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我所經歷的上海世博會申辦工作

徐匡迪  口述   汪文慶  劉一丁  整理  2011年05月30日17:22


  今年5月,上海世博會就要開幕了。這將是綜合類世博會第一次在發展中國家舉辦,舉世矚目,中央領導同志曾多次指示要求辦好。我不禁想起世紀之交,作為上海市市長、上海世博會申辦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參與領導申辦工作的那段經歷。事非經過不知難,其中有些情況,給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世博會是與奧運會、世界杯足球賽並列的世界三大盛會之一,不僅對經濟增長、科技進步起到促進作用,還有助於提升舉辦國的國際形象,提高國民素質,推動多元文化的交流和融合。

  中國參與世博會活動的歷史很早。在1851年首屆倫敦世博會上,上海商人徐榮村以自己經營的12包中國特產“榮記湖絲”參展,引起轟動並奪得金、銀兩項大獎。1982年重返世博會后,新中國參加了在國際展覽局注冊的歷屆世博會,並於1999年首次舉辦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吸引了95個國家、地區和國際組織參展。

  上海考慮申辦世博會,可以追溯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1984年,日本友人提出在上海舉辦世博會的建議。翌年,在上海政協會議上,一位香港籍的政協委員再次提出上海申辦世博會的建議。香港籍的上海政協委員,很多是從上海出去的企業家,對上海有很深的感情。他們建議通過舉辦世博會來重振上海國際大都市的雄風,讓全世界的目光再次向上海聚焦。上海市委、市政府對這個建議很重視。市政府曾分別於1984年、1988年責成有關部門對申辦1989年世博會和1993年世博會做過可行性研究。汪道涵市長請了一些教授,還有一些委辦的負責人,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專門研究上海辦世博會需要哪些硬件、軟件,需要多少經費等問題。當時我在上海工業大學任常務副校長,也參加了這個研究小組。但由於1986年、1989年相繼發生兩次學潮,領導同志注意力轉移,把主要精力放在繼續推進改革開放、維護社會穩定上,申辦世博會的事情就暫時擱置了起來。

  1992年10月,在上海市委的一次書記辦公會上,吳邦國書記、黃菊市長又提出再研究一下申辦世博會的事情。當時我是上海市副市長兼市計委主任、黨組書記,他倆指定由我帶一個小組去韓國考察大田世博會的籌備工作,看看舉辦世博會到底有什麼硬件、軟件要求。

  到韓國以后,首先讓我們很驚訝的是世博會並不在漢城(后來更名首爾)和釜山這兩個韓國第一、第二大城市舉辦,也不是在交通便利的仁川舉辦,而是在韓國一個小城市大田舉辦。為此,我們詳細詢問了他們選擇大田的原因,而且親自到現場去看了,發現韓國人是希望通過辦世博會形成一個像日本筑波、美國硅谷那樣,以IT產業為中心的新興科技城市。大田所有的建設都是圍繞著這個考慮展開的。韓國投入了很大的力量,為辦世博會專門修了高速公路、高速鐵路。我們去的時候,路還沒有修好,從漢城到大田要坐兩個半小時的汽車,他們說路修好以后,從機場到大田隻要45分鐘。當時大田除了展館還建了不少輔助的生活設施,但都不是很大,在世博會期間接待來訪的客人,世博會后變成公寓,給來這裡創業的年輕人居住。

  這次韓國之行,我印象比較深的有兩點:一是基礎設施非常重要,辦世博會對硬件的要求很高。二是韓國人很有創意,世博會之后,所有新建的設施都將成為新興科技城市的起點。

  從韓國回來以后,我們向上海市委作了匯報。大家覺得當時困擾上海的事情還很多,浦東開發剛剛起步,到處修路、建橋,還是一片大工地。浦西中心城區的交通狀況很差,從虹橋機場到靜安區需要一個小時。如果我們的基礎設施沒有大的改善,不拿出一個新的城市面貌展現給世界,世博會的參觀者來了以后怨聲載道,就達不到舉辦世博會的目的了。

  有鑒於此,我們決定先做好准備工作,當時著重做了四件事情:

