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長廊
毛主席視察延安南區合作社
莫 艾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1946年元宵節,毛主席帶著毛岸英來到了南區合作社

  1946年2月16日,是農歷的元宵節。這天上午10時半左右,毛主席帶著毛岸英,在一些警衛人員陪同下,乘坐一輛改裝過的舊汽車,來到了南區合作社所在地柳林子村。合作社主任、陝甘寧邊區特等勞動模范劉建章,前一天就接到了毛主席來訪的通知,當即就可能要談到的問題作了一些准備。這天清早,他帶領合作社的全體工作人員把院落房舍打掃得干干淨淨,以迎候毛主席的到來。

  幾個月前,毛主席離開延安,去重慶和蔣介石進行和平談判。在40多天的時間裡,南區人民和整個陝甘寧邊區的人民一樣,對毛主席的安全非常焦慮。現在毛主席安然回來了,而且就要來合作社訪問了,我們又能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見到他了,大家的心情是很激動的。一向質朴無華的劉主任,這時也禁不住笑逐顏開,滿面春風。

  毛主席這天穿著一身灰色棉制服,神採奕奕。他穩步走下汽車,和迎上前去的同志們一一握手。劉建章、王耀明(南區合作社副主任)和我,把毛主席接進位於半山坡的石窯會議室,在這裡進行了約4個小時的談話。

  不知是誰走漏了風聲,或者是駛來的汽車(當時延安僅有這一輛小汽車)引起了人們的聯想,“毛主席到咱柳林子來了”的消息,迅速在村子裡傳開了。合作社周圍的山?上,站立著摩肩接踵的人群。他們目不轉睛地望著山?下的合作社會議室,想看到他們殷切想念的毛主席。但是村裡的人們又都懂得保衛毛主席安全的重要性,他們極力控制著自己那顆跳躍著的火熱的心,始終自覺地站立原地手搭涼棚瞭望。有的人拉住自己的孩子,唯恐他們亂跑,影響環境的安靜。有位農民背著他那不能行動的老人,守候在山?拐角處,一心想看“毛聖人”(延安一些老人對毛主席的尊稱)。誰也沒有組織他們這樣做(事前是保密的),僅僅是出於他們發自內心的對於毛主席的熱愛。

  劉主任首先對毛主席說:“在主席去重慶談判期間,這裡的群眾心裡一直打鼓,紛紛打問主席是否回來了。有個老漢的眼睛為此都急瞎了。蔣介石不是個好東西,主席以后別再去了。”劉主任說這話的時候,顯得很激動,眼角也濕潤了。毛主席安詳地說:“謝謝南區人民的關心,我不是安全回來了!”

  對於南區合作社的情況,毛主席是了如指掌的。3年前,他對南區合作社曾作過全面的調查研究,后來在《財政問題與經濟問題》一文中,以幾十頁的篇幅詳盡地介紹了南區合作社的產生、發展和它在邊區新民主主義經濟建設中的重要作用和意義,指出:“南區合作社式的道路,就是邊區合作事業的道路﹔發展南區合作社式的合作運動,就是發展邊區人民經濟的重要工作之一。”毛主席這次訪問南區合作社,是想進一步了解合作社最近幾年有些什麼新的發展和新的問題。

  這年春節前,南區合作社召開了社員代表大會和社干會。兩會以“整頓與發展相結合”的精神,對1945年的工作進行了檢查和總結,並對1946年的工作任務作出具體規劃。因為有此思想准備,所以我們對毛主席的提問並不感到突然。匯報由劉主任主講,我們相互補充。毛主席邊聽、邊問,有時還作些評價。談話生動活潑,討論自由深入。

  毛主席說,對犯錯誤的干部,決不能一棍子打死,搞那個“殘酷斗爭”

  劉主任首先向毛主席匯報了合作社內部在業務方針問題上存在的兩種認識,即合作社的業務是以組織群眾生產,幫助社員解決生產、生活上的問題為主,還是以倒買倒賣、單純追求高額紅利為主這樣兩種經營的思想。

  毛主席聽后說:“噢,你們這裡也有矛盾和斗爭!”他沉思了一會兒又問:“群眾的看法怎樣?”

