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文博之窗
毛澤東詞《西江月·井岡山》探秘
文尚卿 湯根姬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毛澤東既是一位偉大的政治家、思想家、軍事家,同時又是一位獨領風騷的偉大詩人。戰爭年代毛澤東所寫的《西江月·井岡山》是一首膾炙人口的詞篇,最近,筆者在接觸參觀井岡山的老同志以及在整理有關史料時,有幾點發現,特予以披露,以饗讀者。

  《西江月·井岡山》

  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
  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
  早已森嚴壁壘,更加眾志成城。
  黃洋界上炮聲隆,報道敵軍霄遁。


  這首詞最早發表在1956年8月出版的《中學生》雜志上,是謝覺哉在《關於紅軍的幾首詞和歌》的文章中提供的。

  1928年4月,朱德、陳毅率領南昌起義余部和湘南起義農軍到達井岡山,與毛澤東率領的秋收起義部隊會師,從而誕生了我黨的第一支工農武裝──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為“剿滅”紅軍,湘贛兩省敵軍受命於蔣介石,頻繁進犯井岡山革命根據地。

  1928年7月,湘贛敵軍向井岡山發動第二次“會剿”。為打破敵人“會剿”,在敵前鋒逼近永新時,毛澤東率31團在永新附近將敵圍困在永新縣城30裡內達25天之久,而朱德、陳毅則率領紅軍主力28、29團向敵佔區茶陵、酃縣進攻,迫使來犯之敵慌忙回援茶陵,因而擊破了敵人的首次“會剿”。但正當此時,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經和派任邊界特委的書記楊開明附和第29團官兵的思鄉情緒,放任 28、29團向湘南冒進,結果在郴州先勝后敗,紅29團幾乎全軍覆沒,剩余部隊同28團一起向桂東轉移。毛澤東得知消息后,萬分焦急,親自率31團前往桂東迎還紅軍主力,這時留守井岡山的僅剩31團的一營,狡猾的敵人正是乘此機會糾集4個團向黃洋界哨口進攻。

  黃洋界,又稱汪洋界,控制了井岡山的北大門,距當年紅軍總部機關的茨坪約25華裡,是寧岡、永新、酃縣進入井岡山腹地的必經通道。當年紅軍在井岡山設有五大哨口,分別控制了井岡山的五條道路。這五大哨口即:東面的桐木嶺哨口、南面的朱砂沖哨口、西南面的雙馬石哨口、西北面的八面山和黃洋界哨口。這五大哨口都是筑有堅固工事的險要隘口,其中黃洋界哨口最關鍵,黃洋界哨口一旦失守,井岡山必然失守,因此黃洋界保衛戰幾乎等於井岡山保衛戰。敵我力量雖如此懸殊,但井岡軍民在團長朱雲卿、黨代表何挺穎、營長陳毅安的率領下,發動群眾、憑險抵抗,最終以少勝多取得了黃洋界保衛戰的偉大勝利。

  一、《西江月·井岡山》的寫作時間和地點

  《西江月·井岡山》是毛澤東同志為贊揚黃洋界保衛戰的勝利而寫的,當時毛澤東同志並沒有參加黃洋界保衛戰,一直以來,許多文章、書籍對這首詞的寫作時間和地點含糊不清。在已出版的書籍上有的標注《西江月·井岡山》一詞的寫作時間是一九二八年秋,有的版本上注明是一九二八年九月,根據目前所參考的資料來看,應該是在九月份,地點是在遂川大汾,時間大約是九月五日左右。

  毛澤東同志8月中旬離開井岡山到湘南去迎還紅軍大隊,23日到達湘南的桂東。黃洋界保衛戰是在8月30日打響。所以對黃洋界保衛戰的評價詩篇《西江月·井岡山》,隻能是在戰斗結束以后所作。

  毛澤東同志8月23日在桂東唐家大屋開會,受敵人襲擊,24四日晚上搬到揚岸繼續開會,決定部隊回師井岡山。毛澤東同志回山時,不是跟三十一團三營,而是與朱德、陳毅同志一起走的。當部隊到達遂川的大汾時,朱德同志還親自寫信通知湖南酃縣赤衛大隊大隊長何國誠同志,要他率部打通大院與大汾的道路,准備從酃縣的大院到遂川的荊竹山再上井岡山。何國誠同志今年9月份來井岡山時說:“朱德同志這封信他一直保存了多年。”當時由於敵人對井岡山進行第二次“會剿”沒有結束,而劉士毅部還盤踞在遂川縣城,為了粉碎敵人的“會剿”,紅軍在大汾研究,決定打遂川,於是朱德同志率部打遂川沒有回到黃坳。