  一是搞好市內交通,讓老百姓出行較為通暢。高架路是市內交通建設的一個重點,先后建了南北高架、東西高架,還有內環線的高架。地鐵一號線當時即將竣工,決定馬上建設從靜安寺到陸家嘴的二號線。當時過江的大橋已經有了,又增加了延安東路的過江隧道,大連路的過江隧道也在加快建設。此外,我們還修了從虹橋機場一直到浦東的快速通道。

  二是加快浦東新區開發,樹立上海改革開放的新形象。當時城市規劃已經確定,外灘的37棟維多利亞式建筑作為上海的地標全部保留,同時加上泛光工程,使這些建筑成為上海的歷史、人文形象。但這些畢竟是上海開埠時外國人在租界裡投資建設的。我們需要樹立屬於新中國的新上海形象,體現改革開放、面向21世紀的中國面貌。陸家嘴正好在外灘對岸的浦東,我們當時考慮要把從南浦大橋到陸家嘴這一段1.5公裡的浦東岸線盡快開發建設起來,而且比對面上海外灘的老建筑要新、要高。1992年秋東方明珠電視塔已經拔地而起,香格裡拉飯店正在建設,我們確定馬上要建金茂大廈。同時圍繞上海証券交易所四周,30層左右的各銀行、保險公司的大樓也都建起來了。浦東開發實質性的推進后,才能形成一個和浦西相呼應、更有震撼力的城市形象。

  三是建成滬杭、滬寧高速公路。辦世博會肯定要吸引人來參觀,但世博會和奧運會不一樣。奧運會每四年一次,前后就二十多天,觀賽的機會難得,而且作為競技體育,有國家之間的競爭,比較吸引眼球,特別是自己國家的球隊或者運動員比賽的時候,觀眾更有激情,場館的上座率是有保証的。而世博會舉辦的時間是六個月,要保証場館人流始終比較飽滿,很不容易。世博會的參觀者有來自全國各地的,也有來自國外的,但華東地區,特別是周邊的江蘇、浙江一帶的一億四千萬人,是我們瞄准的主要對象。他們可以做到早上來參觀、晚上回去,不需要住宿,花費較少。因此,我們必須盡快建成滬杭、滬寧高速公路。

  四是建設浦東國際機場。上世紀90年代中期虹橋機場周邊已被建筑物包圍,改擴建不易。而所有的國際性大城市幾乎都有兩個以上的國際機場,像倫敦、東京、巴黎都有兩個,紐約有三個,上海僅有一個機場滿足不了龐大的客流量需求。因此,我們決定加快浦東國際機場建設,這樣上海兩個機場一東一西,相距40公裡,不僅可滿足客流快速發展的需求,還可在霧天、雷雨天等惡劣天氣時,互為備降。浦東國際機場建設相當超前,主跑道我們當時搞到了四公裡,即使像A-380這樣的大飛機起降也沒有問題。

  除了以上四項重點工程,我們還著重抓了市容、市貌建設,棚戶區改造等基礎設施建設。

  在這中間,還有一個思想認識深化的過程。比如說,我們逐漸認識到世博會不同於一般的國際貿易促銷和洽談招商,和專業性的工業博覽會、廣交會、文博會也不完全一樣,更不是各國的成就展。世博會主要是圍繞人類所共同關心的一些問題,探討如何解決得更好,側重於展示各國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理念和科技人文成果。比如韓國大田世博會主題是“創意的未來”,韓國人展示的就是怎麼樣來創意。葡萄牙舉行的世博會主題是“人和海”。葡萄牙是歐洲一個小國,但從近代以來卻又是一個航海大國,在地理大發現中表現尤為突出,所以葡萄牙人在世博會上主要講人和海怎麼樣和諧相處。德國漢諾威世博會強調的是創新,展出了很多創新的東西。

  因此,我們當時就感覺,上海的硬件設施正在逐步完備,但要申辦世博會還要注意城市發展中的人文環境理念。一個國際化大都市應該是一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因此,我們在各種文化、體育設施的建設上花了很大的投資,也取得不錯的成效。上海大劇院成為能吸引世界各國頂級藝術家和藝術團體前來演出的地方。很多在上海設有分公司的跨國企業,也往往選擇演出季在這裡召開董事會。另外,上海博物館被評為世界上僅次於大英博物館、大都會博物館和盧浮宮博物館的第四大博物館,成為城市的另一個亮點。與此同時,在第八屆全運會后,各種全國和國際性體育賽事也越來越多地在上海舉行。

