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歷史珍聞
《海燕》引發的發行人事件
劉小清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1936年新年伊始,魯迅分別收到左聯成員聶紺弩和蕭軍的來信,內容不謀而合,都希望能夠在新年創辦一個較有影響的綜合性文學刊物,以擴大左聯陣地。當時《譯文》剛停刊不久,魯迅認為此議甚好,但不能各自為戰,要形成合力,保証新刊質量。魯迅將這一意見面告胡風,並希望由他多負其責。此時胡風已辭去左聯行政書記,專事文學創作。他慨然應允,並分別向聶紺弩、蕭軍轉達了魯迅關於聯合辦刊的想法。

  這日,魯迅約胡風、聶紺弩、蕭軍等聚會,討論新刊名等問題。魯迅建議取刊名為《鬧鐘》,有喚醒沉睡者之意。胡風則鐘情《海燕》,典出高爾基散文詩,喻追求光明與向往自由。胡風解釋“海燕”的喻義更為接近現實,其較高的志向也更容易為人理解。

  魯迅也認為《海燕》形象鮮明,喻義深刻,特別是追求光明一直是同仁所共同為之奮斗的。於是他放棄自己的意見,支持取刊名為《海燕》。聶紺弩、蕭軍自然沒有意見。刊名就這樣確定了下來。魯迅在大家的要求下,當場寫下“海燕”兩字以為刊名所用。繼之,大家確定在魯迅領導下,由胡風負責《海燕》文稿集結,編排則為同仁共擔﹔聶紺弩負責《海燕》印刷發行等具體事務。另外邀請參與《海燕》出版、編輯工作的還有蕭紅、周文、歐陽山、張天翼等人。

  印刷事務委托聶紺弩負責是有緣由的。此前,聶紺弩經左聯同意,出任由林柏生負責的《中華日報》文學副刊《動向》主編。當時的指導思想是想佔領這塊陣地,將《動向》辦成像《申報》副刊《自由談》一樣。正如聶紺弩自己所說:“許多知名作家,如周而復、廖沫沙、歐陽山、田間、宋之的、章泯等都是《動向》的經常撰稿者。《動向》的特色是多雜文,短小精悍,犀利潑辣,沒有風花雪月,卿卿我我。”但聶紺弩到任時間不長,《動向》便停刊。原因在於《申報》老板史量才被暗殺后,林柏生心有驚悸。聶紺弩被迫辭職,但這時報館仍欠他以及其他作者的稿酬。聶紺弩多次催索,始終沒有落實。最后林柏生答應報館可免費承印聶紺弩的印刷品。這樣剛好解決了《海燕》的印刷問題,而與報館打交道者非聶紺弩莫屬。

  1月20日,《海燕》第一期面世,封面上紅色的魯迅手跡“海燕”特別顯眼。內容有魯迅雜文《文人比較學》和《大小奇跡》及歷史小說《出關》,胡風亦有三篇譯作和一篇短論。此外,還有瞿秋白所譯高爾基的論文以及東北作家蕭軍、蕭紅、羅烽等人的作品。《海燕》第一期初版兩千冊,當日即告售罄。其受讀者青睞程度可見一斑。魯迅在日記中專門記載此事,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海燕》一炮打響,編輯部同仁非常高興。為示慶賀,魯迅特邀大家在梁園飯館聚餐,其中有胡風夫婦、聶紺弩夫婦、蕭軍夫婦以及葉紫等11人。大家盡情痛飲,酣暢淋漓,數小時始散。

  《海燕》第二期很快便開始籌劃。稿子自然是不愁的,因為魯迅又給了兩篇雜文和小說《阿金》。由此可見魯迅對《海燕》的偏愛。但卻出現了一個新的問題。

  《海燕》第一期編輯人署名史青文,出版者為海燕出版社。“史青文”是聶紺弩的筆名。《海燕》與當時左聯的其他半地下刊物不同,是公開發行的。按上海公共租界當局規定,公開出版的刊物必須要注明負法律責任的發行人,而這發行人又必須是在報上常見的名人,並且注明真實的地址。這一問題可謂又易又難。說其易,是因為策劃《海燕》的這批人都是有影響的作家,大名常見於報端。說難的是,這批作家基本上是左翼作家,住址是不能公開的。而當局對這一問題強調甚嚴,如有不從,《海燕》極可能夭折。

  聶紺弩為此想到了曹聚仁。此時的曹聚仁正在編《濤聲》刊物,且住址是公開的。聶紺弩與曹聚仁原來即相識,而且《海燕》一期出版時,聶紺弩即通過曹聚仁的關系請上海群眾圖書出版社總代售。因此緣故,聶紺弩即想請曹聚仁出任《海燕》發行人。於是,他專程前往拜訪。

  以后聶紺弩如此說:“我倆洽談之下似乎很投機。我就以為他答應了,一面興高採烈地告訴魯迅和胡風他們﹔一面就在刊物上印了‘發行人曹聚仁’。”

  一個頗為棘手的問題似乎一下子便迎刃而解了,聶紺弩顯得很興奮。但這種興奮未能維持多久,聶紺弩以及《海燕》同仁即被《申報》一則啟事搞懵了。這則啟事刊登在當年2月22日《申報》上,題目為《曹聚仁否認〈海燕〉發行人啟事》。全文如下:

  旬日以前,聚仁以群眾雜志公司代售各種刊物,須有切實負責人出面以明責任﹔因商請海燕社來店接洽人聶紺弩先生,推定負責人填寫登記表向當局登記。忽一日,聶先生來舍,留條請聚仁為發行人,聚仁當即去函拒絕。乃第二期《海燕》底頁仍刊有“發行人曹聚仁”字樣,聚仁即非該社人員,不敢掠人之美。特此鄭重否認。

