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歷史珍聞
中蘇關系惡化后的中國留蘇學生
文/單剛 王英輝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中蘇論戰1956年2月,蘇聯共產黨召開了第二十次代表大會。會上,赫魯曉夫發表了題為《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后果》的報告。報告尖銳地揭露和批判了斯大林在領導蘇聯社會主義建設中的嚴重錯誤以及他的個人崇拜、個人迷信所造成的嚴重后果。

  1958年,中蘇兩國關系開始出現裂痕。

  1960年6月召開的社會主義國家兄弟黨代表布加勒斯特會議上,蘇聯突然挑起對中共的攻擊和批判。

  1960年7月,蘇聯政府單方面撕毀了同我國簽訂的343個專家合同和257個科技合同,並很快撤走全部在中國的近1400名專家。

  蘇聯在撤走專家時,帶走了全部圖紙和資料,並停止供應我國建設急需的重要設備,大量減少成套設備和各種設備中關鍵部件的供應,使我國40多個重工業、國防工業部門,250個工廠企業和事業單位的建設處於停頓、半停頓狀態。中國的經濟建設因為蘇聯專家的撤出,遭受到極大的損失。

  與此同時,中國對蘇聯奮力反擊,掀起了批判“修正主義”的高潮。

  1959年4月16日,中共中央理論刊物《紅旗》雜志發表編輯部文章《列寧主義萬歲——紀念列寧誕生九十周年》。文章不點名地批判了赫魯曉夫關於和平共處、和平過渡的觀點,指出:“為著世界各國人民的利益,在暴力、戰爭、和平共處這些問題上,都必須粉碎現代修正主義的謬論,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觀點。”

  陳毅發火

  中國政府認識到,留學生身處蘇聯社會中,容易受到當地政治宣傳的影響。如果不向大家說明事實真相,這群年輕人就難以在“反修防修”的斗爭中站穩腳跟。

  1960年6月至7月,在蘇聯學習的全體留學生分批陸續回國參加政治學習。

  正值暑假,留學生們被安置在北京幾所高校空閑的學生宿舍中,進行了長達一個月的封閉政治學習。學習期間,同學們在指導教師的帶領下,仔細研讀了《列寧主義萬歲》、《沿著偉大列寧的道路前進》和《在列寧的旗幟下團結起來》等三篇文章。

  一天,全體留學生到人民大會堂開會。大家按照次序魚貫進入會場。會場的氣氛有些凝重甚至是壓抑。池秀峰遠遠看到幾個多年未見的留蘇預備部的同學,大家也隻是默默地交換了一下眼神。

  陳毅副總理給大家做了關於國內和國際形勢的講話。

  當說到蘇聯撤走專家、撕毀合同時,陳老總難以抑制心中的憤怒。隻見他劍眉倒豎,大聲吼道:“你們回去告訴蘇聯人,我們中國已經不是任人欺負的舊中國了!你們告訴蘇聯人,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要報!”他突然狠狠地一拍桌子,嘴唇抖動著,說不出話來。

  學生們誰也沒見過陳老總發這麼大的脾氣。大家屏住呼吸,會場裡鴉雀無聲。

  會后,時任高教部長的楊秀峰把所有與會者留下。他表情異常嚴肅地說道:“今天的會議內容,屬於高度機密。國內還沒傳達,連局級干部都沒聽到。如果誰透露出去,黨紀國法處分!”

  在此之前,為了讓留學生們安心學習,中國黨和政府還在努力掩飾中蘇兩國間的裂痕。

  盡管大家已經感覺到蘇聯對於中國的報道明顯減少,周圍蘇聯人的言語也變得越來越謹慎,但對於背后究竟發生了怎樣的變故,了解內情的人還是不多。

  但像今天這樣一切真相大白,大家還是有一種震驚的感覺。池秀峰的感覺是:這層窗戶紙終於捅破了!

  不再返蘇

  政治學習后,大部分還沒有完成學業的學生陸續返回蘇聯了。可是有些學生卻留在了國內。

  程志堅回國前正在莫斯科航空學院准備畢業設計。他回憶道:“我們接到回國參加集訓的通知的時候,還以為集訓后可以回來完成畢業設計和答辯,所以連回程票都買好了。可是政治學習沒幾天,突然得到通知,我們這些畢業年級的航空專業學生全部留在國內參加工作。我們沒有任何思想准備,回國時隻帶了一些隨身衣物和書籍,所有的行李都留在了蘇聯。每個系組織上隻安排了一名代表回蘇聯完成剩下的學業,並且帶回所有同學的私人物品。在所有蘇聯專家撤走后,組織上安排我們馬上頂替。”和程志堅同樣命運的,還有其他在蘇聯學習航空、航天、造船、化學等軍工和尖端專業、即將畢業的學生們。

  “組織上這樣安排,大概是因為這樣幾個因素:軍工專業是敏感專業,兩國關系惡化后蘇聯已經不會再提供良好的學習機會﹔主要課程已經結束,隻剩下實習和取得畢業証書,當時認為關鍵是把知識學到手,拿不拿文憑不重要。另外,國家可能還考慮這批軍工人才有被蘇聯扣留的風險。”當時正在列寧格勒大學物理系核物理專業五年級學習的程海回憶道。

  可以想象,當學生們從國內返回,再次踏上蘇聯的土地的時候,是懷著怎樣的復雜心情。

  盡管初秋陽光燦爛,留學生們的心中卻感覺到陣陣的寒意。

  中國學生走在街上,經常可以發覺有人在后面盯梢。盯梢的人並不掩藏,就那樣不遠不近地公然跟在后面。你走他就走,你上車他也上車。這種舉動帶來的心理壓力可想而知。

  一位學長回憶道,當時在留學生黨團干部的房間中,蘇方專門布置了蘇聯學生,監視中國學生的一言一行。開支部會議的時候,幾個人圍著桌子,手裡拿著扑克牌,裝作打牌的樣子,還要把收音機的聲音調得非常大,就是這樣,還是經常有陌生的蘇聯人不敲門就突然闖進來。大家還傳言克格勃在房間中安放了竊聽器,搞得很緊張。以后再開會,就干脆到公園中一邊散步一邊進行。

  陳國藩回憶道:“那時候,使館發布了幾條紀律。一、一個人不要單獨上街,至少要兩人同行,最好大家一起走﹔二、不論參加蘇方召開的任何會議,都要至少兩個人參加﹔三、會上如有對我國政府的敵對言論,要當場予以反駁,反駁不成,要退場以示抗議﹔等等。”

  一些和國防相關的教研室和實驗室,一些先進的設備,不再對中國學生開放了﹔實習要麼安排回國進行,要麼和蘇聯同學分開,被單獨安排在一些無關緊要的地方草草進行。

  酆炳林這樣回憶他實習的經歷:“1960年我進入畢業前的實習期。學校公布的實習地點是某種新型武器的靶場,我當時非常興奮。當我告知使館時,大家也都為我能有機會接觸最新軍事技術感到高興。可是沒有多久,我的名字從實習名單中被劃掉了。據說是克格勃有指示,重要的軍事目標不再允許中國人接近。后來,當蘇聯同學到靶場實習的時候,我卻被安排到一艘老舊的軍艦上,實習的內容就是每天把那些老掉牙的魚雷擦得?亮。”

  摘《歲月無痕:中國留蘇群體紀實》李鳳玲 薦

  
來源:人民政協報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