  世紀之交,上海市區面貌有了很大的改變,特別是在交通和文化、體育活動基礎設施方面尤為明顯,使上海的知名度顯著提高,正在向國際性大都市靠近。我們認為,上海申辦世博會的條件已基本成熟。天時、地利、人和皆備:一是中國已從傳統的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從封閉、半封閉向對外開放轉變,並已成為世貿組織正式成員國。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以及市場化和國際化成為世界矚目的焦點。1999年成功舉辦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和2001年成功申辦北京奧運會,更進一步吸引了世界的目光。此可謂天時。二是上海具有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既是中國對外開放的前沿,又擁有廣闊的腹地,具有良好的經濟發展條件,為承辦世博會提供了堅實的基礎。此可謂地利。三是中央政府全力支持,同時上海科技、教育相對發達,市民素質較高,為舉辦世博會提供了良好的軟環境。此可謂人和。

  同時,對於申博來講更為直接、更為重要的是,1999年上海成功舉辦全球《財富》論壇,參會的跨國企業在歷屆《財富》論壇中最多﹔2001年又成功舉行了上海合作組織五國首腦會議,以及APEC部長級會議暨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領導人、千余名部長、上萬名代表出席。這些各國政要、世界500強的大企業家對上海的快速發展驚嘆不已。我們也從中積累了舉辦大型國際性會展活動的經驗,大大增強了申辦世博會的信心。

  當時准備申辦2010年世博會的城市,還有韓國的麗水、俄羅斯的莫斯科、波蘭的弗洛茲瓦夫、墨西哥的墨西哥城(后改為克雷塔羅)、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后沒有正式申請)。這些城市各有特色,都有很強的競爭力。但是我們認為上海更加蓬勃向上,有信心申辦成功。

  1999年我作為上海市市長,2月12日在上海市外經貿委呈報的《世界各城市申辦2010年世界綜合性博覽會的情況》上批示:我們想,上海可結合浦東博覽中心的建成,爭取承辦2010年世博會。上海市委對這個意見表示贊同。5月3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第34次常務會議作出決定:申辦2010年世博會,並成立上海市2010年世博會申辦工作籌備小組。

  作出申辦的決定以后,首先是要取得中央的同意和支持,並確定具體的申辦方式。市委、市政府決定由我帶隊到北京匯報。

  我們先到江澤民主席那兒匯報。江主席詳細聽了我們的想法以后,贊成上海申辦世博會。他說,這個事情很好,國家層面上我是支持的,但是具體操作還得國務院出面,你們去找朱總理。

  朱?基總理也很支持上海申辦世博會。他說,這個事汪道涵同志十年前就籌劃過了,關鍵是你們要找好切入點,確定好世博會的宗旨和內涵。申辦的具體方案,可以找國務委員吳儀商量。

  后來,我們找到吳儀,一起商量申辦世博會的具體辦法。吳儀明確干脆地說“世博會是國家項目”,由國家主辦、上海承辦,這與奧運會不同,奧運會是城市申辦、城市主辦。因此,我們一致同意,申辦世博會應由中央政府出面申請,專門成立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申辦委員會,而具體工作交由上海承辦。

  之后,我們很快於7月21日向國務院正式呈交了申辦世博會請示報告。8月10日,國務院將此報告批轉給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由貿促會征求有關部委意見。11月15日至18日,國務院在上海市政府的請示和貿促會的意見上批示,建議同意上海申辦2010年世博會。12月8日,中國駐國際展覽局首席代表劉福貴宣布:中國政府支持申辦2010年上海世博會。由此,中國成為在國際展覽局會議上第一個提出口頭申請的國家。

