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資料中心>>史海回眸
朝鮮戰爭中美國操縱的特殊“聯合國軍”揭秘
陳  輝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組建“聯合國軍”早有預謀

  朝鮮戰爭爆發后,美國以武力進行干涉的同時,操縱聯合國通過一系列決議,為其武裝干涉披上了合法外衣。其實,美國利用聯合國採取“集體行動”是其在亞洲的既定方針,可謂蓄謀已久。

  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在望的時候,盟國首腦在商議戰后國際安排時對朝鮮的命運提出了構想。1943年11月,在開羅會議上,美、英、中三國首腦在共同簽署的《開羅宣言》中寫道:“我三大國軫念朝鮮人民所受之奴隸待遇,決定在相當期間,使朝鮮自由獨立。”1945年2月,在雅爾塔會議上,美國總統羅斯福向斯大林提出:“朝鮮要由一個蘇聯代表和一個美國代表和一個中國代表實行托管,托管期愈短愈好。”斯大林表示同意,並建議還應邀請英國參與托管。於是,戰后由美、蘇、中、英四國對朝鮮實行臨時托管的方案便在雅爾塔會議上確定下來。

  然而,在四大國尚未就朝鮮的托管問題達成具體協議前,1945年8月初,蘇聯軍隊向駐扎在中國東北和朝鮮的日本關東軍發起進攻。此時,距離朝鮮最近的美國地面部隊還遠在600英裡以外的沖繩島。8月10日,美國國務院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在朝鮮的受降問題。

  助理國務卿鄧恩提出美國軍隊接受日本投降的區域應盡量向北推移。但國防部長馬歇爾的參謀迪安?臘斯克上校指出,軍方缺乏立即投入朝鮮的兵力,加上時間和空間等因素,很難搶在蘇聯軍隊之前進入朝鮮。於是,陸軍助理部長麥克和上校查爾斯?博尼斯蒂提出了“一條盡可能向北推進”,但又不致“被蘇聯拒絕”的分界線,二人曾設想按朝鮮的行政區域來劃分受降界線,但身邊一時沒有資料。匆忙中,他們注意到地圖上北緯三十八度線(簡稱“三八線”)差不多從朝鮮中部穿過,而且漢城(今首爾)及其附近的集中營都在“三八線”以南,於是決定用“三八線”作為受降區域的分界線。這個建議很快得到美國軍方和國務院的同意,並於8月14日被總統杜魯門批准。

  8月15日,杜魯門給斯大林發出電報,通報了給盟軍最高司令官道格拉斯?麥克阿瑟的日軍投降細節的“總命令第一號”,該命令的內容之一就是以“三八線”作為美蘇雙方在朝鮮半島的受降區域的分界線。

  8月16日,斯大林復信表示“基本上不反對命令的內容”,對於有關朝鮮分界線的問題也沒有提出異議。

  於是,蘇聯和美國先后出兵朝鮮,在朝鮮以“三八線”為界線劃分了兩個受降區,由美蘇分別接受侵朝日軍的投降。駐“三八線”以北的朝鮮、滿洲、庫頁島、千島列島等地的日本高級指揮官以及陸、海、空和輔助部隊,向蘇聯遠東軍最高司令官投降﹔日本政府大本營和駐日本本土及其周圍諸島以及駐“三八線”以南的朝鮮、琉球列島等地的日本高級指揮官以及陸、海、空和輔助部隊,向美國太平洋地區陸軍最高指揮官投降。

  蘇美兩國的受降命令傳達到戰地時,蘇軍已經越過“三八線”,正向漢城推進,接到“分界線”的命令后,蘇軍撤回到“三八線”以北。9月8日,首批抵達朝鮮的美軍第七步兵師在仁川登陸,對朝鮮“三八線”以南實施佔領。

  就是這條受降的臨時分界線,后來成為朝鮮南北分裂的“國界”。分界線以南歸美國扶植的以李承晚為首的大韓民國政府統治﹔分界線以北歸蘇聯支持的金日成為首的勞動黨領導。1948年底和1949年6月,蘇聯和美國先后從朝鮮撤軍。

