利於社會主義的。”

  一席話說得在場的省、市負責人心裡激動起來,感覺渾身的勁更足了。

  車子行至火車站前,女兒鄧林指著火車站大樓那蒼勁有力“深圳”兩個大字對父親鄧小平說:“您看,這是您的題字,人們都說寫得好。” 鄧楠打趣說:“這是您的專利,也屬知識產權問題。”說得鄧小平笑了起來。

  汽車轉彎向南,駛上一條更寬闊、更高級的新建馬路──皇崗路。車速加快,瞬間即到了皇崗口岸。望著宏大、氣派的口岸設施,鄧小平滿意地笑了。他登上口岸最高處,這裡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隻有一河之隔、但有公路橋連接的香港落馬洲。他深情地久久凝視著香港方向,目光非常堅毅,使人感到他對香港回歸及回歸后的前途充滿信心。

  看過皇崗口岸,乘車返回市區。鄧小平顯得很興奮,一路與省市負責人交談。

  這天晚上的晚餐也是在十分熱烈的氣氛中進行的。大家談笑風生,無拘無束。鄧楠對父親說:“給您准備了您喜歡的家常菜,知道您已不吃辣椒,這盤辣椒是給我們吃的。”鄧小平風趣地說:“這好,各取所需,不強加於人。”

  鄧楠又說:“對深圳人民來說,您是一朵大牡丹花,大家愛您!”

  鄧小平說:“我可不能一花獨放。紅花要有綠葉扶,沒有綠葉花不好看。再說,綠葉還要接受陽光照射,通過光合作用給鮮花提供營養。”

  這時,女服務員小曾十分崇敬地說:“鄧爺爺,您是我們心中的太陽,沒有您,深圳哪有這麼好的今天!您的理論思想為我們指明了方向,使我們走上了一條發展、富裕的道路!”鄧小平指著小曾說:“你也成了小理論家了。”

  不一會兒,鄧小平又若有所思地對大家說:“做人不能處處突出個人。智慧來自集體。好的領導能把群眾的智慧匯集起來,充分運用。”他指指鄧楠說:

  “你現在也是領導,要注重調查研究,不要脫離實際。科學發展要多聽專家意見,你才是個明白人。”

  晚飯后,鄧小平照例散步半小時左右。他一邊散步,一邊同深圳市負責人交談。散完步,往回走時,市領導建議從原來的路上走回去,鄧小平卻堅持走另一條路,並風趣地說:“我不走回頭路!”

  >>>點擊進入《鄧小平的最后二十年》專題

  
(新華出版社授權發布,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責編:王新玲)
相關專題
· 圖書連載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