  2000年3月17日,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申辦委員會正式成立。吳儀任主任委員,我和貿促會會長俞曉鬆任常務副主任委員。國務院各相關部委的負責人,擔任申辦委員會成員。5月15日,申辦委員會在北京召開情況介紹會,各國駐華使節和境外媒體駐京記者出席。吳儀鄭重宣布,中國政府全力支持申辦2010年世博會。當時,我作了主題發言,介紹了自1999年5月上海市政府作出申辦決定以來所做的准備工作,希望海內外朋友共襄盛舉,支持上海申辦世博會。

  經過緊張的籌備,上海世博會申辦工作領導小組於6月27日成立,由我任組長。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簡稱申博辦。7月19日,上海市召開申辦中國2010年上海世博會動員大會。我在會上作動員講話,強調了舉辦世博會的意義,提出了申辦工作的要求和部署。

  至此,2010年上海世博會申辦正式啟動,各項工作迅速全面展開。

  2010年世博會的申辦工作可以說是有史以來競爭最激烈的一次。上海要想脫穎而出,必須充分發揮自己的獨特優勢,抓好申辦的關鍵環節,扎實推進。

  為充分掌握信息,我們先后組團考察了德國、西班牙、葡萄牙、日本等舉辦過世博會的國家,學習他們的成功經驗,並且邀請國際展覽局的官員及有關專家和公關公司人士來訪講學。2000年7月,我還曾特地為此訪問德國漢諾威市,詳細考察了2000年世博會,並向漢諾威市市長討教辦世博會的經驗。

  在此基礎上,我們主要圍繞四個方面展開申辦工作:確定主題和申辦口號,選擇場地,申辦游說,組織群眾參與。這四個方面是我們申辦工作的關鍵環節,也是最困難的幾個問題。解決這些問題不是一帆風順的,這中間有爭論,也有反復。

  確定主題和申辦口號

  確定主題是申辦工作碰到的第一個問題。作為一種社會文化理念的交流,歷屆世博會都有各具特色的主題。我們申辦世博會的初衷,主要是提升上海城市國際化的形象,使上海的經濟社會發展更加得到全國、全世界的關注和支持。主題應該圍繞著這個中心來確定。同時,我們注意到,世博會歷史上還從來沒有以“城市”作為主題,而且往屆綜合類世博會,要麼在中小城市舉辦,要麼在大城市的郊區舉辦,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直接在特大型城市的中心城區舉辦過。因此,我們經過反復考慮,確定以“城市”作為主題。我們認為,從國際國內來講,這個主題都很有價值和時代意義。

  從國內來講,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大城市在經濟社會生活中的作用日益顯著。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國是一個典型的農業國,1949年隻有12%的人居住在城市,88%居住在農村。第一個五年計劃奠定了中國工業化的基礎,城市化率相應提高到1958年的22%。隨后,就是“大躍進”和三年困難時期,為渡過難關,中央不得不精減城市人口2000萬。在“文化大革命”中,大批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因此20世紀六七十年代城市人口基本穩定在18%—20%之間。等到1978年以后,因為知青回城,像上海就有80萬知青回城,城市化率有恢復性增長,達到了28%—30%。城市化進程真正比較快的是80年代中期,特別是1992年小平同志南方談話以后,由於傳統的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到城裡經商、務工和定居的人越來越多,城市化率一年提高一個百分點左右。到2008年,我們城市化率達到45.68%,將近一半。80年代的時候由於鄉鎮企業異軍突起,曾提出一個口號叫“離土不離鄉”,主張大力發展小城鎮,但從改革開放實際進程來看,大、中城市及周邊的城鎮群的發展更為顯著,在城市化進程中起主導作用。因此,圍繞大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怎麼樣在民族振興和現代化進程中發揮更大作用,實現共同富裕、社會和諧,展開交流,是非常有意義的。

