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綜合報道

(紀念長征 追尋長征精神)

落腳點·新起點——訪中央紅軍到達陝北第一站吳起

本報記者  王  科

2006年10月30日07:3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71年前,位於洛河發端地的吳起縣城,還是個不起眼的小鎮,卻成為中國革命走向新勝利的新起點。中央紅軍在此“切尾巴”,中國革命在此定大計,黨中央沿河南下瓦窯堡、延安,建立中國革命新的根據地……

  深秋時節訪吳起,71年前的非凡往事及其散發的精神之光,依然鮮活、耀眼。

  杜梨樹下“切尾巴”

  89歲的宗世喜老人至今難忘:1935年10月19日,吳起頭道川的崎嶇河谷,來了一支衣衫襤褸的軍隊。奇怪的是,這支隊伍“不搶東西,隻貼標語”。標語上書:“北上抗日,收復失地!”

  這支隊伍,就是聶榮臻率領下先期抵達吳起的中央紅軍一縱隊。戰士們發現街上到處是“中國共產黨萬歲!”“擁護劉志丹”等標語,欣喜若狂,認定“真的回到自己家了!”

  然而,他們喘息未定,一路尾隨的國民黨軍4個團,就氣勢洶洶向吳起鎮扑來。毛澤東堅定地說:切掉這個尾巴,不要把它帶進根據地,作為送給陝北人民的一個見面禮。

  洛河西岸,今日吳起縣委、縣政府對面的勝利山,山頂有棵杜梨樹,冠蓋如雲。1935年10月21日晨,毛澤東就在這棵樹下,進行中央紅軍長征最后一役的戰前部署。

  紅軍陝甘支隊司令員彭德懷親自指揮了這次戰斗。戰斗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紅軍殲敵一個團,擊潰3個團,共殲敵600余人,俘虜1000余人,繳獲戰馬數百匹,大獲全勝,為陝甘支隊與紅15軍團在陝北會師掃清了障礙。

  夜已深,毛澤東窯洞的油燈還亮著。回味白天的戰斗,毛澤東心潮起伏,揮筆寫道:“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彭德懷看后,把最后一句改為“唯我英勇紅軍”。一個詩不言己,一個功不自居,他們的胸襟和氣度,為偉大遠征添一段佳話。

  吳起鎮“切尾巴”,掃除了“后顧之憂”﹔而稍后的直羅鎮殲滅戰,為黨中央把革命的大本營放在陝北的任務,舉行了一個奠基禮。

  碾磨盤上定大計

  “陝北是兩點,一個落腳點,一個出發點。”毛澤東這段話,就鐫刻在如今成為吳起革命紀念館的新窯院入口處。

  “這就是吳起鎮會議時毛主席坐的碾磨。”講解員的話將往昔煙雲拽到眼前:1935年10月22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就在當年的碾磨房舉行。沒有桌椅板凳,紅軍將領們就分坐在碾磨盤上,最終形成了關乎中國未來的戰略決策,提出了把國內戰爭同民族革命戰爭結合起來的主張。

  “磨房會議”第二天,中共中央在當年的果樹園打麥場召開全軍干部會議。毛澤東發表了震古爍今的演說:“從離開瑞金算起,至今已是12個月零兩天……根據一軍團的統計,最多的走了25000裡,這確實是一次遠征,一次名副其實的、前所未有的長征!”

  在此起彼伏的“長征萬歲”口號聲中,毛澤東繼續演講:長征是歷史紀錄上的第一次,長征是宣言書,長征是宣傳隊,長征是播種機……

  兩個月后,毛澤東又將吳起打麥場上的演講寫進《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裡,“長征”一詞不脛而走,傳遍中國,傳遍世界。

  裂缸見証魚水情

  走進每年接待上萬游客的吳起革命紀念館,院子裡擺放的一口多處開裂的水缸躍入眼帘。講解員介紹,當年紅軍沒有足夠的鍋做飯,就向當地村民張憲杰家借了水缸,不慎燒裂,於是按照新缸價格賠了兩塊銀元。感動不已的張憲杰把這口缸重新箍好,小心保存。

  “紅軍鍋”是軍民魚水情深的一個見証。吳起革命紀念館裡,不少史跡述說著一段段魚水情深。剛到吳起,謝覺哉生怕擾民,就露宿在一塊蕎麥地裡。一位陝北老太太和孫女過洛河,不小心落入水中,正好被路過的徐特立看見,他不顧年高,跳入河中救出祖孫二人,然后悄無聲息地離開……

  兵民是勝利之本。正是這種與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支撐著紅軍將士走過漫漫征程,沖破層層重圍,勝利到達陝北﹔同樣是這種血肉聯系,使這支革命武裝力量在黃土高原扎下根來,壯大起來, 14年后奪取全國勝利。

    《人民日報》 (2006-10-30 第04版)

(責編:楊媚)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