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長廊
鮮為人知的中共一大參加者:俄國人尼科爾斯基
何立波(北京)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在中共一大的15位參加者中,有兩位外國人。他們分別是俄國人、共產國際使者尼科爾斯基和荷蘭人、曾擔任過列寧工作秘書而由列寧推薦來華的共產國際正式使華代表馬林。對於今天的中國讀者而言,尼科爾斯基是一位幾乎不為人所知的神秘人物。直到今天,我們對他的情況仍知之甚少,連中共“一大”紀念館都沒有他的照片。

  尼科爾斯基是共產國際遠東局派來的代表

  尼科爾斯基是接替維經斯基的工作而來到中國的。1920年3月,經共產國際批准,俄共(布)遠東局海參崴支部領導人威廉斯基?西比利亞可夫派遣以維經斯基(一譯維辛斯基,中文名字吳廷康)為首的俄共(布)小組來華。維經斯基由此成為共產國際派到中國的第一位使者。維經斯基認為,應當在中國建立共產黨組織。維經斯基在華期間,約見了“南陳(獨秀)北李”(大釗)”,直接幫助成立了上海共產主義小組,和陳獨秀一道幫助已解散的廣東共產主義小組實現重建。1921年1月,維經斯基回國,隨后被共產國際任命為在伊爾庫茨克成立的共產國際遠東局書記處書記,負責與中國、蒙古、日本、朝鮮等國的革命者聯系,指導開展革命運動。

  維經斯基回國后,他的任務由尼科爾斯基接任。尼科爾斯基來華的使命,是和馬林一道幫助成立中國共產黨。1921年6月3日,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委員馬林到達上海。與此同時,共產國際遠東局書記處代表尼科爾斯基也到達上海。

  中共一大代表李達、張國燾、董必武、劉仁靜等都在回憶中提到了尼科爾斯基,証實他是共產國際遠東局書記處派來的代表。

  荷蘭學者弗?梯歇爾曼在《馬林政治傳記》中寫道:“1921年他(指馬林——作者注)與他在上海的合作者俄國人尼可爾斯基一同被任命為伊爾庫茨克的書記處成員,這個書記處是共產國際為中國、日本和朝鮮設立的東方局”。蘇聯學者K?B?舍維廖夫在《中國共產黨成立史》一文中也寫道:“共產國際執委會的代表馬林(斯內夫列特)和遠東書記處的全權代表尼科爾斯基參加了中國共產黨人的會議。”

  后來,馬林在給共產國際執行局的報告中寫道:“據莫斯科給我的通知,1920年8月到1921年3月間,已在伊爾庫次克建立遠東書記處。這個書記處負責在日本、朝鮮和中國進行宣傳工作。維經斯基曾在上海工作過。1921年6月書記處又派出尼克爾斯基接替其工作。當我同期到達那裡時,便立即取得了同該同志的聯系。在那裡他同我一直共同工作到1921年12月,幾乎每天我們都要會面。”

  馬林、尼科爾斯基與李達、李漢俊取得了聯系,通過交談了解到中國共產黨籌建的情況后,建議“及早召開全國代表大會,宣告黨的成立”。隨后,李達即開始發信給各地共產主義小組,要求他們各派代表兩人到上海開會。

  1921年7月23日,中國共產黨在上海法租界貝勒路樹德裡3號(今興業路76號)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會上,馬林和尼科爾斯基先后講了話。馬林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共產國際增加了一個東方戰友,他希望中國同志努力工作,接受共產國際的指導,為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做出自己的貢獻。尼科爾斯基則對中國共產黨的成立表示祝賀,並介紹了俄國十月革命后的形勢以及赤色職工國際和共產國際遠東局的情況。

  參加中共一大時,尼科爾斯基年僅23歲。與他同歲的一大代表有濟南小組的王盡美,比他年齡小的也隻有北京小組的劉仁靜(19歲)和濟南小組的鄧恩銘(20歲),其余的代表年齡都比他大。但長期以來,尼科爾斯基卻是謎一般的人物。在20世紀80年代之前,世人包括中國、蘇聯及其他國家的學者對這位參加了中共一大的俄國人研究甚少,各種書刊也是語焉不詳。尼科爾斯基的由來、身份、去向,是由哪個國際組織派遣的,是否像許多一大參與者所說的那樣,他是馬林的助手等問題,始終是含糊不清的。

  尼科爾斯基作為中共一大這樣重大歷史事件的參與者,中國學者尤其想知道他的廬山真面目。直到1986年,在荷蘭發現了極為珍貴的“斯內夫利特檔案”(斯內夫特是馬林的原名)后,人們才搞清楚了尼科爾斯基的身份。手稿中寫道:

