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尋找方志敏遺骨二十年

劉勉鈺  2011年05月30日19:20


  方志敏就義后,黨和人民給予他高度評價。新中國成立以后,尋找方志敏遺骨、修建方志敏烈士墓,成為廣大人民的心願。方志敏堂弟方志純受江西省委、省政府委托,為辦好此事殫精竭慮。但由於種種原因,此項工作竟花了20年時間才完成。

  方志敏就義前后

  方志敏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贛東北革命根據地和紅十軍的主要創始人、領導人,曾任中共閩浙贛省委書記、閩浙贛省蘇維埃政府主席、紅十軍團軍政委員會主席等職,系中共六屆中央委員、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團成員。1935年1月,他奉命率抗日先遣隊北上,途中遭到國民黨軍隊重重包圍。由於雙方力量對比懸殊,加之部隊彈盡糧絕,經過幾天血戰,損失慘重。在折回根據地過程中,方志敏為了接應后續部隊,再次陷入敵人的圍困之中。方志敏因患病體虛暈倒在懷玉山隴首村高竹山上。1月29日,由於叛徒出賣,不幸被國民黨軍獨立四十三旅所部抓住,當晚被關押在駐隴首村的該旅某團團部,1月31日被移至上饒贛浙閩皖邊區警備司令部關押。2月2日,國民黨軍用4輛鐵甲車將方志敏押至江西省會南昌,囚於“委員長駐贛行營綏靖公署”軍法處看守所。敵人為了使方志敏屈服,對他軟硬兼施:先是在南昌豫章公園舉行“慶祝生擒方志敏大會”,公園四周架好了機關槍,給方志敏戴上手銬腳鐐,押在鐵甲車上示眾﹔繼而召開了國民黨軍“剿匪”陣亡將士大會,似乎要把方志敏等人做祭品﹔接著又有國民黨當局的黨政軍要人到獄中“看望”,勸說方志敏要“識時務”﹔后來又將方志敏妻子繆敏抓到監獄,以“夫妻相見”為誘餌,企圖軟化方志敏。方志敏識破了敵人的陰謀詭計,同敵人展開了針鋒相對的斗爭。方志敏在獄中寫道:敵人“用威逼利誘的方法勸我們投降,以便更大的破壞革命”,“來動搖正在艱苦奮斗的紅軍和群眾的斗爭決心”。他機智地利用敵人要他寫“交代”提供的紙和筆,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寫下了《可愛的中國》、《清貧》等傳世精品。經過半年之久,敵人企圖使方志敏投降變節的各種圖謀都失敗后,於1935年8月6日,在南昌下沙窩將方志敏秘密殺害。

  方志敏犧牲以后,黨中央和共產國際給予他極高的評價。1935年8月,在莫斯科召開的共產國際七大上,全體代表為方志敏烈士默哀。中共代表在大會上作的《論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的革命運動與共產黨的策略》演講中,特別贊頌了方志敏忠貞不屈的革命精神。9月,蘇聯《真理報》發表《方志敏——中國人民的英雄》一文,贊揚方志敏偉大的一生。12月9日,中國共產黨在法國巴黎創辦的中文報紙《救國時報》創刊號上,刊載了方志敏獄中遺著《我們臨死以前的話》,將它稱之為“抗日烈士方志敏之遺書”。1936年1月,《民族英雄方志敏》一書出版。1937年1月24日,在延安出版的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斗爭》第122期上,特別出版了“紀念民族英雄方志敏”專號。許多領導同志撰文,熱情謳歌方志敏的豐功偉績。1940年,葉劍英讀了方志敏獄中遺著《我從事革命斗爭的略述》后,在方志敏烈士遺照上題詩:“血染東南半壁紅,忍將奇跡作奇功。文山去后南朝月,又照秦淮一葉楓。”

  方志敏是毛澤東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授課時的學生。北伐戰爭勝利后,毛澤東在南昌、武漢多次接見方志敏,並邀請方志敏到武昌農民運動講習所講課。毛澤東對方志敏的創造精神評價很高。1930年初,毛澤東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中寫道:“朱德毛澤東式、方志敏式之有根據地的,有計劃的建設政權的,深入土地革命的,擴大人民武裝的路線是經由鄉赤衛隊、區赤衛大隊、縣赤衛總隊、地方紅軍直至正規紅軍這樣一套辦法的,政權發展是波浪式的向前擴大的,等等的政策,無疑的是正確的。”1934年1月,毛澤東在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上又表揚方志敏領導的贛東北蘇維埃政府的工作,說:“贛東北的同志們也有很好的創造,他們同樣是模范工作者。”他在延安得知方志敏犧牲的消息后,深為悲痛,交代有關人員照顧好其遺屬。當方志敏夫人繆敏及兩個兒子來到延安后,又親自接見他們,鼓勵他們努力學習,繼承方志敏遺志。組織上后來把方志敏的兩個兒子送往蘇聯學習。繆敏在毛澤東的鼓勵下,在中央婦干班學習,因成績突出,毛澤東特獎給她一個筆記本,並在內頁署名題詞:“沒有什麼困難可以阻礙人們前進的,隻要奮斗,加以堅持,困難就趕跑了。”

