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長廊
憶尼克鬆總統訪華前后的新聞報道
楊正泉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1972年2月21日上午11點30分,美國總統尼克鬆乘坐的“空軍一號”飛機降落在北京機場。尼克鬆攜夫人走下舷梯,向前去迎接的中國總理周恩來伸出了手,中美兩國領導人的手握在一起。從這一刻起,中美兩國結束了20多年的隔絕狀態,國際關系也隨之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定下宣傳基調 明確報道方針

  1971年7月15日的下午,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軍代表告訴我:“美國總統國家安全助理基辛格來我國訪問,明天(16日)將發表一份《公告》,宣布美國總統尼克鬆訪華。你先做好播出《公告》的准備。”他特意囑咐:“要絕對保密。”

  “絕對保密”,是廣播工作者的一條基本原則。這條消息當屬最高機密,一旦事先走漏風聲,不僅會刮起國際新聞旋風,還可能會給剛剛開始的中美關系的改善帶來不利影響。既要“絕對保密”,又必須做好播出工作,電台在安排播出中,經常是在兩者的結合點上做好文章。

  作好《公告》播出的准備,按照常規這不是什麼難題,一是時間不緊急,二又不是大文章,輕車熟路。但這次有許多個特殊。從總的方面說,中美關系處於敵對狀態,且尚未建交,《公告》的播出應該擺在什麼位置?從新聞節目的編排次序來看,多年來有一種不成文的規定,總是把國內消息擺在頭幾條的位置,而其中又多是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活動、重要的政治活動等。盡管《公告》是世界級的重要新聞,但不可能佔據主要位置,那麼如何安排合適?除此以外,還有同一新聞節目中,《公告》前后內容的協調,總共播出的次數,全天節目的氣氛,播音基調的把握,國內外反應的處理等,都必須嚴格掌握口徑、把握分寸,做到恰到好處。這一切都必須由上級決策。

  《公告》的播出時間是由中美雙方商定的,定於北京時間7月16日上午10點播出。這對我們來說不是廣播的好時間,這時候的聽眾不多,又不作預告,不容易引起聽眾的注意。這一時間的確定,更多地是考慮到美方的要求。北京時間16日上午10點,正是美國15日晚上10點(華盛頓時間),這無疑是美國廣播電視收聽和播放的黃金時間,善於利用電視制造輿論的美國要人,自然想利用這個時間段擴大影響,造成轟動效應。

  《公告》的播出是這樣安排的:按照正常的節目時間表,中央台長期保留著10點新聞。《公告》屬首次播出,放頭條,另配發國內新聞,不含有反美的內容。播音基調保持客觀、平靜。當時提出不有意突出也不存心降低播音基調,是有針對性的,播音員對這件事的不同理解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在實際錄音時,播音基調仍顯得偏平偏低,播音員已認為不適當,提出重錄,而監聽錄音的編輯卻認為“可以了”。后來審定節目時,還是決定重錄。16日上午10點鐘,中央台准時播出了《公告》:

  “周恩來總理和尼克鬆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博士,於1971年7月9日至11日在北京進行了會談。獲悉,尼克鬆總統曾表示希望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周恩來總理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邀請尼克鬆總統於1972年5月以前的適當時間訪問中國。尼克鬆總統愉快地接受了這一邀請。

  中美兩國領導人的會晤,是為了謀求兩國關系的正常化,並就雙方關心的問題交換意見。”

  《公告》中的每一個字都經過反復推敲和磋商,都有其豐富的內涵,除了反復出現“中華人民共和國”、聲明雙方會晤不是針對第三國以外,《公告》的最大特色是突出了“尼克鬆總統曾表示希望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然后才是周恩來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發出邀請的。這種區別於以往的別致的邀請方式,表明了尼克鬆來訪,美國方面是主動的。

  在美國,《公告》是由總統尼克鬆直接發布的。在中央台播出《公告》的同時,尼克鬆總統喜形於色(這是罕見的)地走進了設在洛杉磯的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播音室,在當地時間下午7點鐘(華盛頓時間晚上10點),面對新聞記者和美國觀眾,發表被他稱為“事關國家大局的重要的”簡短公告。這消息像一陣颶風迅猛吹遍了美國和西方世界,使許多國家的領導人暈頭轉向。

  中央台首播《公告》之后,隨之對《公告》的整個播出做出安排。《公告》播出一輪(24小時)7次,不多不少,不冷不熱﹔排列次序安排在一次新聞節目的中間偏下位置﹔緊挨《公告》的上下,不排列反美的消息和文章,氣氛適宜﹔新聞節目的提要中隻用標題《公告》,不摘發內容,不突出哪一方面﹔中央台全天節目淡化反美氣氛,也不把反美的內容都剔除干淨,不給人以錯覺,產生誤導。

