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文藝作品>>文學作品>>小說
紅岩
作者:羅廣斌、楊益言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紅岩
  小說以解放前夕“重慶中美合作所集中營”敵我斗爭為主線,展開了對當時國統區階級斗爭全貌的描寫。全書通過三條斗爭線索(集中營的獄中斗爭、重慶城內的學生運動和地下工作、農村根據地的武裝斗爭)、聯系廣闊的社會背景,形成紛繁的斗爭場面﹔同時又用川東地下黨機關報《挺進報》的斗爭情節把這三條斗爭線索聯結起來,匯聚到獄中斗爭上,集中描寫革命者為迎接全國解放,挫敗敵人垂死掙扎而進行的最后決戰。作者以一定的廣度和深度再現了國民黨統治行將覆滅、解放戰爭走向全國勝利的斗爭形勢和時代風貌,成功地塑造了許雲峰、江姐、成崗和華子良等為代表的共產黨人的英雄形象,光彩照人,感人至深﹔同時對反面人物的形象塑造也很有特色,既揭示了他們的反動本質,又不流於臉譜化。作品結構錯綜復雜又富於變化,善於刻畫人物心理活動和烘托氣氛,語言朴實,筆調悲壯,被譽為“革命的教科書”。作品一經面世,立即引起轟動,先后被改編成電影《烈火中永生》和豫劇《江姐》等,從1961年出版至今51次再版,發行800多萬冊,是發行量最大的小說﹔同時,被譯成多國文字發行。該書被中宣部、文化部、團中央命名為百部愛國主義教科書。

  經典重溫:

  又一個深沉的暗夜,降臨在渣滓洞集中營。

  風門邊擠滿了人,久久地望著那挂滿刑具的刑訊室。夜風吹來,帶著蕭瑟的寒意。

  刑訊室前,魔影動蕩,吆喝聲不絕……風門邊,偶爾有人不安地低語。

  “又是半夜刑訊!”

  “徐鵬飛,朱介都來了。”

  “夜審誰呀?”余新江身后,傳來一聲問話。

  “該不會是老許?”劉思揚擔心地插了一句。

  許雲峰崛立在樓八室鐵門邊。透過昏黃的獄燈,余新江望得見他沉思的臉。

  余新江不禁十分擔心地想念那多次經受毒刑拷打、經常昏迷不醒的江姐。追悼龍光華以后不久,江姐被押到渣滓洞裡來,日夜拷問的次數,已經無從計算了。大家都知道,為了保衛黨的機密,江姐忍受了多少摧殘,獲得了多少同志的尊敬。經過絕食斗爭,敵人被迫接受了條件,不敢繼續迫害了,現在卻在渣滓洞對江姐進行非刑拷打,很顯然,這是敵人瘋狂的報復!江姐不僅為黨,也為大家受苦,這使得每個人都感到敬佩而又十分痛苦。

  “貓頭鷹和狗熊到女牢去了!”

  余新江一驚,眼光立刻轉向女牢。黑沉沉的夜裡,黯淡的獄燈,使他看不清遠處。

  “提誰?”焦急不安的聲音又在詢問。

  “江雪琴!”

  “是她!看,江姐出來了!”

  “又是江姐。”余新江的心像沉甸甸的鉛塊,朝無底深淵沉落。

  所有的牢房,一時都陷入難堪的沉默。

  過了好些時候,人們聽到了審問的聲音:“你說不說?到底說不說?”

  傳來特務絕望的狂叫,混合著恐怖的獰笑。接著,渣滓洞又墜入死一般的沉寂中。

  聽得清一個庄重無畏的聲音在靜寂中回答:“上級的姓名、住址,我知道。下級的姓名、住址,我也知道……這些都是我們黨的秘密,你們休想從我口裡得到任何材料!”

  江姐沉靜、安寧的語音,使人想起了她剛被押進渣滓洞的那天,她在同志們面前微笑著,充滿勝利信心的剛毅神情。聽著她的聲音,仿佛像看見她正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刑訊室裡,面對著束手無策的敵人。可是江姐鎮定的聲音,並不能免除同志們痛苦的關切。

  大概是江姐的平靜的回答,使得敵人不得不重新考慮對策,訊問的聲音,忽然停了下來。

  樓七室同志們焦灼的談話又繼續了。

  “又是叛徒甫志高!”余新江憤怒地罵了一句。他又問:“和江姐一道,川北還有人被捕嗎?”