  “三八線”對於受降的軍事意義隻是表面和暫時的,政治意義和戰略意義卻是長遠的。二戰結束后,美國出於全球戰略的考慮,急需將朝鮮半島營造成遏止共產主義的前沿陣地。美國總統代表鮑萊在給杜魯門總統的一封信中說:“盡管朝鮮是一個小國,從我們整個軍事力量來看,我們在這裡擔負的責任並不大,但這個地方卻是一個進行思想斗爭的戰場,而我們在亞洲的整個勝利就決定於這場斗爭。”這種說法代表了美國決策層的觀點。

  1948年3月29日至5月10日,美國佔領軍出動幾萬名軍警強行在南朝鮮進行普選,李承晚通過南朝鮮單方面非法選舉上台后,在美國的唆使下,狂妄地叫囂:“要解決南北分裂,就必須用戰爭來解決。”並提出“北進統一”的口號。在李承晚的挑舋下,1949年1月至10月,南朝鮮軍警在“三八線”上向朝鮮發動武裝挑舋432次。

  1950年1月12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作了題為《亞洲的危機──對美國政策的檢討》的演說。在演說中,艾奇遜在西太平洋劃了一條為了對付共產主義陣營軍事威脅的環形防線,這條防線沿阿留申群島,經過琉球群島直到菲律賓,南朝鮮和台灣被劃在了防線之外,並表示當這兩個地區受到軍事攻擊時,“首先必須依靠被攻擊的民族來抵抗,然后就要依靠整個文明世界在聯合國憲章下所承擔的責任”。這就為美國對朝鮮和台灣的政策定下了基調,即依靠“聯合國行動”來處理在這兩個地區發生的軍事行動,這種政策決定了美國在朝鮮戰爭中利用“聯合國行動”的形式,組織“聯合國軍”進行干涉。

  正是在美國慫恿和李承晚“北進統一”的挑舋下,才使朝鮮戰爭爆發。

  “聯合國軍”建立在美國的操縱之下

  紐約時間1950年6月25日凌晨3時,朝鮮戰爭爆發。

  當日,聯合國安理會為此召開了緊急會議。在美國的操縱下,安理會通過了旨在挽救南朝鮮軍隊頹勢的3項決議,並在第三項中明確要求所有各成員國須就朝鮮問題向聯合國提供一切形式的援助,從而為組建“聯合國軍”奠定了基礎。

  6月26日,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駐日本的美國海、空軍協助南朝鮮軍隊作戰。

  6月27日,安理會在蘇聯缺席的情況下,又通過一項決議,呼吁各成員國為“恢復國際和平與安全”,向南朝鮮當局提供軍事“援助”。當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宣布美國從軍事上支持南朝鮮軍隊作戰,向南朝鮮派遣海、空軍。同時派美國第七艦隊開赴台灣海峽,幫助國民黨防衛台灣,以阻止人民解放軍解放台灣,公開侵略朝鮮,干涉中國內政,並把戰火燒到了中國東北邊境城市。

  6月30日,杜魯門又下令將美陸軍部隊投入朝鮮戰場,7月5日美軍參加了第一場對朝鮮的戰役。

  7月7日,美國操縱聯合國安理會又在蘇聯代表缺席的情況下通過決議,授權由美國組成“聯合國軍”司令部,統一指揮參加干涉朝鮮的各國部隊﹔由美國指派指揮該部隊的司令官,並授權該司令部使用聯合國的藍色旗幟﹔“聯合國軍”總部設在東京。

  7月8日,杜魯門任命美國遠東部隊總司令麥克阿瑟為“聯合國軍”總司令。值得注意的是,麥克阿瑟指揮“聯合國軍”卻不聽命於聯合國。7月7日的聯合國決議要建立的隻是一個“聯合國軍”司令部,美國打著聯合國的旗號,卻不必受聯合國的指揮。決議對自願參戰的、打聯合國旗號的、服務聯合國的軍隊,沒有一處指出聯合國有權監督。“聯合國軍”司令部也不必同聯合國進行協商。擁有聯合國賦予的名義的權力,卻不必受聯合國指揮,這使美國可以自行其是,在對朝鮮的“聯合行動”中擁有絕對的主動權。聯合國已被美國玩弄於股掌之中,當時美國助理國務卿魯斯克叫囂:“我們就是聯合國。”