  這一播出原則,竟成了后來基辛格多次來訪的報道“模式”,如1971年10月5日播出基辛格二次訪華的《公告》時,晚上10點首播放頭條,《新聞報摘》和其他新聞節目中放中間偏下﹔對台灣廣播的普通話、客家話、閩南話節目中多播出一次(現在看來可多播幾次)﹔對少數民族廣播的維吾爾語、哈薩克語、蒙古語、朝鮮語和藏語節目各播出一次﹔中央台的紀錄新聞不播。不僅廣播,《人民日報》等報紙對《公告》的版面安排,也總是固定在一版的右下角(從面對報紙而言)偏上一點的地方,這成了“基辛格的位置”,進而演變成了美國要人來訪刊登消息的位置。

  《公告》播出后,宣傳上發生了一系列變化,新聞界也提出了許多認識和思想上的問題:在宣傳報道中反美還要不要提?對反美報道的政策、策略、口徑如何掌握?對世界人民的反美斗爭如何表示支持?聽眾紛紛給中央台打來電話,要求回答上述的種種問題,電台工作人員怕接電話——那時候,聽眾認為中央台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代表黨中央和政府的,都是政策口徑,誰敢貿然回答?而且,那個時代誰敢拿政治問題去冒險?經反復研究,確定了宣傳上的三個不變:(1)揭美反美不變﹔(2)支持世界各國人民的反美斗爭不變﹔(3)處理中美關系中堅持的原則不變。同時力爭做到變中有不變,基本立場和原則不變﹔不變中有變,斗爭策略和具體問題有變。

  盡管中美雙方願意建立外交新格局,但原則的分歧不少,其中主要集中在台灣問題上。我方要求美國必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承諾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解放台灣是中國人民的內政,美國必須從台灣和台灣海峽撤出一切軍事力量和軍事設施﹔美蔣間簽訂的1954年安全條約必須廢除。這些要求后來被歸納為中美關系三原則——斷交、撤軍、廢約。而我們的接待方針是不卑不亢,不冷不熱,以禮相待,不強加於人。我們的宣傳自然要服從和服務於整個的戰略構想和戰略部署,服從和服務於我國的外交路線,服從和服務於國家的利益,這是我們安排和搞好這次宣傳報道的依據和歸宿。

  宣傳報道細節的制定與准備

  對尼克鬆訪華的宣傳與報道,是嚴格按照事先布置的原則與步驟進行的。我國每年都邀請一些國家元首來訪,其接待規格和禮儀很有章法,宣傳報道也很有章法,但接待美國總統卻有些不同:(1)中美未建交﹔(2)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到中國來訪的總統﹔(3)他的影響在西方首屈一指﹔(4)國際上密切注視著這次訪問。正因為如此,在接待和宣傳上都有許多特殊性。

  尼克鬆擺出龐大陣容,代表團正式代表12人,非正式代表22人,加上后勤、保衛、記者和技術人員共391人。這是經過雙方多次協商大大壓縮了的數字。據了解,尼克鬆訪問南斯拉夫時代表團多達690人。就隨團新聞記者而言,訪南時100多人,這次訪華的隨團記者87人,加上廣播、電視、電影等技術人員共160多人。

  尼克鬆訪問一直坐自己的專機,有一套完整的通訊設備,還要帶避彈汽車、眾多的保安人員和自己的廚師。我們則強調中國是主權國家,凡外國元首和政府首腦來訪,在中國境內必須坐中國的飛機、汽車,接受我們提供的安全和技術保証。開始,美方懷疑中國的能力,由於我國堅持主權原則,不作讓步,最后還是同意由中國提供專機和紅旗轎車。

  在尼克鬆看來,隔絕了20多年的中國是一個神秘莫測、不知如何打交道的國家,他從來沒有像這次出訪這樣做那麼多的准備,從閱讀有關中國的文件、書籍,看錄像資料,請人面授中國的禮儀風俗,甚至具體到了如何用筷子。

  當時中美之間沒有正式外交關系,所以尼克鬆的來訪不是國事訪問,檢閱三軍儀仗隊,但不組織歡迎群眾,不獻花,也不通知各國駐華使節。尼克鬆車隊經過的沿途,北京街道兩旁和天安門廣場,既不組織群眾歡迎,又不能空曠無人,要布置得恰到好處。

  美國總統的出訪總是伴隨著強大的報道陣容,這既是美國信息社會的特點,也是一種政治需要。出訪期間,需要每天舉行新聞吹風會,要通過衛星傳遞廣播電視節目,並隨時進行廣播電視的現場轉播。