  從國際來講,20世紀是城市化的世紀,21世紀城市化更有加強的趨勢,如何解決在城市化進程中遇到的各種問題,是各國共同面臨的嚴峻挑戰。1900年不到30%的人住在城裡,到2000年已超過50%,預計到2030年會有67%的人住在城市裡。隨著城市化的進程,現在世界上超過1000萬人口的特大城市每個大洲都有。我們曾經到一些國家和地區考察,感覺一個城市發展到一定規模,往往伴生“城市病”,大城市、特大城市尤其如此。“城市病”不單單是一般的交通問題、污染問題、就業問題,最突出的是貧民窟,建筑和基礎設施破敗不堪,還有大量流浪的人露宿街頭靠乞討為生。也不單單是發展中國家的大城市才有“城市病”,發達國家的名城如法國巴黎、英國倫敦、美國紐約也都有貧民窟,在街頭流浪的人也不少,我在國外考察時親眼見過。中國城市化率每提高一個百分點,就意味著1300萬人要進城,要解決這些人員各方面的需要,是很不容易的。現在總體上看我們城市的發展是健康的,人民群眾基本生活有保障,沒有出現大面積的“貧民窟”,也沒有那麼多流浪乞討的人,但交通問題、污染問題、就業問題相當嚴重,還有一些非常擁擠的“城中村”。通過世博會交流城市健康發展的辦法,共同探討城市的未來,相信各國都會感興趣。

  確定主題以后,就要圍繞這個主題提出口號。當時我們商量,因為申辦世博會首先要讓外國人理解,最好先有一個英文口號,然后再把這個英文口號翻譯成中文。當時共征集到全國25個省、市、自治區各行各業人士擬出的口號6141條,全國17個省市17所大專院校張貼出467幅海報。我們注意到,在一個國家,特別是在工業發展的時期,人們往往以摩天大樓的數量和高度來衡量一個城市的發展程度和先進程度,而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已把提高人的生活質量放在城市化的第一位。同時,我們考慮到各國價值理念、宗教信仰不同,要想全世界都能接受,意識形態色彩太強不行。因此,最終我們選的是“Better City,Better Life”,中文翻譯成“城市,讓生活更美好”。

  這個口號在網上搞了個調查,得到70%多的人投票支持,但也有人贊成別的口號,比如“上海——發展的龍頭”,因為當時浦東開發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對周邊地區帶動大。但是,這個口號外國人不會理解,他們可能會說“為什麼我要跟著你跑,不可能呀”。另外,這個口號過分偏重經濟,看不出你這個城市通過世博會,是怎樣改善人民的生活,怎樣把社會文化理念融合在一起的。還有人反問,“難道隻有城市生活更美好,鄉村的生活就不美好嗎?”實際上,我們還確定了幾個副主題,其中就包括“城市與鄉村的互動”。

  選擇場地

  具體在上海的什麼地方辦世博會,這是我們碰到的第二個問題。我們考慮,世博會選址要和上海的城市規劃銜接好,並同上海的可持續發展相協調,同時盡量少動遷居民,盡量不要去碰一些歷史性的建筑,盡量和上海城市功能的改造、舊城區改造相結合。綜合這些考慮,上海世博會場地最終選在南浦大橋——盧浦大橋之間的地區,橫跨黃浦江兩岸。場地所在及周邊區域集中反映了幾百年來上海城市發展的歷程。其北側有老城廂歷史風貌保護區,可使人感受到中國江南城市的韻味,與之毗鄰的外灘,則展示了上海在上世紀初至中葉的城市風採。而與外灘隔岸相望的陸家嘴金融貿易區,則是20世紀90年代上海崛起和希望的象征。

  當時選址地的黃浦江東岸是上海第三鋼鐵廠,西岸是江南造船廠。這兩個廠都是上海工業的“元老”,上鋼三廠曾誕生了中國近代第一座煉鋼平爐,江南造船廠則始建於19世紀60年代,資格更老。我們當時就決定這兩個廠整體搬遷。上鋼三廠與寶鋼合並,搬到寶山區羅涇鎮,由此可形成上海鋼鐵工業全部向吳淞地區集中的大格局。江南造船廠搬到長江口的長興島,利用深水岸線拓展船台面積,可大大提高造船能力。這樣,在市中心就空出了兩大塊地方,黃浦江兩岸各有幾平方公裡。當時我們還商定,一些歷史性的廠房,包括毛主席兩次視察過的上鋼三廠的幾個車間,江南造船廠最早的廠房和辦公樓都不拆,就在裡面辦中國近代工業發展史展覽。這兩個廠搬遷以后,市中心就基本沒有重工業了,以服務業、商業和信息產業為主,城市的污染減少,環境大為改觀。

