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歷史珍聞
長征途中的會理會議真相
黃 瑤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會理會議在黨的歷史上算不上是最重要的會議。因此,在“九一三”事件發生前,關於這一會議的情況隻有少數高級干部知道,並未公開。在“九一三”事件以后,出於當時批林的需要,為了說明林彪在歷史上曾經錯誤地反對過毛澤東,這次會議的材料才逐漸披露出來。

  關於會理會議,《毛澤東傳》記載:“(1935年)5月12日,毛澤東在四川會理城郊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那時,林彪給中革軍委寫了一封信。‘林信大意是,毛、朱、周隨軍主持大計,請彭德懷任前敵指揮,迅速北進與四方面軍會合。’毛澤東批評了林彪:‘你是娃娃,你懂得什麼?’周恩來、朱德等發言支持毛澤東,稱贊他在危急的情況下,採取兜大圈子,機動作戰的方針,四渡赤水,佯攻貴陽,威逼昆明,北渡金沙江,才擺脫了敵人的重兵包圍。會議統一了認識,維護了團結,並決定立即北上,同四方面軍會合。”

  過江不利,林彪電話裡罵娘

  林彪為什麼會有此舉動呢?因為他感到在毛澤東指揮下,行軍時走了“弓背路”,搞得部隊很疲勞。他這種情緒是逐漸發展起來的。

  一渡赤水以后的第二天,即1935年1月30日,他和聶榮臻致電朱德:右縱隊(由紅一、紅九軍團和軍委第二、第三梯隊及干部團上干隊組成)自西渡赤水后,部隊走小路爬高山繞道太多,沿途群眾極少,無糧食補給,隻能吃稀粥,且受追敵側擊,建議經古藺向永寧方向前進。4月23日,當部隊向雲南進軍時,他又和聶榮臻致電朱德:“對目前行動,建議……須盡速脫離周、吳、孫(周渾元、吳奇偉、孫渡,當時分別任國民黨“追剿”軍第二路軍第二、第一、第三縱隊司令)而力求消滅萬師(國民黨“追剿”軍第二路軍第二縱隊第十三師萬耀煌部),如條件不利時,則應力求迅速超過萬師,在萬師以北即盤縣、平彝以北活動。”電報還說:“須盡可能避免走‘弓背路’,而寧可對不大的敵人(守碉的)採取以一部監視,掩護主力取捷徑通過的辦法”向雲南進軍。這是目前我們發現的林彪提出“弓背路”說法最早的材料。

  隨后,渡金沙江的一段經歷可能加深了林彪的不滿情緒。

  5月初,中革軍委決定搶渡金沙江。紅軍將要渡過的這一段金沙江位於海拔5000多米的哈巴雪山和玉龍雪山之間的大峽谷,兩岸多懸崖峭壁,落差巨大,水流湍急。從這峽谷中渡江,是擺在紅軍面前的又一道關口。

  中革軍委計劃從三個渡口渡江。紅三軍團為右翼,在洪門渡渡江﹔軍委縱隊和紅五軍團居中,在皎平渡渡江﹔紅一軍團為左翼,在龍街渡江。在這三個渡口中,龍街位於西面,在元謀縣,是四川和雲南之間的主要渡口。皎平渡居中,在祿勸縣,同龍街之間的直線距離有60公裡。洪門渡在東面,距離皎平渡比較近。

  中革軍委之所以決定分三個渡口渡江,顯然是為了提高渡江的速度。同時,還要考慮到地形、敵情、氣候等因素的變化,作好有的渡口不能渡江的准備。

  紅軍進入雲南以后,蔣介石已察覺到紅軍的目的不在佔領昆明,而在於渡金沙江。28日,他致電雲南省主席龍雲,要龍雲嚴密封鎖金沙江。於是,龍雲下令金沙江南北兩岸所屬部隊一律封江,重點則是龍街渡口。

  林彪、聶榮臻命令一師為前衛,搶佔龍街渡口。5月4日,一師到達龍街渡口。此時,江上的渡船已被川軍拉到北岸,要架橋又無器材。天上還不時有飛機前來偵察、騷擾。據當時的一師師長李聚奎回憶:“我估計一時難以把橋架起來,同時也考慮到如果后面的部隊都擁到渡口來,一旦有情況,就沒有回旋的余地。因此,我預先命令部隊向后架了15裡地的電話線,並派一名參謀等在那裡,以便和前來的軍團司令部隨時取得聯絡。隨后,我們從老百姓那裡借來了一些門板,開始架橋。我們用繩拴住門板,然后從上游一塊挨著一塊往水裡放,可是由於水流太急,隻架了江面的三分之一,就無法再架了。”

  這時,紅一軍團司令部已到達15裡外。林彪要通了渡口的電話。李聚奎剛開口說架橋的情況,林彪便打斷他的話說:“你不要講情況了。干脆回答我,部隊什麼時候能過江?”

