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長廊
閃電走如飛 疾風掃沙場--楊得志上將用兵特色
陳 輝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將軍像閃電,行走如飛﹔

  將軍似疾風,橫掃沙場。

  如果有人想探尋楊得志上將用兵的最大特點是什麼的話,那麼“兵貴神速”將是他得到的最終答案。

  將軍的性格快、思維快、動作快、用兵快,將軍的一生都離不開“快”字。

  飛兵突破烏江──迅雷不及掩耳

  烏江,當年紅軍長征經過的“生死江”。

  楊得志曾用濃重的湖南口音,敘述了當年紅軍突破烏江的情景:1934年11月,紅軍在長征中血戰湘江,損失慘重,全軍后衛的一個師,所剩無幾。雖然蔣介石的第四道封鎖線被突破,但局勢並沒有緩解。吳奇偉、周渾元、薛岳等蔣介石的精銳部隊緊追不舍,湘、粵、桂等地軍閥處處設防,數十萬大軍像黑雲一樣壓向疲憊的紅軍,局勢萬分危急。

  生死關頭,毛澤東改變了中央紅軍到川黔湘邊與紅二、紅六軍團會合的主張,率領紅軍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進發。這一轉移,出乎蔣介石的意料,但他並沒有絕望,因為他手中還有一張烏江的“王牌”。蔣介石命令數十萬大軍扑向烏江,企圖消滅紅軍。

  於是,烏江成為決定紅軍命運的“生死江”,成為蔣介石消滅紅軍的“天險江”。

  危難中,先遣團紅一軍團一師一團團長楊得志受命率部強行突破烏江,為全軍開路。

  這是一場比拼速度的戰斗。紅軍和蔣介石的兵力誰先到烏江,誰就獲得了勝利。楊得志率先遣團拼命開赴烏江。當時,貴州細雨小雪連綿不斷,落地結冰,路面像潑了一層桐油,當地群眾稱“桐油凌”。一路行軍,官兵不知摔了多少“桐油跤”,但行軍速度不但沒有減慢,反而加快了,官兵們白天走,夜間走,急行軍轉為強行軍。經過幾天幾夜的強行軍,先遣團搶在國民黨軍主力之前到達烏江渡口──龍溪。

  烏江,水深流急,白浪滔天,吼聲驚人,兩岸幾百米高的大山,刀削一般直聳雲天。對岸有當地軍閥侯之擔一個團憑險防守。楊得志迅速集中全團槍、炮向對岸敵人開火,敵人山頂工事飛上了天,殘敵退往山后。

  敵人被暫時壓了下去,但渡江成了難題。船被敵人破壞,連塊木板也難找,船渡不可能了。架橋,沒材料﹔鳧水,湍急等於白送死……渡江方案一個個提出來,一個個被否定。

  官兵拼命搶來的時間,在江邊一分一秒地消耗著。關鍵時刻,楊得志發現江中漂著一根竹子。他和政委黎林商量,用扎竹排的方式渡江。

  竹排扎好了,全團選了8名水性好的勇士先行試渡。

  10米、15米,竹排在波峰浪谷中前進。突然,一個小山似的巨浪向竹排凶猛地扑去,勇士全部被水吞沒。轉眼間,又從水中冒出來。“啪”的一聲,竹排又撞在礁石上,接著又被激流卷到漩渦中。竹排翻了,8名勇士被漩渦卷走,全部犧牲。

  楊得志在悲痛中組織第二梯隊渡江。這次他們在竹排上綁了扶手,並在下游水流較緩的地方選擇了渡點。十幾名戰士前仆后繼,又沖向凶猛的烏江。

  “砰!砰!砰!”對岸重新反扑回來的敵人,發現了渡江的紅軍第二梯隊,瘋狂阻擊。紅軍戰士在槍林彈雨和急流中,拼死向前,一個個竹排像箭一樣飛向對岸。紅軍官兵沖上了對岸,爆炸聲、喊殺聲,震撼山谷。烏江天險被突破。

