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查詢>>史海回眸>>千秋評說
從傳統文化借鑒反腐敗經驗是個假命題
張緒山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近年來,隨著“國學熱”、“傳統文化熱”的升溫和官場腐敗案的層出不窮,有人試圖從傳統文化中尋找克服腐敗的靈丹妙方,以至產生了一個“從傳統文化中借鑒反腐敗經驗”的設想,而且有聲響日高的趨勢。從動機上,論者可謂用心良苦,但嚴格說來,此論卻是一個經不起推敲的假命題或偽問題。

  “重民思想”和傳統吏治文化對現時反腐敗無借鑒意義

  “傳統文化”是一個意義十分寬泛、模糊的概念。客觀地講,“傳統文化”包含豐富的內涵,對於其中所體現的人文和社會價值的意義,似不宜簡單地肯定或否定。但“從傳統文化中借鑒反腐敗經驗”這個命題所關涉的,是“反腐敗”這個時代問題與傳統文化中的“反腐敗經驗”。就具體的指向而言,“傳統文化中的反腐敗經驗”所能包含的,不外乎兩方面的內容,一是諸如“民為重,社稷次之,君為輕”之類的“重民思想”,一是傳統官僚政治文化中的吏治經驗。因此,看似玄虛而復雜的“反腐敗”與“傳統文化”的關系,實際上是要回答,傳統文化中的這兩個方面是否能為當今社會面臨的“反腐敗”主題提供有益的借鑒,而傳統文化中的其他方面似乎與反腐敗這個主題無甚關涉。

  無庸贅言,“重民思想”確實是傳統文化中重要的思想遺產之一,然而,我們必須明白,在中國歷史上,“民為重,社稷次之,君為輕”之類的“重民思想”,所體現的不過是一些具有政治參與意識的書生一廂情願的理想而已,執權柄的統治集團所堅信的是“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骨子裡是不會接受的。這種書生理想在“傳統文化”中從來就處於很微末的地位,歷來都不曾受到統治者的重視,更沒有在專制體制下的制度設計中有所體現。中國歷史上的“重民思想”與近代意義上的“民本思想”不同。“民本思想”與“社會契約論”互為關聯,促成了作為近代世界進步標志的民主政治和法治制度的基礎。中國傳統的“重民思想”從來沒有產生類似的結果。

  實際上,盛行於今日政壇的所謂“人民公仆論”──人民是主人翁,官員是為人民服務的公仆──在深度上早已超出了傳統的“重民思想”。既然“人民公仆論”無法阻擋滾滾腐敗之流,那麼以歷史上的“重民思想”,又怎能在今日的反腐敗斗爭中發揮作用?要知道,我們所面臨的“反腐敗”這個時代命題,已經不是某一種觀念所能解決。“存天理,滅人欲”式的道德自律,在一個禮崩樂壞、欲望橫流的時代是不會有任何效驗的。唯一可行的措施不外兩個方面,一是制度上的約束力和法律上的懲罰力,二是保証這種約束力和懲罰力得以落實的物質力量﹔這兩個方面互為裡表,互為條件,缺一不可:有制度和法律而無保障其落實的物質力量(具體表現為代表權力制衡的政治集團),制度和法律等於虛設,難以推行﹔有權力制衡的政治集團而無相應的制度和法律,則物質力量之行為無規則可遵循。傳統官僚政治體制及其文化能解決這個問題嗎?

  我們知道,中國傳統官僚政治在本質上是小農經濟為基礎的專制集權政治。這種政治制度最突出的特征是嚴格的等級關系。在這種權力等級結構中,上對下擁有絕對的權力,下對上必須絕對服從。由此造成一個必然結果是,國家政治生活能否正常運轉,廉潔高效,取決於兩個不可或缺的條件:一是以皇權為代表的最高權力是否能保持強大控制力,二是這個最高權力本身能否保持廉潔。但問題是,最高權力在不受制約的情況下,實際上最易腐敗的,一旦最高權力腐敗,整個官僚政治絕對不可能保持其強大控制力和廉潔高效,因此腐敗成為不可避免之事。換言之,傳統吏治制度的制度約束力和法律懲罰力,其前提是不穩固的,它沒有得以落實的物質力量,即不同政治集團制約力量的保障。

  中國歷史上,所謂傳統吏治經驗無非是嚴刑峻法,如朱元璋的“剝皮實草”之類﹔但專制制度下的歷朝歷代的嚴刑峻法,都永遠脫不了事后懲罰的老套路,而世界各國的歷史經驗早已充分証明,“事后懲罰”的法律制度,不管如何嚴厲,都根本無法杜絕官員腐敗於未萌,因為它所能做到的隻是對已經形成的犯罪事實實施不得已的懲罰。

