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歷史珍聞
南昌起義 九江策劃
柳秋榮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1927年8月1日,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南昌起義爆發,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誕生了一支由中國共產黨獨立領導的人民軍隊。南昌起義在我黨歷史上開辟了一個新的時期。九江,這座歷史名城,在這次起義中佔有重要地位,因為,南昌起義最早是由在九江的同志提議的,起義的組織策劃和起義部隊的調遣也都是在九江進行的。

  九江談話會首次提出“南昌暴動”

  蔣介石的大屠殺,使年幼的中國共產黨遭到前所未有的挫折,黨內思想混亂,黨的領導“像迷失路途似的”。中國共產黨的出路在哪裡?

  7月12日,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中共中央改組,由張國燾、李維漢、周恩來、李立三、張太雷五人組成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履行中央政治局職權。陳獨秀被停職。13日,中共中央發表對政局宣言,宣布“本黨黨員退出國民政府”,同時庄嚴聲明,中國共產黨將繼續支持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爭。

  面對汪精衛正在准備的反革命大屠殺,中共中央一方面部署黨組織迅速轉入地下和把黨中央機關從武漢經九江撤退到上海﹔另一方面派遣李立三、鄧中夏、譚平山、惲代英等赴江西九江,准備組織中共掌握和影響的國民革命軍中的一部分力量,聯合第二方面軍總指揮張發奎,重回廣東,以建立新的革命根據地,實行土地革命。中央軍事部也派聶榮臻、賀昌、顏昌頤組成前敵軍委前往九江,到部隊開展工作。

  7月19日,李立三、鄧中夏到達九江后,譚平山也到了九江。20日,譚平山、李立三、鄧中夏、葉挺、聶榮臻五人在九江召開談話會(史稱“第一次九江會議”),這是我黨我軍歷史上的一次重要會議。會議地點是在九江海關內一幢二層樓房裡,他們是借林伯渠之弟林祖烈在海關工作之便,才選定在這兒開會的。

  與會同志根據變化了的形勢,研究如何執行中央的指示。認為:政治上,汪精衛已公開與共產黨決裂,張發奎的態度開始右傾,已經站到汪精衛一邊,依靠張發奎回廣東的可能性不大。軍事上,朱培德的第三軍、第九軍和程潛的第六軍,分別駐樟樹、臨川、萍鄉等地,有包圍集中在南潯鐵路沿線的葉挺、賀龍、周士第等率領的革命軍隊之勢,形勢極為嚴重。再不當機立斷而稍有遲疑,僅有的這點革命武裝力量必將完全斷送。

  因此他們認為:應該拋棄“依張回粵”的政策,採取獨立的軍事行動。並提議:“在軍事上趕快集中南昌,運動二十軍與我們一致,實行南昌暴動,解決三、六、九軍在南昌之武裝。在政治上反對武漢、南京兩政府,建立新的政府來號召。”

  這是中國共產黨第一次明確提出獨立地在南昌舉行武裝起義的主張,表明了黨對掌握革命武裝和進行武裝斗爭的新認識。

  對於在南昌舉行起義的建議,五位同志沒有不同意見。對於何時行動,他們卻發生了分歧。

  葉挺在1927年起義后寫的《南昌暴動至潮汕的失敗》的報告中,提到“並有主張不待中央命令,即刻發動的”。這指的是李立三等同志所表現的急躁情緒。李立三容易感情用事,他們被汪精衛的屠殺政策所激怒,急不可待地主張立即動手,來個痛快淋漓的反擊。李立三說:“既然已經向部隊傳達了,起義工作已經組織了,下個命令就行了嘛!”但聶榮臻堅決反對這樣做,並說:“我臨來的時候,周恩來同志交待的清清楚楚,必須等中央的命令,不能自由行動。”李立三說:“你是奴隸主義,膽小怕事,你要聽中央委員的。”聶榮臻說:“都是中央委員,我聽哪個中央委員的?中央委員也要聽中央的!”經過一番爭論,會議最后決定,把意見報告中央,等中央下達命令后立即行動。

   葉、賀部隊集結九江

  那時候,中國共產黨所掌握和影響的軍隊主要集中在張發奎的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包括第四軍、第十一軍、第二十軍)中。第十一軍二十四師師長是葉挺,第二十軍軍長是賀龍。第四軍二十五師是以葉挺獨立團的骨干擴編而成的,葉挺曾任該師副師長,其中第七十三團團長周士第和第七十五團部分團、營干部,都是共產黨員,該師駐南潯線馬回嶺地區,有兵力3000人。准備參加南昌起義的還有蔡廷鍇率領的第十一軍第十師4500人。7月間,他們打著執行武漢政府“東征討蔣”命令的旗號,由武漢、鄂東一帶,已陸續向長江下游移動,分駐江西九江和九江、南昌之間。此外,共產黨員朱德領導的第三軍軍官教育團,在南昌培養了大批軍事干部和工農運動骨干。雲集在這個地區的革命武裝力量達兩萬人以上。其中葉挺、賀龍率領的軍隊,是這次起義的主力。

