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綜合報道
毛澤東親自發起、集體編撰的《紅軍長征記》
——“《紅軍長征記》選登”開欄前言
中央文獻研究室 光明日報社
2006年11月29日09:09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的時候,翻開塵封的歷史,有一本由毛澤東親自發起、親歷長征的紅軍將士們集體編撰的《紅軍長征記》,很值得我們細細品讀。

  由當事人自己來寫這樣的回憶,始於紅一方面軍結束長征兩個月后。1935年10月,中央紅軍經過二萬五千裡長征,到達陝北革命根據地。1936年春天,經毛澤東提議,由紅一方面軍政治部宣傳部負責,開始組織征集撰寫紅軍長征的憶述文章。最初計劃是將能找到的原始文件資料和征集到的長征親歷者的口述經歷以及日記等材料集中起來,再請幾個“筆杆子”進行編寫。但是,由於“被指定寫的人偏忙著無時間,一直延宕到8月”。這樣,組織者不得不改變原定計劃,“而採取更大范圍的集體創作”。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美國記者斯諾進入陝北蘇區採訪。斯諾的到來,客觀上促進了毛澤東加緊國內外擴大宣傳紅軍影響的想法。1936年8月5日,毛澤東起草並以他與總政治部負責人楊尚昆聯名的形式,發出了一封致各部隊首長的電報和一封致參加長征同志的信。

  致各部隊首長的電報說:“現有極好機會,在全國和外國舉行擴大紅軍影響的宣傳,募捐抗日經費,必須出版關於長征記載。為此,特發起編制一部集體作品。望各首長並動員與組織師團干部,就自己在長征中所經歷的戰斗、民情風俗、奇聞軼事,寫成許多片斷,於9月5日以前匯交總政治部。事關重要,切勿忽視。”

  致參加長征同志的信中寫道:“現因進行國際宣傳,及在國內國外進行大規模的募捐運動,需要出版《長征記》,所以特發起集體創作。各人就自己所經歷的戰斗、行軍、地方及部隊工作,擇其精彩有趣的寫上若干片斷。文字隻求清通達意,不求鑽研深奧。寫上一段即是為紅軍作了募捐宣傳,為紅軍擴大了國際影響。來稿請於9月5日前寄到總政治部。備有薄酬,聊志謝意。”

  發起集體撰寫和宣傳《長征記》的意圖很明確:一是為了進行國內國際宣傳,擴大紅軍的影響﹔二是為了紅軍抗日籌集資金。在給各部隊首長的電報中還專門強調:“事關重要,切勿忽視。”

  在毛澤東的號召下,紅軍將士們紛紛拿起筆來撰寫記述長征的文章。通知發出的第二天,童小鵬就在日記中寫道:“楊(尚昆)主任、陸(定一)部長又來要我們寫長征的記載,據說是寫一本《長征記》。用集體創作的辦法來征集大家——長征英雄們的稿件,編成后由那洋人帶出去印售。並雲利用去募捐,購買飛機送我們,這真使我們高興極了。”這裡說的“洋人”就是斯諾。

  到1936年10月底,在短短的兩個月內,紅軍總政治部就征集到了約200篇文章,共50多萬字。由於將士們撰寫這些記述文章時距離走完漫漫長征路,也就是短短一年時間,長征途中的種種戰斗經歷、故事趣聞,仍清晰地浮於腦際,是記憶最真切之時。所以,這批文章具有無可替代的最珍貴的歷史文獻價值。這些文章中的一部分,還送給了當時已到了延安的斯諾參閱。斯諾在紅一軍團參謀長左權那裡還看到了紅一軍團編輯的《長征中經過地點及裡程一覽表》。斯諾自述中說,1936年10月他離開陝北時,“帶著一打日記和筆記本,30卷照片,還有好幾磅重的紅軍雜志、報紙和文件”,據說其中就有《長征記》的部分稿件。

  由於征稿時紅二、紅四方面軍尚在長征途中,所以后來編成的《紅軍長征記》中反映的只是紅一方面軍長征的情況。

  參與撰寫《紅軍長征記》的紅軍將士都是一些什麼樣的人呢?在后來編輯成書時,編輯說明中有這樣兩段描述:“寫稿者有三分之一是素來從事文化工作的,其余是‘赳赳武夫’和從紅角、牆報上學會寫字作文的戰士。”“所有執筆者多半是向來不懂所謂寫文章,以及在槍林彈雨中學會作文章的人們,他們能粗糙質朴地寫出他們的偉大生活、偉大現實和世界之謎的神話,這裡粗糙質朴不但是可愛,而且必然是可貴。”

  編者將這些“可愛”的作者們,稱為“數十個十年來玩著槍杆子的人們”。編者最初也曾有過擔憂:“征文啟事發出后,我們仍放不下極大的擔心:拿筆杆比拿槍杆還重的,成天在林野中星月下鉛花裡的人們,是否能不使我們失望呢?沒有人敢給確信。然而到了8月中旬,有望的氛圍來了,開始接到來稿。這之后稿子從各方面涌來,這使我們興奮,我們驕傲,我們有無數的文藝戰線上的‘無名英雄’!”