  朱德在延安也接見了繆敏,很關心她的學習與生活。1939年秋,周恩來在莫斯科治病時,接見了正在蘇聯學習的方志純,一見面就問:“志敏同志的后代怎樣?”方志純將所知道的情況向周恩來作了匯報。周恩來才放心地說:“好,找到了就好!”

  共產國際對方志敏的事跡也很關切。一天,共產國際的同志把方志純找去,開口就問:“你是方志敏的弟弟嗎?”方志純答:“我是方志敏的堂弟。”接著,他們詳細詢問方志敏的家庭、子女、生平、歷史,以及贛東北蘇維埃的創立和發展情況。方志純一一作了回答,並將方志敏的照片遞給他們。他們看了方志敏的照片以后,贊不絕口:“了不起!”“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

  方志純受命尋找烈士遺骨

  方志敏為中國人民革命事業作出了杰出貢獻,黨和人民沒有忘記他。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多次說起方志敏。一次,毛澤東在浙江登莫干山休息時,就對時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汪東興說:“你們弋陽出了一個人民英雄方志敏”,“方志敏同志是有勇氣、有志氣而且是很有才華的共產黨員,他死的偉大,我很懷念他。”“方志敏在獄中的遺作,是一部贛東北地區人民革命的斗爭歷史,是一個共產黨員革命意志、情操和高尚人格的寫照,是不朽之作。”

  1952年,方志敏在獄中所著《可愛的中國》公開出版,並被選入中學教材,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

  1955年,中共中央作出尋找方志敏遺骨的決定。根據劉少奇的指示,江西省委、省政府成立了“方志敏烈士遺骨調查小組”,由省委第一副書記、副省長方志純任組長。

  江西省委之所以決定由方志純負責,組織專門機構尋找方志敏遺骨,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方志純當時擔任江西省委第一副書記、江西省第一副省長,分工負責民政工作,並曾兼任過江西省第一任民政廳廳長,不但情況熟悉,而且屬於他的工作職責范圍。早在1950年3月25日,由邵式平、范式人、方志純簽署的江西省人民政府《關於清明節開展紀念革命先烈活動的通令》,轉達了中央內務部指示,其中說到“立烈士碑,烈士陵園”之事,深得民心。二是,方志純是方志敏烈士的堂弟,兄弟二人感情非常深。方家是個大家庭,也是個滿堂英烈的革命家庭。方志敏、方志純的祖父方長庚,生有七男二女,七個兒子依次為高顯、高享、高翕、高漢、高雨、高文、高武﹔兩個女兒叫祝英、祥英。方志敏的父親是老三高翥,方志純的父親是老大高顯。方志敏比方志純長6歲,兩人從小情同手足。方志純長大以后,方志敏把他引上了革命道路,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家鄉協助方志敏創建團組織,開展農民運動,共同創建贛東北革命根據地。

  對方志純來說,尋找方志敏的遺骨,給方志敏建墓立碑,不但是組織上分配的任務和人民群眾的要求,更是自己由來已久的心願。不論是作為分管民政工作的省領導,還是作為烈士的堂弟,他都有責任、有義務去辦好這件事。

  但是,由於方志敏犧牲已20年,方志敏遺骨究竟在哪裡,怎樣尋找,這些對調查小組都是未知數。經過多次研究,調查小組決定發動群眾,走群眾路線。先由調查小組向社會發出通告,說明尋找方志敏遺骨的意義,號召人民群眾積極提供線索。后來有人提出,方志敏就義前曾拍攝有照片,照相的人可能知道。調查小組經過一番周折,終於打聽到被國民黨當局指派到刑場拍照的人,是“真真”照相館的一名攝影師。“真真”照相館是當時南昌最有名的一家照相館。調查小組很快找到了那位攝影師。攝影師介紹說:方(烈士)殉難在下沙窩,他殉難的時候我在場。方烈士當時毫不畏懼,真是視死如歸,臨難前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可是,由於時隔太久,攝影師無法辨認准確的位置。后來又有人反映,方志敏犧牲后,國民黨當局曾讓人用一口薄棺材掩埋了他。調查小組很快又找到了兩個當事人。在他們的帶領下,挖了許久,也沒有結果。還有人提供一條線索:方志敏臨刑時戴著腳鐐,他的遺骨應該會有鐵鐐相伴。