  當時,國民黨在南昌的兵力比較空虛,隻有朱培德的第五方面軍第三軍的兩個團、第九軍的兩個團,程潛的第六軍1個團,以及江西省政府警衛部隊和憲兵營,共約6000多人。在這一地區起義是有成功把握的。

  曾是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武漢處)學員的涂國林回憶:他們乘坐一艘軍船從武漢秘密來到九江,“在九江上岸后,當晚即宿勃蘭地教堂(現柴桑小學),第二天移駐聖約翰中學(現171醫院)。九江滿街滿巷都是我們的部隊,‘同志’‘同志’之聲充滿空間,已經好幾天接觸不到這種空氣,現在聽起來格外親熱。”這種革命氣氛曾為“紅都”武漢所獨有,此時已轉到九江地區。革命的中樞似乎從湖北轉到了江西。

  7月19日,中共中央軍事部的聶榮臻、賀昌、顏昌頤受指派來到九江,他們按照軍事部部長周恩來的指示:“先到九江去,通知我們的同志,叫他們了解中央的意圖,做好起義的准備。但什麼時候發難,要聽中央的命令。”向九江駐軍中的共產黨員傳達黨中央的決定,作好起義的准備。這時的軍事部不指揮軍隊,隻進行組織和聯絡工作。聶榮臻回憶:“我到九江,第一個通知葉挺。”並住在葉挺的司令部,他倆曾是莫斯科學軍事時的同學。

  葉挺,中共黨員。7月中旬率軍到達九江,將二十四師師部設在九江城東16號,原聖約翰中學校長高達德公寓。這是一棟西式回廊結構的二層樓房,青磚紅瓦,四坡頂。因為是暑假期間,全師5500多官兵都駐扎在聖約翰中學及周邊地區。他所領導的是一支非常著名的能戰斗的部隊,北伐期間,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就在部隊中起了重要作用,從廣東打到武漢,所向無敵,屢立戰功,葉挺獨立團所在的第四軍贏得了“鐵軍”的稱號。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這支部隊后來成為南昌起義的骨干力量。

  7月23日,賀龍率第二十軍從鄂東武穴地區開到九江。軍部設在塔公祠(現柴桑小學內),當時此地為傾向共產黨的國民黨九江市黨部所在地。該軍共7500人,駐扎於附近的勃蘭地教堂、大東旅社等地。北伐期間,賀龍的部隊因為作戰勇敢,被稱為“鋼軍”。

  譚平山是中共派往賀龍二十軍做聯絡工作的。此時,賀龍還不是共產黨員,但他積極向黨靠攏。賀龍一到九江,譚平山首先“介紹各省代表謁賀”,然后就南昌起義的計劃探詢賀龍:“共產黨決定開展獨立的軍事行動,希望你率領二十軍和我們一起行動!”賀龍為人豪爽,很痛快地答應下來。他說:“我隻有一句話,贊成!我完全聽從共產黨的指揮。”並表示:“我賀龍感謝黨對我的信任。”

  確定軍事行動的“小船會議”

  據1927年10月周逸群寫給中央的報告中記載:“二十三日賀龍抵九江,黃琪翔、朱培德即邀其赴廬山開會,並百般拉攏。”時任國民黨江西省主席的朱培德和第四軍軍長黃琪翔在九江的煙水亭設宴招待葉挺、賀龍,以盡地主之誼。席間,朱培德把張發奎的口信轉達給葉、賀,要他們第二天到廬山去,出席重要軍事會議。朱培德隻說有事商量,商量什麼卻守口如瓶。

  時任第四軍參謀長的葉劍英,從軍長黃琪翔處獲悉,到廬山開會,實際是汪精衛同張發奎等密謀策劃,准備扣留葉、賀,然后解除他們的兵權。葉劍英毫不猶豫地把這一消息告訴了葉挺。

  7月24日,賀龍、葉挺、葉劍英、高語罕、廖乾吾五人來到九江市區的甘棠湖畔,他們租了一隻小劃子,裝作游湖賞景的模樣。船劃到湖中心時,葉劍英迫不及待地說:“賀軍長,汪精衛要調你和葉師長上山,很有可能要把你們扣起來,解除二位兵權。”“怪不得他們左一個邀請又一個邀請要我們上山去,還說去開會去避暑,原來搞的是這個名堂。”賀龍快人快語,並堅定地說:“不去,不去,他們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上山那不是自己去送死嘛!”

