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圖書連載>>鄧小平的最后二十年>>第二章 殺出血路

特區開始創造一個新的奇跡

余瑋  吳志菲

2008年02月20日08:07    來源:zzzzzz

  □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力主殺開一條血路為打開國門“練兵”。5年后,特區最尊貴的客人發現這裡開始創造的是一個新的奇跡

  鄧小平第三次復出后,打破“文化大革命”期間黨政領導人很少出訪的慣例,先后訪問了8個國家。一度與世隔絕的中國開始與世界接觸,中國人也隨著鄧小平出訪的電視鏡頭逐漸了解世界。

  出訪新加坡時,鄧小平了解到,這個面積隻有587平方公裡,人口隻有230萬,規模僅相當於上海1/10的國家,每年能吸引200多萬外國游客,一年僅旅游收入就高達10億美元。新加坡從20世紀60年代起就十分注重加強對外經濟聯系,積極參與國際市場,利用發達國家傳統工業轉移到海外的機會,不斷從國外引進資金和先進技術,使經濟迅速騰飛起來,成為亞太地區經濟發達的“四小龍”之一。鄧小平十分贊賞新加坡引進外資的成功經驗,他了解到外商在新加坡設廠使新加坡得到三大好處:一是外資企業利潤的35%要用來交稅,這一部分國家得了﹔二是勞務收入,工人得了﹔三是帶動了相關的服務行業,這是一筆可觀的收入。鄧小平決心把新加坡的這個“經”取走。

  然而,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中國處於幾乎與世隔絕的狀態,有許多條條框框的限制:1972年,中國政府曾明確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允許外國人在中國投資,中國也不向外國輸出資本。1974年外貿部的一篇文章也明確表示:“社會主義國家根本不會引進外國資本或同外國共同開發本國或其他國家的資源,根本不會同外國搞聯合經營,根本不會低三下四地乞求外國的貸款。”鄧小平深深地感到:中國經濟發展不僅同發達國家的差距進一步擴大,而且還被一些發展中國家和地區遠遠甩在了后面。關起門來搞不成現代化,中國的國門必須打開,不然就有被開除球籍的危險。

  回國后,鄧小平多次提出利用外資作為一項大政策來抓。1978年12月,“努力採用世界先進技術和先進設備”被正式寫進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公報,利用外資的政策得以確立。

  1979年1月,一份關於香港廠商要求回廣州開設工廠的來信引起了鄧小平的高度重視。他敏銳地意識到,這是利用外資的一個很好的時機,當即在這份來信摘報上批示:“這件事,我看廣東可以放手干。”曾任廣東省委副書記的一位同志回憶當時的情形,說:“經過十一屆三中全會,我們感到不改革開放不行了。鄧小平的這個批示,對我們是很大的啟示和鼓舞。我們就從廣東的實際出發,分析廣東的特點,提出廣東的改革開放應該先走一步。”

  這年4月,北京,中央工作會議。會議主要討論調整國民經濟等問題,提出了對國民經濟實行“調整、改革、整頓、提高”的8字方針。在會議期間,當時擔任廣東省委主要領導工作的習仲勛、楊尚昆向中央匯報工作,提出一個設想和要求:要利用毗鄰港澳的有利條件,實行特殊政策和靈活措施,加快對外開放和經濟建設。

  會議期間,鄧小平靜心聽取了匯報。在他腦海裡早就思考著一個問題:改革需要一個突破口,一塊試驗場,在這裡放手搞,萬一失敗了也不要緊,就那麼一小塊地方。廣東省委的匯報把他的思緒拉到了與香港隔江相望的深圳等地。散會以后,鄧小平同他們進行了談話。話題從延安談起。談到當年那麼小小的一塊邊區,后來竟打出這麼大的一塊江山﹔談到解放幾十年了老邊區人民還不富裕。談話者不禁感慨萬分。鄧小平陷入了沉思,過了良久說:“你們上午的那個匯報不錯嘛,在你們廣東也劃出一塊地方來。”

  這塊地方該叫什麼?工業區、貿易區、出口加工區、貿易合作區,都不准。鄧小平在細細尋思。也許他早已胸有成竹,也許智慧的火花在剎那間碰撞而出,他說:“就叫特區,陝甘寧開始就叫特區嘛!中國沒有錢,可以給些政策,你們自己去搞,殺出一條血路來!”習仲勛喜出望外,脫口而出:“特區,好!”