  更重要的事實是,一個新王朝建立之初,差不多還能做到嚴刑峻法,因為新王朝的建立者都是民眾反抗力量的目睹者或親歷者,親眼目睹或親身體驗了“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的驚心動魄的強大沖擊力。但是,新王朝開拓者從波瀾壯闊的民眾反抗運動中形成的“懼民觀念”,隨著統治秩序的逐漸恢復而逐漸減弱,在依靠血統繼承皇位的后繼者那裡,其影響力逐漸消失。來自“打天下”的王朝開創者本能地感悟到的“懼民觀念”,從來就沒有對傳統官僚政治形成實質性沖擊,形成相應的以民眾制約官員的制度,因而談不上對中國傳統官僚政治的根本影響。一部中國歷史証明,從來沒有哪個王朝將嚴刑峻法貫徹到底,最先破壞法律的往往正是最高權力集團的成員,他們享有的特權是對法律的最嚴重的腐蝕劑。所謂“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充其量不過是欺人自欺的遮羞布。

  在傳統宗法專制吏治制度中,看不到民意對官僚政治的制約。因此,隻有當整個官僚集團的腐敗行為超出民眾承受能力時,民眾便揭竿而起,鋌而走險,推翻整個權力集團,建立同樣結構的吏治體制,然后再經歷同樣的歷史循環。王朝雖有更迭,其制度結構卻沒有本質的變化。近代以前的一部中國歷史,其實就是一部王朝更迭史﹔在這部王朝更迭史中,人們惟見興衰治亂,卻看不到制度上脫胎換骨的更新。所以,這部歷史演示給人們的,是一幕幕成敗興亡的悲喜劇。然而,在這似乎永無休止的業力輪回的悲喜劇舞台上,角色雖有變化,但處於官僚體制之外被當作道具使用和折騰的芸芸眾生,對這個相同結構的吏治體制從來沒有任何制約力量。

  傳統吏治文化是現代法治社會的障礙

  從根本上,傳統吏治文化在預防和治理腐敗方面是沒有成功的經驗可借鑒的。不惟如此,它的許多觀念還成為現代法治社會的障礙。

  第一,傳統吏治文化的前提是“性善論”,它強調“人之初,性本善”,一廂情願地相信帝王“禪讓”和“大公無私”的美德,天真地相信君王趨向“仁政”的自覺性,對人性惡質的存在視而不見,從未提出“如果執權柄者怙惡不悛怎麼辦?”這種法治制度不可或缺的前提設問,從未正視官場對人性惡質膨脹的催化作用,其結果是限制君王惡性滋長的約束機制無法形成,暴政一旦形成,民眾束手無策,無法求助於制度的保障,除了暴力行動別無選擇。由於從未出現類似西方基督教文化背景中的“原罪論”,中國傳統吏治文化缺少西方社會中作為民眾共識的以人性惡為前提的“權力意味著腐敗”、“絕對的權力意味著絕對腐敗”的法制倫理前提。

  第二,“性善論”與家國同構思想,使傳統吏治倫理充滿家族倫理觀念,“青天老爺”、“父母官”等觀念成為根深蒂固的為官意識。在具體實踐中,各級官吏逐漸將自己視為法律的化身,而不是與民眾一樣服從法律的個體。這種為官意識成為官員特權思想的潛在意識前提。法律統治下“人人平等”的公民觀念,在各級官僚那裡很難被接受。

  第三,對於普通老百姓而言,傳統吏治政治中的“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現實,使他們以統治集團享有特權為理所當然,從來不敢設想自己是與官僚集團成員享有同等權利的“公民”。在他們的思想中,沒有公民社會不可缺少的“權利觀念”,隻有“明君”、“青天”和“臣民”意識,現代法制社會必不可少的“公民意識”始終無法形成。中國老百姓對官員的畏懼源自“臣民”觀念。

  傳統吏治制度具有的宗法專制特性以及它所造就的“臣民”心態,決定了它不可能為今日的反腐敗提供實質性的借鑒。如果傳統官僚政治及其文化真能為歷代統治者提供跳出治亂興衰循環圈的良策妙方,那麼中國歷史早就不會有王朝更迭了﹔如果傳統舊制度真的具備脫胎換骨、自我更新的機制,那麼近代中國的仁人志士以生命為代價、前赴后繼去進行的以顛覆舊體制為目標的革命活動,就完全沒有意義了。說到底,宗法專制官僚體制本身的缺陷乃是政治腐敗的根源。如果說“從傳統文化中借鑒反腐敗經驗”這個命題還有價值的話,那麼也是在否定意義上,即:根治今日的腐敗,絕不能走傳統吏治的老路﹔要從傳統吏治文化中找到跳出治亂興衰循環圈的經驗,無異於向一個行將就木的野郎中尋求長生不老術。今日中國的官場腐敗案屢屢發生的整體背景,是中國社會由傳統體制向現代體制的轉變:在這個轉變過程中,傳統舊體制的遺留毒素未能完全鏟除,現代民主體制未能完全確立和正常運轉,這才是官場腐敗的症結。因此,根治目下洶涌而來的官場腐敗,最需要也最有效的捷徑,不是走回頭路,向“文武周孔”那裡取經,而是要向前看,認真研究和借鑒已經完成由傳統向現代轉變的先進國家的吏治經驗,為我所用。如果回過頭去到傳統文化中去尋討所謂“靈丹妙方”,其情形無異於緣木而求魚,也很像一個人幻想自己可以提著頭發脫離地面,飛向空中。

《炎黃春秋》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相關專題
· 反腐倡廉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1999年 1998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經典著作 重要文獻
重大事件 重要理論
黨課教材 知識問答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