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長廊
“文革”后江一真受命主政衛生部
鐘兆雲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被中央派駐衛生部清理“四人幫”和劉湘屏的余毒

  1977年初,江一真受命派駐國家衛生部。第一天上班,他就對前來接他的辦公室秘書江煥波說:“中央有三江,江青等兩江都是假江,隻有我一個才是真江,所以我的名字叫江一真。”秘書從這句風趣而幽默的話語中,感受到了江一真耿直和剛正不阿的品格,對他主持衛生部工作充滿了期待。

  1976年12月9日,在江一真赴河北石家庄參加於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召開的紀念國際主義戰士柯棣華大夫逝世34周年暨紀念館開館典禮時,就有了要他重回衛生戰線的呼聲。這個呼聲,更多的是發自那些參加開館典禮的外籍醫務工作者之口,他們的大名如雷貫耳:馬海德大夫及其夫人蘇菲、米勒大夫、傅萊大夫……當然也有紅醫將領葉青山等人。他們知道江一真是柯棣華的好朋友兼入黨介紹人,知道江一真曾是白求恩贊賞的一位出色醫生,知道江一真曾是聶榮臻麾下的衛生部長。眼下的衛生部和全國衛生系統,是“文化大革命”的重災區,原部長劉湘屏已被隔離審查,亟需一位干才引領前進,而江一真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之一。

  這樣的呼聲傳到了中南海,正有此考慮的中央領導層很快作出決定:成立衛生部清查領導小組,由黃志剛任組長、江一真任副組長,代表中央到衛生部機關及直屬系統清理“四人幫”和劉湘屏的余毒。

  劉湘屏是已故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部長謝富治的老婆,夫婦倆都是效忠江青的造反派。劉湘屏原是八機部的司長,能在“文化大革命”中坐上衛生部長的位置,沒有江青的保薦和支持根本不可能。劉湘屏雖經中央文件定了性,但其具體罪行尚待查清。“四人幫”橫行時,劉湘屏亦步亦趨的問題還比較容易調查,因為這在“文革”時期有不少是公開的、顯而易見的,較為困難的是她的歷史問題,以及“四人幫”行將覆滅前企圖作垂死掙扎之際同她的關系問題。

  江一真到任后,除圍繞清查衛生部內以劉湘屏為首的有關人員與“四人幫”的瓜葛這項中心任務外,還開展了對周恩來病逝原因的調查。周恩來所患膀胱癌、腸癌,致命的可能性比較小,如果及早開刀當不致死。葉劍英等一些中央領導人就曾懷疑“四人幫”嚴密控制政治局對周恩來的探望,是想和劉湘屏暗中搞鬼,借刀殺人,因此吩咐江一真到衛生部后設法弄清真相。

  江一真還了解到,劉湘屏對朱德也十分不敬。1976年6月下旬,朱德接見外賓時患了感冒,住進北京醫院后,病情無好轉。身為醫療領導小組成員的劉湘屏,其態度和神情都讓人感到她對朱老總缺少真誠的關心,有次還當著朱德夫人康克清的面問主管醫生還能拖多久。朱德從住院到病逝,前后不過10天,這裡面會不會有醫療問題呢?

  還有陳毅元帥。他患的是腸癌,當時應有條件醫治的,為何短時間內竟傳來噩耗?

  再往前追溯,江一真還想弄清賀龍元帥等一批開國元勛的死因。

  江一真親自找劉湘屏談。劉湘屏對很多問題都認了罪,但就是對周恩來病逝原因這件事堅稱與自己無關,說什麼王侯將相和平民百姓都終歸一死,周恩來、朱德完全是正常的生老病死。

  劉湘屏該說的、能說的都說完后,江一真又分頭找吳階平及其胞弟吳蔚然面談。作為周恩來醫療小組的成員,這兄弟倆在周恩來生命的最后日子裡陪伴在病床前。江一真擔心有的醫生受江青和劉湘屏的直接控制,通過醫療事故迫害、摧殘周恩來。這幾次談話都十分秘密,范圍也很小,未作任何記錄,除江一真和談話對象外,在場的僅有他的秘書張明俊。

  吳階平很動感情地說:“我們這些人對總理都有深厚的感情,即使有人這樣指使我們,我們也絕對不可能執行。”談到有沒有可能出現醫療事故,吳階平個人的意見是:江青等人拖延了周恩來的最佳治療時間應是一個因素,因為開刀遲了,致使癌細胞擴散、轉移,終歸不治。