  至此,一支所謂的“聯合國軍”就這樣誕生了。

  這支“聯合國軍”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荷蘭、新西蘭、加拿大、法國、菲律賓、土耳其、泰國、南非、希臘、比利時、盧森堡、哥倫比亞、埃塞俄比亞共16個國家的作戰部隊及瑞典、印度、丹麥、挪威、意大利5個國家的醫療隊組成。值得指出的是,南朝鮮軍隊也受“聯合國軍”指揮。

  朝鮮戰爭期間,“聯合國軍”侵朝部隊最多時達到93.26萬人,受“聯合國軍”指揮的南朝鮮部隊達59萬多人,共計152萬多人。其中美國出兵居第一位,兵力達30多萬人﹔英國居第二位,兵力達1.40萬多人﹔加拿大居第三位,兵力達6100多人﹔土耳其居第四位,兵力達5400多人﹔其余出兵數量的排列順序是澳大利亞、菲律賓、新西蘭、泰國、埃塞俄比亞、法國、希臘、哥倫比亞、比利時、荷蘭、盧森堡、南非。

  中國人民志願軍與“聯合國軍”的主要戰役和戰斗情況

  與美國軍隊

  朝鮮戰爭是中國人民志願軍(以下簡稱“志願軍”)與美軍首次交鋒。1950年6月25日爆發的朝鮮戰爭,歷時3年零32天。美國陸、海、空三軍大規模卷入了侵朝戰爭,美國動用了其陸軍兵力的三分之一,戰場兵力最多時達到302483人﹔海軍兵力的二分之一,出動各種艦艇210艘,海軍航空兵的作戰飛機383架﹔空軍兵力的五分之一,先后出動各種飛機數萬架,戰場上飛機最多時達1700多架。

  美軍動用大量的精銳部隊,有“開國元勛師”──騎兵第一師,“美利堅之劍”──陸戰第一師,“滴漏器師”──美軍第七師,“王牌飛行隊”──航空兵第四聯隊等大量“王牌”。

  美軍使用了除原子彈以外的所有現代化武器,許多戰役、戰斗的炮火密度、戰場兵力密度、空襲轟炸密度,都超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水平。

  但志願軍面對世界頭號強敵,毫不示弱,英勇抗敵,使美軍蒙受重大損失。整個朝鮮戰爭期間,美軍損失兵力162708人,其中戰死54246人,傷病103284人,失蹤、被俘5178人。其死亡人數佔侵朝“聯合國軍”死亡總數的94.16%。聯合國在《紐約公報》上公布的數字是美軍傷亡14萬多人,日平均傷亡數遠遠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

  一場以弱勝強的戰爭,在世界戰爭史上為志願軍留下了驚天動地的一筆。

  與英國軍隊

  朝鮮戰爭期間,英國共投入兵力14198人。先后有陸軍第二旅、二十八旅、二十九旅,海軍包括航空母艦在內的艦艇21艘、飛機80架。

  志願軍的“經典”之戰是消滅了英軍第二十七旅榴彈炮營、英軍第二十八旅的“皇家蘇格蘭團”第一營、英軍第二十九旅的“格洛斯特營”和“皇家坦克營”四支成建制的部隊。

  在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中,英軍第二十七旅榴彈炮營就被全殲。

  在抗美援朝第三次戰役中,志願軍五十軍一四九師在高陽以南佛彌地截斷了英軍二十九旅“皇家坦克營”和“來復槍團”一營的退路,全殲“皇家坦克營”,重創了“來復槍團”一營,擊毀英軍坦克27輛、汽車3輛﹔繳獲坦克4輛、裝甲車3輛、汽車18輛、榴彈炮2門﹔斃傷敵200余名,俘英軍少校隊長以下227人。

  在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中,志願軍六十三軍一八七師殲滅英軍第二十九旅“格洛斯特營”和一個炮兵隊、一個重坦克連,斃敵中校營長以下官兵129名,俘敵副營長以下459名。