  “沒有,就她一個。”

  “聽說華?山縱隊在公路上搶救過江姐,但是陰險的特務,前一夜用船把江姐押到重慶……”

  “哎——”人們痛苦地把惋惜之情化為一聲長嘆。刑訊室裡又傳來了聲音,是

  徐鵬飛毒辣的笑聲。

  “諒你一個女共產黨,還制服不了?你不願講,好嘛,我們幫你打開嘴巴。來人!”

  接著,傳來一陣狼嚎似的匪徒的狂吼。

  夜,在深沉的痛苦、擔心與激動中,一刻一刻地挨過。星光黯淡了,已經是雄雞報曉的時刻。

  在那斑斑血跡的牆壁上,映著的江姐的身影消失了。大概她從倒吊著的屋梁上,被鬆了下來……“現在願意說了吧?”魔影狂亂地移動著。

  “不!”微弱的聲音傳來,仍然是那樣的平靜。“十指連心,考慮一下吧!說不說?”

  沒有回答。

  鐵錘高高舉起。牆壁上映出沉重的黑色陰影。

  “釘!”

  人們仿佛看見繩子緊緊綁著她的雙手,一根竹簽對准她的指尖……血水飛濺……“說不說?”

  沒有回答。

  “不說?拔出來!再釘!”

  江姐沒有聲音了。人們感到連心的痛苦,像竹簽釘在每一個人心上……又是一陣令人心悸的潑水的聲音!

  “把她潑醒!再釘!”

  徐鵬飛絕望的咆哮,使人相信,敵人從老許身上得不到的東西,在江姐——一個女共產黨員的身上,同樣得不到。盡管他們從叛徒口裡,知道她作過沙磁區委書記,下鄉以后可能擔任更負責的工作,了解許許多多他們渴望知道的地下黨線索,可是毒刑拷打絲毫也不能使江姐開口。

  一根,兩根!……竹簽深深地撕裂著血肉……左手,右手,兩隻手釘滿了粗長的竹簽……一陣,又一陣潑水的聲音……已聽不見徐鵬飛的咆哮。可是,也聽不到江姐一絲絲呻吟。人們緊偎在簽子門邊,一動也不動……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為狗爬出的洞敞開著,一個聲音高叫著:

  “爬出來吧,給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軀,

  怎能從狗洞子裡爬出?……

  是誰?天剛亮,就唱起了囚歌。迎著陣陣寒風,久久地守望在風門邊的劉思揚,聽著從樓下傳來的低沉的歌聲,一邊想著,一邊了望那遠處深秋時節的山坡。剛升起的太陽,斜射著山坡上枯黃了的野草。遠近的幾株樹木,也已落葉飄零,隻剩下一些光禿禿的枝干。隻有牆頭上的機槍,閃著寒光的刺刀和密密的電網,依然如故……劉思揚的心潮澎湃著,血在翻騰。

  他從風門邊疾速地回到自己的鋪位,輕輕地從牆角下取出了一支竹簽削成的筆,伏在樓板上,蘸著用棉花余燼調和成的墨汁,在他一進集中營就開始寫作的《鐵窗小詩》冊上,又寫出憤激的一頁……“江姐回來了!”簽子門邊的余新江,回過頭來,告訴大家。一陣腳步聲,人們又一齊涌到牢門邊。

  高牆邊的鐵門打開了。貓頭鷹從鐵門外竄了進來,他站在門邊,瞪著眼睛,望著一長排牢房,大聲地吼叫:“不准看,不准看!”