  先遣團順利過江,紅軍主力順利過江。蔣介石得知這一消息后,猶如“迅雷”轟頂,不知所措。楊得志率領紅一團又“疾風”北上。

  搶渡大渡河──生命在於時間

  1935年5月,大渡河這道天然屏障,橫亙在紅軍的面前,擋住了紅軍長征的去路。

  蔣介石總算在烏江的“迅雷”中清醒過來,他那賭徒一般的雙眼,又盯上了地圖上的大渡河。

  大渡河是岷江的一條支流,傳說太平天國農民起義軍領袖石達開,曾全軍覆沒在此地,蔣介石夢想紅軍成為第二個“石達開”。他接受了烏江行動遲緩的教訓。嚴令薛岳、周渾元、吳奇偉數十萬大軍火速奔往大渡河。電促四川軍閥劉湘、劉文輝死守大渡河所有渡口。蔣介石得意了,他狂妄地叫喊:“前有大渡河,后有金沙江, 十萬大軍左右夾擊,共軍插翅難飛。”

  然而,蔣介石這次又做了黃粱夢。

  劉伯承、 聶榮臻在離大渡河80多公裡的村庄,向先遣團長楊得志下達了強渡大渡河的命令,劉伯承、聶榮臻反復強調3個字:“搶時間!”

  的確,甩掉蔣介石數十萬大軍,需要搶時間﹔出奇制勝,強渡大渡河需要搶時間﹔使紅軍轉危為安,也需要搶時間。楊得志向全團指戰員說:“時間就是生命,紅軍決不是第二個石達開。”

  天下著瓢潑大雨,道路泥濘不堪,楊得志帶領全團官兵冒雨強行軍70多公裡,一口氣趕到了大渡河渡口安順場,迅速投入戰斗。敵人在我岸一方的兩個連被全殲。在渡口,戰士們繳獲了一條船,這是敵人自留的運輸船,后來成為紅軍強渡大渡河的唯一渡船。

  大渡河像怒吼的凶神,四五公裡外都能聽到河水的濤聲。安順場兩岸是高山,河寬300多米,水深十多米。湍急的河水,碰上礁石,卷起沖天白浪,架橋、鳧水都不行。 河對岸有敵一個團死守,過河難過登天。

  黨中央顯然也意識到了渡河的難度,在命令紅一團強渡大渡河的同時,又命令紅四團在大渡河上游強奪瀘定橋。

  楊得志深感責任重大,他決定成立渡河奮勇隊,拼死強渡。17名勇士組成的渡河奮勇隊每人一把大刀,一支沖鋒槍,一支短槍,五六枚手榴彈,在熊上林隊長的帶領下整裝待發。

  楊得志在向17名勇士交待任務時,仍突出個“快”字: “快速渡河、快速上岸、快速佔領岸頭陣地。”他用期望的口氣說:“同志們!紅軍的希望,就在你們的身上。”勇士們發誓:“堅決渡過河去,消滅對岸敵人。”

  唯一的木船載著勇士和船工們像離弦的箭,射往對岸。楊得志在望遠鏡中關注著勇士們。突然,敵人碉堡中,噴出一道道火光,一名勇士負傷,楊得志大聲吶喊: “給我開炮!” 我軍神炮手趙成章幾發炮彈就讓敵碉堡飛上了天。我軍機槍、步槍一齊開火,掩護勇士向對岸逼近。

  木船在波濤中奮進,船工和勇士們一槳一槳地拼搏。突然,敵人一發炮彈落在了船邊,掀起一個巨浪,小船一陣劇烈地晃動。剛平穩下來,又碰在一塊大礁石上。爾后,猛烈地旋轉起來,向漩渦中滑去。楊得志的心隨著小船顫動起來,千鈞一發之際,幾名船工跳入水中,拼命地用背頂著船,另外的船工和戰士奮力撐篙,船終於脫離險境,駛向對岸。