  在鄧小平提出舉辦特區的建議后不久,中央根據鄧小平的意見,責成廣東、福建兩省進一步組織論証,提出實施方案,並讓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谷牧同他們具體研究,把此事抓緊抓好。

  5月11日至6月5日,谷牧帶領由國務院進出口領導小組辦公室、國家計委、外貿部、財政部、國家建委、物資部等部門同志組成的工作組,到廣東、福建進行調查研究,與當地同志一道分別就兩省經濟發展的條件和規劃設想進行調查和討論。經過深入調查,認為深圳、珠海、廈門、汕頭具有建立特區的諸多便利條件。在討論研究的過程中,廣東、福建兩省起草了關於對外經濟活動實行特殊性政策和靈活措施的報告,呈送中央。

  7月15日,中央、國務院批轉了兩省委報告,確定:在深圳、珠海、汕頭、廈門試辦出口特區。

  1980年3月,中央在廣州召開廣東、福建兩省參加的會議。正式將“出口特區”定名為“經濟特區”。同年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完成了有關興辦特區的立法程序。

  深圳是中國第一批經濟特區中的第一號特區。它原是個隻有兩萬多人口的落后的邊陲小鎮,點一支香煙不等燃盡便可以兜遍全鎮。它懷抱珠江口,但始終只是窺探著香港的繁榮,十裡八鄉的人都知道它是偷渡香港的必經之地。當辦特區的大政方針一定,一場“殺出血路”的戰斗迅速在深圳打響。

  中央軍委一聲令下,一列列滿載士兵的列車風馳電掣般駛向深圳。從遼寧鞍山、陝西漢中抽調來的人民解放軍基建工程兵兩個師的官兵,加入深圳拓荒者的隊伍中。來自全國各地的100多位工程師身背行裝,來到深圳。百萬人的勞務大軍猶如狂濤巨浪,涌入深圳。這裡,到處響著推土機、挖掘機、起重機的隆隆聲,到處可見步履匆匆的行人,市長和打工仔一同住進低矮、潮熱的工棚,一同起早貪黑在工地上,一同出大力、流大汗。國營、集體、個體、合資、獨資企業如雨后春筍般地冒了出來。

  創業是艱辛的。沒有資金,深圳人首先斗膽想到向外商搞土地有償使用。土地對中國人來說太敏感了,100多年的屈辱史常伴著割地求和,現在要把革命烈士用鮮血換來的土地出讓給資本家,說不定會背上“賣國”的罪名。特區的建設又是刻不容緩,這些深圳的開拓者們隻得到馬列著作中去找出一點根據:“到寶書中去找答案。我們隻希望祖師爺對租地有論述,隻要他們說了可以干,我們就不怕。”馬克思主義是干社會主義事業的指導思想,深圳特區同樣需要它來保駕護航。查來查去,終於查出了“可以出租土地”。

  深圳出租土地的消息很快傳到了香港。土地對於香港人來說,比黃金還金貴多少。一河之隔的深圳,以低得多的租價,還加上簡化一切手續,一年免稅,三年免關稅,免稅進口必需的生產資料等優惠政策,能不吸引香港人投資的目光?

  “這個特區是鄧小平試驗用的,將來地皮肯定看漲。不買,可惜機會了。”香港人紛紛過河來,簽訂租地、辦工廠、開商廈的合同。有了資金,水、電、路都可以通了,山可以移,窪可以平了。這就是被深圳外貿辦稱為“金錢”逼出的“土地出租”的第一輪沖擊波。終於,“摸著石頭過河”的深圳人闖出了一條特區建設的路子。其發展速度可稱為騰飛,其騰飛之快,被美國輿論稱之為“一夜崛起一座城”。

  繼深圳經濟特區動工建設后,1980年10月,設在濱海漁村的珠海經濟特區正式開始動工興建﹔1981年10月、11月,設在山坡或荒灘的廈門、汕頭經濟特區也分別動工興建。至此,4個經濟特區的建設全面展開。