  我們補充說,絕大多數社員代表要求合作社主要幫助他們直接解決生產和生活上的問題,認為“這樣做,為社員謀利益就謀到實處”﹔也有極少數社員代表,主要是那些入股金多的,覺得多分紅“合算”,認為多分紅對社員更有刺激性。合作社的一部分干部,主要是做買賣出身的,手頭又攢了不少錢的干部(他們同時也是大股社員),則站在后一種意見的立場上講話,說合作社多掙錢,給社員多分紅利,社員有了錢,他們就會自己去解決生產、生活上的問題。他們主張把資金、人力等放在買賣上,做流動生意,掙大錢,分紅多,合作社也就會大翻番,大發展。概括起來就是“唯利是圖”四個字。依了他們,邊區農民所需要的?頭鋤把、棉花布匹、針頭線腦等生活必需品,或者因利微而無人經營,流通中斷,或者為投機商重新打開高價壟斷的大門,使物價如脫?之馬不可駕馭。它完全脫離了邊區小農經濟的實際,更不顧國民黨反動派要在經濟上困死和卡死我們的嚴酷現實。這是與合作社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和爭取抗日戰爭勝利的總方向根本對立的。他們當中一些人,近些年來正是通過大買大賣,在合作社的招牌下,從中夾帶私貨,私買私賣,撈到好處,發了財。他們的經濟地位變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思想和立場也跟著動搖了,有的甚至蛻變了,若不及時把問題鮮明地提出來,既毀了合作社,也毀了他們自己。

  劉主任著重指出,在這次召開的社員代表大會上,社員和社員代表共提出了200多條意見,批評合作社的“大倒業務”以及由此產生的不良作風。他還列舉具體事例說明問題的嚴重性,說明合作社內部激烈斗爭的狀況。

  毛主席十分認真地傾聽了這些匯報。他離開座椅,在室內走了幾步,點著頭說:“斗爭還這樣激烈!合作社發展到一定階段,會提出新的問題。看來,斗爭難以避免。本來嘛,有團結就有斗爭,經過斗爭,分清是非,隻要處理得當,就會形成新的團結。”他接著問:“斗爭的結果怎樣了?”

  劉主任說,我們在干部中,特別是在社員代表中,擺出大量事實,揭了這些干部假公濟私、倒買倒賣的底,同時說明,如果按照他們那一套辦,必將擺脫合作社為人民生產、生活服務的大方向,在戰時物價不斷上漲的形勢下,光憑“票面紅利”是不能解決群眾實際困難的。這一點,南區人民都有深切的體會。許多代表都講了這些年來親身經歷的經驗教訓。群眾覺悟提高了,他們那一套就吃不開了。

  我們接著補充說,經過社員代表大會討論,大家確定合作社必須遵循著為人民生產、生活服務的方針繼續前進。為了搞活流通,買賣當然要做,而且要更好地組織騾馬運輸,進一步擴大邊區內外的貿易和公營貿易,同兄弟合作社更緊密地攜起手來,群策群力,承擔起邊區的戰時供銷任務。但是所有這一切,都必須納入為人民服務的軌道。

  毛主席說,你們觀察問題,處理問題,注意階級分析,注意從實際出發,這很對。延安縣委有什麼意見?

  劉主任說,這場斗爭,是在縣委和延屬分區合作聯社的指導下進行的。沒有他們的領導和幫助,我們的頭腦也不會這樣清醒。

  毛主席又問,對於犯錯誤的干部,你們是怎樣處理的呢?

  劉主任說,這些干部,在合作社的發展史上,是做了工作的,有的還是勞動模范,有很大功勞。他們在群眾中也有著比較廣泛的聯系。盡管他們沒有多少文化,但是有一定的實際工作能力。他們的錯誤,雖然夾雜著一些個人利益,但主要還是思想認識問題,我們對待他們的方針,是教育和團結。教育他們認識錯誤,團結他們繼續共同做好合作社的工作。至於個別違法走私的人,那是另一性質的問題,情節嚴重的,已由政府依法懲辦。我們的工作重點,是盡力挽救那些可以挽救的干部。對於他們,我們還有很多思想工作要做,現在僅僅是開始。

  劉主任匯報到這裡,突然向毛主席提出一個問題:“我這樣認識問題、處理問題,是不是有點右呢?”