  誰也沒有去理睬這隻凶暴的野獸,大家踮著腳尖,朝簽子門縫望出去。隻見江姐被兩個特務拖著,從鐵門外進來了。通宵受刑后的江姐,昏迷地一步一步拖著軟弱無力的腳步,向前移動﹔鮮血從她血淋淋的兩隻手的指尖上,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落。

  人們屏住呼吸,仇恨的烈火在心中燃燒,眼裡噙著的淚水和江姐的鮮血一起往下滴……一陣高昂雄壯的歌聲,從樓八室鐵門邊最先響起。江姐在歌聲中漸漸蘇醒了。她寧靜地聆聽了一下,緩緩地抬起她明亮的雙眼,像要找尋這歌聲發出的地方。目光一閃,江姐仿佛發現了從樓八室傳來的,許雲峰的信任與鼓舞的眼波。戰友的一瞥,勝過最熱切的安慰,勝過任何特效的藥物,一陣激烈的振奮,使她周身一動,立刻用最大的努力和堅強的意志,積聚起最后的力量,想站定腳步。她搖晃了一下,終於站穩了。頭朝后一揚,浸滿血水的頭發,披到肩后。人們看得見她的臉了。她的臉,毫無血色,白得像一張紙。

  她微微側過頭,用黯淡的、但是不可逼視的眼光,望了一下攙扶著她的特務。象被火燒了一下似的,她猛然用兩臂摔開了特務,傲然地抬起頭,邁動倔強的雙腿,歪歪倒倒向女牢走去。“呵——江姐!”大家禁不住喊出聲來。

  可是,江姐隻跨了幾步,便扑倒了。蓬亂的頭發,遮蓋著她的臉,天藍色的旗袍和那件紅色的絨線衣,混合著斑斑的血跡……女牢裡奔出來幾個同志,把江姐輕輕地扶了起來,抬進女牢……“卡嚓”一聲,女牢的門,被緊緊鎖上了。“怎麼啦?怎麼啦?”樓上樓下的風門口,探出了戰友的頭,彼此焦急地詢問著。陽光透進女牢的簽子門,隻見忙亂的身影,在室內不停地來回走動。

  “這些禽獸!把江姐折磨成了什麼樣子!”人們憤憤地抓緊牢門。

  不知何時,風門邊放下了一小桶霉米飯。是吃早飯的時刻了,可是誰有心思吃飯?

  劉思揚匍伏在樓板上,淚珠不斷滴落在紙上,他第一次這樣感情激動,用血和淚一起來寫作詩篇。

  “怎麼樣?有消息嗎?”

  “聽說昏過去了,女室的同志正在急救……”

  樓上樓下的牢房,在簽子門邊了望的人們,彼此詢問著。

  一個鐘頭,兩個鐘頭過去了。余新江站在樓七室房間的正中,激動地朗讀著劉思揚剛寫好的詩句:熱鐵烙在胸脯上,竹簽子釘進每一根指尖,涼水灌進鼻孔,電流通過全身……

  人底意志呀,

  在地獄的毒火中熬煉。

  像金子一般的亮,

  像金子一般的堅。

  可以使皮肉燒焦,

  可以使筋骨折斷。

  鐵的棍子,

  木的杠子,

  撬不開緊咬著的嘴唇。

  那是千百個戰士的安全線呵!

  用刺刀來切剖胸腹吧,挖出來的——也隻有又熱又紅的心肝。

  正是大家擔心著江姐安危的時刻,女牢裡人們懷著更大的不安。

  孫明霞用鹽水洗完了江姐最后一根指頭上的血污,向站在床前的人們伸過手來。

  她旁邊的人,把棉花簽和紅藥水瓶,遞了過去。孫明霞順手取了根棉花簽,蘸著紅藥水,在江姐的傷口上,小心翼翼地涂著。可是她發現,傷口裡殘留著一些折斷了的竹絲,隻好放下藥簽,噙著熱淚,用指甲撥開血肉模糊的傷口,挾出一條又一條嵌在肉裡的竹絲。昏厥中的江姐,似乎也感到這陣傷口的疼痛,她的手指抖動著,血又從傷口裡流涌出來。孫明霞忍不住轉過頭去,眼淚漣漣……“冷靜點……明霞。”