  “1921年6月,[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派尼科爾斯基到上海工作,我也同時到達那裡。”

  “和尼科爾斯基同在上海期間,我隻局限於幫助他執行[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交給他的任務,我從來不獨立工作,以避免發生組織上的混亂。”

  “尼科爾斯基同志從伊爾庫茨克接到指令說,黨的會議必須有他參加。中國同志不同意這樣做,他們不願有這種監護關系。”

  從馬林的手稿中我們知道,尼科爾斯基是由共產國際遠東局書記處直接派來的,馬林則是其助手。馬林頗受列寧器重,身份是共產國際執委,而且是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派來的,又是列寧親自推薦來華的,但是為什麼卻成為隻有23歲的尼科爾斯基的助手,其中原因我們不得而知,有待史學家們進一步考証。

  但為什麼一些中共一大參與者在回憶時都認為尼科爾斯基是馬林的助手呢?原因其實並不復雜。1921年中共一大召開時,馬林已經38歲了,且是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委員,年齡較尼科爾斯基大得多。這給人造成一種誤解,似乎年輕的尼科爾斯基是馬林的助手。其次,馬林精通英語、德語,略通俄語。在中共一大代表中,李達和李漢俊都操一口流利的英語,李漢俊還精通德語。李達此時為上海共產主義小組代理書記,而中共一大又在上海召開,二李作為東道主,擔負著為會議提供場地后勤的任務,與馬林的接觸自然多些。另外,李達和李漢俊還擔負著代表當時在廣東的陳獨秀向共產國際代表報告工作的使命。在中共一大上,上海小組實際上承擔著中共發起組的責任。

  尼科爾斯基同時還是赤色職工國際的代表

  除了是共產國際遠東局書記處派來的代表外,尼科爾斯基同時還是赤色職工國際派到中國的代表。出席一大會議的包惠僧,曾數次提到尼科爾斯基是赤色職工國際的代表。他在《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會議前后的回憶》一文中說:“1921年6月間,第三國際派馬林為代表,赤色職工國際派李克諾斯基(尼科爾斯基——作者注)為代表,先到北京。”后來,包惠僧在《中國共產黨成立前后的見聞》一文中說:“……第一天的會各地代表及馬林和李克諾斯基都出席了,主席是張國燾。第一項議程就是馬林的報告。……接著李克諾斯基報告赤色職工國際的工作與任務。”一大代表劉仁靜在《回憶黨的“一大”》中也說:“當時,共產國際派了兩個代表出席了‘一大’,一個是馬林,荷蘭人,……另一個是尼科爾斯基,是俄國人,搞職工運動的……”。蘇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的女研究員??И?卡爾圖諾娃博士也說:“從蘇共中央馬克思列寧主義研究院中央黨務檔案館保存的資料和文件中也已發現委托尼科爾斯基到中國去的任務,他應當同馬林一起幫助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籌備並召開中共‘一大’會議。他還承擔著赤色職工國際主席委托給他的義務,更確切地說,就是承擔著其機關設在赤塔的職工國際理事會委托給他的義務。”

  從以上史料我們可以看出,尼科爾斯基不僅是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派來中國的代表,而且還是赤色職工國際的代表,他同時肩負著兩項使命。不僅如此,中共一大結束后,尼科爾斯基仍在繼續為赤色職工國際做工作,他積極參與組織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就是一例。1958年8月14日,包惠僧回憶說:“約在8月初組織工作方面召集我們開會,張國燾傳達馬林和李克諾斯基的意見:要設立一個領導工人運動的專管機構,定名為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並擬定了一個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的綱要……”

  接著,尼科爾斯基還參與了派遣一批代表出席1922年1月召開的莫斯科會議。曾被尼科爾斯基派到莫斯科開會的張國燾在《我的回憶》中說:“當我向他(尼科爾斯基——作者注)說,我已做好了充分准備,可以馬上動身時,他就從自己的寫字台的抽屜裡取出一張某個商行的公文表格,表面看,這張紙很平常。讓我看過后,他說:‘這張表就是您的身份証,上面被大頭針壓有印痕,這是暗號。’他向我詳細地講述了如何秘密地把這張卡片交給所規定好的滿洲裡的一個理發館的老板,這個人把我送過邊境。”由於有了尼科爾斯基給的這個証件,張國燾才順利抵達伊爾庫茨克,然后到莫斯科出席會議。張國燾回憶說:尼科爾斯基是一位“言簡意賅,相貌一般的人……我應該說,他是一位有才能,辦事認真,有豐富經驗的工作人員。”

