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綜合報道

向守志:中國戰略導彈部隊第一任司令員

2007年09月13日16:00   來源:zzzzzz
【字號 】 打印 社區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


  “一場場血與火激戰的槍聲炮聲軍號聲常在耳邊回響,和平年代沙場點兵枕戈待旦的日日夜夜難忘。”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迎來80華誕之時,90歲的向守志喜歡回憶從前,“往事並不如煙,我的記憶依然清晰”。

  1990年從南京軍區司令員崗位上離休的老將軍,關注的目光從來沒有離開過這支軍隊。

  身經百戰的老紅軍、老八路

  1935年3月,任副排長的向守志隨紅四方面軍開始長征。長征中,他是連隊收容隊負責人之一。

  一次,在翻越大雪山夾金山后,向守志身體凍僵了,一坐下就失去了知覺。“戰友們點起篝火,慢慢地把我烤醒。”

  黨嶺山,比夾金山更高更大--海拔5000多米,峰頂氣溫零下40攝氏度以下。

  “快到山頂時,從山上滾下一個東西。眼看要滾下懸崖,被一塊巨石擋住了。”老將軍回憶,那是一位紅軍戰士,“我站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就趕緊把竹棍伸過去。”

  “我剛一用力,就被帶下去一步。”好在后面的連長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

  老將軍說,爬雪山時,自己拉扯起來了20多名戰友。“雪山救人有力氣就可,而草地救人則需要技巧。”

  “不能像雪山那樣使用猛力,而應該站得遠一點,輕輕地把竹棍伸出去,然后使用巧力,禁用蠻力,否則不但救不了戰友,還有可能把自己也給拉下去。”也許是救的人多了,向守志有了一套經驗。

  抗日戰場上,向守志隨八路軍129師轉戰太行山。1938年,向守志21歲,是386旅771團2營機槍連連長。

  他印象很深的,是神頭嶺伏擊戰。“我們向日軍開火,我指揮機槍連的6挺重機槍猛烈射擊。這次戰斗,我們共斃傷俘日軍1500余人。”

  “我打得最得意的一仗是響堂鋪伏擊戰。我當時還是機槍連連長。”向守志回憶。  1938年3月31日上午,由黎城開向涉縣的日軍汽車隊約180輛汽車駛入八路軍的伏擊區。

  “我用重機槍向日軍車隊猛掃,掩護兄弟部隊指戰員向日軍車隊沖擊。敵人被打得丟盔棄甲,汽車相撞或中彈起火。這次戰斗共殲日軍400余名,汽車全被繳獲。”

  “1939年9月的凌石屯伏擊戰,是我打得最有趣的一仗,因為打得鬼子光屁股逃跑。”向守志回憶,“這時,我已是八路軍青年抗日游擊縱隊771團第2營營長。”

  出任中國戰略導彈部隊首任司令員

  1950年3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野戰軍15軍44師師長向守志,指揮了西昌戰役。這是人民解放軍在中國大陸對國民黨的最后一仗。

  1952年,向守志又率領第44師,在朝鮮戰場的西方山,與美軍進行了9個多月陣地防御戰,有力地支援了側翼的上甘嶺戰役。

  3年后,在新中國的第一次授銜中,38歲的向守志被授予少將軍銜。33年后,他又被授予上將軍銜。

  1967年7月4日,中央軍委下達毛澤東主席簽發的任命書--任命向守志為第二炮兵司令員,李天煥為政委。

  在此之前7年的時間裡,向守志一直與導彈打交道。

  1960年8月,從高等軍事學院(今國防大學)畢業的15軍軍長向守志,擔任剛剛組建的西安炮兵學校(二炮工程技術學院的前身)校長,這是解放軍培養掌握使用導彈尖端武器人才的第一所學校。1962年改為學院,向守志改任院長。

  1965年8月,由毛澤東點將,周恩來總理任命向守志為軍委炮兵副司令員,主管導彈部隊建設。1966年6月6日,中央軍委決定組建二炮領導機關,由向守志和李天煥負責籌建。

  向守志說:“我是首任二炮司令員。作為新組建的一個技術兵種,‘二炮’是指戰略導彈部隊,這個名字是周總理取的,以區別於傳統炮兵(一炮)。但43天后,這紙命令又被撤消了。”

  向守志被任命為首任二炮司令員之時,也正是“文化大革命”的高潮之時。對於這項任命,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林彪很不高興,他讓老婆葉群以他辦公室的名義,打電話給二炮黨委辦公室,說:“向守志不是林彪的人……”

  毛主席簽發命令僅43天,向守志又收到了林彪簽發的一紙命令--撤消對向守志的任命。

  向守志回憶說:“我當時不並知道葉群打電話這件事,是后來別人告訴我的。我當時感到非常奇怪,為什麼任職這麼重大、嚴肅的事情會改變得如此之快?”

  撤消任命之后的遭遇是向守志始料未及的。在隨后的6年多時間裡,向守志是在批斗、游街、隔離、勞動改造中度過的。不僅他本人受盡折磨,他的親人也無一幸免。他與夫人張玲4年半不准通信。

  1974年11月的一天,中央軍委副主席葉劍英召見已回炮兵(又稱一炮)工作的向守志。在親切交談之后,葉帥說:“任命你為第二炮兵司令員這件事我是知道,撤消你的職務我不知道。”

  那一刻,向守志感動得眼淚差點就流了出來。

  葉帥說:“我們考慮了好幾個月,准備仍派你回二炮,還是擔任司令員。怎麼樣?”

  向守志感到非常突然,停頓一會,說:“與世隔絕地過了幾年,各方面都拉下了一大截,還是去二炮當個副手吧。”

  1975年3月25日晚,也就是在葉帥談話的4個月之后,副總參謀長兼軍委辦公廳主任胡煒打電話給向守志,說:“葉帥說了,你明天就去二炮報到上班。”

  就這樣,時隔8年之后,向守志再度出任第二炮兵司令員,並兼任第二炮兵黨委第一書記。

  1975年8月30日,中央軍委發出通知,公布了經中共中央、毛澤東主席批准的各總部、各軍兵種、各大軍區主官的任命,其中第二炮兵司令員仍由向守志擔任。這是黨中央、中央軍委對向守志任二炮司令職務的再一次確認。

  這一次,向守志在這個崗位上干了兩年多。
(責編: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