  “把紅藥水給我。”又一個人接過了孫明霞手上的藥瓶﹔再把一根一根蘸著紅藥水的棉花簽,遞給孫明霞。

  江姐仍然昏迷地躺在床上,呼吸微弱,咬緊牙關,仿佛在努力抵抗著痛苦的感覺,不讓自己叫出聲來﹔當棉花簽接觸到她深陷的傷口時,她的身子微微地顫動了一下。

  “輕點!”人們心裡痛楚地一陣陣緊縮。孫明霞歉疚地望了望江姐,咬著牙,垂下頭,繼續涂著紅藥水。她不禁想起了,在獄中第一次見到江姐時,江姐用她寧靜而堅貞的目光,凝視著自己的淚眼輕聲說過:“在接受考驗的時刻,人的生命,要用來保持黨的純潔……”昨天夜裡,江姐被特務押出去的時候,孫明霞還沖向牢門口呼喚:“江姐!江姐!”江姐在牢門口停了一下,又平靜地回頭對她微微一笑。那一瞬間的微笑,曾賦予了她多少力量,那種包含著無窮勇氣的平靜的微笑,使她永遠難忘。“石花弄好了嗎?快!”孫明霞快涂完紅藥水的時候,輕聲問道。

  “弄好了!”一小碗石花的粉末,遞到床前。

  孫明霞拈著石花的粉末,撒在江姐的傷口上,然后用棉花、布條,在江姐的手指上輕輕纏著。

  包扎完了,孫明霞准備去解開事先纏在江姐胳臂上,幫助止血用的布帶。

  “慢點!慢點!”人們深怕布帶鬆得快了,血液會一下沖擊傷口,使江姐感到疼痛。

  “我曉得。”孫明霞點了一下頭,緩緩地放鬆布帶,人們的眼光全望著江姐的臉。

  隻見她眼睫毛眨了一下﹔嘴角微動著。蒼白色的臉上,似乎露出一絲紅暈。這時,渣滓洞是一片沉靜,連特務辦公室裡的吊鐘“滴塔滴嗒”的聲音都聽得見。

  最后一條布帶鬆開了。江姐“呵——”了一聲,把頭向外轉了一下,嘴裡吐著血沫……“怎麼?”女牢房的人們,不約而同地低聲驚叫起來。“江姐受刑的時候,用自己的牙齒把嘴唇咬破了……”孫明霞說完以后,不覺又流出眼淚。

  大家也不禁淚珠滾滾,沉思著:一次次的拷打,江姐不知經受了多少劇烈的疼痛……是她,一個女共產黨員,平靜地在敵人面前宣布:勝利永遠是屬於我們的。

  “告訴男室的同志,江姐快醒過來了!”孫明霞的手從江姐的脈搏上鬆開,馬上又為她蓋上被褥。

  “加個枕頭墊高些吧”一個叫李青竹的衰弱的人,躺在對面,她困難地欠起身來說著。老虎凳折斷了她的腿,使她不能久守在江姐身邊,為多年的老戰友分擔一些痛苦。

  “墊高了不好。”孫明霞感謝著李青竹的好意,用關切的神情回頭望了望她,好象是說:

  “不要操心,你躺下去,躺下去……”

  “明霞,去歇一下吧,看你累成這個樣子。”李青竹又叫了她一聲。

  “不要緊,我不累。”

  誰願離開呢?人們固執地站著,守候著江姐的蘇醒。“是什麼力量使江姐這樣堅強?”

  站在床邊的孫明霞沉靜下來,深思地問。

  誰能回答這樣的問題呢?人們很自然地把頭轉向側臥著的李青竹。

  “……江姐是我們大家的榜樣。”李青竹在眾人的期望中,終於緩緩支起上身,講說起來。“我和她在一起工作過很久……她剛學會喊‘爸爸’的時候,父親就死了。母親靠著借、當、做針線雜活養著家口。她七歲那年,母親聽說大城市容易生活些,帶著她來到重慶。在那軍閥混戰,餓莩遍野的年代,母親絕望了,終於丟下新生女兒,投江自盡了。無依無靠的江姐,流落在孤兒院裡,常常剛端著飯,就被人把碗奪去。她噙著一泡眼淚,從來不肯當著人哭泣……“江姐還不到九歲,就在南岸的一家紗廠裡當童工。

  做了兩年,江姐得了重病,被趕出了工廠……”

  李青竹深情地望了望江姐,她仿佛又看到十年前和江姐一起學習,一道工作的情景:

  在一個陽光瀉滿山谷,碧波蕩漾的山溪邊的竹林深處,江姐崇敬地凝望著竹枝上閃閃發光的鐮刀錘子交叉著的旗幟……溪谷裡久久地回響著庄嚴明朗的聲音:“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

