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歷史珍聞
黃柏郢大屠殺紀實
韋 誠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淮水滔滔,流不盡千古奇冤﹔涂山巍巍,訴不完歷史滄桑。人民永遠不會忘記,日本軍國主義在懷遠縣孝儀鄉制造的黃柏郢大屠殺,這是侵華日軍在中國土地上犯下的又一個滔天罪行……

  侵略者燒殺搶劫,紅槍會奮起抗敵

  1938年2月2日清晨,侵華日軍華中派遣軍第十三師團山田、山村兩個旅團以坦克、裝甲車為前導,沿津浦鐵路兩側從鳳陽、臨淮關方向入侵蚌埠、懷遠。駐守蚌埠的國民黨軍第三集團軍第五十一軍、第二十一集團軍第七軍等部,在炸毀蚌埠淮河鐵路大橋后,向徐州方向撤退。日軍所到之處,肆意掠殺,如入無人之地,蚌埠當日淪陷。

  2月4日,日軍第十三師團為佔領懷遠,以橡皮船偷渡淮河,被國民黨於學忠部擊退。當日下午,日軍又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強渡淮河,古城懷遠淪陷,國民黨懷遠縣長高鳴謙匆匆率領部屬西逃。日軍駐蚌埠特務機關及警備司令部旋即在懷遠設立特務機構懷遠班(汪偽政府成立后,該特務機關改為聯絡官事務所)和軍事機構警備中隊。隨后,日軍以縣城為依托,逆淮河而上,先后侵佔了馬頭城、新城口、常家墳等沿淮農村集鎮。為了控制淮河中下游,還成立了巡河大隊,在淮河東岸新城口和山上黃?窯設立據點,修建碉堡,經常在山上炮擊周邊村庄,下鄉燒殺淫掠。

  面對淪陷區國民黨基層政權的名存實亡、日軍的肆意蹂躪和土匪的日趨猖獗,一批富有愛國熱情的農民群眾和地方士紳,在原紅槍會的基礎上聚集在一起,組織武裝,偵察敵情,巡邏放哨,抗擊日軍,保護家鄉。

  2月14日,黃柏郢村周圍數百名紅槍會會員協同國民黨地方部隊共同作戰,一舉拔掉新城口據點,殺傷許多日軍。之后,許多紅槍會員來到黃柏郢慶賀勝利,不料,被日軍發現。日軍遂認定黃柏郢村是紅槍會大本營。

  2月17日上午,駐上窯鎮的日軍派出二三十名荷槍實彈的士兵,竄到外窯西北的幾個村庄騷擾,村中的群眾發現后,立即逃往村外的山窪、樹林裡躲藏起來。這時,騷擾的日軍恰與外窯一帶的紅槍會巡邏隊相遇,紅槍會的隊員們滿腔怒火,奮不顧身地揮刀、持槍向日軍沖去,與日軍展開了肉搏戰。新城口的紅槍會得知后,也立即趕來助戰。紅槍會雖有100多人,都使用的是紅纓槍、大刀、鋼叉、土槍等落后武器,但他們面對持有先進武器的殺人不眨眼的日軍,毫不畏懼,英勇殺敵。在激烈的肉搏中,紅槍會員犧牲3人,傷10多人。在力量懸殊、難以取勝的情況下,紅槍會員邊還擊邊撤退,向外突圍。一部分傷員如劉兆亭(新城口紅槍會員)等因在黃柏郢有親戚,就從黃柏郢南面的孤山向黃柏郢撤去。日軍從望遠鏡中發現了他們撤退的方向,以為是黃柏郢的紅槍會襲擊了他們。一場滅絕人性的報復性大屠殺在悄悄地醞釀中。

  黃柏郢集體屠殺,憶仇巷白骨累累

  黃柏郢是坐落在大洪山北麓的一個偏僻的村庄,當時全村約七八百人。該村在軍閥混戰、土匪蜂起的年代,為了地方的安全,沿著村庄的外圍用石塊砌起了個約兩華裡的大圩子,圩外有壕溝,東南西北四方各留有圩門,日開夜閉,以防匪盜搶劫。這個圩子比附近村庄的圩子高大堅固。因此,當馬頭城被日軍侵佔后,馬頭城南部的白衣、肖家湖、楊拐墳等村庄的部分群眾為避日禍,就投親靠友也跑來黃柏郢避難。