  1951年10月3日,志願軍坦克一師一團受命配合六十四軍步兵一九一師攻佔馬良山,消滅了英軍“皇家蘇格蘭團”第一營官兵1701名,將英軍營長擊斃,俘獲英軍官兵46人。“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聽到“皇家蘇格蘭團”第一營被全殲后,大驚失色。英國首相丘吉爾得知這一消息后,連聲痛呼:“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與法國軍隊

  1950年7月22日,法國派遣一艘驅逐艦前往朝鮮,加入“聯合國軍”海軍行列。8月25日,又組建1個獨立營,番號為“聯合國軍法國營”,萊米勒中校為營長,全營1065名官兵。

  法國營於1950年11月29日抵達韓國釜山港,12月10日投入戰斗,損失慘重,隻好不斷補充兵員。到1953年7月,法國補充兵員達1119人,超過了入朝參戰時的人數,但其損失數也超過了入朝參戰時的人數。

  “聯合國軍法國營”在朝鮮戰爭期間,配屬在美軍第十軍團。法國營與志願軍先后在橫城反擊戰役、砥平裡戰斗、文登裡戰斗中三次交手,均以慘敗而告終。

  《抗美援朝戰史》中,對志願軍與法軍的交鋒作了這樣的記載:1951年2月11日,橫城反擊戰役──“我第十二軍在自隱裡地區殲滅了美第二師兩個營和法國營大部”﹔1951年2月13日──“我三十九軍和四十軍部隊消滅美二師二十三團和法國營一部”﹔1951年10月8日──“我六十八軍六一○團和師臨時組成的反坦克大隊使美二師附法國營遭受重大損失,被擊毀坦克28輛,擊傷8輛,粉碎了敵人的‘坦克劈入戰’”。

  與比利時軍隊

  1951年1月31日,比利時派一個步兵營入朝,隸屬於美軍第一軍團指揮。在整個朝鮮戰爭期間,比利時營與志願軍多次交鋒,都以失敗而告終,要不是不斷補充新兵,比利時營幾乎就不存在了。

  兵敗臨津江,就是比利時營多次死裡逃生中的一次遇險。

  在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中,志願軍六十三軍奉命突破朝鮮臨津江防線,江北金窟山有敵比利時營防守,江中布有鐵絲網、鐵蒺藜等障礙物,其炮兵火力可控制江面和南北岸諸要點及通路。

  志願軍六十三軍一八八師決定以五六二團和五六四團為一梯隊,各以第三營圍攻江北金窟山比利時營。

  戰斗打響后,志願軍一八八師左翼五六二團一營,首先以隱蔽、突然的動作殲滅了北岸警戒陣地的比軍30余人,隨后以第二連奪取敵坦克浮橋並與涉水渡江的第一連協同,一舉奪佔了敵南岸主陣地257高地,爾后又以第三連攻佔了167.8高地,對比利時營形成合圍。

  美軍指揮部發覺比利時營被圍后大驚失色,一旦比利時營被全殲,侵朝16國部隊組成的“聯合國軍”將變成15國部隊,國際影響將對美國不利。於是,美軍一面以縱深炮火封鎖江面和交通要道,阻止一八八師后續部隊過江,一面以美三師和英軍二十九旅向志願軍六十三軍渡江部隊實施反沖擊。美軍出動殲擊轟炸機對257高地和浮橋進行多批次輪番轟炸、掃射,其地面部隊在縱深炮火的支援下,向剛剛佔領江南各陣地的志願軍展開反扑。

  與此同時,江北的比利時營一部在13輛坦克的引導下向浮橋方向突擊,企圖奪路南逃。志願軍一八八師渡江部隊依托改造過的敵軍工事與敵激戰,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守住了陣地。扼守橋頭陣地和257高地的五六二團二連,連續打退了敵一個連的輪番進攻,鞏固了突破口,保証了后續部隊的渡江通道。

  志願軍一八八師五六二團三營和五六四團三營在師長張英輝的親自指揮下,對江北金窟山的比利時營發起攻擊。比利時營依托有利地形和30余輛坦克的掩護,拼命抵抗。一八八師採取小群多路,四面包圍的戰術,不斷地發起進攻,將敵大部殲滅。殘敵200余人,在12架飛機和40余輛坦克掩護下,向東面朝鮮人民軍作戰區逃竄。