  勇士們頂著敵人的彈雨沖上岸去。沖鋒槍子彈、手榴彈一起飛向敵陣。短兵相接開始了,大刀飛舞,短槍連擊。陣地上的敵人被擊潰了,大股敵人又從鄰近的小村中向勇士們蜂擁而來。楊得志在望遠鏡中看到后,揮臂猛喊:“給我猛轟!給我猛打!”炮彈、槍彈掠過河面向敵群飛去。

  敵人的增援被打退了,岸頭陣地鞏固了。紅軍大隊人馬陸續過江。大渡河強渡成功,有力地配合了紅四團搶奪瀘定橋,使紅軍在長征路上又一次轉危為安。

  角逐清風店──勝利就在大腿上

  1947年9月的清風店戰役,是楊得志一生中運動殲敵最精彩的一戰。用楊得志的話來說,清風店戰役有4快:戰場變化快、敵人行動快、我軍追殲快、戰役結束快。

  1947年,解放戰爭面臨著我軍大反攻時期的到來。蔣介石為了苟延殘喘,將其華北主力相對集中: 令其十六軍駐守在河北雄縣一帶﹔九十四軍配置在涿州一帶﹔第五師駐防在徐水一帶﹔新編第二軍駐守在保定﹔其主力羅歷戎的第三軍鎮守石家庄,形成了確保平、津、保三角戰略要地的部署。時任晉察冀野戰軍司令的楊得志根據晉察冀軍區的指示,決定採取圍城打援的戰法,將敵人一口口吃掉。

  戰役第一階段,楊得志令陳正湘和李志民領導的第二縱隊,以最快的速度,猛攻徐水的國民黨第五師﹔令鄭維山、胡耀邦領導的三縱和曾思玉、王昭領導的四縱負責打援。開始,晉察冀野戰軍司令部以為攻擊敵五師后,保定一帶的敵人會來增援,而盤踞在河北重鎮石家庄的羅歷戎不敢輕舉妄動。誰知,二縱圍攻徐水城時,不僅其他方向的敵人趕來增援,羅歷戎也親自率第三軍增援徐水。 這一膽大妄為的行動,是由蔣介石坐鎮親自決定的。蔣介石妄想對我軍造成南北夾擊的局面,以解徐水之圍。

  戰場發生了出乎預料的突變。我軍做夢都想吃而又難以吃到口的肥肉,自己送到了嘴邊。吃肉的最好“餐桌”是羅歷戎增援的必經之路──清風店。當時,羅歷戎的第三軍離清風店45公裡,而我軍主力距清風店最近者75公裡,最遠者125公裡。因此,能否吃上這塊肥肉,一切都取決於時間。

  正在作戰途中的楊得志和政委楊成武、參謀長耿?商量決定,立即向部隊下達命令,進軍清風店。

  從發現敵情變化到下達進軍清風店的命令,不到半小時。

  所有部隊接到的命令都強調:要快!要快!!要快!!!

  各級戰斗動員也突出了“快”字:“時間是無情的, 勝利就在大腿上!”“走不動也要走,爬著、滾著也要追,累死也要搶在敵人前面!”……

  24小時之內,我軍主力走完了百多公裡的路程,把羅歷戎的第三軍死死圍困在清風店。羅歷戎面對天降神兵, 大驚失色,連忙求助於他的直接上司十一戰區司令官孫連仲,這位司令官像瘋狗一樣的大吼:“共軍連輛汽車都沒有,他們靠什麼在20多個小時內從保定趕到保南的清風店? 他們會飛嗎?他們是神行太保嗎?”