  現在選擇的場地並不是唯一的方案,也有同志提出過別的方案,經歷了一個比較、反復的過程。一開始我們對外宣布的是在距離浦東國際機場十公裡左右的地方預留了一塊足以舉辦世博會的場地。最終,市委、市政府領導同志的意見比較一致,拍板確定了現在的場地。

  與場地相關的另一個問題,是要不要搞標志性建筑,這在當時爭論比較大。大家知道倫敦舉辦第一次世博會的時候,建造了水晶宮(1936年毀於一場大火)。這座歷史上第一座以鋼鐵、玻璃為材料的超大型建筑,不僅開創了近代功能主義建筑的先河,也成就了第一屆偉大的世博會。巴黎搞世博會的時候,建造了埃菲爾鐵塔,直到今天仍然是巴黎乃至法國的地標。芝加哥搞世博會的時候,建造了當時世界第一高樓西爾斯大廈。上海辦世博會,要不要建標志性建筑,建什麼標志性建筑,各方面意見不一。因為我們世博會場地位於黃浦江兩岸,有人提出建一座橋連接兩岸,作為上海世博會的標志性建筑。相關的具體方案提出了好幾個,比如其中一個方案提出,建一座有民族風格的廊橋,不通車,可以騎自行車或步行,兩邊是一些茶館、咖啡廳,可以在橋上看整個上海市的風景。但是后來我們覺得如果這座橋建成了可能會對江面航行產生不利影響,就擱置了下來。現在的方案是通過建設隧道把黃浦江兩岸場地連接起來。但是,有一點市委、市政府領導同志意見是一致的,即在展區不搞最高建筑,多功能的永久性建筑也盡量少搞,世博園區這塊土地的后續發展留給后面的人來考慮。我們如果建了很多永久性建筑,人家拆也不好,不拆也不好,可能影響上海的可持續發展。

  申辦游說

  當然,申辦工作最重要、最困難的,是要取得國際展覽局投票委員們的支持,最終獲得申辦權。你各方面准備得再好,如果委員們不理解、不支持也不行。要取得委員們的支持,准備一個好的陳述報告固然必不可少,但同時還要進行游說,同委員們交流,介紹上海的情況。

  中央領導親自領導、參與了相關工作,對爭取各國委員支持發揮了不可估量的作用。2002年3月,國際展覽局考察團對中國及上海進行實地考察。江澤民主席、朱?基總理分別會見代表團一行,鄭重表示:中國政府和人民有決心、有信心、有能力,把2010年世博會辦成歷史上最成功、最精彩、最難忘的世界博覽會。同年7月,吳儀率團參加國際展覽局第131次成員國代表大會,並作申博陳述。12月,李嵐清副總理、吳儀出席國際展覽局第132次會議,並作申博陳述,中國最終獲得了2010年上海世博會舉辦權。

  我們在游說工作中,非常注意爭取國際展覽局負責人的支持。我在上海工作期間,三次邀請國際展覽局主席諾蓋斯(第三次是名譽主席)、秘書長洛斯塞塔萊斯訪問上海。第一次是1999年11月,在參加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閉幕活動后,他們訪問上海。第二次是2000年4月,他們到上海參加浦東開發開放10周年慶祝活動。第三次是2001年4月,他們訪問上海。我們還邀請了很多國家世博局的局長、秘書長,特別是沒有城市參加申請的北美洲、非洲的委員來上海。每年上海市委、市政府領導出國訪問,也都帶著爭取訪問國支持我們申辦世博會的任務。2001年2月,我還曾專門向各國駐滬總領事、領事介紹中國申辦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情況。功夫不負苦心人,到2001年下半年,已有二十多個國家明確表示支持中國申辦世博會。