  至此,一八八師突破了臨津江岸防御,奪取了江南一線陣地,並抗擊了美、英軍的增援,重創了比利時營。

  臨津江之戰后,美軍再也不敢將比利時營部署在一線,使比利時營在朝鮮戰爭中得以僥幸生還。

  與土耳其軍隊

  朝鮮戰爭期間,土耳其投入1個步兵旅,開始配屬在美軍第九軍團,后來配屬在美軍第一軍團的序列中。

  1950年11月27日,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的價川地區戰斗中,志願軍三十八軍一一四師三四二團與土耳其旅首次交鋒,粉碎了土耳其旅2個步兵營、1個榴彈炮營及1個戰斗工兵連的阻擊,共殲敵559人,其中俘敵官兵59人。此外,繳獲汽車20輛。

  此后,在漢城南追殲戰中,志願軍十二軍三十五師一○三團消滅土軍1個營,俘土軍營長以下百余名官兵。

  朝鮮戰爭中,志願軍先后與土耳其旅作戰十余次,土耳其旅死傷、被俘、失蹤3216人,其損失的兵力在“聯合國軍”中居第3位。

  與泰國軍隊

  泰國陸軍二十一團是由泰軍中精選出的混成部隊組成的,美式裝備、美式訓練,在鐵原以西190.8高地戰斗中,被志願軍消滅一個加強連,繳獲9輛坦克。后來屢戰屢敗,共損失1273人,超過了入朝時的1057人。

  泰國原定出動1個團,實際上僅出動二十一團1個步兵營及2艘小型護衛艦、1艘支援艦、1個空中運輸中隊。

  朝鮮鐵原以西190.8高地戰斗,是志願軍與泰軍數次交戰中的一次。

  1951年10月中旬,美軍第三十三師從190.8高地后撤休整,由泰國第二十一團一個加強連接防。泰軍接防后,積極加修工事,並與其側后各支撐點構成嚴密交叉火網,以防志願軍進攻。同時常以小股兵力在志願軍前沿活動,企圖攻佔志願軍芝山洞陣地,對志願軍威脅甚大。

  志願軍決定用坦克第一師二團中型坦克第三連和自行火炮連,配屬四十七軍四三二團八連,強攻190.8高地。

  11月13日夜,坦克第三連二排由內外古橋出發,乘自行火炮連炮火准備間隙,於21時23分開進五裡亭、宋村洞發射陣地。21時25分,步兵發起沖擊,坦克以猛烈炮火和機關槍向190.8高地、198.2高地敵火力點射擊,將其部分壓制或摧毀。此時,約六門泰軍榴彈炮向志願軍發射,坦克三連當即照准泰軍發射火光猛烈射擊,將其壓制。之后又根據步兵曳光彈指示,消滅了418高地泰軍復活的機槍發射點,21時50分戰斗結束,僅僅用了25分鐘,泰國一個加強連就全部報銷了。

  與澳大利亞軍隊

  朝鮮戰爭中,澳大利亞由陸、海、空三軍組成精銳加入“聯合國軍”,有2個步兵營,3艘驅逐艦,1個戰斗機中隊和1個空中運輸中隊。

  朝鮮戰爭中,澳軍在戰場上始終作為美、英軍的附屬,從未獨立作戰。澳軍與志願軍首次交戰是在1950年10月29日,地點在朝鮮定州。此戰,澳大利亞第三營死傷39人﹔11月3日,澳大利亞第三營在博川掩護美二十四師敗退時,又遭到志願軍狠狠打擊﹔11月5日,在朝鮮大寧江西岸澳軍又當了英軍二十七旅的替死鬼,在掩護英軍二十七旅逃命時,澳大利亞第三營受到志願軍一個團的打擊,當場死傷76人。后來,在龍頭裡戰斗中,澳軍再次受到重創。

  與加拿大軍隊

  朝鮮戰爭中,加拿大出兵人數居“聯合國軍”第三,陸、海、空三軍精兵強將共同出動,出動了1個步兵旅、1個炮兵團、1個坦克團,3艘驅逐艦和1個空中運輸中隊,共計5403人。