  很快,楊得志指揮晉野主力向圍困之敵,發起了總攻。羅歷戎的“梅花形”防御體系被突破,孫連仲派來的10多架增援飛機,一架被擊落,一架被擊傷。

  清風店戰役,我軍殲、俘敵近3萬人,生俘羅歷戎等正、副軍長及其他將校級軍官10多名。聶榮臻在祝捷大會上興奮地說: “這次殲敵打得很干脆,從軍長到馬夫沒一個逃跑掉。蔣介石在北平坐鎮指揮也救不了他們!”

  清風店戰役在我軍歷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沙場疾風”楊得志也軍史留名。

  圍攻新保安──神兵跑斷飛毛腿

  平津戰役前,傅作義把40多個師擺在津沽、北平、張綏三個防區,形成了一個1000多公裡的“長蛇陣”。“蛇頭”在津沽﹔“蛇尾”在歸綏。擺出一副既可固守,又可以從海上南逃或向綏遠西竄的態勢。

  傅作義的“長蛇陣”為我軍實行戰略包圍和戰役分割,斬頭剁尾,各個殲滅提供了極好的條件。為此,毛澤東為平津戰役做了三個階段的部署:第一階段,完成對敵軍的分割包圍,但圍而不打,或隔而不圍﹔第二階段,從新保安開始,然后張家口、天津,依次各個殲敵﹔第三階段,解放北平。

  毛澤東胸有成竹后,便開始點將。他想到了“用兵神速”的楊得志。於是,二兵團司令員楊得志、政委羅瑞卿、參謀長耿?所部,成為平津戰役中毛澤東手中的“王牌”。

  1948年11月26日凌晨,毛澤東第一封催戰電報發往正在河北省曲陽一帶的二兵團。電報命令: “楊羅耿率二兵團於今26日由曲陽出動,以5日至6日行程進至涿縣、淶水以西地區待命。”27日午夜, 毛澤東又來電命令二兵團“12月1日集中於易縣西北紫荊關地區隱蔽待命”。

  與此同時,毛澤東令楊成武率三兵團29日完成了對張家口敵十一兵團的包圍,但“圍而不打”。

  在北平的傅作義得知張家口被圍,大驚失色。他擔心將來斷了返回綏遠后路,急令其“王牌”三十五軍,從北京豐台火速西援張家口。

  傅作義對心腹、三十五軍軍長郭景雲交代,此去張家口要“快去、快打、快回”。三十五軍是傅作義的主力,守衛北平,離不開這張“王牌”。

  郭景雲不愧是國民黨的一員虎將,用兵神速,第二天下午就率所部趕到了張家口。

  在三十五軍離開北平后,我秘密入關的東北大軍先遣兵團突然出現在北平東北的密雲一帶。傅作義又一次大驚失色,親自坐飛機到張家口,令三十五軍火速返回北京為其保駕。

  然而,毛澤東是絕不會讓上了“鉤”的三十五軍,再脫“鉤”的。他把“姜太公”的重任交給了楊得志。

  12月4日,毛澤東在19個小時內連續給楊得志發了3封電報。凌晨2時,令二兵團“應以最快手段攻佔下花園地區一線”﹔下午4時,又令“務以迅速行動,以全力包圍宣化、下花園兩處之敵”﹔夜間9時, 毛澤東更加明確指出二兵團最重要的任務是“務使張家口之敵不能東退”。三封電令,急如星火,楊得志深感責任重大。

  此時的二兵團,大部分部隊在平張線和大洋河以南,隻有四縱隊十二旅在新保安附近執行牽制任務。

  接到命令后,楊得志率二兵團旋風一般奔赴阻擊地。大洋河覆蓋著薄冰,部隊來不及架橋,官兵們冒著刺骨的冰水徒步涉河,渾身凍得發紫,棉褲和上衣下擺凍在了一起,邁步都很困難,但沒有人停步,全力趕路。盡管這樣,行軍速度與車輪滾滾的三十五軍相比,仍處在落后狀態。

  於是,毛澤東又來電催戰。6日清晨3點多鐘,毛澤東令二兵團“全力在宣化、下花園一線堅決堵擊”敵人。楊得志在行進間閱讀電報時,作戰參謀趕來報告:“三十五軍已經越過下花園,奔新保安了!” 盡管作戰參謀的聲音是顫抖的,但對楊得志來說卻是一聲驚雷!