  2001年11月30日,我率領中國代表團,到巴黎參加國際展覽局第130次會議,這是我親身經歷的最重要的一次游說活動。我代表上海陳述申辦方案,發言的還有幾個人。其中一個是瑞士老外,他在上海已經住了六七年,而且買了房子,准備做一個上海市民。他說:我在上海這幾年,看到上海的變化日新月異,所以我選擇了在上海工作居住,上海值得你們投票。還有一個發言的是旅居法國的中國文藝工作者,他是從上海出去的,熟悉上海,講了一段對上海充滿感情的話。這兩個發言都用法語,很有人情味,體現了上海的開放、包容和國際化,委員們感到比較親切。其他幾個國家都是自說自話,說自己怎麼好怎麼好。倒是韓國找了幾個小學生,分別用韓語和法語唱了一首歌,也得了一些喝彩。

  組織群眾參與

  北京奧運會期間,群眾的支持和參與程度,志願者隊伍的規模和服務水平,可能在奧運會的歷史上都是空前的,得到了世界各國輿論和國內外觀眾的普遍贊揚。上海世博會怎麼吸引群眾參與,怎麼組織志願者隊伍,這些都需要很好地進行謀劃。

  老實說,我們一開始對發動上海廣大市民參與世博會有些擔心。首先奧運會在大型國際活動當中影響力數一數二,而且作為一種競技體育,容易激發群眾的愛國主義激情,無論是組織啦啦隊,還是志願者,都相對比較容易。而世博會長達六個月,更多的是社會文化理念的交流,要做到北京奧運會那樣的群眾動員和參與程度是很不容易的。另外根據我的親身體會,北京人和上海人的確有很大不同。北京人都很講政治,為了國家的榮譽什麼困難都可以克服。上海人從近代開埠以來,在市場經濟中熏陶了一兩百年,法制意識比較強,自主意識也比較強,很注意維護自己的權利,什麼事都講究依法辦事。比如2001年在上海召開APEC會議,當時剛好是“9·11”事件之后不久,美國人緊張得不得了,連下水道井蓋上都要求站著警察,生怕從裡面突然冒出一個人來。為了安全起見,減輕交通壓力,上海市政府決定放兩天假。大部分人對此是支持的,但也有不少中小企業和個體工商戶不高興,認為影響了生產經營,意見很大,要求政府給予補償,至少要少收兩天稅。因此,當時我就想,上海要辦成一屆成功的世博會,沒有群眾支持是不行的,一定要動員群眾積極參與、支持。

  在申辦過程中,組織群眾參與主要是四個方面:

  一是積極爭取群眾對世博會的理解和支持。世博會長達六個月,場地就在市中心,難免會對群眾生活帶來種種不便。因此,群眾參與首先是一種理解、支持。申博辦充分利用電視、電台、網絡等多種媒體,通過現場交流、舉辦知識競賽、參加節目等方式,宣傳介紹世博會,取得了較好的效果。

  二是動員群眾直接參與申博工作。比如上海教育考試院將2000年上海語文高考作文試題定為“請為2010年上海世博會確定一個主題,並加以論証”。全市有8萬多考生參加了該年度的考試。9月,申博辦召開由部分高考考生及專家參加的關於世博會主題的座談會,並通過世博網開展世博會主題網上征集活動。這些活動效果是不錯的。我認為今天也應該讓群眾參與展館的設計和館內互動活動。我有一點擔心,就是可能有的省、市把一個場地分成多少塊,交由各個企業單位包干,分別展示自己的品牌商品。這樣的話,商品交易會的味道出來了,文化品位就降低了。

  三是養成廣大市民世博會主人的心態,人人參與接待參觀世博會的朋友。比如說,世博會期間,肯定有很多來自全國各地和外國的參觀者,到上海要問路,但上海人從小受的傳統教育是自己管自己的事,不要多管別人的事,對問路往往愛答不理的。我感覺,如果市民仍持這種心態,世博會是很難辦成功的。我曾經在北歐工作生活過一段時間,當地人對外國游客非常熱情,你如果問路,他不但詳細給你講路線,還要問你聽清楚了沒有,甚至還會陪你走一段。上海人要改變觀念,要有海納百川的思想。當然,現在的上海已經不同於往日,已經變了很多,越來越有包容的氣度。否則,上海就不會有今日的發展,更不會有明日的進步。