  指揮黃洋界保衛戰的三十一團團長朱雲卿同志,在戰斗結束之后,即率一部分隊伍趕赴遂川大汾向毛澤東匯報工作並接受打遂川的戰斗任務,李克如同志回憶說:“在這期間他正在大汾見到朱雲卿,而此時毛澤東同志也正是在大汾了解到黃洋界保衛戰的具體情況,毛澤東同志是9月8日到黃坳的,所以在大汾見到朱雲卿必須是7日以前,李克如同志回憶,他8月31日還在桂東縣的峨形,峨形距大汾約200裡路,沒有兩天是到不了大汾的,黃洋界保衛戰是8月31日結束,朱雲卿、何挺穎等同志必須把山上的工作研究安排以后,才能下山,最早也隻能是9月2日離山,3日或4日才能到達大汾。

  照此估算,毛澤東同志應該是9月5日前后在遂川大汾見到朱雲卿同志的,當朱雲卿把黃洋界保衛戰的情況向毛匯報后,毛澤東有了感觸,才能欣然命筆寫出《西江月·井岡山》。

  二、《西江月·井岡山》手跡的由來

  在毛澤東的一生當中有三首詞是因井岡山而作的,這就是《西江月·井岡山》、《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念奴嬌·井岡山》,遺憾的是隻有《西江月·井岡山》留有手跡。那麼,其手跡是如何獲得的呢?

  1960年,為了紀念黃洋界保衛戰的偉大勝利,井岡山管理局在剛通車的黃洋界公路旁興建了一座5米高的木質“黃洋界保衛戰勝利紀念碑”。1965年毛澤東重上井岡山時還在此碑前合影留念。

  1965年6月30日至7月3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郭沫若同志偕夫人於立群一行訪問了井岡山。原來,郭沫若陪外賓到杭州時遇上剛從井岡山下去的毛澤東,毛澤東談到井岡山的發展和變化,動員他上井岡山看看,說井岡山一定會引發他的詩興,因此郭沫若多年盼望上井岡山的心願終於變成了現實。

  7月1日下午,郭老偕夫人登上黃洋界,他深情地吟誦了一遍毛澤東的《西江月·井岡山》,這天,郭老參觀黃洋界哨口工事時,正值井岡山管理局組織工人建筑一座高12米的立式鋼筋水泥結構的黃洋界保衛戰勝利紀念碑尚未完工。井岡山的負責同志向郭老匯報說,打算待碑建好后,鐫刻上毛澤東手書的《西江月·井岡山》的詩詞,但找不到毛澤東這首詞的手跡。郭老當即答應說,待他回北京后請主席重書一遍。第二年井岡山管理局又派專人去北京向郭老匯報此事。郭老為這件事專門向毛澤東作了請示,毛澤東滿足了井岡山同志的願望,重新書寫了《西江月·井岡山》這首詞。

  今年我們在編纂井岡山革命博物館館志時,對現有資料進行重新整理,發現了郭老於1966年7月17日寫給井岡山負責同志的一封信,信的全文如下:

  井岡山的負責同志們:

  去年訪問井岡山時黃洋界的詩碑在改建中,同志們打算刻上主席《西江月·井岡山》的手跡。曾有同志到北京商量此事。

  我曾向主席請求,滿足同志們的願望。最近蒙主席寫就,並攝影寄上。請照碑式勾勒,並且適當放大為荷。

  如以主席原式,則當成橫披形,已建立碑又須改建。

  如何之處,請酌量處理,寄件收到后,望回一信。

  敬禮

  郭沫若

  一九六六年七月十七日


  井岡山的同志收到郭老寄來毛澤東手跡的攝影件后,便遵照郭老的意見,將毛澤東這幅詩詞手跡放大,並精心排列成豎立形鐫刻貼金在紀念碑的正面,背面則鐫刻貼金朱德同志的親筆題字:“黃洋界保衛戰勝利紀念碑”。

