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圖書連載>>鄧小平的最后二十年>>第一章 歷史拐點

鄧小平艱難復出

余瑋  吳志菲

2008年02月19日07:58    來源:zzzzzz

  □是附和還是反對“兩個凡是”,關系到黨和國家的前途,也事關鄧小平的政治命運。粉碎“四人幫”9個月之后,鄧小平艱難復出,“輕鬆亮相”在北京國際足球邀請賽現場

  60次、50次、30次……1976年1月8日,人民的好總理周恩來的心跳逐漸停歇。最終,這位為人民的解放事業奮斗了60多個春秋的偉人帶著全國人民的敬仰離去了。

  4月初,全國許多城市的群眾利用清明節祭祖習俗,沖破“四人幫”的阻力,舉行悼念周恩來的活動。北京群眾自發匯集到天安門廣場,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集會,紀念周總理,痛斥“四人幫”。4月4日,這一活動達到了高潮。當天晚上,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江青等人把天安門廣場的事態定性為“反革命事件”,決定清理廣場上的花圈、標語。4月5日,憤怒的群眾與部分民兵、警察發生了沖突。晚上,一些群眾遭到了驅趕、毆打和逮捕。

  這年7月6日,朱德逝世。同月28日,唐山發生大地震。9月9日,改變了中國、影響了整個世界的一代偉人毛澤東,那顆偉大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毛澤東逝世后,“四人幫”迫不及待地要篡奪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權。他們盜用中共中央辦公廳的名義,要全國各地重大問題及時向他們請示報告,妄圖由他們指揮全國。他們拍照准備上台用的“標准像”,唆使一些人寫“效忠信”,四處游說,制造謠言,攻擊鄧小平,反對華國鋒和黨中央。他們還秘密串聯,策劃武裝叛亂,甚至偽造所謂“按既定方針辦”的毛澤東臨終遺囑,公開發出篡黨奪權的信號。

  在黨和國家處於危急的時刻,10月6日,以華國鋒、葉劍英、李先念等為代表的中央政治局,採取斷然措施,將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實行隔離審查。

  “四人幫”的覆滅,宣告了一個反革命集團的死亡,也宣告了在中國肆虐10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的終結。使飽嘗動亂之苦的中國人民重新看到了民族振興的希望之光。

  這時的鄧小平雖被保留黨籍,但已在“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中被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10月10日,鄧小平鄭重地拿起筆來,致信中共中央以表達堅決擁護中央一舉粉碎“四人幫”的果敢行動,信中洋溢著他的喜悅和激動之情:最近這場反對野心家、陰謀家篡黨奪權的斗爭,是在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后這樣一個關鍵時刻緊接著發生的。以國鋒同志為首的黨中央,戰勝了這批壞蛋,取得了偉大的勝利。這是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勝利,這是社會主義道路對資本主義道路的勝利,這是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的勝利,這是鞏固黨的偉大事業的勝利,這是毛澤東思想和毛主席革命路線的勝利。我同全國人民一樣,對這個偉大斗爭的勝利,由衷地感到萬分的喜悅。

  當時,葉劍英、李先念等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對鄧小平的處境都極為關注,多次提出讓鄧小平重新出來工作的問題。粉碎“四人幫”后,葉劍英向華國鋒提出:“趕快讓小平同志出來工作,恢復他原來的職務。”

  對於葉劍英的提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是堅決支持的。他明確表示自己的態度說:“完全同意葉帥意見,應該讓小平同志盡快出來工作。”

  因為華國鋒沒有積極的反映,鄧小平個人的政治命運在打倒“四人幫”后一時還無轉機。盡管“文化大革命”這場在中國的浩劫已經結束,但是中央還在重申“批鄧”,仍不肯為“天安門事件”平反。

  12月7日,鄧小平患前列腺炎,嚴重尿瀦留。盡管301醫院派醫生到鄧小平住地進行診視,並做了一些導尿處理,但病情還是不見好轉。12月10日晚,鄧小平在家人的要求下被送進301醫院住院治療。

