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千秋評說
永遠的溫馨——憶王震將軍的夫人、我的老校長王季青 
陳漱渝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王震與王季青(前排左一)全家福
  其實我早就該寫這篇深埋心頭已久的文章,感謝一個改變我命運的人。現在這篇文章已經到了非寫不可的時候,因為這個我萬分銘感的人已經在去年12月24日駕鶴西歸,終年94歲。她就是原北京西城區第八女子中學的老校長、王震將軍的夫人王季青。

  王校長1913年農歷正月廿八出生於遼寧沈陽,幼年喪父,“九一八”事變后隨寡母流亡北平,中學畢業后考入北京大學化學系,后轉入歷史系。她積極參加抗日救亡運動,經受了血與火的洗禮,於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后,她激於滿腔愛國熱忱,從學生運動的第一線奔赴抗日武裝斗爭的第一線,到晉西北參加了八路軍。同年底調至三五九旅,經賀龍介紹,不久與該旅旅長王震結為伉儷。曾先后擔任三五九旅家屬學校校長、新疆大學副校長、新疆軍區俄文專科學校校長。

  作為一位具有獨立思想和獨立人格的知識女性,王季青從來不以將軍夫人自居。有一次“總后”想出一本將軍夫人傳,約她寫稿,被她謝絕。她一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辦好一所學校。1954年初,她被任命為北京女八中校長兼黨支部書記。當時學校師資水平低,教學質量差,有一次全市統考,女八中有一個班一半以上的學生平面幾何不及格。王季青召開全校教師會,痛心疾首地說:“一所學校辦到這種程度,對不起黨,對不起人民,也對不起學生和家長。”她還對學生說:“女八中校址曾經是魯迅先生工作過的地方,有著光榮的革命傳統,應該在我們手裡把它建設成一所名校。你們都要為母校的發展作貢獻。”於是她像當年奔赴戰場一樣親臨教學第一線,親自聽課,親自輔導,親自批改作業,把教學作為學校的中心工作來抓。

  要抓好教學,首先要培養一支德才兼備的師資隊伍,但當時北京市師資奇缺,中學教師中幾乎沒有正規大學的畢業生,就連師范院校的畢業生也微乎其微,很多老師都是中學畢業后留校任教的。再加上“極左”思潮對人事工作的影響,很多單位不敢用出身不好、社會關系復雜或有歷史問題的人。我當時因為生父在台灣,1962年從南開大學中文系畢業后,有將近半年沒有單位願意接收,雖然我畢業考試的成績不錯,政治鑒定第一句寫的也是“五年來一貫要求進步”。在等待分配的這段漫長時間,我白天泡在北海旁邊的北京圖書館,用古書來麻醉自己﹔晚上經常在昏暗的路燈下幽靈般的游蕩。我記得很清楚,這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我在西四紅樓電影院看了一場電影,是香港拍攝的故事片《寒夜》(根據巴金同名小說改編),看完離開劇場,我心裡迸出的一句話就是:剛走出一個《寒夜》,又走進一個寒夜……

  就是在這種近於絕望的人生境遇中,我得到了女八中的錄用通知。邁進石駙馬大街那座灰磚紅欄、建筑古朴的校園,第一個接見我的就是身穿灰布制服的王季青校長。她給我安排完工作,又來到西小院我所住的男教師單身宿舍。她摸摸我的被子,發現棉花又稀又薄,便叮囑總務科補助我一床新棉被,而且指定一位女職員幫我縫上,使我暖暖和和度過了在北京工作的第一個冬天。每逢假日,她經常來校檢查食堂工作,並跟炊事員一起包餃子,讓我們這些“無家可歸”的男女教師吃得可口,能感受到家庭般的溫暖。中秋之夜,她還特邀我們這些住校的教師到她家裡去聚餐。在她翠花胡同寓所的葡萄架下,我們邊吃月餅邊賞月,完全消除了離鄉背井的孤獨寂寞。

  除了接納像我這種出身不好的人,王校長還到其它學校物色一些名師,讓他們改變在多校兼課的游擊狀況,踏踏實實成為女八中的專職教師。北京師范專科學校撤銷之后,她又趕快從那裡挖來一批年富力強的教師,其中有些人也是出身不好,或有海外關系。經過幾年的努力,女八中形成了一支熱愛本職工作、年富力強的教師隊伍,到上世紀60年代初,女八中初中升學已達到了北京市一流水平,超過了女三中、女九中、女六中,略低於師大女附中。1959年,高中畢業生幾乎全考進了一類大學。1963年,高中畢業生近四分之一被清華、北大、科技大錄取。現任中國奧組委副主席湯小泉、中國人民銀長原副行長吳曉靈、全國政協原副秘書長陳洪、女建筑家黃匯、全國婦聯副主席沈淑濟、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名主持人徐曼、《北京晚報》原副總編龔異娟、《中國婦女報》總編盧小飛、《光明日報》資深記者武勤英等,就都是原女八中的畢業生。

  受到女八中師生一致贊譽的是王校長的人格魅力。她的言行讓人切實感到,所謂偉大的確體現在平凡之中。師生們清晰地記得,作為將軍夫人,王校長從來沒有坐過王震的公車上班,反而把王震請到女八中給學生作報告,講如何繼承發揚南泥灣精神。王校長有嚴重的神經官能症,但她把黨政活動一律安排在晚上進行,以免沖擊白天的教學工作,以至於下班回家常常因公交車停駛而步行。王校長在戰爭年代剛生下孩子兩天就穿越封鎖線,留下了腸胃病的病根,飯量小得出奇,但她堅持中午在學生食堂入伙,以便了解情況,進一步改善伙食。學校黨支部的辦公室是進門二樓居中的一間小屋,裡面沒有任何特別的陳設,就連粉刷牆壁的費用都是王校長自掏腰包。

