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歷史珍聞
周總理晚年外事活動漫憶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在外交戰線上我是普通一兵,在周恩來同志領導下做外交工作不過幾年,但有些事卻常常牽動我的思緒,久久難忘……

  一

  我初到外交部新聞司工作已是“文革” 中期。不久后的一次任務是參加基辛格秘密訪華的接待班子。大約是1971年五六月間,我們住進了釣魚台國賓館。周總理、葉劍英元帥第一次召集我們到4號樓開會,宣布接待任務,並隨即宣布保密紀律:這次任務不許向沒有參加工作的任何人透露。

  那時,我們首要的任務是擬定周總理與基辛格會談的內容,包括議題和我方觀點及如何闡述我方觀點,還要草擬基辛格秘密來訪公告以及准備以后尼克鬆來訪事宜等等。有一段時間,大家常常討論到半夜。本來周總理的身體很好,但“文革”期間過度勞累,身體逐漸有了毛病。周總理的衛士長成元功告訴我,周總理那時心臟不大好,平常稍憩時都不躺在床上,而是斜靠在沙發上。大家討論過的提綱或某些內容都必須及時向毛主席匯報請示,毛主席指派了外交部兩位干部為聯絡員,在釣魚台參加工作,有什麼需要請示的,大多由聯絡員去,周總理就在他的房間裡靠在沙發上等待,有時從午夜等到清晨三四點。聯絡員一回來,周總理立刻召集大家到會議室聽取指示,然后修改甚至重新討論再重寫。這種情況不是一次兩次,所以在准備階段,周總理對此花了許多時間和心血。周總理和基辛格會談的時候,不像基辛格那樣帶著有半尺厚的材料和發言稿,周總理習慣於先熟悉總的會談方針,成竹在胸,然后根據對方的具體情況來進行會談。第一次會談是在基辛格下榻的釣魚台5號樓進行。在基辛格到達的當天中午,周總理從陪同人員處已得知基辛格頗為緊張,且有顧慮。因此,周總理准時到達,帶著親切的笑容與站在門口相迎的基辛格、霍爾德裡奇、洛德等一一握手。坦率而熱情的握手,使得本來拘謹的客人很快放鬆了。周總理陪著客人進入一樓的大客廳,請他們在已擺好的長桌旁坐下。他沒有立刻把手中拿著的卷宗打開,而是又重新再認識一下每位客人。當再次和洛德對話時,周總理帶著高興的語調說:您的夫人是中國女士,這一次您是來到岳丈大人的家了。一句話引得大家都笑了,會談的氣氛頓時輕鬆起來。這時,周總理才對客人表示歡迎,然后請基辛格先發言。

  談判中,周總理漸漸深入正題,在闡述觀點的過程中,邏輯清楚,態度從容,入情入理,完全征服了對方。基辛格在以后曾多次說過,周恩來是他曾見過的、給人印象最深刻的外國政治家。我想總理的這種魅力,並不僅僅來自於他敏捷的才思和超人的記憶力,更是源自於他長期對世界戰略的研究和經驗的積累以及獨到的分析能力。周總理自身淵博的知識和對我國外交方針路線的深刻理解,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一個沒有深厚根基的人,是不可能在任何場合都能做到那麼揮洒自如的。周總理對接待像基辛格一行那樣非常敏感的客人,尤為周到細致。他特別交代我們,在外賓的居室裡不要放任何宣傳品,僅放英文的參考消息。我們出版的中、外文報刊,隻放置在門廳、客廳、休息室等公共場所,由客人自由取閱,也可以隨便取走。周總理認為,如果把宣傳品放進居室,就有點強加於人了,不放是表示對客人的尊重。總理還具體指示,在客房中放的煙、茶、糖果等每天要換。我們發現基辛格一行抵達的第一天,房中的東西沒有動,周總理知道后說,照樣放上。第二天,我們就發現煙和糖都少了許多。他們走后,室內的糖果竟一掃而光了。大家笑著議論,客人是來時摸不清底細,不敢亂動﹔走時心情輕鬆愉快,行動也就隨便了。多年以后,我在美國遇到洛德夫人時,她告訴我,他們當年帶回來的糖果,都作為珍貴禮物送給了親朋好友,因為他們的親友有20多年沒有嘗過直接帶回美國的中國物品了。