  正當尋找工作一籌莫展之時,情況出現了重大轉機。1956年,江西化纖廠在南昌下沙窩破土動工興建。一天,基建工人在挖地基時,偶然挖到了一堆骨骸,而且旁邊伴有一副腳鐐。他們馬上向有關部門報告。方志敏遺骨調查小組得知消息后,喜出望外。他們立即指派專家和有關人員趕赴現場,進行實地勘察。專家們小心翼翼地將腳鐐周圍的大小79塊骨頭和一副生鏽的腳鐐收集起來。

  工作有了初步進展,方志純非常高興。為了核實腳鐐是誰戴的,必須找到當事人。於是,方志純指示省政府辦公廳,以江西省政府的名義給浙江東陽北麓中學發一封加急電報,邀請該校英語教師凌鳳梧速來南昌。凌鳳梧當年是南昌綏靖公署軍法處看守所所長,曾奉命對方志敏“勸降”。綏靖公署主任顧祝同親自告誡他,這是蔣總裁(蔣介石)的意思,馬虎不得。但通過一段時間與方志敏的接觸,凌鳳梧被方志敏的浩然正氣所折服。方志敏在獄中曾這樣開導他:“你是個品格踏實本分之人,我們共產黨一向很尊重這種人。你應遠離國民黨官場,否則是要吃虧的……”凌鳳梧接受了方志敏提出改換沉重鐵鐐以減輕痛苦的要求,並向軍法處請示,但未獲准。接著,他又以“便於勸降”為由,再度請示軍法處,才給方志敏換上了一副較輕些的腳鐐。方志敏犧牲以后,獄警從囚室中搜出方志敏給“木吾兄(即凌鳳梧)”的簽條,感謝他為自己減輕鐵鐐。這樣,凌鳳梧因“通匪罪”被囚禁在軍法處看守所。他出獄以后,按方志敏的規勸,當了一名教師。

  凌鳳梧接電后很快來到南昌。繆敏熱情地將他接去(江西解放以后,繆敏回到南昌工作,任江西省總工會組織部部長)。凌鳳梧對繆敏說起方志敏赴刑場的情況:1935年8月6日,是個濃雲密布的清晨。看守所臨近的幾條大小通道上已緊急戒嚴。方志敏拖著鐵鐐已走到囚車跟前。他眼睜睜地看著囚車從自己身邊緩緩駛過。

  凌鳳梧到達南昌的第二天,就與繆敏及方志純等領導直奔下沙窩,進行實地勘察。他雙手托起那副在地下還套著兩根脛骨的鐵鐐,掂掂它的分量,用手指抹去一些剝落的鏽屑,仔細辨認鐐銬的型號。“就是這副腳鐐!敏弟啊敏弟……”面對一堆骨骸,凌鳳梧失聲痛哭。在場的方志敏親友悲痛萬分,一個個潸然淚下。

  調查小組將從下沙窩方志敏就義處小心翼翼收集到的殘缺不全的骨骸,共計79塊,裝在一隻大木箱子裡,送往江西省公安廳法醫室,請法醫鑒別這79塊骨骸。領導上把這一重任交給了青年法醫張偉納。

  張偉納先來到挖出骨骸的現場勘察。他在勘察中發現,掩埋骨骸的地方地勢較高,而且是黃泥土,現存的骨骸表面風化,骨質脫落,呈棕褐色。根據這種土質的情況推算,年限應在20年左右,與方志敏就義的時間大致吻合。

  為了准確鑒別烈士的遺骨,方志純、繆敏、凌鳳梧等人向張偉納提供有關方志敏的情況。方志純說:按我的身高類比,志敏的身高應約為1.80米。張偉納根據遺骸判定死者生前身高應為1.77米左右。這與志敏的實際身高基本相符。同時,兩塊脛骨埋在一個穴內,死者生前年齡在30歲至40歲之間。經過法醫的技術鑒定,隻有9塊骨骸是方志敏的遺骨。