  但加軍出兵不出力,打的仗寥寥無幾。規模最大的戰斗是1953年5月2日在下勿閑北山與志願軍四十六軍三九七團3個排交鋒。這次戰斗,加軍動用了二十五旅3個連隊,被殲220人。另一次是芝浦裡戰斗,加軍動用二十五旅配合美軍第三師、二十五師與志願軍十五軍二十九師交鋒,也以失敗告終。

  與埃塞俄比亞軍隊

  朝鮮戰爭中,埃塞俄比亞派遣1個步兵營參加“聯合國軍”,人數1153人。埃塞俄比亞營配屬在美軍第九軍團的序列中。

  朝鮮戰爭期間,埃塞俄比亞軍僅在上甘嶺戰役中與志願軍交戰一次,戰死121人,傷病536人,共計657人。

  上甘嶺防御戰役歷時43天,由戰斗規模發展成戰役規模,“聯合國軍”投入了美七師、美空降一八七團、埃塞俄比亞營、韓九師、哥倫比亞營,共11個團兩個營,另有18個炮兵營105毫米口徑以上火炮300余門,坦克170余輛,出動飛機3000余架次,總兵力約6萬人。志願軍投入十五軍和十二軍部分部隊,總兵力約4萬余人,投入山炮、野炮、榴彈炮114門,火箭炮24門,高射炮47門。

  此役,打退“聯合國軍”營以上兵力的沖擊25次,營以下兵力的沖擊650余次。共斃傷俘敵25000余人,志願軍傷亡11500余人,敵我傷亡比為2.21︰1。志願軍擊落擊傷敵機270余架,擊毀擊傷敵大口徑火炮61門,坦克14輛。正是在這場舉世聞名的上甘嶺戰役中,埃塞俄比亞軍隊嘗到了志願軍的厲害。

  與新西蘭軍隊

  朝鮮戰爭中,新西蘭沒有出動短兵相接的步兵,隻派炮兵十六團和2艘護衛艦參加“聯合國軍”。雖然沒與志願軍短兵相接,但也有23人在炮火中喪生。

  在朝鮮戰爭的第四次戰役中,新西蘭軍隊野炮團在龍頭裡地區配合美軍騎兵第一師進攻志願軍四十二軍一二五師三七五團堅守的317.6高地,這場惡仗打了整整4天,新西蘭野炮團集中炮群對三七五團二營六連陣地輪番炮擊,山頭被削去1米多,焦土一片,志願軍三七五團六連95%的官兵血染沙場。但敵人也付出了巨大代價,美軍騎兵第一師和新西蘭野炮團傷亡近400人。戰后,志願軍三七五團二營六連被四十二軍授予“大功連”稱號。

  與哥倫比亞軍隊

  哥倫比亞派出1個步兵營和1艘護衛艦參加“聯合國軍”。在上甘嶺戰役、老禿山戰斗和漢江地區防御戰中,志願軍給哥倫比亞營以沉重打擊,擊斃哥軍163人。

  與希臘軍隊

  朝鮮戰爭中,希臘派遣1個步兵營和9架飛機組成的1個空中運輸中隊,參加“聯合國軍”,共計1027人。

  在與志願軍交鋒中,希軍從來不敢獨立交戰。1951年9月的天德山戰斗、同年10月的朔寧戰斗,都是作為美軍“王牌”騎兵第一師的附屬出現在戰場上。誰知兩次戰斗美軍跑得比希臘軍隊快,結果希臘軍隊192名官兵被擊斃。

  志願軍與希臘營的另一次交手是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中的金浦、仁川等地的防御戰。進攻之敵為希臘營,美軍3個師,英軍2個旅,南朝鮮軍第六師。

  這次防御戰打得驚天動地,從1951年1月28日直至3月16日,志願軍第三十八軍抗擊數倍於己的敵軍,在作出巨大犧牲后,勝利地完成了阻擊任務,斃、傷、俘多國部隊10800人,其中包括希臘營的官兵。

