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歷史珍聞
新中國制造飛機的艱難歷程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李富春告訴段子俊:中央決定成立航空工業局

  1950年12月,東北郵電總局黨組書記段子俊一見面,李富春就告訴段子俊:“中央決定成立航空工業局,要調你去工作,而且馬上就組團到莫斯科,進行蘇聯援助我國建設航空工業的談判。”

  志願軍赴朝后,時有因不掌握制空權,地面部隊和交通線總處在美軍的空中威脅之下,邊境地區領空常遭襲擾的消息傳來。毛澤東指出:“我們打了幾十年的仗,建立了很強大的陸軍。但是,我們沒有空軍對付頭上的敵機,就是憑不怕死,憑勇敢,憑敢於犧牲的精神。今天,我們有了建立海、空軍的條件,應當著手建立一支強大的海軍和一支強大的空軍。尤其是空軍,對於國防極其重要,應當趕快建立。”

  根據毛澤東的指示,周恩來、陳雲、李富春、聶榮臻等隨即著手研究籌劃創建中國航空工業事宜。

  段子俊匆匆趕到北京,就參加了在西花廳連續兩次召開的會議。會議由周恩來主持。參加的人有代總參謀長聶榮臻、空軍司令員劉亞樓、重工業部代部長何長工、段子俊、中央財政經濟委員會的沈鴻。

  會議中心議題,是中國航空工業的創建和發展道路的問題,在那次會議上,周恩來指出:中國航空工業的建設道路,要從中國的實際出發。我們是先有空軍,而且正在朝鮮打仗,大批作戰飛機需要修理,這是首先要解決的。

  針對中國先有空軍,后有航空工業的特殊情況,周恩來敘述了由毛澤東審定的先修理后制造,再自行設計的航空工業建設方針。周恩來在總結發言時說:“我國是擁有960萬平方公裡的國土,五六億人口的國家,靠買人家的飛機,搞搞修理是不行的。”

  會議還商定了組團赴蘇聯的事宜。關於談判,周恩來已代表中國政府和蘇聯政府打了招呼。會上定下談判代表團由何長工、段子俊、沈鴻三人組成,何長工擔任代表團團長。

  周恩來向代表團成員們交代說:我國的航空工業沒有什麼基礎,因此同蘇聯談判,原則上是依靠他們,道路是由修理走向制造。“開始時規模要搞得小一些,主要解決修理的需要,保証朝鮮戰場打仗。這主要是因為我們剛剛建國,底子薄,還很窮,搞大的沒有力量。”

  蘇聯外長維辛斯基帶著幾分狡黠說:這筆生意不太容易做呀1951年1月1日,何長工、段子俊、沈鴻三人,帶著周恩來“要謙虛、謹慎,要向蘇聯同志說明我國航空工業沒有基礎,希望他們幫助”的一再囑咐,從北京前往莫斯科。

  在正式談判前,何長工先單獨約見了蘇方的談判主持人、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蘇聯外長維辛斯基。何長工法語講得很好,所以常用法語、英語、德語同維辛斯基交談。維見何長工能操數國語言,很奇怪:“你是干什麼的,是位將軍嗎?”將軍,對率兵打仗幾十年的何長工來說當之無愧,但他想活躍一下氣氛,就用俄語答道:“我是個游擊隊員。”

  當何長工把話題引到此次來訪的主要目的時,對方帶著幾分狡黠說:“關於創建航空工業,你們的困難是很多的。看來這筆生意不太容易做呀。”

  何長工說:“這有什麼難的!毛澤東主席一個電報,斯大林元帥一批准就解決了。你真是個外交部長啊!可中、蘇之間,大概應該講內政,不應該講外交吧?新中國剛建立不久,工業基礎薄弱,搞航空工業,沒有蘇聯的幫助就寸步難行……”

  見維辛斯基還是一付外交家的審慎,何長工繼續說道:“你們不要擔心我們搞不起來。我們的紅軍就是從無到有的。大革命失敗上井岡山時,我們有什麼呢?都讓蔣介石搞光了,一片白色恐怖。我們還不是星火燎原,由弱變強,最后打垮了蔣介石的800萬軍隊?”