  曹聚仁此舉完全出乎聶紺弩意料。聶紺弩以后說:“誰知《海燕》送到書店之后,卻激惱了曹先生,他不但要求書店把他的名字勾掉,還在《申報》上登廣告申明竊取了他的大名。又向魯迅先生寫信申訴,搞了個滿城風雨。”

  關於曹聚仁之變,有人稱:“不料第二期出版后,社會局捕房找到他的頭上。他嚇壞了,將《海燕》的實際情況和盤托出,並登報聲明不做發行人,遂使這隻剛剛起飛的‘海燕’再也不能迎接暴風雨而吶喊了。”亦有人稱:“《海燕》第二期出版,內容更為精彩。魯迅給讀者獻出了《阿金》與其他文章。《阿金》曾為國民黨的上海和南京中央兩級審查機關所禁。因此,刊物一出版,國民黨政府立即找到發行人曹聚仁。這一來,激怒了曹聚仁,他的態度大變。”而曹聚仁的四弟曹藝對此卻有另說:“關於《海燕》,聶紺弩、胡風等都寫過不止一次痛罵曹聚仁的文章,魯迅先生倒沒有責怪曹聚仁。其中原因,錯綜復雜,主要是左翼文人之間的內部問題。曹聚仁也如徐懋庸一樣要負責,卻也實迫處之,不一定是害怕國民黨的白色恐怖而出此下策。”曹藝所說“魯迅先生倒沒有責怪曹聚仁”,系指為《海燕》事,曹聚仁曾兩次寫信給魯迅,說明刊登啟事的詳細情況。魯迅於是復函雲:

  我看這不過是一點小事情,一過也就罷了。我不會誤會先生,自己年紀大了,但也曾年輕過,所以明白青年的不顧前后,激烈的熱情,也了解中年的懷著同情,卻又不能有所顧慮的苦心孤詣。現在的許多論客,多說我會發脾氣,其實我覺得自己倒是從來沒有因為一點小事情,就成友或成仇的人。我還不少幾十年的老朋友,要點就在彼此略小節而取其大。《海燕》雖然是文藝刊物,但我看前途的荊棘是很多的,大原因並不在內容,而在作者。

  從魯迅信中的語氣可感覺到他對曹聚仁還是諒解的。后來曹聚仁在寫《魯迅評傳》時,又專門提到為《海燕》發行人事與聶紺弩鬧得不愉快,而魯迅是理解他的。他認為魯迅所說“青年的不顧前后”,是喻指聶紺弩的性格,暗示自己不要與之計較。

  對於聶紺弩的性格,夏衍曾經有過描述:“他是一個落拓不羈,不修邊幅,不注意衣著,也不注意理發的人,講真,不怕得罪人,有所為有所不為,屬於古人所謂‘狂狷之士’。他不拘小節,小事馬馬虎虎,大事決不糊涂。”不知在請曹聚仁出面當發行人的事情上,聶紺弩是否視之為“小事”?但似乎總有點差強人意的感覺。

  《海燕》的前途正如魯迅預言的那樣,“前途的荊棘是很多的”。事實上,《海燕》出了第二期后便被查封了。

  由於曹聚仁在《申報》上的那則啟事,故《海燕》被查封難免有人對曹聚仁有微詞,懷疑他向國民黨當局說了些什麼。胡風即如此說過:“第一期出后曹聚仁向國民黨承認了他是發行人”,第二期出來后,“國民黨還是要找他的。他不得不去,見到國民黨就把他知道的《海燕》的情況說了,並聲明不做《海燕》的發行人。他安然無恙,照舊當教授,但《海燕》不得不停止了唱歌和呼吸。”胡風對曹聚仁不滿以及喻諷完全可以理解,但曹聚仁是否如胡風所說向國民黨告密則難下定論。特別是近來對曹聚仁研究的不斷深入,有關資料亦披露較多,但所謂告密的第一手資料卻始終沒有發現。因此對此節則不能妄加斷言。

  魯迅雖然也認為曹聚仁做法不妥,但分析較為客觀,他將《海燕》遭禁歸咎於國民黨反動派對左翼作家的圍剿和迫害上。魯迅在致曹靖華的信中說:“《海燕》已以重罪被禁止,續出與否不一定。一到此境,做好人露真相,代售處賴錢,真是百感交集。同被禁者有二十余種之多,略有生氣的刊物幾乎無盡了。德政豈但北方而已哉!”

  《海燕》發行人事件導致聶紺弩、胡風與曹聚仁之間產生了很深的隔膜,以致長期不睦,成為文壇憾事。
來源:人民政協報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相關新聞
· 周恩來關懷河北戲曲的幾個實例 [2008年02月14日]
· 浙江大學的“長征” [2008年02月14日]
· “中國工農紅軍”名稱的由來 [2008年02月14日]
· 聶老總的一盆“苦累”下訓令 [2008年02月14日]
· 吳運鐸與淮南“茅屋兵工廠” [2008年02月14日]
· 毛澤東多次題寫“為人民服務” [2008年02月14日]
· 南漢宸與中國貿促會的成立  [2008年02月14日]
· 抗戰初期毛澤東給《大公報》記者親筆回信 [2008年02月14日]
· 漫說周恩來的“平易近民” [2008年02月13日]
· 毛澤東談禪宗六祖慧能 [2008年02月13日]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