  特區建設走的路可謂荊棘叢生,關隘重重。對辦特區,一開始就有不同意見。有一位級別相當高的領導干部在聽說允許廣東試辦出口特區后就說,廣東如果那樣搞,那得要在邊界上拉起7000公裡長的鐵絲網,把廣東與毗鄰幾個省隔離開來。他擔心的是國門一旦打開,資本主義的東西就會如洪水猛獸一樣涌進來。有的人將經濟特區與舊中國的租界相提並論,說這樣下去,勢必“國將不國”。有的到特區“考察”的人手捧飄揚的國旗感嘆地說: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隻有這面旗幟還是紅色的。這些人橫挑鼻子豎挑眼,喋喋不休地提出種種疑問。這些議論從南到北傳播開來,特區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鄧小平關注特區的命運,他說:“辦特區是我首先提議,經中央批准的,辦得怎麼樣,我當然要來看看嘛!”1984年1月的南疆,鮮花盛開,春意盎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鄧小平,在中央政治局委員王震、楊尚昆陪同下,乘專列來到中國第一個改革開放“試驗場”——深圳經濟特區。鄧小平的到來,給南粵沃土增添了濃郁的春色,也帶來了幾分神秘。早早盼望著他老人家光臨的深圳人,此時此刻正懷著興奮、榮耀和忐忑不安的心情在期待著什麼。

  對深圳特區幾年來的發展,是肯定還是否定?深圳特區實行的一系列改革開放政策對了還是錯了?特區還要不要辦下去?在這關系深圳特區能否繼續前進和全國改革開放能否繼續深入下去的關鍵時刻,深圳的“拓荒牛”們無不翹首以望——有一天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能親自來看一看深圳的發展,聽一聽這裡建設者們的聲音,為每一個關心深圳乃至全國改革開放前途和命運的人排憂解難、指點迷津。

  鄧小平自深圳特區建立之日起,就一直關注著深圳這棵改革開放幼苗的成長和發展。1981年,國家處於國民經濟的調整期,拿不出錢來支持特區。鄧小平在這年的中央工作會議期間,語重心長地對廣東省領導人說:“經濟特區要堅持原定方針,步子可以放慢些。”“放慢些”是出於對國家經濟暫時困難的考慮。但是,原定的方針不能變,特區要堅定不移地干下去,這是最根本的。1982年初,深圳蛇口工業區擬聘請外籍人士當企業經理,遭到一些人的責難。鄧小平得知這一情況,立即拍板道:可以聘請外國人當經理,這不是賣國。

  一晃幾年過去,深圳特區究竟是什麼樣子?成功不成功?對特區的種種指責、懷疑對不對?鄧小平親自考察來了。

  1月24日中午12時30分,鄧小平一行的專列從廣州開到了深圳火車站。鄧小平身穿滌卡灰色中山裝,腳穿黑色皮鞋,紅光滿面,步履穩健地走下火車和迎候在車站月台上的深圳市領導人一一握手。慈祥的笑臉,感人,親切。

  下午3時30分,鄧小平在他下榻的迎賓館桂園稍事休息后,便聽取深圳市委書記、市長梁湘的工作匯報。梁湘談到,辦特區幾年來工農業產值、財政收入增長幅度很快,特別是工業產值,1982年達到3.6億元,1983年躍上7.2億元。這時鄧小平插話說,那就是一年翻了一番了?梁湘說,是翻了一番,比建特區前的1978年增長了10倍多,財政收入也增長了10倍。鄧小平滿意地點了點頭。

  40分鐘的匯報,鄧小平聚精會神地聽著,不時插話詢問。匯報結束時,梁湘說,請小平同志給我們作指示。鄧小平意味深長地說,這個地方正在發展中,你們談的這些我都裝在腦袋裡,我暫不發表意見。說完,鄧小平望望大家,手一揮道:“到外面看看去。”

  >>>點擊進入《鄧小平的最后二十年》專題

  
(新華出版社授權發布,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1】 【2】 【3】 

 
(責編:王新玲)
相關專題
· 圖書連載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