  與菲律賓軍隊

  菲律賓派遣步兵第十營參加了“聯合國軍”,兵力1196人,佔其全國總兵力的4.40%。在朝鮮戰爭中,菲軍配屬給美軍二十五師,在沙器幕戰斗和鐵原地區戰斗中,被志願軍消滅官兵400余人。

  1950年9月19日,菲律賓第十營從釜山登陸后,配屬給美二十五師,擔負守備補給線的任務。

  但菲軍卻不自量力地要求獨立與志願軍作戰。1951年7月14日,在沙器幕戰斗中,菲律賓營孤軍深入,遭志願軍四十二軍一二四師3個排的伏擊,當場斃傷菲軍49人,俘虜12人,菲律賓營落荒而逃。

  1951年3月16日,在鐵原地區機動防御戰斗中,菲律賓營配合美軍、英軍作戰,同樣遭到失敗。

  與荷蘭軍隊

  朝鮮戰爭中,荷蘭出動1個步兵營和1艘驅逐艦,共725人參加“聯合國軍”。

  朝鮮戰爭中,志願軍與荷蘭軍隊在漢江地區防御戰和上甘嶺戰役中交鋒,荷軍戰死120人。

  與盧森堡軍隊

  1951年1月31日,盧森堡1個步兵排44人參加了“聯合國軍”,盡管出兵最少,但比例最大,因為盧森堡全軍僅有1個營﹔雖然它傷亡僅有15人,但傷亡的比例最大,約佔出兵總人數的34%。

  與南非軍隊

  1950年11月14日,南非聯邦派遣空軍第二大隊的25架飛機、157人參加“聯合國軍”。

  戰后,韓國出版的《朝鮮戰爭》記載:“南非聯邦政府於1950年8月4日作出決定,派出空軍1個大隊。11月6日,地勤人員乘5架F-51戰斗機和C-47運輸機抵達水營機場,編入聯合國軍遠東空軍第十八轟炸飛行聯隊,於19日開赴平壤美林機場執行作戰任務。這支部隊叫‘飛豹’部隊。南非空軍第二大隊編入聯合國軍空軍后,執行對地面部隊提供直接支援作戰任務。能從早到晚出動,轟炸敵軍的部隊、汽車和補給品堆積場。”

  在空戰中,南非空軍34名飛行員命喪藍天,8人跳傘生還,但最終還是成了中國人民志願軍的俘虜。

  “聯合國軍”人員損失概況

  歷時三年多的朝鮮戰爭,使“聯合國軍”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聯合國軍”共死亡57606人,傷病115183人,失蹤及被俘6973人,總計179762人(參見下表)。其中,美軍死亡54246人,佔外國軍隊死亡總數的94.16%﹔傷病103284人,佔89.67%﹔失蹤及被俘5178人,佔74.26%。在美軍死亡人數中,陸軍佔68.44%,空軍佔13.06%,海軍佔8.30%,海軍陸戰隊佔10.20%。

  此外,受“聯合國軍”指揮的南朝鮮軍隊傷亡393435人。

  派遣非戰斗部隊參加“聯合國軍”的國家及其行動

  朝鮮戰爭期間,除16個國家派出作戰部隊加入“聯合國軍”外,還有印度、丹麥、意大利、挪威、瑞典等5個國家派遣了非戰斗部隊參加“聯合國軍”在朝鮮的行動。

  1951年1月23日至1953年10月16日期間,丹麥累計派遣醫務人員636人,治療人數15000人。

  1950年11月20日至1954年2月23日,印度向朝鮮累計派遣醫務人員627人,診察19萬人,實施外科手術2324人,在院治療2萬人。

  意大利在朝鮮戰爭爆發時,尚未加入聯合國,但也派遣了以紅十字醫院為名義的戰地醫療隊,在1951年11月16日至1955年1月2日期間,其累計派出醫務人員128人,診察22萬人,實施外科手術3297人,在院治療7250人。

  1951年6月22日,挪威派遣的陸軍移動外科醫院抵達釜山,至1954年10月18日,其累計派出醫務人員623人,治療人數9萬人。

  瑞典派遣的紅十字野戰醫院是最早抵達朝鮮的外國醫療隊,其於1950年9月23日抵達釜山后,一直在朝鮮留駐至1957年4月10日。

  

《黨史博覽》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