  “1947年初春,黨決定派一批黨員去支援農村的武裝斗爭。江姐和她的丈夫,都提出了申請,黨批准了她丈夫彭鬆濤同志的請求,要她仍然留在城市。那天,我還和她一道,到朝天門碼頭送走了彭鬆濤同志。”李青竹自己,就是在那以后不久,也被派到鄉下去,不幸在半路上被敵人逮捕了。“聽說老彭同志犧牲了,江姐知道嗎?”孫明霞輕聲插問。“知道。”李青竹的聲音禁不住有些激動。“江姐還親眼見到……”

  “江姐的孩子在哪裡?”孫明霞忽然關心地問:“江姐告訴過你嗎?”

  “孩子有同志撫養,長大了一定會繼承我們的事業……”李青竹回答著,眼睛轉向江姐。這時江姐仍然昏迷不醒,隻是臉色比剛才好一些了。

  時間已是下午,男牢房的同志開始輪流“放風”。這時間間牢房已經傳遍了老許的建議:他希望全體戰友,學習江姐堅貞不屈的意志,學習她在艱苦斗爭中的革命氣節……因此,趁著“放風”的空隙,男同志們都把自己寫給江姐的慰問信和詩篇送進女室——人們親眼看見她獨力承當了敵人對全體戰友的瘋狂報復,代表著全體戰友的不屈意志。

  同時,人們看出:連毒刑也失去作用,這就使敵人在迫害失敗之后,進一步陷於束手無策的地步了。這是江姐的勝利,也是大家的勝利!

  孫明霞捏著一疊信件,站在江姐的床邊,說著:“靜一點,大家請聽。”室內馬上靜了下來,孫明霞朗讀著:……你,暴風雨中的海燕,迎接著黎明前的黑暗。

  飛翔吧!戰斗吧!

  永遠朝著東方,

  永遠朝著黨!

  樓四室獻給江姐

  “下面是樓下六室寫給江姐的《靈魂頌》。”孫明霞繼續地朗讀著。

  孫明霞越念越起勁,大家都目不轉睛地望著她。“明霞,你在做啥?”這時,江姐已醒轉過來,輕輕地呼喚著。孫明霞回頭一看,驚喜地叫著:“哎呀,江姐蘇醒了!”

  全室的人,一齊跑到江姐床邊,七嘴八舌地問著:“江姐!你好點了嗎?你要什麼?”

  江姐睜大著眼睛,眼珠不停地轉動,她微笑了。“漱漱口吧!”有人端來了一碗水。

  孫明霞站在江姐床邊,不如如何是好﹔半晌,她才想起手上拿著的一把信件。於是,她坐在江姐床邊說:“江姐,這些全是同志們給你寫的信,我念給你聽。”孫明霞拿起一封信,看了一下,說:“這是樓下二室全體同志寫的。”

  “樓下二室?葉挺同志囚禁過的牢房?”

  江姐問了一句。當她看到孫明霞不斷點頭時,臉上閃過一絲幸福的光輝,又輕輕問道:“他們說什麼?”孫明霞朗讀著:

  “親愛的江姐:

  一個多月來的嚴刑拷問,更顯示出你對革命的堅貞。我們深深地知道,一切毒刑,隻有對那些懦夫和軟弱動搖的人,才會有效﹔對於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它是不會起任何作用的。

  當我們被提出去審問的時候,當我們咀嚼著兩餐霉米飯的時候,當我們半夜裡被竹梆聲驚醒過來、聽著歌樂山上狂風呼嘯的時候,我們想起了你,親愛的江姐!