  通過調查,江一真認為,陳毅的病逝也是因為延誤開刀時間,使得癌細胞轉移。至於朱德的病逝,確實有措施不力、醫治不當的因素在裡面。但這些是不是就是“四人幫”的直接迫害和劉湘屏的指使,還不能作結論。

  江一真是有一說一、決不無中生有的人,他並沒有因為“四人幫”倒台了、劉湘屏倒台了,就隨便給人扣個帽子然后向上交差。他要求必須有確鑿的証據才作結論。不知是后來中央領導人另有指示,還是因為別的原因,反正江一真沒有就此給中央一份正式報告。

  劉湘屏緊跟“四人幫”整肅老同志的材料屢見不鮮,至於在“四人幫”覆滅前上海死黨企圖武裝頑抗時同劉湘屏的瓜葛問題,各種說法莫衷一是。劉湘屏的交代是:在那個非常時期,上海確曾派徐景賢專程到北京找王洪文商量。她聞到風聲后,極力想了解“四人幫”的具體動作,急不可耐地給徐打了幾次電話,要他回上海前無論如何都要見個面。而徐景賢在返滬前一晚,確實到人民大會堂見了劉湘屏,但在兩個小時的密談中,隻談及總的形勢很緊張,要密切注意事情的發展雲雲,至於軍事方面的密謀,並未向她透露什麼。為了弄清真相,江一真和黃志剛派人專門赴滬,從監獄裡提審徐景賢。徐景賢所供,基本上與劉湘屏的交代一致。這樣看來,劉湘屏的態度還是相對老實的。

  升任清查領導小組組長,與譚雲鶴攜手整頓衛生部

  1977年6月下旬,原黑龍江省委候補書記譚雲鶴奉調衛生部工作。第二天,江一真和黃志剛一同會見譚雲鶴,談了衛生部機關及直屬系統的情況,說明當前的中心任務就是要把以劉湘屏為首的“四人幫”黨羽問題查清楚,要譚雲鶴參加清查領導小組,分工主管清查辦公室的日常工作,並負責部機關及《健康報》、衛生出版社、醫學會等幾個直屬單位的清查工作,暫代辦公廳主任一職。他們解釋說,現在主要搞清查工作,所有干部都還沒正式任命。

  譚雲鶴坦言自己一點也不懂醫,當黑龍江省委候補書記時,也從沒管過文教衛生,弄不清陰性、陽性哪個好。江一真說:“不要緊,既然中組部派你來,肯定有上面的用意。我們的清查工作剛開頭不久,領導小組就志剛同志和我兩人,很需要人手。你來得正好,歡迎你的到來。今天就算你正式報到吧。”

  10月,中央各部委紛紛召開大會,揭批“四人幫”及其余孽。衛生部清查小組也決定在北京體育館召開批判大會。此時黃志剛已調天津擔任市委第二書記,江一真接任清查領導小組組長,全面負責衛生部的工作。為了開好這場大會,江一真讓譚雲鶴先行參加幾個部委的批斗大會。譚雲鶴回來向江一真匯報,說自己對這幾個部委的做法不以為然:這幾個部委採取的還是“文革”時的那一套,兩個人挾持著被批斗者,背卷著對方的手,還用圓木牌卡住了對方的脖子。江一真聽后,對此做法也頗不贊同,說:“這還有武斗的影子嘛,我們衛生部要文斗。”

  在籌辦斗爭大會過程中,譚雲鶴根據江一真的指示,與具體負責的清查辦公室研究,決定呼喊口號統一由辦公室擬定,印發各單位。譚雲鶴還逐條審閱修改這些口號,刪掉了那些虛假、形“左”實右的東西。在布置會場時,除了劉湘屏外,另外4人的名字上一律不寫“打倒”字樣,也不打紅叉叉。有人不同意這種做法,認為過於心慈手軟,須以牙還牙。譚雲鶴解釋說:“對這4個人為什麼先不喊‘打倒’、打紅叉叉呢?因為現有材料還不足以打倒他們,以后如有了足夠材料再喊打倒也不遲。如果現在就喊‘打倒’,倘若今后根據事實又打不倒他們,且不說我們還得去向他們道歉,給他們平反,關鍵的是,受到傷害后的同志感情將難以愈合,從而不利大家共事,最終影響了工作和事業。”