  二

  1971年,基辛格第二次到中國是公開來訪,為尼克鬆1972年春天來中國訪問做具體准備工作,為尼克鬆訪華准備聯合公告等事宜,來訪的地點決定去上海和杭州,同來的有總統新聞發言人齊格勒。尼克鬆總統來訪時,因為不能間斷與美國的聯系,所以美方帶來地面衛星站,以便隨時可以和美國聯系。我國當時還沒有這樣先進的設備。齊格勒也帶來個新聞和通訊小組。在第一次會談后,我們了解到,要解決兩大問題,一是美國記者來採訪的人數和接待,另一是衛星站的設置問題。因為採訪記者人數比較容易解決,第二次會談先解決這個問題。美方提出,500名美國記者隨尼克鬆總統來訪,另外還准備邀請其他西方記者,如英法等歐洲國家的記者100名。我們聽后很是吃驚,哪裡有這樣龐大的記者團?也無此必要。他們認為中美兩國改善關系必然會影響到世界政治形勢發展趨向,必須擴大宣傳。固然中美關系解凍是件大事,但也不能因此為美國造勢,還要顧及第三世界人民的感受,而且接待如此龐大的記者團對我們來說也實在難以承擔。為記者團人數爭議半天,未有結果。會后我們在接待組和新聞司研究,認為隻能限在300人以內,其他國家記者來訪由我方自行解決。方案報請周恩來總理批准同意,美方也接受了,最終來訪美國記者288人。關於地面衛星站,為了美國總統隨時可以與國內聯系,解決美國內的問題,同時外國記者也可以通過衛星站把訪問的有關消息快速傳送到世界各地,他們要求在機場附近放置地面站,隻要我方同意並指定地方安放設備就可以,其他事情完全由他們與我方廣電部副部長劉澄清具體商議。但這件事關系重大,在外事活動中還從未遇過,所以我們提議暫時休會,等我們研究后再討論。我們談判小組全體商議,即刻向周總理匯報並請示。很快,我們和周總理見面,把情況詳細報告了。周總理稍作思考,隨即對劉澄清和我說,這是比較重要的事情,美國把通訊衛星安放在我國境內,這涉及主權問題,必須要妥善解決。你們談判時必須申明立場,美國衛星站不能設立,尤其是不能由他們來主持和運作。周總理又沉思一會,想出一個方法說:你們下次談判時,首先要闡明立場,這是涉及我國主權的嚴肅事情,然后可以提出來,我們可以考慮買下美方的設備,由我們來主持,隻需要他們傳授一些技術給我方人員就可以了。在第二次談判時,我們遵照周總理的指示,提出這一立場和要求,齊格勒當即回答,你們要買下這套設備價格非常昂貴,需要數千萬美元,而且你們在天空也沒有通訊衛星,地面站用不上啊,你們再考慮吧。在會談休息空隙,我立即給周總理辦公室通電話呈報情況。周總理隨即指示,目前買地面站可能有困難,可以提出租用,這就是和美方做買賣,他們沒有理由拒絕。租用期間主權屬於我方,運作也屬於我方,租期15天(其中包括安裝和拆卸)。會后你們再具體研究。於是我們提出租用方案,否則就不安裝了。美方也無理由拒絕,提出租金也須300萬至500萬美元。我們表示明日再決定。

  晚上,周恩來再次召集我們開會,都感到數百萬美元還是太貴了。周總理提出,先不管錢多少,我和你們共同來計算一下,按國際現在行情,每使用一次按時間收費是多少美元,同時還可以估算一下,數百名外國記者加上官方使用都要收費,這樣計算一下,我們租金百萬美元能收回多少。於是先從郵電部知道了收費標准,然后分別估算數百名記者可能使用的次數,估算到時間,再估計我方在租用時內可能收回多少美元成本。周總理和我們在緊張地計算,最后大致可以算出,我們可能收回百萬美元以上。