  因當時鄧小平還尚處於政治隔離狀態,醫院為了讓鄧小平不與外界接觸,就安排他住在剛剛改造裝配完而沒有使用的南樓5層。不但安排有專人看守,而且還將樓梯上鎖而防消息“走漏”。知道給首長看病,但是一到病房,早已在等候中待命多時的301醫院主任醫師李炎唐愣了。這不就是以前經常在報紙、電視和新聞紀錄片中出現,而最近又了無蹤影的熟悉身影?他做夢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自己所敬佩的人,實在是不理解上面為什麼要打倒他。早有耳聞外面的傳說,有人說打倒后的鄧小平在秦城監獄,也有人說鄧小平下放到了外地,但李炎唐沒有想到的是心中的偉人就在自己眼前。

  鄧小平穿著中式棉襖,眉間隱含著一絲痛楚,但政治家特有的硬氣和傲氣流露在他的舉止之間。同他一起來的,還有他的夫人卓琳和女兒,也有他的保健醫生和護士等身邊工作人員。

  鄧小平的家人及身邊工作人員補充了一些症狀及以往病史。之后,李炎唐摸了摸他的腹部,並敲了敲已鼓起來的下腹,濁音上界已到肚臍下,感到情況不太好,提出了初步的診斷意見。經請示,開始再次摸、查、問,確定初步的治療方案。李炎唐讓護士做好導尿准備后對鄧小平說:“先給你插根導尿管放尿,有點疼。”鄧小平很干脆地說:“沒事的!”

  排除積尿后,鄧小平那緊縮的眉間漸漸放鬆。一直守候在病房的李炎唐,懸著的心也開始放置下來。為了減輕鄧小平的痛苦,李炎唐於第二天請來著名的泌尿科專家吳階平一起檢查。經會診,確診病因為前列腺肥大、造成尿瀦留。為此,鄧小平主動提出“干脆做手術,免得以后麻煩”。

  於是,醫院在進行手術方案准備的同時,向中央報告情況以請求批准。12月16日,華國鋒和汪東興關於動手術的批示下達。為了保証手術萬無一失,醫院按常規做抗菌素、麻醉藥過敏試驗,當時氨基類的藥物是最好的抗菌素,打了兩天。手術前,卓琳不放心地問主刀的李炎唐:“你看手術后可能會有什麼問題啊?”鄧小平接過話來說:“你不懂,不要問。要相信醫院,天下沒有絕對的事情,萬一出了問題,由我跟我的全家負責。”接著,李炎唐向鄧小平交待這一段時間不能抽煙,鄧小平果斷表態:“行!沒問題。”

  手術進行一個多小時,出血很少,沒有輸血。整個過程中,吳階平一直在旁邊督陣。鄧小平一直是那麼沉穩、鎮定,沒有吭一聲……

  手術后的第三天,鄧小平的身上出現紅疹子,而且越來越多。於是,醫院請來內科權威張孝騫老教授來確診。張孝騫曾被人利用,在1975年底的《人民日報》發表了有關批判鄧小平的文章。所以,一到鄧小平身邊查體,他感到特別慚愧,紅著臉、低著頭。但沒等他開口,鄧小平就說:“張老,你不要有任何包袱,知道你是不會干那種事的,一定是別人干的,我非常相信你。”老教授非常感動,眼淚直流。

  最后確診為藥物過敏,於是醫院決定停用一切抗生素和所有可以引起過敏的藥物。情況很快出現好轉,炎症消失,不久鄧小平的身體得已康復。

  盡管醫院做了不少保密工作,但自手術報告打上去后,中央和軍委的首長很快就知道鄧小平在301醫院就診。不多久,獨臂將軍余秋裡來了,一進門就嚷:“誰說不讓看,我就是來看的!”在病房裡,兩位老人敘舊話新,並大講抓“四人幫”那令人興奮的事情。臨走時,余秋裡說:“小平同志,我們都盼著你出來啊!”幾天以后,徐向前和聶榮臻到醫院看望了他們的老戰友鄧小平,表達了希望鄧小平早日出來工作的強烈願望。

  >>>點擊進入《鄧小平的最后二十年》專題

  
(新華出版社授權發布,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1】 【2】 【3】 

 
(責編:王新玲)
相關專題
· 圖書連載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