  毛主席笑著說,干革命,搞經濟工作,我們都沒有現成的章法,誰能不犯點錯誤?對他們,決不能一棍子打死,搞那個“殘酷斗爭”。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黨有很多經驗教訓。你對犯錯誤的干部,一團結,二教育,這就對了。我再給你補充一條:團結、教育的目的,是要誠心誠意幫助他們認識錯誤,改正錯誤,改了就好嘛!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革命干部犯了錯誤,能真正認識和改正過來,他有了正反兩方面的經驗教訓,以后做事,片面性就可能少一些了。在一定條件下,正確和錯誤都是可以轉化的。你不要怕人談“左”談右,實事求是,注重實際,也就是了。

  談到這裡,毛主席轉過身來問:你們說是不是?大家都贊同地笑了。

  毛主席高興地說:“群眾在經濟上翻了身,就要求在文化上翻身……”

  毛主席建議大家休息一會兒,他起身在石窯內漫步一圈。這間石窯是很寬敞的,但室內陳設簡單,除桌椅板凳外,再無其他家具。在窯壁正中,懸挂著南區社員最喜愛的一幅珍品──毛主席在1942年底著名的陝甘寧邊區高干會上,親筆寫贈劉主任的一面錦旗,上面寫著:

  合作社的模范。書贈劉建章同志。

  我因為目睹過許多合作社社員喜愛這面錦旗的情景,便向毛主席介紹道:主席親筆寫贈劉主任的這面錦旗,南區人民對它是非常珍愛的。許多社員來合作社,都要看一看,有人甚至忍不住還要撫摸它,說這是“咱毛主席寫給咱劉主任的”,“咱南區合作社是人們公認的模范社,咱劉主任是人們公認的模范主任。毛主席寫的,正是咱們要說的”。他們對此有強烈的自豪感。

  毛主席說:“真正給人民辦事的人,人民就真誠地擁護他們,不會忘記他們。人民是最公道的。值得高興的是,像劉建章這樣的英雄模范,在我們解放區越來越多了,而且各條戰線都有了自己的旗幟人物,工農兵成了我們這個時代有覺悟的主人,這是人民事業的勝利,也是歷史在前進的一個重大標志。”

  休息片刻之后,劉主任繼續匯報。他介紹了合作社辦的附屬學校南區合作職業學校聯系實際、實行學以致用的教學方法,因而受到群眾的熱烈歡迎,打開了南區教育新局面的情況。

  這所學校是1944年春建成的,原名溝門民辦小學,是合作社屬下的溝門信用社為培育“有點文化、識點字”的接班人而創辦的。有了這個明確的辦學目標,又選拔了一個有事業心和有教學能力的教員,再加上合作社運用“教育入股”的傳統辦法,即學生家長每年隻交相當於一般學校學費20%的“教育股金”,合作社通過對這筆股金的經營,以其所得利潤,加上合作社公益金項目下對教育事業的例行補貼,就全部解決了學校的行政經費,學生的食宿、書本以及其他文具費用,比邊區現行的義務教育制(免費入學,伙食、文具自備)還優越,而“教育股金”本身,則作為發展南區教育事業的公共財富,其所有權及其相應的榮譽,仍屬於股票的持有人(不再分紅),因此,這個學校受到群眾的熱烈擁護,成為陝甘寧邊區國民教育中的知名學校之一。1946年初,社員代表大會決定把它作為南區合作社的直轄單位,並把合作社的紡織工廠合並進去,使教學進一步與生產結合。學生主要學文化,二年級以上的學生,以一定時間學習紡織技術。工廠廠長高能文是學校的兼職教員。參加勞動的學生,得到全年服裝的報酬。他們學寫學算,又工又讀,學得有勁,家長高興。他們畢業以后,可以到合作社當會計,當工人,當鄉文書,做小學教員,辦黑板報,忠誠地為人民服務。學校的所有教學活動,都是圍繞著這些目標進行的。此外,他們還因人、因地、因時制宜地舉辦許多校外的教學活動。教員薛民鋒辦學有功,群眾擁護,今年學校改名為南區合作職業學校的同時,他被任命為校長。

  毛主席懷著很大的興趣聽了這段匯報,不時提問,還作了一些插話。匯報結束后,毛主席高興地說:“群眾在經濟上翻了身,就要求在文化上翻身。你們這個學校方向對,辦法好,聽了很高興。希望你們堅持辦下去。”他轉身交代毛岸英:“這個學校的事跡都記下沒有?沒記清楚的,再和他們核對一下。”