  美國總統很會利用輿論,尤其重視廣播電視,事先特意安排在美國聽眾和觀眾最多的黃金時間播放總統訪問的消息,現場轉播總統的活動。為此,美國的廣播電視技術人員提前幾個月來到北京、上海,建立衛星地面轉播站。對於報道活動,我們是積極支持的,但同時又堅持不能在中國的土地上建立美國的轉播站。經談判達成協議:地面轉播站由中國把美國的設備買下來,然后美國租用這個轉播站,建站和租站所付的費用大致相抵。不僅如此,美國運來的電視轉播車也必須交給中國的司機駕駛。這些原則成了以后宣傳報道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從1971年11月開始,首都主要新聞單位就開始為尼克鬆來訪的宣傳報道做准備,按照統一要求,各新聞單位開始結合自己的實際情況去落實。因為這是一件世界矚目的大新聞報道,准備工作也就得特別認真。除了事情的本身以外,要把國內人民(包括台灣人民)的思想情緒、把友好國家和敵對國家的反應考慮進去,要把過去反美斗爭的宣傳和尼克鬆訪華后中美關系宣傳的連續性考慮進去,確定宣傳報道的原則、政策和策略。

  宣傳的總原則是接待方針的具體化,解決中美關系的原則不變,揭美反美不變,支持世界人民的反美斗爭不變。但尼克鬆總統是我們請來的客人,當然不能在客人在的時候,喊“打倒尼克鬆”、“打倒美帝”。既不能把反美氣氛搞得很濃,也不能把反美的內容都剔除干淨,國際上發生了有關反美的事件也不能緘口不言。當然,我們也不能放棄宣傳自己的大好機會。

  這次中央台的宣傳報道分直接和間接兩部分。直接報道是指與尼克鬆總統訪華活動有關的報道,間接報道是指除此以外的其他報道。

  體現接待方針和接待規格主要反映在直接報道上,凡是雙方的活動如會見、會談等,都要報道,以報道我方的活動和觀點為主﹔凡是尼克鬆一行的主要活動均發消息,突出尼克鬆,兼顧羅杰斯和基辛格,尼克鬆夫人的單獨活動另發消息。尼克鬆訪華舉世矚目,外國記者雲集北京,必須重視新聞的時效,但時效要服從於政治,重要消息必須審定后播出。有的由我們先講出去,更多地是讓美國記者和其他外國記者先去講,我們發稿量適中,讓外國記者多發。他們先報道、多報道比我們去講更容易被人所接受,對我們更有利。除了按照總的精神把握好國內問題的報道以外,密切注視著國際事件的發展動向,一般國際事件的報道照常,反映國家要獨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的歷史潮流﹔涉及批評美帝、尼克鬆的一般暫不報,需要報道的事件把“美帝”改為“美國”,不點尼克鬆的名,不作專題報道,不發表評論,隻作客觀報道。對於有的國家借尼克鬆訪華之時故意搞一些動作,來試探我們的反美態度,要保持不受其影響。凡是與訪問有關的報道,嚴格按照中央的精神去做,嚴格防止亂指揮,防止聽小道消息,防止以感情代替政策。中央台的直接報道部分由新聞節目承擔,其他節目都不參與,這樣不僅便於政策口徑的掌握,也便於播出次數、時間安排和播音基調的掌握。同時,可以根據雙方會談的進展情況,及時調整報道的溫度,如會談比較順利,進展大,則升溫﹔與此相反或國際上發生了重大的反美事件,則降溫。

  為了切實掌握好全台的宣傳報道和節目安排播出,在中央台成立了宣傳把關小組,實行集體辦公制度,從2月20日美國先遣人員和美國記者到達開始,每天早晚各研究一次宣傳報道情況,並審聽和安排全台播出。實踐証明,在遇有重大緊急宣傳的情況下臨時成立宣傳報道小組進行集體辦公,是保証准確及時安全播出的一種有效的好形式,尤其在節目多、環節多、頭緒多的情況下尤為可行。后來的幾次重大宣傳中央台都是依樣行事。