  四是吸引一些年輕的志願者。申辦期間,我們請了一些大學生代表參與有關活動,包括出席國際展覽局全體大會,影響不錯。世博會舉辦期間,也可以像北京奧運會那樣,組織志願者參與服務工作。世博會舉辦的時間雖然比較長,但我想輪流組織大中院校的學生參與,每個人做一個星期的志願者是不會有問題的。對於志願者來說,參與世博會服務可以增加自己服務社會的意識,鍛煉自己的社交能力,積累一些如何和來自四面八方的人打交道的經驗。我想,這個機會是極其難得的,對於他們中間多數人來說一生可能也就這一次,一定比單純課堂學習的收獲要大得多。

  通過各種努力,民眾對世博會申辦的支持度比我預想的要好得多,為申博成功加了不少分。據2000年申博辦委托上海市城市經濟調查隊在全國范圍內組織社會民眾對申博的態度調查,90%以上的人認為我國政府有必要申辦、有能力舉辦世博會。著名的蓋洛普調查也顯示,中國申博的民眾支持率超過了90%。


  2001年底,我離開上海,到北京工作。但一直以來,我始終關注著世博會。世博會馬上就要開幕了,我想談兩點思考。當然我的認識還是比較膚淺的,大家可以一起來討論。

  一是要不斷深化對世博會的主旨、口號的理解和認識。我們獲得世博會的舉辦權是2002年,翌年胡錦濤同志在十六屆三中全會上提出科學發展觀。前面已經提到,我們申辦世博會的初衷是向國內外展示上海的形象。現在看來,從科學發展觀的角度理解世博會,認識會更深入。世博會不僅僅是為了展示上海,更是要展現我們國家21世紀的發展道路。實際上“城市,讓生活更美好”,就是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的體現,把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生活質量提高、生態環境保護這些方面結合起來,最終的落腳點是“讓生活更美好”。2009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特別提出把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放在重要位置。原來那種粗放型的增長方式,確實是遇到資源和環境的瓶頸了。特別是哥本哈根世界氣候大會之后,我們的壓力很大,中國的碳排放,盡管人均排放量剛剛超過世界平均水平,但是總量已經是世界第一了。如果我們不高舉科學發展的旗幟,很難得到全世界人民的支持和理解。

  二是要加強科技創新,中國的場館展示一定要有創意。國際展覽局有句著名的口號叫做“一切始於世博會”,因為世博會歷來是各國展示最新發明、最新科技成果的盛會,它的每一次舉辦,都在科技、文化藝術、建筑和生活方式等各方面,引領了時代的發展。例如,在1851年第一屆英國倫敦世博會上,留下了建筑史上有名的水晶宮,初次展示了蒸汽機和電報。我相信,在上海世博會上各國的展覽一定會很精彩。前一段,我接待了北歐國家芬蘭、瑞典、丹麥、挪威的幾位大使,他們向我介紹了各自國家在世博會上准備展示的內容。我聽了以后,覺得他們的很多想法值得我們借鑒。比如瑞典大使說,瑞典最大的成功之處是教育,92%的人接受過高等教育,而且他們的教育是創新型的教育,從幼兒園開始,就組織辯論,小朋友向老師提不同意見,不是像中國小朋友那樣,手放在后面老老實實坐著,老師說一句,重復背一句。因此,瑞典准備在世博會上搞遠程教育的演示,讓瑞典的小朋友和中國的小朋友互動。這種設想非常有創意。我擔心別的國家展館的面積很小,但是很新鮮,很有創意,大家願意去看。中國的展館很宏偉、龐大,裡面都是大機器、大設備,而缺少創意的啟迪、心靈的火花。但願我的想法是杞人憂天,根本不符合事實。最后,我衷心地希望上海世博會開啟中國新的一頁、世界新的一頁。

  (摘自百年潮2010年第4期)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視頻報道更多>>

讀點黨史更多>>

《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是繼《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出版以來的又一部中國共產黨歷史基本著作,反映的是中國共產黨1949年—1978年的歷史。

黨史工作論壇更多>>

主辦期刊更多>>

中共黨史出版社更多>>

出版社簡介中共黨史出版社直屬於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是一家具有鮮明特色的中央級社科類專業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