  “你不要擔心幫我們搞起的航空工業,會被帝國主義從我們手裡拿走。”何長工接著說,“我們會用生命牢牢捍衛勝利的果實,你難道不相信嗎?”“我相信。”維辛斯基答道,“噯,你這個人真夠‘調皮’的。”

  “我算什麼調皮吆,真正調皮的還沒來哩!如果沒有這些‘調皮’的堅持革命,蔣介石的政權能推翻嗎?”何長工進一步說服道:“維辛斯基同志,你仔細想想,我們經過幾十年艱苦奮斗,好容易奪取了全國性勝利,我們是帶著勝利的旗幟,勝利的成果來跟你們談判的。你們應該有信心幫助我們,你們不能老當‘總后勤部長’。從莫斯科到西伯利亞一萬多公裡的單線鐵路,打起仗來,你們支援得上嗎?你們能保障鐵路線暢通無阻嗎?幫我們搞起來,你們的負擔就減輕了。”

  聽了何長工的話,維辛斯基誠懇地說:“何同志,我接受你的意見,我先召集幾個部來商量一下。既然客人進了門,不能不談,可是你們也要有個思想准備,談判可能成功,也可能不成功。”

  每逢談判涉及一些關鍵數字或需要拍板時,代表團都要致電周恩來

  蘇聯方面對談判還是相當重視的,組成了由維辛斯基負責的七人委員會,成員來自外貿部、國防部、航空工業部、航空工業總設計院等單位。主持日常談判的是蘇外貿部副部長考瓦裡,航空工業部是主管發動機的副部長,總設計院是院長波依佐夫。

  談判的第一個問題,是中國建設航空工業的道路和原則。開始時,蘇方對中方提出的由修理到制造的方針不理解。他們認為先談修理的問題,制造是以后的事,此次不必考慮。何長工、段子俊反復解釋了要有長遠觀點的意義。經過力爭,蘇方接受了中方的意見。

  第二個問題,是修理的規模,談得比較順利。雙方議定當年修理發動機1500台、飛機300架,主要機型是米格-9、15。雅克-Ⅱ、18,拉-9、Ⅱ等。建設規模為年修理量,發動機3000台、飛機600架。

  最費周折的是第三個問題,即工廠的設計在哪裡進行。蘇方一再堅持在莫斯科設計,送圖紙到中國依照施工。何、段則反復指出這樣難以符合中國具體國情,因為基本建設很復雜,要在選點、水文地質勘探的基礎上進行設計。我們不能為修改與現實脫離的圖紙,整天乘飛機往蘇聯跑。最后,蘇方放棄了在其國內設計的原設想。

  每逢談判涉及一些關鍵數字或需要拍板時,代表團都要致電周恩來、陳雲、李富春、劉亞樓等請示。

  談判達成協議。在簽字的前一天,何長工與北京通了電話。周恩來接到電話就急切地詢問:“長工,怎麼樣?”何回答:“談判順利成功,明天可以簽字。”周恩來隨即叮囑:“要算賬,他們是一個盧布都不舍的。”“蘇外貿部長米高揚都到場了。”“外貿部長到了也還是要錢的。”

  根據周恩來的指示,代表團又對准備簽約的協議草案做了修改。談判結束,蘇聯外長維辛斯基親自主持舉行了豐盛的宴會,為中國代表團餞行。他風趣地對何長工說:“何同志,下一次見面時,希望你帶兩個空軍團到莫斯科來,在紅場上降落,請斯大林同志來檢閱。”何長工笑著回答:“那不成問題,說不定還要多一些,帶三個團哪。”引得席間笑聲不斷。

  蘇聯總顧問說:我們政府交給我的任務是修理飛機,對制造飛機無權發表意見

  中國航空工業終於艱難地起步了。但段子俊卻無法心安理得地搞修理,周恩來那“中國的航空工業要由修理走向制造”的指示,始終讓他魂牽夢縈。

  朝鮮戰場戰事熾熱,飛機修理當然是第一位的﹔可如何從修理向制造過渡?生產建設上應如何安排?分幾個步驟?創造怎樣的條件?必須從此刻就開始考慮。這些對初涉航空工業的段子俊來說是力所不及的,隻有求教於蘇聯顧問。