  1938年2月18日凌晨,駐上窯日軍巡河大隊特務班班長宗島茂帶領巡河日軍50多人,氣勢洶洶地向黃柏郢奔來。由於黃柏郢村地勢較高,日軍從山上據點下來,被看得一清二楚,早起到圩外揀糞的幾位農民見狀急忙放下糞箕回到村裡報信。村民們非常慌張,“拼了!俺們拉起家伙山(做武器的物件——地方話)跟鬼子拼個死活!”一些血氣方剛的農民大聲嚷道﹔有的老年婦女在家裡顫抖地咕叨:“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以祈禱神靈的庇護﹔另一些村民則主張先跑出圩子躲避一下再說時,而一些比較富有的人家擔心跑出圩子,會有壞人乘機偷東西,甚至對日軍抱有幻想,認為日本人也是人,不能不講理,不願離開村子。在這種情況下,地方的維持人老圩主周兆福為使村寨免遭荼毒,不得已派了七八個老人,提著活蹦亂跳的家雞,拎著整籃的雞蛋,拿著酒瓶和香煙,還准備好鞭炮到村口歡迎“皇軍”,指望蒙住日軍,不再洗劫村庄。可是,鞭炮還未燃著,日軍的機槍就“噠、噠、噠”地一陣掃射。據當事人回憶,周元富老人當場被打倒在地,其他老人扔掉手裡的東西奪路逃回村子裡。隨后,宗島茂命令日軍兵分三路從東、南、西三面包圍了黃柏郢大圩。這時,圩裡的農民已陸續起床,也聽到了槍聲。當聽說日軍從南門殺來時,紛紛向北門奔逃。但是,北門也很快被圍,隻有少數起得早、行動快的人跑出圩外,得以逃脫大難。全村800多人,多數都被堵在圩子裡。被包圍的黃柏郢,沿大圩每隔幾十米就有一名日軍持槍監視。有的村民不甘心等死,想翻過圩牆外逃,頭剛露出圩子外,就被日軍槍殺在圩外的溝壕裡,無一幸免。僅村北圍溝裡被日軍打死的就有30多人,鮮血染紅了圩子外的溝水,后來,人們把這條溝叫“血淚溝”。

  日軍進村后,橫沖直撞,哇哇亂叫著向四處掃射。整個黃柏郢大圩的家前院后,血肉橫飛,一片狼藉。鬼子的嚎叫聲,村民的慘叫聲,使這個古老的村庄變成了人間地獄。被困在圩子裡的男女老少,特別是婦女兒童,驚慌失措,到處躲藏。有的藏在夾皮牆裡或地窖裡,有的躲在廁所裡,年輕力壯的也有藏在自家的。有四五十名婦女兒童躲到了比較僻靜的周家玉家的三間房子裡去了。這三間房屋的前門已封死,隻有后門通往北大門的東西巷子,門也用秫秸堵住,以作掩護。

  村民們剛剛躲藏好,進圩的日軍便開始挨門逐戶進行搜查。黃柏郢村民周元棟,30多歲,身高體壯,在蚌埠一家煙行幫工,這次回鄉是為了同家人一起過年。他正往屋裡走,同搜到家門前的一名日軍撞個對面。日軍迫其就范,周元棟不堪受辱,更不示弱,與日軍激烈搏斗,把日軍的槍奪了過來。不料,響聲驚動了附近的日軍,一名日軍從其背后趕來,用刺刀捅進了周元棟的后胸,又開了一槍。英勇的周元棟倒在了血泊中,含恨而死。