  周總理經過一番思考,當即決定,可以用100萬至200萬美元租下地面衛星站,讓美方人員培訓我方人員操作,這樣,我們還可以學習一些先進技術,又以我為主,即使要花掉一些錢也值得。

  第二天最后談判,美方基本同意我方的方案。他們離開中國時,雙方都感到滿意,通訊人員之間還建立了友誼。

  三

  1973年春,墨西哥與我國建立外交關系不久,埃切維裡亞總統即到中國正式訪問。4月14日,埃切維裡亞抵達北京,周總理到機場迎接。那時,我們的歡迎儀式都比較隆重,在機場內有上千名青少年載歌載舞表示歡迎。當周總理陪同埃切維裡亞總統乘坐的汽車行至天安門廣場時,數千群眾揮動花束彩帶,情緒很是熱烈。埃切維裡亞總統要求從汽車上下來,走向群眾。周總理陪同著向群眾中走去。鼓掌、握手,他們和群眾融合在一起。埃切維裡亞總統很興奮又非常感動,他說中國政府得到人民如此愛戴真是難得﹔人民群眾對外國客人很熱情、很有禮貌,中國人民確是可愛的人民。總統夫人與女青年們熱情擁抱,她向陪同人員說,墨西哥人民和中國人民一樣熱情好客,使我感覺像是回到家裡一樣親切。對這天的接待,保衛工作人員提出了意見,認為讓外國元首和我國領導人下汽車走到群眾之中,不符合安全保衛的規定,給保衛工作帶來被動與困難。周總理為此說過,我們不是主動要這樣做的,但客人一定要下車,也不能硬阻攔。最主要的是要相信群眾,並對群眾經常進行教育,提高人民的愛國主義思想和遵守紀律的作風,而不能完全採取防范的態度,更不能粗暴。

  埃切維裡亞總統是一位很有個性的人物,他訪問上海的時候,參觀市容步行到南京路上最熱鬧的地段,忽然走入一家餐廳,聲稱要和中國老百姓共進午餐。這使上海的保衛人員大為震驚,手足無措。好在北京隨同前來的工作人員已有經驗,就讓這位總統在南京路上一家“人民餐廳”吃了頓午餐,使得這位總統非常高興而且念念不忘,同時也成為當時隨行採訪的100多位記者報道的最佳話題。

  墨西哥與中國雖然相隔遙遠,但兩國人民之間一直有著友好情誼。兩國建交后,埃切維裡亞是第一位訪問中國的墨西哥總統,因此除了增加相互了解、進行溝通、建立高層的關系外,還需要給墨西哥人民,尤其是各方人士帶回去一些實實在在的東西。在埃切維裡亞總統與周總理會談中,雙方關於國際形勢的分析與觀點有許多方面通過討論達成了共識,如維護國家主權獨立,反對霸權主義等等﹔也有某些問題雙方的看法並不一致,比如對戰爭與和平趨勢的估計上有分歧。周總理在這種情況下,尤其是對待發展中國家的朋友,絕不強加於人。周總理認為我們的觀點不為對方接受時,最好的方法是求同存異,經過一段時間,各自取得經驗也許終能取得共識。在兩國雙邊關系問題上,如科技、體育、文化交流、發展兩國經濟貿易方面,按當時的情況條件並不成熟,但由於墨西哥方面比較迫切需要簽訂一些協議,周總理經過認真考慮,認為體育、文化的單項交流,可以簽訂協議,關於發展兩國科技和經貿則簽了意向性協議,還發表了墨西哥總統訪華共同聲明。埃切維裡亞總統感到十分滿意。這是訪問成果的體現。隨行記者向世界各國及墨西哥國內作了充分報道,影響很好。
來源:沈陽日報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