  衛生部的批斗大會在可容納萬人的北京體育館召開,除衛生部機關及直屬單位參加外,還請了總后衛生部系統及北京市衛生局系統參加。因為掌握了分寸,會上沒有過激行為,特別是沒有打人和人身攻擊現象出現,各方都反映不錯,為其他單位揭批“四人幫”及其余孽的斗爭大會樹立了榜樣。

  在討論劉湘屏在衛生部系統是否形成了一個“幫派體系”時,說無道有的都有,莫衷一是。江一真認為應該慎重看待這個問題:所謂“體系”,是指上下左右都有幫伙,如果冠名“體系”,那勢必要把一大批人牽連進來﹔而從現有材料看,一些人在“四人幫”、劉湘屏橫行時,雖迫於形勢、出於各種考慮,也曾跟劉湘屏搖旗鼓噪,但還沒有形成一個有組織的團體。

  雖然粉碎“四人幫”將近一年了,但衛生部的派性仍相當嚴重。劉湘屏掌權時較為吃香的一派此時仍佔優勢,而過去受壓的另一派則想翻上來。個別領導干部也想著去扶持過去受壓的一派。江一真和譚雲鶴等幾位新到任的同志私下交談時,表示不能這麼干,如果這樣干,本身就不自覺地站在派性立場上去了﹔無論哪一派,隻要是對的都應支持,而錯的都要反對。

  劉湘屏的問題查清后,被中央定性為“四人幫”黨羽,開除了黨籍,但生活待遇基本維持不變。一些司局長,各有各的問題,程度輕重不一。江一真召集清查小組辦公室會議,指出:“他們的問題,總的也都是在‘文革’這個大背景下發生的,隻要沒做‘四人幫’的幫凶,沒有禍國殃民的罪行,大的原則還是‘懲前毖后,治病救人’。我們在清查工作中不能整人。歷史上我們多次挨過整或整過別人,事后一看教訓很深。我們要切切記住這個教訓。”

  在“解脫”衛生部一批司局級干部時,江一真也非常關心譚雲鶴的“脫帽”問題。此時,譚雲鶴頭上還頂著“反黨叛國集團”的帽子。他仔細聽了譚雲鶴的介紹后,認為完全是“莫須有”的冤案,應當從速平反。讓一個未獲平反的人參加衛生部的清查工作,當時不要說衛生部,就是外界也頗有微詞,但江一真坦誠地對譚雲鶴說:“你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放心工作,我支持你!”

  一句朴實的話勝過無數的甜言蜜語,譚雲鶴深受感動。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衛生部的工作,盡量減輕江一真的負擔,以至無暇關注自己的“脫帽”大事。直到1979年4月,黑龍江省委才正式給譚雲鶴作出“推翻所謂反黨叛國集團的不實之詞”的決定,給他和有關人員平了反。聽到消息后,剛受命赴河北任省委第二書記的江一真,特地向譚雲鶴表示了祝賀。

  早在1972年初,周恩來抓住老干部陳正人、曾山在受審中因缺少醫治、患病去世一事,指示衛生部要盡快解決老干部的醫療問題,並親自安排衛生部組織北京十大醫院為約500名副部級以上干部做了體檢,許多在外地被審查的老干部借此機會回到北京,重新安排了工作。有感於周恩來對老干部的關愛,江一真認為,對過去跟“四人幫”的問題沾了邊,犯有錯誤,但享受相關醫療待遇的副部級以上干部,還是要從人性化的角度解決他們的醫療待遇問題,此事要由北京醫院管起來。為此,他還專門搞了份名單,連同建議一同上報中央,得到中央批准,由此解決了這些老同志最為關切的醫療問題。江一真還建議,對駐各國大使的醫療待遇,也可參照副部級干部標准享受相同待遇。
【1】 【2】 【3】 

 


     

《黨史博覽》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相關新聞
· 毛主席視察延安南區合作社 [2007年11月26日]
· 周恩來起草決定 我國第一支空降兵部隊的誕生 [2007年11月26日]
· 因改名而失散 項南和父親項與年的悲歡離合 [2007年11月16日]
· 《參考消息》:從“內部刊物”到公開發行 [2007年11月15日]
· 長征前后的興國籍蘇維埃高干 [2007年11月15日]
· 劉少奇:紅軍工人師的締造者 [2007年11月15日]
· "個人名利淡如水":陳雲、榮毅仁拒絕電視立傳 [2007年11月15日]
· 毛澤東在延安“挨罵”的史實 [2007年11月14日]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