  此碑於1969年4月由林彪反黨集團強行炸毀,於同年8月30日改建成“火炬亭”。直到1977年,火炬亭隨著一聲炮響消失了,在原址上又恢復了黃洋界上原來的鋼筋水泥紀念碑,這時對碑文的內容進行了調整,此豎碑正面鐫刻了毛澤東手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由於考慮到當初毛澤東寫的是橫披形,加之郭沫若在7月17日的信中囑咐說:“照碑式勾勒”,“並適當放大”,“如以主席原式,則當橫披形”。因此這時在豎碑的前面增建了一塊橫碑,橫碑正面就鐫刻上了毛澤東的手跡《西江月·井岡山》。看來正是由於郭沫若當年的鼎力相助,我們今天才有幸欣賞毛澤東那獨特的書法藝術,在欣賞詩詞的同時感受偉人的風范。

  三、《西江月·井岡山》曾有的爭議

  目前,人們對這首詞的頭兩句:“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中的“山頭”、“山下”的所指已不存疑義。事實上,70年代后才有了統一認識,在此之前曾有過一番爭議。當時,一種意見認為,“旌旗”是古詞今用,它泛指革命根據地軍民的旗幟,《孫子·軍爭》篇雲:“言不相聞,故為鼓鐸﹔視不相見,故為旌旗。”認為“鼓鐸”、“旌旗”本是交戰一方同時使用的信號。“山下”、“山頭”都是井岡山軍民的陣地,它是互文見義的詞句。另一種意見則認為,“山下”一詞指的是敵方,因為它用的是“旌旗”而不是“紅旗”,“旌旗”是泛指敵人的旗子,“旌旗在望”意謂敵軍已在視野之內,而且正在步步逼近,“山頭”是指紅軍,這樣它和“山頭”句的“鼓角”相對更突出了激烈的戰斗氣氛。

  這兩種說法孰是孰非?此次我們在整理資料時意外地找到了一封來自中國科學院郭沫若院長辦公室的一封信函,信是寄給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的,信的形式採用豎式小楷。內容如下:

  井岡山革命博物館:

  九月廿七日回信收到,謝謝。關於主席的西江月(井岡山)一詞的解釋,就我們所知,以來信中的所說的第二種解釋較為妥當,即:山下旌旗在望是指敵人,山頭鼓角相聞是指我們。

  敬禮

  郭院長辦公室

  十·八


  前面提及郭沫若曾將毛澤東手跡的攝影件寄給了井岡山管理局,管理局將郭老寄來的信轉交給了井岡山革命博物館,博物館的工作人員見信后萬分感動,並在回信的同時又將當時詞中“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的兩種解釋意見向郭老請教。由於郭老是著名的社會活動家,又是毛澤東的詩友,他了解某些毛澤東詩詞的寫作背景及有關想法,毛澤東也常與郭老探討詩文。所以就有了上面提及的郭院長辦公室回信。

  毋庸置疑,“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的“山下”是指敵人,“山頭”就是指我們(紅軍),這兩句正寫出了敵我雙方兩軍對壘、嚴陣以待的戰爭場面。

  此次戰斗勝利后,戰士們難解心頭興奮,有人根據京劇《空城計》模仿編了一首《空山計》:

  我站在黃洋界上觀山景,
  忽聽得人馬亂紛紛。
  舉目抬頭來觀看,
  原來是湘贛發來的兵,
  一來是農民斗爭少經驗﹔
  二來是二十八團離開了永新。
  你即得寧岡茅坪多僥幸,
  為何又要侵佔我的五井?
  你莫左思右想心不定,你既來就該把山進,
  為何山下扎大營?
  我這裡內無埋伏外無救兵,
  你來、來、來!
  我准備著紅米南瓜──南瓜紅米,
  犒賞你的眾三軍。
  你來、來、來!
  請你到井岡山上說革命。


  由此不難看出,郭沫若辦公室來信的解釋更加站得住腳了。而絕非什麼“山頭”、“山下”都是井岡山軍民的陣地。多年的爭議終於有了統一認識。

  

《黨史博採》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相關新聞
· 粟裕兩上西柏坡 [2007年12月25日]
· 十對兄弟關系的著名共產黨人 [2007年12月25日]
· 共和國十大元帥不同的葬禮 [2007年12月24日]
· 我所知道的陳毅 [2007年12月24日]
· 《雷鋒日記》發行內情 [2007年12月21日]
· 與毛澤東書信交往 黨外名流黃炎培的信函參政 [2007年12月21日]
· 朱德總司令軍事生涯的最后一頁 [2007年12月20日]
· 70年前愛國青年的延安之旅 [2007年12月20日]
· 永不言悔的共產黨員──張聞天的最后歲月 [2007年12月20日]
· 賀龍元帥蒙冤受害始末 [2007年12月19日]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