  毛主席對我說:“可以到各個解放區走走,多走些地方,更能開闊眼界。”

  談話到此,已是中午1點多了。負責午餐的劉嫂子(劉建章同志的老伴)已悄悄派人催問過幾次,因為毛主席聽匯報的興趣正濃,不便中斷。現在匯報告一段落,王耀明副主任便宣布開飯。

  端上來的飯菜,都是當地群眾過年的土餐,有油饃、棗糕,還有毛主席平常喜歡吃的“金銀飯”(大米、小米煮成的混合飯),再就是當地的特產米酒和幾樣腌菜。毛主席興致很高,特別喜歡喝米酒,說還是第一次喝到這種好酒,接連喝了好幾盅,嘖嘖稱好。他對這種簡朴而情深的招待,表示滿意和謝意。

  席間,毛主席問我來合作社多久了,和群眾結合得怎樣,是否還想呆在這裡。劉主任接過話頭,向毛主席介紹了我在合作社的情況,說了許多我當之有愧的話。我接著說,劉主任剛才講的,是對我的夸獎和勉勵,我這個學生雖已進堂但還沒有入室哩!

  飯后,毛主席找我個別談話。他關切地問起我的健康情況和生活情況,要我談談來合作社后的感想和今后的打算。

  我說,我來合作社將近兩年,合作社的同志們都很關心我,把我看作自己人。我的肺結核病基本好了,生活很安定,也很充實。前年我決心來南區合作社,就是懷著“與工農相結合”的願望來學習、來實踐、來改造世界觀的。

  我在這裡的時間不算很長,便從合作社許多同志身上,特別是從劉主任身上看到了“為人民服務”這個口號的精神和實質。劉主任下鄉做群眾工作,常常帶著我一起走街串戶。所到之處,無論是青年婆姨,還是老漢,都把他當作自己的親人,有心事和他說,有意見向他提,有問題和他商量,有困難找他幫助解決。而劉主任對每個農戶的生產、生活情況,以至他們的思想、情緒和需要,也都了如指掌,或者一點就明。

  我舉了兩個例子:

  劉主任把一個名叫董世海的中醫兼“陰陽先生”吸收到合作社來,創辦醫藥合作社,推動他給群眾科學治病、認真治病。從此董世海即以自己過去的種種“迷信”活動,現身說法,說明“陰陽”、“巫神”是怎樣騙人的,一邊宣傳醫藥療效,一邊用實際事例向群眾宣傳燒香敬神是費錢誤人。有人請他“看風水”,他也不拒絕,但向他們說明這事徒勞無益,堅持不收費。有的群眾說,“陰陽先生”看地不收費,會神鬼不安,所以丟下錢就走。他和劉主任商量后,就把這些錢交合作社代他們入股,叫“迷信入股”,照例分紅。開始兩年有50多位這樣的人入了“迷信股”,再后來就沒有了。

  劉主任把他過去的“同僚”──趕牲口的腳夫組織起來,挂上合作社的旗號,成為有組織的運輸隊,幫正在為完成運輸公鹽任務而發愁的農民代運公鹽。同時他又和邊區政府有關部門簽約,包運南區農民應運的公鹽。運輸公鹽是邊區政府抵制國民黨當局經濟封鎖的一項重要財稅來源。合作社承包政府的運鹽任務,政府也就相應地把發給運鹽農戶的運費轉發給合作社。合作社代農民完成政府規定的運鹽任務,農民也就相應地把馱運公鹽中應付的資金交到了合作社,作為他們的“公鹽股金”投入合作社。這樣,政府如期完成北鹽南運的任務便有了切實的保証,農民也不再為長途運鹽死牲口、出門糧草費用大、家裡農事缺乏勞力等種種困難發愁了。而合作社則因此組織起10多個裝備精良的騾馬運輸隊,運力強大,運輸有經驗,對牲畜保養好,更可搞往返運輸,北鹽南運,南貨北運。因此,合作社在完成代運、包運公鹽任務的同時,在組織邊區內外商品交流,打破國民黨當局的物資封鎖方面,又作了重大貢獻,而合作社則從中迅速積累了雄厚的利潤和資金。一舉四得:便民、利公、打破封鎖、壯大了合作社為人民服務的力量。