  尼科爾斯基在中共一大上的表現

  由於尼科爾斯基隻會俄語,僅懂一點英語,與中國代表交流很困難,這樣就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尼科爾斯基這個共產國際主要代表無法直接指導一大,而精通英語的馬林卻可以與李達、李漢俊自由交談,尼科爾斯基隻能是在一旁靜靜地聽著。在一大上,馬林一直是用英語講話的,他的嗓門很高,聲如洪鐘,經常是滔滔不絕。一位外國學者這樣描寫馬林:“馬林與他的帶有某種鄉土氣、比較隨和的前任維經斯基相比,后者謙遜、贏得人心,馬林則盛氣凌人、指手劃腳、固執己見。具有西方人咄咄逼人的性格。”張國燾在《我的回憶》中寫道:馬林是這樣一個人:“這個洋鬼子很驕傲,很難說話,作風與威金斯基(即維經斯基——作者注)迥然不同。……”而年輕的尼科爾斯基由於語言障礙,所以在一大上很少發言。

  盡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了解到一些他在一大上的發言情況。在張國燾、馬林發言之后,尼科爾斯基向大會宣布了共產國際遠東局成立的情況和赤色職工國際即將成立的消息,並介紹了俄國革命后的情況。最后,尼科爾斯基建議將這次大會的情況向共產國際遠東局書記處拍電報,告知大會的進程。根據尼科爾斯基的建議,大會“決定打電報給伊爾庫茨克,告訴他們代表大會的進程”。

  中共一大在給共產國際的報告中說:“我們在這裡非常高興地說:希夫廖特同志(即馬林——作者注)和尼柯爾斯基(即尼科爾斯基——作者注)同志出席了第一次代表大會,並給我們做了寶貴的指示……尼柯爾斯基同志把成立遠東局的情況告訴了我們,並向我們述說了他對俄國的印象。在這個報告以后,根據尼柯爾斯基同志的建議,我們決定打電報給伊爾庫茨克,告訴他們代表大會的進程。”

  關於尼科爾斯基個人更詳盡的信息,是根據蘇共中央馬列主義研究院中央黨務檔案館檔案中發現的一些新資料才搞清楚的。1989年,卡爾圖諾娃在蘇聯《遠東問題》雜志上公開發表了《尼科爾斯基:一個被遺忘的參加過中共一大的人》。此后,尼科爾斯基的身世才被搞清楚了。

  根據卡爾圖諾娃博士的研究成果,對於尼科爾斯基的個人信息,我們可以知道以下情況:尼科爾斯基,原名涅伊曼—尼科爾斯基?弗拉基米爾?阿勃拉莫維奇,即貝爾格?維克多?亞歷山大羅維奇,生於1898年,卒於1943年。1921年加入俄共(布),曾在遠東赤塔商學院讀完三年級的大學課程。1919—1920年在遠東共和國人民革命軍中服役。1921年轉入共產國際機關行政處工作,當時取名瓦西裡或瓦西裡耶夫。1921——1925年在中國東北工作。1926年從哈巴羅夫斯克轉到赤塔。1938年,因托派嫌疑而被捕入獄,1943年被錯殺,終年45歲,后被平反。

  這就是目前我們所了解的尼科爾斯基的基本概況。對於這位中共一大的重要參與者,我們所知道的隻有這麼多,這不能不說是一個遺憾。

  毛澤東1942年曾經說過:“中國共產黨是在列寧的號召下組織起來的,是共產國際派人來幫助組織的,在中共第一次代表大會上就有國際代表到會。”作為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和赤色職工國際的代表尼科爾斯基和馬林一起來中國開展革命活動,有力地加速了中國共產黨成立的進程,促進了中國工人運動的發展。

  

《黨史縱覽》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相關新聞
· 周恩來四訪印度化誤解:帶去中國和平與誠意 [2007年10月26日]
· 毛澤東擔心教育不嚴干部子女成為“漢獻帝” [2007年10月25日]
· 西行漫記背后的秘聞:真正到過延安的是斯諾夫人 [2007年10月24日]
· 葉劍英與懷安詩社諸老 [2007年10月12日]
· “節約標兵”黃克誠 [2007年10月12日]
· 戰場外不為人知的一面:咬文嚼字的彭德懷將軍 [2007年10月11日]
· 抗日烽火中的浪漫情侶——記彭雪楓與妻子林穎 [2007年10月10日]
· 超越親情,大愛無邊:周恩來總理的親情世界 [2007年10月09日]
· 新中國成立之后毛澤東家族幸存的兩位女前輩 [2007年10月07日]
· 肖克、杜修經:見証井岡山革命斗爭的百歲老人 [2007年10月03日]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1999年 1998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經典著作 重要文獻
重大事件 重要理論
黨課教材 知識問答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