  這些作者中,有大家熟悉的董必武、謝覺哉、徐特立、李富春、張雲逸、譚政、蕭華、彭雪楓、劉亞樓、陸定一、李一氓、王首道、楊成武、耿飚、童小鵬、張震等人;還有一些人至今情況不詳,如何滌宙、李月波、莫休、曙霞等。

  由於工作繁忙和時局變化,發起這次集體編撰《長征記》的毛澤東本人,曾經應允為《長征記》撰寫“總述”的願望未能實現。這件事在謝覺哉的日記中作過記錄。1945年11月2日,謝覺哉在日記中這樣寫道:“讀《紅軍長征記》完,頗增記憶。沒有一篇總的記述。總的記述當然難。毛主席說過,‘最好我來執筆!’毛主席沒工夫,隔了10年也許不能全記憶,恐終究是缺文。”這件事成了永遠的缺憾!

  這本書的編者,主要是紅軍總政治部專門成立的《長征記》編輯委員會的成員,其中有丁玲、徐特立、成仿吾、徐夢秋。編委會經過仔細篩選,於1937年2月選定了100余篇文章,10首長征中傳唱的歌曲或歌詞,還有兩篇紅軍英雄譜,4份資料表。編好的書約30余萬字,開始取名為《二萬五千裡》。編者還寫了《關於編輯的經過》,落款是“1937年2月22日於延安”。

  《關於編輯的經過》裡說:“這本書本應早日和讀者見面,但因稿子大量涌來后,編輯委員會的人出發了,結果隻有一個腦力貧弱而又肢體不靈的人在工作,加以原稿模糊,謄寫困難,以致延長預定編齊的期間約兩個月,這是非常抱歉的。”這裡提到的“一個腦力貧弱而又肢體不靈的人”,是最后完成編輯任務的徐夢秋的自稱之語,他當時任紅軍總政治部宣傳部部長,因長征中雙腳受風寒被截肢。

  國內最早報道《二萬五千裡》一書編輯情況的,是上海的出版刊物。1937年8月,就在盧溝橋事變爆發一個月后,上海復旦大學黎明社出版了《文摘·盧溝橋浴血抗戰特輯》(《文摘》第二卷第二期)。在這一期特輯上,刊登了記者任天馬的一篇延安採訪記:《集體創作與丁玲》。其中說到了《二萬五千裡》的撰寫與編輯經過:“在這裡可以比在外面更自由些,更有趣些,沒有什麼拘束。也許正是因為這裡一切都不受拘束,集體創作的‘二萬五千裡長征記’乃得寫就了它的初稿。這初稿的內容是從許許多多身經二萬五千裡路程的征人們日記中採取來的。”還說:“起初由參加長征的人自由用片段的文字敘述長征中的史實,在幾千篇短文中,選出幾百篇較佳的作品。由這幾百篇作品加以淘汰,隻剩下了百余篇佳作。再按歷史的次序排列起來,乃集合成了一部長篇巨著。這長篇巨著,經過丁玲、成仿吾等人加以剪裁后,始成為現在正式的初稿。”任天馬還描寫了丁玲編輯這部書稿時的工作狀態:“在丁玲的桌上,也放著那樣寬約一尺,長約一尺半,厚約二寸的一份……這稿子外面包著綠紙的封面,裡面是用毛筆橫行抄寫的。在每行文字之間和上下空余的白紙上,已讓丁玲細細地寫上無數極小極小的字。據說,在另外的二十三本上,也同樣改得糊涂滿紙了。”採訪者當時問:“什麼時候可以完成呢?”丁玲說:“今年秋天可以完成,現在大家都在加倍努力。”採訪者又問:“將來怎樣發行呢?”丁玲說:“能在外面發行更好,有困難呢,我們自己來印。這部東西自然的有它歷史的價值。無論如何,它一定會流傳到全世界去的。”

  就在丁玲預計“今年秋天”可以發排的時候,由於抗日戰爭全面爆發,不久出現了國共兩黨合作抗日的新局面。書稿中有的內容似不宜公開出版,再加上編輯人員被派往延安以外的崗位工作等原因,這本書延遲到1942年11月才在延安排版印刷,定名為《紅軍長征記》,分上下兩冊,作為內部資料發給有關單位和個人,印數非常有限。

  《紅軍長征記》在延安內部印制以后,朱德總司令曾親筆簽名送了一套給斯諾。斯諾后來帶回美國,現珍藏在美國哈佛燕京圖書館。

  丁玲所說的“能在外面發行更好”,不只是編輯委員會的意見。在1937年2月編好《二萬五千裡》一書清樣的時候,毛澤東和黨中央就曾考慮在延安以外出版的問題。當時曾通過黨內交通員將《二萬五千裡》一書的謄清稿本帶到了上海,交給了馮雪峰(馮雪峰參加完長征到達陝北后,於1936年4月被張聞天和周恩來派往上海,以中央特派員的身份從事黨的工作)。馮雪峰拿到《二萬五千裡》謄清稿本后,原打算盡快在上海出版。后來由於種種原因未能完整出版。在這種情況下,馮雪峰等人通過選登期刊和出版摘編本等方式,盡量將書中的內容傳播開去。