  毛主席點頭說:“看來,你沒有虛此一行啊!不過也不必老呆在一個地方啦,可以到各個解放區走走,多走些地方,更能開闊眼界。”我說,我來合作社之前,博古同志也曾向我提出這個建議,經過鄭重考慮,我覺得到基層鍛煉對我來說是自我改造和進步不可或缺的一堂必修課。來南區合作社后,我如同孫悟空到了“西天”,目不暇接,到處都有真經。現在才略窺斑豹,怎能淺嘗輒止?還有一層,過去我觀察問題常常帶有不自覺的片面性,隻從自我狹隘的“下面”看問題﹔現在,通過合作社這個“小社會”,開始懂得把視野擴大到整體的重要性,應當把“上面”和“下面”,局部和整體聯系起來,才能取得較為正確的認識。經過這段實踐,我認識到許多昨日的種種幼稚病,但這僅僅是開始,我還想靠這塊“佛地”,多取點“真經”。主席的吩咐,我銘記在心。

  毛主席最后對我說:“你的想法也不錯,但不要‘畫地為牢’。今天就暫且談到這裡吧!”他希望我把自己的這段經歷寫出來。

  毛主席說,在革命和建設中,沒有知識分子是不行的

  接著,毛主席讓劉建章同志談談合作社團結知識分子一道工作的問題。他並問:歐陽山同志什麼時候離開合作社的?這裡現有多少外來知識分子?他們的情況怎麼樣?

  對這個問題,我們事前沒有准備。於是?熏劉主任掰著指頭點名:歐陽山、虞迅夫婦在此擔任秘書、文書工作,對我們很有幫助。他們主要是來此體驗生活,准備創作的,前年已回文協。他倆的工作現由從中央黨校來的李蘊輝接替。李蘊輝同志在這裡還接辦了個半日校,招收附近失學的娃娃讀書識字。她在合作社門口辦了塊黑板報,聯系實際,宣傳時事和政策,很受群眾歡迎。她遇事有見解,與群眾關系好,對我們很有幫助。醫生陳靜波夫婦,負責南區的醫藥工作,他們除了在門診看病給藥,遇有緊急病人,就不分晝夜寒暑,立即帶著藥箱,騎上毛驢,奔赴深山老林,救治病人,受到了群眾的衷心歡迎。教員薛民鋒,是受南區人民尊敬、愛戴的老師,他創造了一整套適合本地情況的教學方法,成績卓著。他既是一位好老師,也是童齡學生的好“保姆”。劇作家墨一萍,編寫了秦腔歷史劇《正氣圖》和許多秧歌劇,交給由舊戲班子改造過來的“合作劇團”演出,為群眾喜聞樂見。還有從機關、團體派來的曾延淑、魏林等同志,都為合作社作出了貢獻。所有這些知識分子,都學到了聯系群眾的本領,又能發揮自己所長,工作有成績,因而安心滿意。他們和本地干部取長補短,互相學習,親切和諧。

  劉主任接著說,合作社規模大了,事業發展了,沒文化不行。知識分子參加合作社工作,幫助我們總結經驗,常常及時提出我們沒有想到的問題,使我們大開了眼界,更加清醒地向前邁進。有了他們,我們就如虎添翼。

  毛主席說,在革命和建設中,沒有知識分子是不行的。而知識分子要有所作為,必須與工農相結合。什麼時候工農干部知識化了,我們的事業就好辦了。今天的談話很有益,謝謝你們。

  毛主席這天在合作社停留了4個多小時,直到下午3時左右才離開合作社。

  1947年3月,胡宗南進犯陝甘寧邊區,以23萬人的兵力,向延安瘋狂扑襲。南區合作社遵照上級的統一部署,迅即投入到保衛黨中央、保衛毛主席、解放全中國的偉大行動中來。

  

《黨史博覽》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相關新聞
· 周恩來起草決定 我國第一支空降兵部隊的誕生 [2007年11月26日]
· 因改名而失散 項南和父親項與年的悲歡離合 [2007年11月16日]
· 《參考消息》:從“內部刊物”到公開發行 [2007年11月15日]
· 長征前后的興國籍蘇維埃高干 [2007年11月15日]
· 劉少奇:紅軍工人師的締造者 [2007年11月15日]
· "個人名利淡如水":陳雲、榮毅仁拒絕電視立傳 [2007年11月15日]
· 毛澤東在延安“挨罵”的史實 [2007年11月14日]
· 賀龍和林彪結怨始末 [2007年11月14日]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