  李聚奎回憶說:

  我在渡口折騰了兩天沒有什麼結果,心裡本來就很煩躁,現在一聽林彪不願意聽報告情況,就急了。我回答說:“要是干脆回答的話,橋架不起來,什麼時候也過不了江。”

  這時,站在旁邊的師政治委員黃甦就拉我的衣角,示意我不要頂撞,但我還是把話講出去了。這下可惹怒了林彪,他在電話中媽的娘的罵了一頓。但最后還是問我:“你說,為什麼橋架不起來?”

  我一聽他的口氣有所緩和,就把金沙江的河寬、流速、沒有渡船、沒有器材等等情況向他報告了一番,並請示是否可以另選渡口,轉到軍委縱隊過河的皎平渡去。他說:“你們再想想辦法。我向軍委請示。”

  隨后,林彪立即致電中革軍委,反映在龍街不能渡江的情況。當日,朱德復電:“我一軍團務必不顧疲勞,於7日兼程趕到皎平渡,8日黃昏前渡江完畢,否則有被割斷的危險。”林、聶立即決定,沿江邊向東,向皎平渡前進。這一夜走得非常疲勞。據聶榮臻回憶:

  這一夜走的簡直不是路,路在一條急流之上,上面盡是一些似乎是冰川時代翻滾下來的大石頭,石頭又很滑。我們一夜過了48次急流,淨在石頭上跳來跳去。摔倒的人很多。一夜趕了120裡地,疲勞極了。

  120裡,再加上一夜橫越48道急流,這對於林彪的煩躁情緒來說,無疑是火上加油。盡管紅軍此時已擺脫了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但林彪卻仍然認為四渡赤水以來路走多了,在龍街罵娘就是這種情緒的延續。他認為部隊行軍應該走“弓弦”,取快捷方式。現在盡走“弓背”,會把部隊拖垮。一路上,林彪不斷講自己的意見,聶榮臻、左權、朱瑞、羅瑞卿都不同意林彪的意見。聶榮臻盡管和林彪共同簽署了4月23日的電報,但並不完全同意林彪的看法。他說:“我們好比落在了敵人的口袋裡,如果不聲東擊西,高度機動,如何出得來?”

  林彪給彭德懷打電話,要求彭出來指揮

  1935年5月11日,紅一軍團到達會理城外的大橋之后,林彪給彭德懷打電話,要求彭出來指揮。聶榮臻回憶道:“他煽動彭德懷同志說:‘現在的領導不成了,你出來指揮吧。再這樣下去,就要失敗。我們服從你領導,你下命令,我們跟你走。’他打電話時,我在旁邊,左權、羅瑞卿、朱瑞同志也在旁邊。他的要求被彭德懷同志回絕了。”聶榮臻嚴肅地批評林彪說:“你是什麼地位?你怎麼可以指定總司令,撤換統帥?我們的軍隊是黨的軍隊,不是個人的軍隊。誰要造反,辦不到!”

  隨后,林彪寫了一封給毛澤東、朱德和周恩來的長信。關於這封信的主要內容,彭德懷回憶道:“林信大意是,毛、朱、周隨軍主持大計,請彭德懷任前敵指揮,迅速北進與四方面軍會合。”

  林彪把這封信給聶榮臻、左權、朱瑞和羅瑞卿傳看了,並要求聶、左、朱、羅簽名,但他們都表示拒絕。林彪就以個人名義將信發出。

  林彪要求更換指揮的意見雖然遭到紅一軍團幾位領導干部的一致反對,但他那嫌路走多了的埋怨情緒卻有一定的代表性。

  據紅三軍團政委楊尚昆回憶,四渡赤水,是紅軍在長征中為了擺脫敵人而走得最頻繁的時候,不僅白天走,晚上也走,天又接連下雨,部隊非常疲勞,又不了解領導意圖,怕部隊給拖垮,怪話很多。戰士們說:不要走了,打仗吧。林彪那封信就反映了這種厭煩情緒。