  村東頭有個姓周的富裕戶,對日軍抱有幻想,想花錢免災,做了一桌酒菜,還拿出50塊大洋送給日軍。五個日軍狂吃爛喝以后,醉醺醺地拍了拍著這人肩膀:“皇軍的良民,米西米西的,大大的好!”可是,當他們在屋內發現了周家剛過門的新媳婦,瞬間變成了一群野獸,意圖不軌。躲藏在屋裡的丈夫,忍無可忍,從門后摸出棍子就向日軍砸來,另一個日軍發現后,一刺刀插入新郎的前胸。日軍將嚇昏的新媳婦糟蹋后,又將他全家反鎖在屋裡,放火活活燒死。

  當兩個日軍搜捕到北大門巷時,看見巷內一家門口拴著兩頭騾子,便來牽騾子。騾子受驚掙斷了?繩順巷子跑了,日軍隨后就追。不料,騾子跑到周家玉家后門時把堵門的秫秸碰倒了,日軍一見滿屋的婦女兒童,就不逮騾子了,由一名日軍堵住門口,另一名回去又喊來十幾名日軍,把藏在屋裡的婦女兒童和村內其他地方搜捕到的人,統統往這條東西巷子裡趕。有的村民在被趕往大巷子的路上,走著走著就被鬼子從后面用刺刀活活刺死﹔更為殘忍的是,日軍還用大刀殺人取樂,村民們有的頭被整個砍掉,有的腦袋被從中間劈開,有的四肢被完全砍去……

  村民被趕到大巷子后,日軍命令他們靠著牆根站好,在巷口的石台上架起機槍,做好了射擊准備。

  宗島茂叉開兩條腿,雙手拄著軍刀站在人群前。“貓猴子(日軍對紅槍會和抗日武裝的侮辱性稱呼)的有?”他用生硬的中國話皮笑肉不笑地說:“交出來大大的好!”村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貓猴子”,沒有任何人吱聲。宗島茂拿著軍刀走到人群面前,一邊走,一邊用左手抓住一個人的衣襟惡狠狠地問:“貓猴子的有?”當被抓的人嚇得直搖頭時,他就會“死啦死啦的!”地大叫著,狠狠地將村民推倒在地上,然后抓住旁邊的人繼續吼叫。可是,除了小孩被驚嚇的啼哭聲,村民們都一聲不響。宗島茂惱羞成怒:“不交出來,統統死啦死啦的!”他右手舉起軍刀,咧開大嘴對機槍手大喊:“一、二、三!”右手一落,機槍便“嗒嗒嗒”地向人群瘋狂地掃射起來。槍聲、哭喊聲、悲慘的呻吟聲,驚神泣鬼,頃刻間,大巷內尸體縱橫,血流成渠,慘不忍睹。盡管如此,日軍仍不罷休,又把仍在血泊中掙扎、尚未斷氣的人一一殺害,就連年僅3歲的小孩也未能幸免。直到9點多鐘,這群野獸般的日軍,才洋洋得意地在黃柏郢北大門外的觀音塘集合,向新城口方向開去。

  日軍剛離村,躲藏在圩外的群眾就迅速返回圩裡,見此慘狀,莫不號啕大哭,人們一邊哭喊親人,一邊查找尸體。現場被害的100多人中,僅有少數幾人僥幸生還。為了永遠記住黃柏郢大屠殺的國恨村恥,當年發生慘案的“北大門巷”現已改名為“憶仇巷”。

  大屠殺的幸存者、74歲的周元和老人在回憶這段往事時,泣不成聲地說:“我們家19口人,幾分鐘功夫,我的二嬸娘、三嬸娘、三哥、五哥、姐、弟,侄女等10人,全被鬼子機槍……”周唐氏一家五口人被日軍趕來貼牆站在一起,她懷裡抱著一個不滿周歲的幼兒,站在丈夫的右邊,兩個大些的孩子站在他們面前。機槍一響,她腰部先中一槍,就失去知覺倒下了。她說:“當時身上覺得一熱,我知道中了鬼子的槍子。時間不長什麼也不知道了。等我醒來時已是中午時分,丈夫、兒子全死了。”周家玉老人痛訴這一慘案時說:“我當時隻5歲,鬼子進村時,我們全家20口人都躲在一個大院內。我和母親、六叔、堂弟、堂妹、哥、嫂7個人被鬼子發現趕往大巷中。開始,我被母親摟在懷裡,后來把我藏在她的身后,機槍一響,我被壓在母親身下。母親當時中彈未死,鬼子就用刺刀……”他泣不成聲,再也說不下去了。