  我們向黨保証:在敵人面前不軟弱,不動搖,決不投降,象你一樣的勇敢,堅強……”

  “這是樓三室……這是樓下七室。”

  孫明霞一封一封地把信念給江姐聽。

  江姐一邊聽著,一邊淌著激動而興奮的眼淚。當她聽完幾封信以后,用舌尖舐了一下破裂的嘴唇,眼淚花花地說道:“黨太好了,同志們太好了,我算不了什麼。”江姐輕聲地說:“我們的榮譽屬於黨啊!同志們的這種鼓舞,這種戰斗的力量,我應該和同志們共享。”江姐心裡的高興,不僅由於同志們對她的鼓舞,不僅由於自己戰勝了毒刑的考驗,當敵人追究游擊隊的活動時,她知道了叛徒的下落,這也是使她高興的事,因為重慶地下黨和農村游擊隊,再不會被叛徒出賣了。雖然敵人因而震怒,更急於從她口裡找到黨的線索,可是她想到黨的安全已不再受威脅,便覺得忍受毒刑並不是十分痛苦的事了。

  孫明霞又拿起一封信說:“這是樓七室寫的。”她拆開信封,展開信箋看了看,說道:“樓七室的同志說,許雲峰同志托他們向你——江姐問好!”

  “許雲峰……”江姐閃動著激蕩的淚眼,仿佛看見了那崛立在鐵門邊,用戰斗的歌聲,庄嚴地激勵著自己的戰友。“許雲峰同志,你是我們的榜樣。我們都應該向你學習,向你致敬!”

  “江姐,你太興奮了,休息一會兒吧。”

  “是該興奮啊,我們這裡,有著多麼堅強的黨,多麼堅強的戰友!”

  “江姐……”孫明霞望著江姐轉向對面的目光,輕聲地問。“你要什麼?”

  “我們的孩子在動,她大概睡醒了?”

  “真的醒來了,你看,她睜著一雙多逗人愛的眼睛!”李青竹說著,從身旁抱起那眾人心疼的乳嬰,遞給了孫明霞,讓她抱到江姐面前。

  “可憐這孤兒,一生下來就失去了父母……”是誰低低嘆息了一聲。

  “不應該難過。”江姐用流著血的雙手,接過了乳嬰,緊緊抱在懷裡。

  “孩子是我們的。我們都是她的父親,母親。”

  乳嬰依戀地坐在江姐懷裡,幼稚的小嘴甜甜地笑著,她把小小的手兒伸進了嘴,流著涎水吮吸著。

  “孩子的父親,留下了姓名嗎?”江姐問了聲周圍的同志。“沒有。”李青竹躺在對面低聲回答:“她在這裡剛住了幾天。隻知道她們夫婦是從昆明押來的,她不願意暴露案情。臨終的時候,我問過她的姓名。”李青竹回憶著,聲音漸漸升高:“她隻微微一笑。說了一聲:‘我是共產黨員’。”“共產黨員……”江姐噙在眼裡的熱淚,滴落在乳嬰圓圓的臉蛋上。

  這時,李青竹又從身畔摸出了一張揉皺了的紙片。那是孩子的父母留下來的。孫明霞接過來,把它展開,送到江姐面前。李青竹接著說:“這是孩子的爸爸留下的遺物。”

  江姐點了點頭,目光落在那依稀可辨的字跡上。看著看著,一陣激情,在江姐心裡回旋沖擊,她輕聲念著: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難,我們願——願把這牢底坐穿!

  …………

  接連吟詠了幾遍,江姐抬起頭來,微笑著說:“現在我才明白,為什麼老許要給孩子取這樣一個名字……”

  “監獄之花!又美,又親切。”孫明霞插了一句。“監獄之花!”江姐的睫毛上凝閃著喜悅的淚珠,不顧創痛,緊抱著乳嬰,怡然地笑了。

  “江姐!”牢門邊一個聲音傳來,“從昨天晚上,男牢房的戰友們,就守候著你,他們正渴望知道你的消息。”

  江姐抱著孩子,靜靜地想了一下,便對身邊的孫明霞說道:

  “我真感謝同志們的愛護。明霞,你幫我寫一封回信吧。”

  江姐一個字一個字清楚地口述著回信,孫明霞坐在旁邊仔細記錄著她的話。……晚上,通過牆頭上的秘密孔道,渣滓洞每間牢房的戰友,在暗淡的獄燈下,傳閱著江姐動人心弦的回音。人們靜坐在黑暗中,卻像在陽光照耀下一樣,背誦著江姐信中光芒四射的詞句:

  毒刑拷打是太小的考驗!

  竹簽子是竹做的,共產黨員的意志是鋼鐵!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黨史大事記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1999年 1998年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經典著作 重要文獻
重大事件 重要理論
黨課教材 知識問答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