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長廊
羅箭:家規寫在牆上 父親羅瑞卿一直沒有走遠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1950年,羅瑞卿與家人合影,右三為羅箭
  
羅箭近影


  與羅箭的兩次謀面都是在大將子女們的聚會上,將軍穿著一件軍用T恤,一條黃色的軍褲。身為解放軍總裝備部后勤部副政委,他卻斯文儒雅、朴素平和,如一個文職老兵。

  談起父親,羅箭臉上展現出燦爛的笑容,在他們7個子女眼裡,父親羅瑞卿是個和藹可親的父親。


  三個名字的寄托

  在羅箭的記憶裡,父親對他的真正影響,是從進京后開始的。有一次,他們幾個兄弟姊妹坐在一起商量將來學什麼專業。正在看報紙的父親,抬起頭說了句:“我們這一代人,打了一輩子仗,可對建設社會主義卻搞不懂,現在是到你們這一代建設新中國的時候了。我看,還是選擇理工科的好,將來用得多。”

  1958年,20歲的羅箭中學畢業,酷愛理工科並一直擔任物理課代表的他,早已打定主意要學“原子能”。

  高考物理考了滿分的羅箭,被中國科技大學原子能專業錄取。3年后,哈軍工設置了原子能專業,決定從各大學三年級招收一批具有原子能專業知識的人才。羅箭如願以償,成為新中國第一代自己培養的原子能專業人才。

  當年為孩子們取學名時,羅瑞卿寫了“箭、宇、寰”三個字讓三個兒子挑。當時羅箭不在家,他的二弟挑了“宇”,三弟隨后挑了“寰”,隻剩下一個“箭”。羅瑞卿說:“這個就給小卿(羅箭小名)吧!”父親是用他們的名字,寄托心中科技強國的夙願:希望新中國盡快研制出火箭、原子彈和宇宙飛船。

  “我兒子失蹤了”

  1963年初,大學畢業的羅箭被分配到國家核試驗研究所,參與共和國第一顆原子彈的研究工作。當年3月,羅箭等一批科技人才受命組成一個試驗隊到新疆核試驗基地工作。

  這是一個絕密的國家任務。羅箭回到家裡,默默地收拾好了行裝,然后對父母說:“我要到外地出差一段時間。”

  羅瑞卿問:“干什麼去?”羅箭回說:“上級要求,這次執行的任務不能說。”羅瑞卿夫婦相視一笑,溫和地對兒子說:“去吧!”其實那時候,身為“兩彈一星”專業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的大將,怎麼會不知道兒子執行的是什麼任務呢。

  在位於羅布泊核試驗基地光學測量站的地堡裡,羅箭一呆就是8個月。其間,他與家裡徹底失去了聯系。羅瑞卿心裡挂念,卻又不能問,隻能每次在總參開會時以開玩笑的方式提起兒子:“我兒子都失蹤了好幾個月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戰友們心裡明白:將軍這是在思念兒子了。那年8月,張愛萍將軍到新疆出差,一個一個試驗站地找,終於在光學測量站找到了羅箭。他一把抱住羅箭,喊著:“我替老羅看看兒子!”霎時,飛縱的淚水洒滿了羅箭的肩膀。

  1964年,試驗順利完成,羅箭立了三等功。

  家規寫在牆上

  羅瑞卿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任公安部部長。當時,人們都說他是毛主席的“大警衛員”。說起這稱號,羅箭一下子笑起來,他說:“父親外號‘羅長子’,身高一米八二,比主席還高一厘米,又一直在主席身邊從事保衛工作。主席曾經說,天塌下來都不怕,有羅長子頂著呢。當時主席出去,一般都是由父親陪著。”

  羅箭還記得,1959年6月毛澤東回長沙游了湘江。為保衛毛澤東的安全,不會游泳的父親,硬是在50歲學會了游泳。“他就擔心出現意外。父親的工作性質決定了他要緊張一輩子,但是父親從沒有說過。”