  北京成了世界新聞的中心。參加採訪的除了我國幾大新聞單位的30多名記者以外,隨尼克鬆來訪的美國記者87名,常駐中國的記者30名,臨時申請來採訪的記者20名,記者之多歷史上少有。為了既保証安全,又滿足要求,參照外國的做法,採取了近距離採訪和遠距離採訪的兩種劃分。所謂近距離採訪,記者在幾米以外,人數不宜多,確定的原則是工作需要和採訪特點,中國方面有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央電視台(當時為“北京電視台”)等單位的記者。美國方面由我方限定近距離採訪的人數,由美方內部去調整。第三國的記者都被拒於近距離採訪之外。但是美國記者能否接受這種分層次的方式呢?據了解,美國在白宮草坪舉行歡迎外國元首的儀式,就是採取這種方式,許多記者被阻擋在欄繩以外。美方從傳統做法出發,每天兩次新聞吹風會,介紹會談的情況、氣氛和訪問的花絮,實質性內容不多。為此,在民族文化宮的西廳設了新聞中心,安排美國記者住在民族飯店。后來的新聞吹風會,是美國政府新聞秘書齊格勒主持的,他在記者圈混得很熟,有些記者為他保駕護航。吹風會是利用記者、管理記者的一種可採取的形式。外國記者很辛苦,他們很少能坐下來吃一頓飯。尼克鬆總統去上海之前,美國方面在民族文化宮舉行記者招待會,美國記者從頭到尾在場的不多。電視攝影記者常常是一個人單獨行動,顧不上吃飯更是常有之事。這些做法,日后也為我們的媒體提供了參考。

  中美關系的改善引起涉美宣傳報道的變化

  1972年2月17日,尼克鬆啟程來中國訪問,美方發了消息。按照慣例,一些國家的元首訪華,我們事先作預告、登照片和簡歷,對這些元首啟程來華的消息則一般不發。但當時美國與我國尚未建交,尼克鬆的來訪事先不作預告,不發照片,當然也就不會發啟程消息。

  第二天,毛澤東催問:尼克鬆起程這麼久了,消息為什麼不發?新華社趕寫了消息送周恩來總理審批。消息原稿中說:“美利堅合眾國總統尼克鬆和他的夫人2月17日乘飛機離開美國首都華盛頓來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訪問。”周恩來審稿時,在“來”字之前加了一個“前”字。周恩來說:“有‘前’字,廣播念起來順口。”2月19日,中央台播出了這條消息,共播出了7次。

  1972年2月21日上午11點30分,尼克鬆的專機降落在北京機場,中央台於中午12點播出了尼克鬆到達的簡訊,這是為了趕時效而專發的稿件,然后預告將再作詳細報道。這是新聞報道中常用的形式,可在當時,卻是一種破例。隨之,中央台進入了尼克鬆訪華的緊張而有序的宣傳活動。毛澤東會見尼克鬆,周恩來與尼克鬆的多次會談,雙方舉行的有關活動等,外表看起來報道量不大,也沒有氣氛的渲染,但內部的工作卻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整個報道隨著會談的進展而逐漸升溫。2月28日在上海《聯合公報》的發表,標志著中美關系新紀元的開始。《公報》中重申了我國對台灣和重大國際問題的原則立場,美方則表示:它認識到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隻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在我方要求美國與台灣斷交、撤軍、廢約“三原則”上都取得了實質性進展。世界媒體紛紛就此評論說“中國取得了勝利”,“亞洲和世界的緊張局勢緩和了”。蘇聯媒體則說中美接觸是為了對付自己。而我們的公開報道則體現了冷靜和清醒——對《公報》的評價不炫耀是我們的勝利,報道各國的積極反應而不散布太平觀念,著重強調要落實《公報》精神,中美雙方今后都要按《公報》的原則辦事。

  原則雖然沒有改變,但《公報》的發表給過去傳統的反美宣傳帶來了政策和策略上的變化,比如講“美國”、“美國政府”多了,而講“美帝”少了,點尼克鬆的名字就更少了。《公報》的發表帶來了對台灣宣傳的變化,對“美帝國主義立即從台灣滾出去”等提法作了相應的變化,對台灣宣傳的方針政策作了相應的調整。《公報》發表后就全球戰略的提法也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公報》的發表又一次出現了全球性的“中國熱”,許多國家進一步調整與中國的關系,英國、荷蘭、西德、希臘、日本紛紛與我國建立了外交關系,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也有的國家由此與我國的關系而疏遠。為了適應這一系列的重大變化,我們的宣傳報道方針也作了必要的調整。

  到3月1日,中央台的宣傳活動維持尼克鬆訪華期間的口徑。3月2日至4日,美國部分人員未走,維持與先遣人員到達時相同的宣傳口徑,作為過渡,開始有控制地播出有揭美批美內容的文章,並開始播出樣板戲《奇襲白虎團》等﹔此后開始播出《全世界人民一定勝利》等歌曲,逐步恢復正常播出,但這個“正常播出”實際上已經不是尼克鬆訪華前的簡單重復了。
來源:人民政協報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