  最為難能可貴的是王校長對教職工的愛護。王校長對黨員的要求是嚴格的,批評起來絲毫不留情面,但被批評者卻從內心感到她批評得對,批評到了點子上,是對自己的真心愛護。她還分配黨員分頭做黨外教師的工作,跟黨外教師交朋友,共同進步。1957年開展反右運動時,女八中有三位青年教師言論過激,按照當時的標准,輕易就能劃為右派。但王校長承受了很大壓力,保護了這三位有才華的青年人。她說:“這三位老師是反對我,並不是反黨。他們對黨支部提意見,是因為對我這個支部書記有意見,並不是對整個共產黨有意見。”這三位青年教師的政治生命被保護了,王校長卻因此被扣上了右傾的帽子,受到當時西城區教育局的批判,一度調離女八中。聽說這件事后來驚動了彭真市長。由於彭市長親自登門道歉,王校長才又回到女八中工作。

  1965年,全國籠罩著“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政治氛圍,文化大革命一觸即發。王震將軍當時身體不好,王校長被調到農墾部,離開了她付出了11年心血的女八中。“文革”期間,女八中的軍宣隊要求清算王校長貫徹執行的“修正主義教育路線”,說她“招降納叛”,搞“智育第一”。王校長回到女八中接受批斗。但紅衛兵一沒讓她戴高帽,二沒讓她挂黑牌,而是搬來一把帆布躺椅,讓她坐在批斗台上,和風細雨地走了一個過場。像這種氣氛的批斗會,在中國的“文革”史上實不多見。

  在“十年浩劫”中,王校長自身難保,曾隨王震將軍下放江西撫州勞動,但她仍然關心著其他無辜遭受迫害的人們。女八中教師張立均的兒子段孝梁剛13歲,因受父親的歷史問題牽連,被“聯動”的紅衛兵拳打腳踢,肆意侮辱。小梁忍無可忍,偷偷逃到新疆,有半年跟家中失去聯系。孩子的父親以淚洗面,母親痛不欲生。王校長得知這一情況,立即給新疆阿克蘇農一師的師長拍發電報,請部隊協助找人。不久消息傳來,小梁已進了塔裡木軍墾兵團,張老師一家人心中的石頭終於落了地,對王校長感激不已。“文革”期間,王校長在北京成方街的寓所還成為了許多被迫害的干部子弟的家,他們在這裡受到教育,得到鼓勵,撫平了心靈的創傷。如今這些人都已兒孫滿堂,但成方街的記憶還是他們聚會時的一個中心話題。

  打倒“四人幫”后,六十多歲的王校長重新煥發了革命青春,她被教育部任命為中教司巡視員,先后赴十幾個省市自治區深入調研,對恢復普通教育提出了許多寶貴的建議。她一如既往地嚴格要求自己,堅決抵制“走后門”“搞特權”等不正之風。她的三個孫子要念小學,經原女八中教導主任段玉質聯系,市重點小學實驗二小都同意接收。王校長得知此事大發脾氣。她說:“普通家庭一個孩子進實驗二小都很困難,我們一家進去三個,這會造成什麼影響?我今后還怎麼到學校檢查工作?”后來,這三個孩子都改到西城區絨線胡同小學就讀。

  有一年,王校長到深圳療養。她讓老學生武樹志用輪椅推著她逛山姆超市。武樹志進超市之后才知道,王校長原來是想買兩千個筆記本,兩千支簽字筆,兩千支圓珠筆,准備寄贈東北的貧困兒童。當時,她每月退休金隻有一千多元,但她心頭記挂的還是決定中國未來命運的青少年一代。

  王震將軍去世之后,王校長內心無疑是十分悲痛的。但她不贊成送很多花圈、花籃,因為鮮花很貴,又容易凋謝。她認為不如把這些錢捐給貧困地區的學生。她更不贊成到新疆建設兵團去籌錢,為王震同志拍電視連續劇,因為兵團目前還有困難,不少職工工資偏低。王震同志去世之后已經出了傳記、畫冊,不必再耗巨資去拍電視連續劇。中央領導同志聽到王校長的上述表態,深為贊同和感動。

  在結束這篇短文之前,我還想再次表達我個人對王校長的感念之情。我是一個從事魯迅研究工作的人,三十多年以來,在魯迅研究的園地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足跡。但是我研究魯迅的起步之處正是女八中。因為王校長的努力,通過林楓夫人郭明秋的幫助,女八中才從原來位於承恩寺的篤志女中舊校址搬遷到今天作為全國重點文物單位的新文化街校址。這裡是原國立女子師范大學的所在地,上世紀20年代中期魯迅先生曾在這裡執教。院裡矗立的“劉和珍、楊德群烈士紀念碑”,正是點燃我魯迅研究激情的火種。古人說:“騏驥雖疾,不遇伯樂,不致千裡。”又說:“得十良馬,不如得一伯樂。”中國歷來就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地方,但是像王校長這樣的基層領導實在不多,在我的經歷之中,與之形成強烈反差的也確有人在。無怪乎有人感嘆:有才能的人很多,但有機遇的人很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機遇比才能更為重要。試想,當年如果沒有王校長的收容接納,我還會在寒夜裡踟躕在北京街頭,一顆原本火熱的心也會冰結在肅殺的寒夜裡。我為自己在人生的轉折關頭能遇到王校長這樣的伯樂而慶幸,我也祈願類似的機遇能夠降臨到更多的人身上。
來源:人民政協報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