  日軍殘暴反人類,殺戮卷土又重來

  日軍在黃柏郢村的第一次大屠殺中,殘酷殺害了無辜百姓190多人(包括從白衣、肖家湖、楊拐墳等村庄來此避難的20余人),傷40多人,其中,周元和一家19口就被日軍殺害10人,另有6戶全家被殺絕。由於村子較大,日軍人數不多,加上村裡房屋層次較多,隱藏躲避的地方也多,日軍初進村對地形不熟,所以,一部分隱藏起來的村民,在大屠殺中得以幸免。

  日軍對黃柏郢村大屠殺后,撤回山上據點裡,可日軍從山上據點裡用望遠鏡看到村裡還有活人,於是,當日午時,駐上窯日軍又派出一批六七十人的騎兵部隊,由南向北直奔黃柏郢而來,准備進行第二次大屠殺。

  中午時分,明晃晃的太陽挂在頭頂,冬日的寒風呼呼地刮著,卷起陣陣黃色的塵埃。剛剛經歷了日軍的血腥洗劫,村民對四周的動靜已十分敏感,日軍剛出動就被警覺的村民發現。這個時候,無論什麼人都接受了日軍第一次大屠殺的慘痛教訓,不再對日軍抱有任何幻想。於是,隻要能走動的人都拼命地向安全地帶奔跑。圩子外的村民急匆匆地跑到山洞、樹叢中躲藏,圩子裡的人慌忙放下手中事向圩子外奔逃,有的慌得連孩子也沒有來得及抱出來。周元和老人悲憤地回憶說:“我們一家被日軍殺掉十口人,挖了兩個大坑,把我的嬸娘等5具尸體剛抬進坑裡,還未埋土,聽說鬼子又來了,我父親和我隻得丟下5具小字輩尸體向北逃跑了。”可憐的是,那些體弱多病和無法逃跑的老人,還有在第一次大屠殺中受了重傷無法行動的人,便成為日本鬼子第二次肆意蹂躪、屠殺的對象。

  日軍進村后,成群結隊地挨家搜查。他們遇到關門的農戶,就用槍托砸開門栓,用軍靴踢開門板,緊接著對屋裡就是一陣狂射。這些被日本軍國主義馴化的殺人機器,完全喪失了人性,他們發現重傷的村民,當場就用刺刀凶狠地刺死﹔一些輕傷的村民,則被連打帶踢地強行驅趕到大巷中,像上午一樣遭到機槍掃射。大多數人中彈后當即死亡,還有少數人再次受傷,躺在死人堆中奄奄一息。

  日軍為了殺人滅口,絕不讓一人生還,還在層層尸體中,翻來翻去尋找未死的人,一個一個檢查,隻要看見哪裡一動,便趕上去補一刺刀,或用步槍補上一槍。周傳德老人在回憶日軍的兩次集體大屠殺時,悲痛地回憶道:“鬼子第一次大屠殺,我與父親都貼牆站在南首,離鬼子機槍稍遠些,估計有四五十米。機槍一響,我同父親都趴倒在地下。十分鐘后,機槍停了。我胳膊被打傷還有知覺,我父親的兩條腿都被打斷了,倒在我身上。他小聲問我﹔‘孩子沒事吧?’我說:‘受點輕傷,’他又說:‘堅決不能動啊。’鬼子撤走后,我把父親背回家中,用鹽開水洗洗傷口。雖然連中三槍,所幸都不是要害部位,但是流血過多,頭昏眼花,疼痛難忍。下午3點多鐘,村裡又傳出:‘鬼子又來啦!快跑啊!’的呼喊聲,我便要背起父親逃命,可是父親堅決不肯,說﹔‘孩子,你快跑吧,不然我們都跑不掉。你要記住這個深仇大恨啊!’我隻好忍痛離開受傷的父親,后來,我回到家裡,看到父親的肚子被挑開,內臟全被挖出,丟在地上……”