  三十五軍越過下花園,等於二兵團沒有完成毛澤東下達的將敵阻擊在宣化、下花園一線的任務。更為嚴重的是,三十五軍一旦過了新保安在懷來與敵一0四軍會合,等於我軍的戰略部署落空,等於給平津戰役帶來被動,等於二兵團鑄成歷史大錯!

  而下花園離新保安又隻有15公裡,對於全部機械化的三十五軍來說,易如反掌。危急時刻,毛澤東又發來電報。從這封電報內容來看,毛澤東顯然有些發火了:現三十五軍及宣化敵一部正向東逃跑。楊羅耿應遵軍委多次電令,阻止敵人東逃。如果該敵由下花園、新保安向東逃掉,則由楊羅耿負責……”

  楊得志身經百戰,從上井岡山起,跟著毛澤東打了20年的仗,烏江、大渡河、清風店,從未貽誤戰機,這次卻讓敵人搶先了一步。這讓他十分不安。

  但楊得志並沒有向三十五軍示弱,他把毛澤東的電報當做鞭策,竭盡全力搶回在下花園一帶失去的戰機。他和羅瑞卿、耿?,對眼下的情況做了客觀分析:下花園到新保安中間還有個雞鳴驛,新保安一帶還有二兵團的十二旅,這說明,挽回戰機還有一線希望。

  於是,楊得志命令十二旅拼死堵住三十五軍﹔命令已經強行軍五晝夜多的二兵團主力拼死趕往新保安。

  奇跡終於出現了。十二旅血戰抗敵, 遲滯了三十五軍的前進。12月8日,連續六晝夜急行軍的二兵團主力將三十五軍死死圍困在新保安。

  二兵團雖然比中央軍委和毛澤東要求的時間晚了一天,但毛澤東和軍委得知三十五軍被圍新保安的消息后,立即發來了表揚通報。

  三十五軍被圍后, 楊得志根據毛澤東的戰略部署,採取“圍而不打”的方針。三十五軍是傅作義的命根子,他不能不管。傅作義急令暫三軍、一0四軍和十六軍出兵新保安,接應三十五軍,大大分散了北平的兵力。

  圍困三十五軍,為平津戰役贏得了寶貴的時間。我東北軍主力全部入關,使毛澤東成功地完成了平津戰役兵力部署。

  12月21日,中央軍委命令向新保安發起全面攻擊。楊得志統領二兵團和冀察熱軍區三兵團的部分部隊於14點發起進攻,打響了平津戰役“各個殲敵”的第一仗。我軍官兵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向三十五軍發起攻擊,敵人潰不成軍。22日17時,三十五軍1.9萬余人被全殲,生俘敵少將副軍長王雷震,軍長郭景雲自斃身亡。

  新保安作為我軍著名的運動戰被載入軍史,“沙場疾風”楊得志為創建新中國立下了汗馬功勞。

《湘潮》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相關新聞
· 漫說周恩來的“平易近民” [2008年02月13日]
· 毛澤東談禪宗六祖慧能 [2008年02月13日]
· 葉挺長子葉正大憶父親:不辭艱難哪辭死 [2008年02月13日]
· 李白烈士遇害真相 [2008年02月04日]
· 羅榮桓元帥的家風 [2008年02月04日]
· 出路在哪裡:毛澤東朱德聯合署名的革命宣傳單 [2008年02月04日]
· 周恩來的國文老師張皞如 [2008年02月02日]
· “不僅能打仗,還特別能團結人”--記陳錫聯將軍 [2008年02月02日]
· 兩獲上將軍銜的洪學智 [2008年02月02日]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