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長廊
任弼時夫婦的至愛真情
林之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任弼時是中共黨內卓有貢獻而又充滿個性的領袖人物,他一生經歷曲折,充滿傳奇色彩。而他個人的生活,也十分有人情味,尤其是他與妻子陳琮英那患難與共的感情,更是親密而獨特……

  包辦婚姻產生純潔的愛情

  任弼時1904年出生於湖南湘陰縣唐家橋一個貧苦教員之家,原名任培國。父親任振聲(又名任裕道),為人厚道謙恭,聲譽良好。但他的婚姻卻不順利,與陳姓女子結婚剛一年時間,妻子就不幸病逝了。

  任家與陳家本是相交甚密的朋友,出於感情上無法割舍的原因,兩家經商量作出一個特殊的決定:為永世維持親戚關系,任振聲再娶后若生男孩,就與陳家的女孩結“娃娃親”。

  后來,任振聲娶了一名叫朱宜的女子為第二任妻子,她果然生了個大胖小子,就是任培國。於是按照兩家的約定,任培國與陳家的侄女陳儀芳被兩家大人撮合成了“娃娃親”,也就是封建傳統中的“童養媳”。

  陳儀芳比任培國大兩歲,長到12歲時正式進入任家,與任培國共同生活。兩個孩子因受到良好家風的影響,都特別懂事。他們天真無邪,也根本不懂得對方作為自己未來的配偶是什麼意思,童稚可愛的天性,讓他們很快成了好玩伴好朋友,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任培國小時比一般的孩子要聰明,12歲時,他考入長沙師范學校附屬高小部,離開了家鄉,也離開了陳儀芳。離家的那天,陳儀芳望著任培國眼淚汪汪地說:“你出去讀書,還會回來嗎?”

  “以后我會接你出去的,我們還在一起……”小培國拉著儀芳的手安慰道,自己的眼圈也不覺變濕了。

  任家當時生活很清貧,任培國在長沙讀書時的學費和生活費,成了家裡沉重的負擔。懂事的陳儀芳有一天對公婆說:“我也到長沙去,在那裡做工,供弟弟上學。”

  公婆一想也對,一來可減輕些家裡的經濟負擔,更重要的是讓兩個孩子住得近些,好培養感情。

  於是,他們托長沙的親戚為陳儀芳找了份襪廠童工的工作,陳儀芳就高興地來到長沙,開始了陪任培國讀書的生活。

  為了多掙幾個銅錢給任培國交學費,陳儀芳在廠裡拼命干活。她自己吃穿特別節省,幾乎把每月所掙的工錢都攢起來交給了任培國。每逢節假日,任培國都會去北門外那個小廠看陳儀芳,看她累成那個樣子,任培國非常心疼。

  就這樣,在父母和陳儀芳的幫助下,任培國得以順利讀完高小和明德私立中學。兩人在這5年中漸漸長大,感情也更加深厚,真正互相深愛著對方。包辦的婚姻,也一樣產生純潔的愛情。

  革命路上生死與共

  1919年春,任培國轉入長沙第一聯合縣立中學學習。但這時,任家已無法承擔高中昂貴的學費。

  這年5月,北京五四學生運動爆發。一向受故鄉愛國歷史人物屈原、范仲淹愛國憂民思想熏陶和滋養的任培國,產生了強烈的憂國憂民和濟世救國的理想抱負,參加了湖南學生聯合會的組建和學生罷課活動,后來他加入了毛澤東、何叔衡等人組織的俄羅斯研究會。1920年,他被研究會介紹到上海參加了外國語學社俄語學習班,並在那裡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正式走上革命道路。

  1921年春,任培國同劉少奇、肖勁光等人一同赴蘇聯,進入莫斯科培養革命干部的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學習。為了以后回國從事革命工作不暴露身份,任培國取了一個“布林斯基”的名字,同時將本名也改為任弼時。1922年,他在蘇聯加入中國共產黨。

  在莫斯科學習的3年中,任弼時與陳儀芳分處兩個國度,彼此都很牽挂對方。尤其是任弼時,時常為陳儀芳在長沙打工受苦而難過,學習之余,他常給陳儀芳寫信。陳儀芳也同樣牽挂著任弼時,得知那裡的生活很艱苦,每天隻吃兩塊黑面包和幾個土豆,房間裡沒有火,老是擔心他會生病。但她不會寫信,請別人代寫,總是不能很好地表達自己的內心話。后來她產生了學文化的想法,就參加了夜校學習。很快,她會寫信了,雖然滿紙錯別字,任弼時卻能完全看明白,心裡十分高興。從此,他們之間頻繁地信來信往,熱戀般地鴻雁傳書,成了一時的佳話美談。

  1924年秋,任弼時學成回國,以在上海大學教授俄文為掩護,先后擔任了共青團中央執行委員、團中央組織主任和團中央總書記。當時才20來歲的任弼時,工作出色,常列席黨中央的會議,他正直果敢,敢給總書記陳獨秀當面提意見,引起中央領導層的注意。

  五卅慘案發生后,為了工作需要,組織上決定讓任弼時把“家屬”陳儀芳接到上海。陳儀芳1926年到上海后,改名為陳琮英。此時,兩人已分別長達6年,忽然出現在任弼時面前的是一個亭亭玉立、楚楚動人的大姑娘,令任弼時非常激動,他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長久地沉浸在久別重逢的幸福之中。不久,他們舉行了簡朴的結婚儀式,陳琮英正式嫁給了任弼時,也嫁給了革命運動,跟著丈夫從事地下革命。