  1937年7月5日,上海人間書屋出版的《逸經》雜志第33、34期上,連續發表了一篇署名“幽谷”的長篇文章《二萬五千裡西引記》,介紹了紅一方面軍的長征。這篇連載文章的許多生動情節來自《二萬五千裡》一書。據考証,“幽谷”是化名“王牧師”、參與安排斯諾進入陝北紅區的中共地下黨員董健吾。這篇文章發表后,立即在上海引起了轟動。幾乎同時,在上海還出現了一本題為《從江西到陝北》的書,署名趙文華,內容也與《二萬五千裡》雷同,顯然為謄清稿本之摘錄本。

  由於在上海完整出版未果,馮雪峰將《二萬五千裡》謄清稿本原件,交由為黨做過不少工作的黨外人士謝澹如保管。1962年,謝澹如的子女將《二萬五千裡》謄清稿本等一批革命文物捐給了上海魯迅紀念館。這部謄清稿本,與1942年延安出版的《紅軍長征記》內容大體相同,但有的篇目是延安版中沒有的,而延安版中有一些篇目該謄清稿上也沒有。2006年9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將上海魯迅紀念館珍藏了近70年的《二萬五千裡》謄清稿本重新影印出版,具有很高的文獻價值。

  新中國成立后,在紀念紅軍長征20周年之際,中共中央宣傳部曾於1954年在其內部刊物《黨史資料》上,分三期發表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長征記》,這是根據延安版的《紅軍長征記》整理而成的。1955年,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長征記》一書,書中選取了延安版《紅軍長征記》的回憶文章51篇,詩1首,並附表3份和綜述文章4篇。

  根據上述版本,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之際,中央文獻出版社以《親歷長征——來自紅軍長征者的原始記錄》為書名,解放軍文藝出版社以《紅軍長征記》的原書名,分別出版了該書,將70年前長征親歷者們講述的歷史再次展現在世人面前。

  2006年10月22日,胡錦濤同志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偉大的紅軍長征,培育了中國共產黨和人民軍隊的革命精神。紅軍長征勝利,是中國共產黨人和紅軍將士弘揚偉大革命精神的勝利。紅軍長征不僅創造了可歌可泣的戰爭史詩,而且譜寫了豪情萬丈的精神史詩,鑄就了偉大的長征精神。長征精神,就是把全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看得高於一切,堅定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堅信正義事業必然勝利的精神;就是為了救國救民,不怕任何艱難險阻,不惜付出一切犧牲的精神;就是堅持獨立自主、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的精神;就是顧全大局、嚴守紀律、緊密團結的精神;就是緊緊依靠人民群眾,同人民群眾生死相依、患難與共、艱苦奮斗的精神。長征精神,是中國共產黨人和人民軍隊革命風范的生動反映,是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民族品格的集中展示,是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最高體現。長征精神為中國革命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提供了強大精神動力。”

  從《紅軍長征記》一書中,我們可以最為真實、最為生動地體會到胡錦濤同志所概括的長征精神。書中收入的100余篇回憶文章,幾乎篇篇都有精彩的故事。那些剛剛走過“雄關漫道”的紅軍將士們,以生動、鮮活的語言記錄了自己的親身經歷。在他們講述的故事裡,既充分表現出紅軍戰士革命的英雄主義和崇高的理想信念,也充分展示了紅軍戰士革命的樂觀主義和豐富多彩的長征生活。

  為弘揚偉大的長征精神,更好地學習領會胡錦濤同志講話精神,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和本報從今天起聯合推出“《紅軍長征記》選登”專欄,選取《紅軍長征記》一書中的若干精彩片斷,每天以連載形式在本報分期刊登。該專欄將持續20天左右,敬請讀者關注。
來源:zzzzzz (責編:常雪梅)

 相關專題
· 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
 相關新聞
· 老紅軍后代再唱長征歌 [2006-11-21 13:33:00.486684]
· 《偉大壯舉光輝歷程》接待觀眾130萬 [2006-11-20 08:59:19.66306]
· 說不盡的長征 [2006-11-04 08:46:12.874179]
· 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帶給我們的深刻啟示 [2006-11-27 08:50:52.568057]
· 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展覽在西安開展 [2006-11-21 09:31:16.008524]
· 《星火燎原》出版追訪長征故事 [2006-11-20 09:39:43.528023]
· 胡錦濤《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大會上
的講話》五種少數民族文字版出版發行
[2006-10-31 07:09:39.71047]
· “偉大壯舉光輝歷程”展覽貴州巡展開幕 [2006-11-23 09:23:50.6901]
· 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展覽熱度不減(組圖) [2006-11-22 09:05:53.360017]
· 總政發出通知要求全軍和武警部隊認真學習貫徹
胡錦濤總書記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
[2006-10-24 08:29:10.533166]
[打印正文]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留 言 區
請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或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我要留言:
用戶名:
密  碼:
        到強國社區注冊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