  然而,蘇聯駐中國航空工業局的總顧問波斯別霍夫,聽了段子俊的詢問一個勁兒地搖頭:“我們政府交給我的任務就是搞飛機修理,修理出了問題,我負責任。但對飛機制造,我無權發表意見,那是需要提請兩國政府商定的事。”

  波斯別霍夫封了口,段子俊並未因此而放棄努力,他想到了基建計劃處的蘇聯專家組組長瓦西列夫。瓦西列夫對中國的航空工業建設非常熱心,他讀過毛澤東的《矛盾論》和《實踐論》,稱之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家。段子俊預想從他那裡能得到些有益的幫助。

  瓦西列夫毫無保留地告訴段子俊,根據他對中國實際情況的了解,飛機修理廠與飛機制造廠的建設最初不應分開,而應結合起來一體考慮,這樣可使從修理到制造的過程加快三至四年。

  在談到中國航空工業發展條件時,瓦西列夫認為關鍵是熟練工人和技術人員的培養。他最后對段子俊說:“今天隻談了一個大概的輪廓,我隨后就可以提供一份圖表,注明詳細的數據,或許對你考慮問題和擬定規劃有幫助。”

  40余年后,段子俊在回顧這段往事時,感慨地說:“瓦西列夫對中國航空工業起步是功不可沒的。他的成套建議,對落實周恩來由修理到制造的指示,做出了具體的設計。特別是他根據中國國情提出的先修造結合,再修造分離的步驟,既滿足了彼時戰爭對飛機修理的需要,又大大縮短了向制造過渡的時間。”

  李富春親自與波斯別霍夫作了交談

  根據瓦西列夫提交的圖表,段子俊對中國航空工業發展計劃又進行了一番思考后,再次找到波斯別霍夫,誠懇地希望他能為中國航空工業的發展獻策。

  波斯別霍夫在一番沉思后說:“如果兩國政府下決心的話,在中國制造雅克-18教練機,我想是很快能實現的。至於進一步搞米格飛機的事,我實在不好講。”

  經與蘇聯顧問幾次交談,段子俊對航空工業從修理轉向制造的步驟和時間,已有了較清晰的思路。他同何長工商議后,召開了部黨組會議,在會上議定了航空工業3—5年計劃,目標是1953年試制出雅克-18及米格飛機﹔1955年試制出米格-15﹔有可能的話,爭取在此后試制出輕型轟炸機圖-2。

  3—5年計劃首先報到李富春處,了解到蘇聯總顧問對中國准備在較短時間內完成從修理轉向制造的過程有異議,李富春便親自與波斯別霍夫作了交談。他坦誠地擺出了一些客觀存在的困難,但同時表明了中國政府和人民有能力克服這些困難的決心。

  波斯別霍夫被說服了,他最后對計劃表示贊同,並說:“隻要中國政府把自己的要求和擬建工廠的地點、任務與發展規模等實際情況向蘇聯政府提出,我估計蘇聯政府一定會同意的。”他隨即專程回莫斯科匯報此事,得到了蘇聯政府的認可。

  跑道起飛線上,3架軍綠色的飛機翹首待飛

  1954年7月26日清晨,在江西省南昌市附近,平素顯得有些荒涼的國營320廠試飛站,突然人聲鼎沸。第二機械工業部部長趙爾陸、江西省省長邵式平、省委副書記白棟材、二機部四局的負責人、總顧問,以及空軍、海軍的領導,匯集在這裡臨時搭架的主席台上。

  在簡陋的飛機跑道起飛線上,3架軍綠色的飛機翹首待飛。趙爾陸為飛機剪彩后,綠色的信號彈劃破長空,3架飛機振翼騰空,在試飛站上空變換編隊,做著種種特技表演。

  這3架飛機,就是3—5年計劃中預定於1955年第二、三季度試制出的雅克-18教練機。

  兩年后的同月,米格-17噴氣式戰斗機也制造了出來,並試飛成功,比預定計劃又提前了一年。

  文/王凡 東平 摘《中外文摘》
來源:人民政協報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