  1928年秋,任弼時在南陵縣被捕。陳琮英立即帶著出生不久的女兒蘇明爬上一輛拉煤的火車,在風雨交加中趕到長沙,按任弼時的假口供假扮一長沙老板娘,與前來核對的敵方人員巧妙周旋,打消了敵人的懷疑,以少有的智慧和鎮定,成功地營救了任弼時。當她趕回上海與已釋放的任弼時見面時,見任弼時遍體傷痕,禁不住扑上去大哭起來。這時,任弼時也得知,女兒在這次去長沙途中受凍而不幸夭折了。

  之后,他們在武漢、上海兩地來回轉移,一直相依相伴沒有分開。1931年,任弼時作為中央代表團負責人去了江西蘇區,陳琮英這時挺著大肚子,兩人互相牽挂。女兒剛生下,陳琮英卻因叛徒出賣被捕了,后經周恩來多方營救才出獄。她把女兒送回老家,然后去了蘇區,夫婦倆再一次劫后重逢。

  長征開始后,陳琮英跟隨丈夫踏上了萬裡艱險征途。一路上,陳琮英悉心照顧身體已很虛弱的任弼時,使他幾次死裡逃生,任弼時非常感激她:“琮英,這包辦婚姻給了我最大的幸福,下輩子咱們還‘包辦’……”陳琮英臉上挂著眼淚直笑。長征途中,他們又生了個女兒,取名遠征。任弼時憐惜妻子,吃飯時總是把嫩一點的菜揀給妻子吃,還抽空去河溝釣魚給陳琮英熬湯補身體。部隊一上路,孩子總是由他背著,並攙扶著妻子往前走。

  轉戰南北相依為命

  1937年全國抗戰爆發后不久,國共開始了第二次合作,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任弼時任八路軍政治部主任,要與總指揮朱德、副總指揮彭德懷率八路軍開赴抗日前線,陳琮英留在延安,遠征隻好送回老家去了。一家人生離死別,不知何日才能相見。后來,任弼時受中央派遣去蘇聯擔任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他們才再一次重逢。

  從蘇聯回來后,任弼時擔任了黨中央秘書長,與周恩來一同忙碌於指揮抗日戰爭的日常工作,是當時延安中央最忙的人。陳琮英的工作是任弼時的機要秘書,也是生活秘書。由於任弼時在長征中身體嚴重受損,加上工作特別忙,延安的生活條件又差,沒有肉和蔬菜吃,任弼時的身體每況愈下。望著丈夫一臉的憔悴和那遠遠超過實際年齡的外表,陳琮英十分心疼和著急,所以她更加細致入微地照料著任弼時的日常生活。

  在延安,所有的人都吃食堂,頓頓是小米飯,一個星期才吃一次饅頭,中央首長也一樣。有時食堂改善生活,任弼時故意說胃不舒服不吃或少吃幾口,撥給陳琮英一些,其余的分給衛兵和保姆。

  周恩來過年到中央首長各家拜年時,同來的鄧穎超會帶一點糖果來。延安很少有人能吃到糖果,特別珍貴,任弼時和陳琮英互相推讓著不吃,都分給了勤務員、衛兵和孩子的保姆。

  后來,為了解決物質生活問題,延安開展了大生產運動。當時人人都有紡線任務,任弼時百忙之中學紡線,陳琮英手把手地教他,居然讓他紡出了一等線,時常以量多質佳而獲比賽的第一名。周恩來很驚訝:“你怎麼會紡得這麼好?”任弼時得意地看著陳琮英回答:“我有家庭老師嘛!”獲得紡線第一名,還有獎金,這時,陳琮英就高興地喊:“請客!請客!”拿獎金買菜買肉來,大家動手在家做飯,衛兵、勤務員、保姆和他們全家人圍在一起美餐一頓。

  抗戰勝利后,中央機關在胡宗南大“圍剿”中轉戰陝北各地。這一時期,任弼時更忙了,中央機關又沒有固定的駐地,一發現敵情就得立即轉移,甚至連夜長途奔襲﹔糧食也不能保証,有時每天隻能吃一把黑豆,他的健康狀況急劇惡化,得了高血壓、心臟病、腎病和輕度糖尿病。陳琮英帶著隻有幾歲的小兒子遠遠,不畏艱險地一直隨軍東奔西走。

  到全國解放時,任弼時的病已經很重了,中央隻好送他去蘇聯治療。在蘇治療半年期間,任弼時與10年前做共產國際代表時在蘇聯所生並留在那裡的女兒遠芳重逢。為了給國家節約錢,當時任弼時沒有讓陳琮英去蘇聯陪治,但陳琮英一天也沒有放下心,她寫了很多信,叮囑這叮囑那,時刻關心著丈夫病情的每一點變化。

  1950年5月28日,任弼時父女從莫斯科回到北京,陳琮英率全家去迎接,任家的第一次大團聚讓任弼時特別高興,他們拍了一張“全家福”。可惜這也成了任家的最后一張全家照。當年10月27日,任弼時因腦病突發而不幸逝世。

  患難一生、生死與共的戰友和愛人的突然離去,讓陳琮英悲痛欲絕!之后幾十年中,她每每與人談及任弼時,總是充滿著眷戀之情和深深敬意,她說:“與弼時一生一世足矣,他是我親愛的丈夫,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敬愛的老師!”
來源:人民政協報

 相關專題
· 任弼時紀念館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