  日軍進村后,喪盡天良,涂炭生靈。他們三五成群,四處鳴槍,挨門逐戶搜查隱蔽在屋舍、柴草堆裡、山芋窖裡的老百姓,見到男的開槍就殺,見到女的就強行施暴,奸后再殺。一個名叫周劉氏的婦女,懷孕七個月,丈夫被日軍刺死,她被六個鬼子抓住輪奸后,又被剖腹取出胎兒,挑在刺刀上取樂。日軍獸欲滿足了,人也殺光了,便把所有的房子、柴草都點著火。頃刻間,黃柏郢大圩籠罩在一片火海之中,煙霧彌漫,十裡之外,仍可看到沖天的火光。在大屠殺中幸免的人,在大火中再遭劫難。

  經歷了日軍第二次大屠殺后的黃柏郢,全圩600多間茅草房,除周兆屋一家(是圩子裡獨立的小院)沒著火外,其余全被燒光,連糧草、衣服、家具等也同化為灰燼。這次燃燒了一天一夜還不停息的大火,還燒死了躲在家裡的老弱婦孺十余人,如周家玉六叔的小孩,就被活活燒死在木盆裡。日軍的騎兵隊在黃柏郢進行了半個多小時的毀滅性燒、殺、搶后,很快鳴號集合,出了大圩朝新城口方向去了。

  聯合抗日斗敵頑,活躍抗戰第一線

  歷史事實不會被掩蓋!在日本軍國主義鐵蹄下上演的這兩次集體大屠殺中,僅有案可查的黃柏郢村民就罹難300余人(安徽省檔案資料記載),遭到傷害和強奸的更是難以統計。

  日軍慘絕人寰的燒殺之后,僥幸生存的村民流離失所,四處流浪。黃柏郢村到處是殘垣斷壁,殷紅的溝巷裡,到處都流淌著黃柏郢人民的血和淚﹔燒焦的枯樹枝在彌漫的煙霧中,被寒風吹得瑟瑟作響,似乎在控訴日軍的罪惡暴行。

  然而,黃柏郢人民沒有被日軍的凶殘所嚇倒,他們再也不願做任人宰割的亡國奴,他們擦干身上的血跡,掩埋了親人的尸體,又重新組織起來,走上了抗日救國的戰場。全縣一大批富有愛國心和民族正義感的農民和地方實力派,自發組織抗日武裝,很短時間內參加紅槍會的就有10萬之眾。黃柏郢的一批青壯年也懷著一腔熱血積極地投身到打擊侵略者的陣營。他們參加了上窯、新城口的紅槍會,並主動與駐田家庵的國民黨第三十一軍劉士毅部接洽,要求聯合抗日。他們每50名紅槍會配步兵50名,步槍50支,共計6000余人,在懷遠、鳳陽一帶同敵人開展游擊戰,活躍在抗日斗爭的第一線。他們襲擊日軍駐新城口據點,炸橋梁,毀公路,曾攻入懷遠老西門日軍據點,阻止了日軍進攻淮南。

  歲月崢嶸,往事歷歷,中華民族被侵略、被奴役的歷史,已一去不復返。今天,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美麗富饒的渦淮平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勤勞、淳朴、智慧、勇敢的黃柏郢人民已過上了和平、和諧、幸福的美滿生活。盛世憶舊,感慨萬千,願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每一個中國人都能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願黃柏郢人民在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中,像奔騰不息的淮河浪花,一浪更比一浪高。

  

《黨史縱覽》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相關新聞
· 葉挺長子葉正大憶父親:不辭艱難哪辭死 [2008年02月13日]
· 李白烈士遇害真相 [2008年02月04日]
· 羅榮桓元帥的家風 [2008年02月04日]
· 周恩來的國文老師張皞如 [2008年02月02日]
· “不僅能打仗,還特別能團結人”--記陳錫聯將軍 [2008年02月02日]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