  五人經過磋商,最后決定了三件事情。1951年8月賀龍回憶說:“第一,考慮是否到廬山去,他們問我去不去?我說不去,他們同意了,並說這樣很好。第二,張發奎命令隊伍集中德安,我們研究不到德安,開牛行車站,到南昌去。第三,決定葉挺的隊伍明天開,我的隊伍后天開,我的車皮先讓給葉挺。”

  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小船會議”(又稱“小劃子會議”)。它確定了葉賀部隊赴南昌參加起義的軍事行動,保証了起義的主力部隊順利到達南昌和保護了軍事領導人的人身安全。這次會議對保証南昌起義的成功舉行起了重要作用。

  葉劍英在這期間起了關鍵作用。建國后,毛澤東曾高度評價葉劍英:“呂端大事不糊涂。”

  南昌起義的決策

  第一次九江會議后,李立三、鄧中夏上廬山,就在南昌發動起義事宜與先期到達這裡的鮑羅廷、瞿秋白等商議,他們表示“完全贊同這項意見”。之后,瞿秋白將在九江的負責同志的意見,帶回武漢匯報。

  7月23日,賀龍、惲代英到九江后,譚平山立即通知在廬山的李立三回九江研究起義的具體行動。24日,李立三、譚平山、鄧中夏、惲代英四人在九江召開了第二次會議。會議地點沒有明確記載。會議討論了南昌起義的政治綱領和行動計劃。政治方面,決定“組織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為集中政權、黨權、軍權之最高機關,以反對寧漢政府中央黨部,繼承國民黨正統,沒收大地主土地,實行勞動保護法為暴動之目的。”軍事方面,決定“葉、賀軍隊於二十八日以前集中南昌,二十八日晚舉行暴動。並急電中央征求可否。”會上還決定以國民黨中央委員聯名名義發表宣言,由惲代英起草“中央委員宣言”。

  對於南昌起義打國民黨旗幟的問題,周恩來后來說:當時那樣做較有號召力,可團結更多的人。

  第二次九江會議,“對暴動計劃完全一致”。但在討論要不要把沒收大地主土地列入政綱時,發生了“很大爭論”。李立三、惲代英主張沒收大地主土地,實行土地革命﹔鄧中夏、譚平山反對沒收大地主土地,害怕惹起反動勢力更加聯合的攻擊和軍隊的內部分化,雙方爭論激烈,會議無法決定,隻得報告中央。

  這時的形勢已更加緊急。7月25日,中共臨時常委會在武漢召開會議,同意瞿秋白由九江帶去的關於“南昌暴動”的提議。最后決定,以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名義在南昌實行武裝起義,並派周恩來迅速趕往九江、南昌,由周恩來、李立三、惲代英、彭湃四人組成黨的前敵委員會,周恩來任書記,組織和領導南昌起義。

  當天傍晚,周恩來身著灰色制服,手提黑色皮箱,在陳賡的陪同下,由漢口秘密乘船到九江。鄧穎超后來回憶道:“周恩來直到要離開武漢的時候,在晚飯前才告訴我,他當晚就要動身去九江。去干啥,呆多久,什麼也沒有講。我對保密已成習慣,什麼也沒有問。當時,大敵當前,大家都滿腔仇恨。我們隻是在無言中緊緊地握手告別。這次分別后,不知何日相會。在白色恐怖的歲月裡,無論是同志間、夫婦間,每次的分離,實意味著死別呀!后來還是看了國民黨的報紙,才知道發生了南昌起義。”

  26日,周恩來同李立三等召開了第三次九江談話會。周恩來傳達了中央的決定:“認為形勢既已如是,對在潯同志的意見完全同意。”並明確指出:“應該以土地革命為主要口號,把沒收大地主土地列為政綱。”從而統一了大家的認識。會議還決定由鄧中夏將起義的詳細計劃帶回武漢報告中央。會后,周恩來指示聶榮臻,到九江、南昌之間的馬回嶺,將第四軍第二十五師拉到南昌,參加起義。

  25日至26日,葉挺、賀龍的部隊由九江依次乘火車,沿南潯線向南昌進發。朱培德為了阻止葉、賀軍隊,破壞了通往南昌的涂家埠山下渡鐵路大橋。鐵路工人連夜突擊搶修,使葉、賀部隊得以順利開抵南昌,從而完成了南昌起義主力部隊的集結。27日,周恩來、李立三、劉伯承、彭湃、吳玉章、林伯渠、徐特立、陳賡等繞道廬山,步行到德安,由德安坐火車到南昌。周恩來在原江西大旅社成立前敵委員會,並任前委書記。“因軍事的准備來不及,遂改定於30日晚舉行暴動。”

  8月1日,南昌起義爆發。九江城見証了組織策劃南昌起義的全過程。

     

《黨史文苑》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相關新聞
· 李鐵夫——領導中共天津地下黨的外國革命者 [2007年09月17日]
· “大寨紅旗”從升起到飄落的演變過程和軌跡 [2007年09月17日]
· 從篾匠到名將——上將韓先楚傳奇 [2007年09月14日]
·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的由來 [2007年09月14日]
· 陳獨秀與八一南昌起義 [2007年09月14日]
· 華僑領袖庄希泉和台灣的不了情 [2007年09月14日]
· 星火燎原之韻:"馬背詩人"毛澤東的井岡山詩情 [2007年09月14日]
· “一人千古,千古一人”——薄一波談鄧小平 [2007年09月13日]
· 毛澤東在杭州的讀書生活 [2007年09月12日]
· 廖承志與一幅“難產”的“長征母子別離圖” [2007年09月12日]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1999年 1998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經典著作 重要文獻
重大事件 重要理論
黨課教材 知識問答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