  羅箭聽父親周圍的工作人員講,當時的歷史環境主要是防奸、防止叛亂。

  “毛主席告訴父親,要接受蘇聯的教訓。蘇聯建國以后高級領導被刺殺、暗殺,列寧都被特務打了。主席給父親規定,我們黨和國家的領導人,不能出現這種事,出了這種事你就提著腦袋來見我。”羅箭說,總的來講,毛主席對父親的工作是肯定的。但還是有兩件事挨了批評,一個是陳毅在上海當市長的時候,國民黨的特務要刺殺陳毅,當然沒成功﹔再一個就是葉劍英元帥的車走到街上被特務公開攔住,還開了火。

  羅瑞卿的嚴厲,同樣體現在治家和教育子女上。羅箭告訴記者,羅瑞卿因為工作忙,常常見不到孩子,便在牆上寫下他的要求。“學習必須是最好的,中學不許談戀愛,大學不許結婚”﹔“不許抽煙不許喝酒”﹔“一定要看毛選,一定要熟讀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平時生活中也要按照這個做,這個就是標准……”

  羅箭一直記得父親的一句叮嚀:“你們要學會夾著尾巴做人。”他說:“我從小上學填表的時候,都是隻填母親的名字,不填父親的。”羅瑞卿不希望兒女靠父輩的蔭護生活,他覺得孩子們應該自食其力,應該自己努力憑真本事成長。羅箭1952年在北京101中學讀書后,供給關系在學校,暑假領了伙食費回家,就把錢交到大灶上。他笑著說:“我和弟妹都不能和父母一起吃小灶。”

  感覺和父親靠得很近很近

  “文革”中羅瑞卿受到迫害,身為國防科技工作者的羅箭被強令回到父親的四川老家,在一個繅絲廠當雜工。“那時,我每天的工作是打掃衛生,有時推著小車去送蠶繭。”回憶起那段生活,老人的眼裡流露出深深的痛楚。

  1977年羅瑞卿恢復工作。組織上考慮到羅瑞卿年紀大了,需要有個孩子留在身邊照顧,便讓他把羅箭調回北京,但羅瑞卿拒絕了:“現在國家正在搞建設,邊疆更需要小卿這樣的科技人員,讓他回來干什麼?”

  於是,羅箭又被父親“送”到了新疆,一呆就是好多年。“那時候還是很想不通的,不知道父親為什麼那麼不喜歡自己在他身邊。后來想一想,這是父親的一番苦心,他是愛兒子的,但他心裡裝著的卻是整個中國的國防事業。”

  羅箭感慨,“做羅瑞卿的兒子,很有面子。”可是,羅瑞卿卻不給7個子女多少面子。“父親過去的輝煌歷史,他從來都不主動說,我們聽到的,隻是從別人嘴裡傳來的。他的工作壓力很大,但他從不把這種氣氛帶回家裡。”

  採訪快結束的時候,羅箭在一個大將郵冊的首日封上順手簽上了“羅小卿”的名字,送給記者。他說,自己從小一直被稱作小卿,到現在除了公務用名外,他一直用的還是“小卿”這個名字。“當我寫下這個名字的時候,我感覺和父親靠得很近、很近。”

  其實,在羅箭心裡,父親就一直沒有走遠過。(董振霞)

  (摘自《環球人物》第41期)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相關新聞
· 劉少奇最小女兒劉瀟:我們是中南海的幸福之家 [2007年11月28日]
· 《紅旗頌》每天回響在耳畔的輝煌旋律 [2007年11月28日]
· “新疆馬明方叛徒集團案”始末 [2007年11月28日]
· 徐悲鴻:在新時代的潮流中 [2007年11月28日]
· 《三家村札記》的由來 [2007年11月28日]
· 手傷意外發作 周恩來一次出訪前的緊急治療 [2007年11月28日]
· 史海回眸:百余年前,中國軍艦裝備曾經刺激日本 [2007年11月27日]
· 羅瑞卿:隻想上前線的新中國第一任公安部長 [2007年11月27日]
· 彭德懷廬山會議上為什麼要寫信 [2007年11月27日]
· 通道會議:紅軍長征史上一次鮮為人知的會議 [2007年11月27日]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