  紅三軍團的意見是在遵義會議后,軍委派劉少奇到紅三軍團任政治部主任時同紅三軍團政委楊尚昆聯名發電報反映給軍委的。

  關於此事,在《彭德懷自述》中這樣寫道:

  以前我不認識劉少奇,他來三軍團工作,我表示歡迎。我和他談過以下的話:現在部隊的普遍情緒,是不怕打仗陣亡,就怕負傷﹔不怕急行軍、夜行軍,就怕害病掉隊,這是沒有根據地作戰的反映……王家烈所部,是上午出發的,想先佔婁山關(該關離桐梓和遵義各45裡)。我們11時許才接到軍委告訴的上述情況和要我們相機襲佔遵義的命令,即刻跑步前進。武裝長途跑步,消耗體力很大,幾天都沒有恢復起來。我先頭部隊到婁山關分水線(制高點)時,王家烈部隊隻隔兩三百米,如果它先佔領,就會增加傷亡和困難。那天因為我軍居高臨下,王家烈部戰斗力也不強,我們傷亡不大,隻有百人,就把敵人五個團打敗了,但因正面突擊,沒有截斷敵人退路,故繳獲也不多,現在部隊比較疲勞,特別打婁山關那一天,很疲勞……我軍應擺脫堵、側、追四面環敵的形勢,選擇有利的戰機打一兩個勝仗,轉入主動,實現遵義會議決議,靠近二方面軍,創造新根據地,就好辦了,這是我和劉少奇談話的內容。

  過了兩天,劉少奇加上自己的意見和別人的意見,寫了一個電報給中革軍委,拿給我和楊尚昆簽字。我覺得與我的看法不同,沒有簽字,以劉、楊名義發了。

  關於這份電報,楊尚昆的回憶是:

  那是在土城戰斗失利之后,中央知道下面指戰員中有意見,主要是希望建立根據地,希望打仗,就派劉少奇到三軍團,陳雲到五軍團了解情況,傳達遵義會議精神。那時,三軍團打得最苦,下面講怪話的人最多。少奇同志將從部隊中了解到的情況加以綜合並加上自己的意見,擬了一份電稿,交彭總和我簽發。彭總認為下面有些意見,主要是對上面的戰略意圖不理解,加強思想教育就可以解決了,所以他沒有在電報上簽字。電報是我和少奇同志簽發的。

  楊尚昆還提到,紅三軍團四師政委黃克誠對土城戰斗也很有意見。黃克誠在同劉少奇談話時表示:“這一仗打得不合算,既沒有達到目的,又造成很大傷亡。”黃克誠還直接給中央寫信,反映了這一意見。

  雖然有不少干部對路走多了有意見,但提出更換領導的隻有林彪一人。對此,又有兩種不同的解讀。一種是彭德懷的。他說:“林信大意是,毛、朱、周隨軍主持大計,請彭德懷任前敵指揮,迅速北進與四方面軍會合。”還講了自己讀此信后的思想活動。他說:“我看了這封信,當時也未介意,以為這就是戰場指揮唄,一、三軍團在戰斗中早就形成了這種關系:有時一軍團指揮三軍團,有時三軍團指揮一軍團,有時就自動配合。”另一種是聶榮臻的。他回憶道:“他(林彪)又寫了一封信給三人小組,說是要求朱、毛下台,主要的自然是要求毛澤東同志下台。”

  《楊尚昆回憶錄》和《毛澤東傳》在記述會理會議的段落時均採用了彭的說法。
【1】 【2】 

 


     

《黨史博覽》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相關新聞
· 錢壯飛失蹤之謎 [2007年11月08日]
· 著名抗日英雄趙尚志兩次被開除黨籍的經歷 [2007年11月07日]
· 鄧小平新時期軍隊建設思想的基本內容 [2007年11月06日]
· 毛澤東軍隊建設思想與人民軍隊建設 [2007年11月06日]
· 日本帝國主義對北京煤炭的掠奪 [2007年11月06日]
· 郝沛霖在平北的敵后抗戰工作 [2007年11月06日]
· 一次功敗垂成的反蔣起義 [2007年11月05日]
· 高樹勛:起義第一將軍 [2007年11月05日]
· 華南分局重要領導人方方蒙冤始末 [2007年11月05日]
· 與陳毅同志一次難忘的見面 [2007年11月05日]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