  為了確保鑒定無誤,張偉納把遺骨帶到上海,於1957年12月28日交送當時的司法部法醫研究所,請求再次予以審定。法醫研究所所長張頤昌和法醫陳世賢都是張偉納的老師。他們與張偉納一起極其慎重地對遺骨進行各種復雜的技術鑒定。其間還得到法醫研究所顧問、蘇聯專家以及復旦大學人類學教研組長吳定良教授的幫助。專家們反復切磋,化驗分析,對遺骨的埋葬年限、性別、年齡、身高等進行了鑒定。經過檢驗和推算得出科學數據,結果証明張偉納的鑒定結論是正確的。

  1958年5月26日,法醫研究所的專家們正式簽署了鑒定書,宣告9塊遺骨確鑿無疑是方志敏的。

  方志敏遺骨被送回江西后,調查小組及有關同志向省委匯報了遺骨的認定經過和結果。方志純在《長街憶》一書中寫道:

  遺骨中,有髖骨兩塊,據此,根據恥骨的大小認定死者生前為男性。根據巴爾達沙和蘇萊氏表推算,死者生前年齡為30至40歲之間。這些是和志敏符合的。

  從遺骨中的股骨長度,按照馬樂夫裡埃氏表推算,死者生前身高應為1767毫米,從志敏犧牲前拍的照片的比例計算,志敏身高為1733毫米﹔從我的身高類比,志敏的身高,應為1800毫米。從這幾個數字看,和志敏的身高是相符的。

  腳鐐是不是志敏的呢?是的。當時,國民黨監獄重要犯人的腳鐐一般為10斤,后來由於看守所所長凌鳳梧先生同情志敏,便將他的腳鐐改為4斤。出土時,腳鐐因為鏽蝕隻剩下3斤,可見也是相符的。

  從骨質的鬆脆腐朽程度看,死者已掩埋20年左右。這和志敏犧牲的時間是相符的。

  據此,認定了這9塊遺骨便是方志敏烈士的忠骨。

  中共江西省委向黨中央報告了發現和鑒定方志敏遺骨的經過。中共中央及時批示安葬方志敏遺骨。

  血沃中華肥勁草

  江西省委准備在方志敏就義30周年之際,舉行隆重的遺骨安葬儀式。方志敏的親密戰友、江西省省長邵式平,在南昌市北郊梅嶺腳下的荒山禿嶺,為方志敏選擇了墓址。當時有人說,這個地方太寒酸。邵式平說:“就這裡好,志敏一生為人民,他不會侵犯群眾的利益,不會願意佔用良田做墓地的。”1965年,建墓工程終於完成。江西省委函請毛澤東主席為墓碑題字,毛澤東很快親筆題寫了“方志敏烈士之墓”七個大字,並謙遜地說:“已寫一張,不知可用否?”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了,方志純很快被打倒。其罪名之一,就是用贛東北革命根據地對抗中央革命根據地,用大茅山對抗井岡山。這場內亂影響到方方面面,連方志敏遺骨的安全都受到嚴重威脅。青年法醫張偉納懷著對黨的忠貞和對方志敏烈士的敬仰,將方志敏的9塊遺骨巧妙地放到水池下面,才使方志敏遺骨得以安全保存下來,后來又轉存於江西革命烈士紀念堂。

  1976年10月,黨中央一舉粉碎了“四人幫”,結束了長達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江西省委發出指示,重新抓緊方志敏墓的有關基建工程,早日安葬方志敏烈士遺骨。被囚八年之久的方志純此時已經得到平反,並出任江西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

  1977年8月6日,是方志敏烈士殉難42周年紀念日。江西省委在南昌市舉行了隆重的方志敏烈士遺骨安葬儀式。省市黨、政、軍負責同志及各界代表千余人參加了安葬儀式。當時的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都敬送了花圈。

  在安葬儀式上,方志純格外激動,他輕聲地說:“志敏,你知道嗎?為了尋找你的遺骨,為了安葬你的遺骨,我們先后花了20年!”他又一把拉住張偉納的手說:“謝謝你,謝謝你!偉納同志,你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方志敏墓落成后,方志純生前除了生病和特殊情況外,幾乎年年都要去那裡來看一看,回家以后還要撰文作詩以為紀念。1983年清明節,方志純掃墓歸來,老淚暗流,伏案作詩一首:“清明時節郊外行,路上紛紛掃墓人。青山處處埋白骨,一江綠水吊忠魂。”

  在方志敏犧牲50周年時,方志純寫了《志敏墓前的哀思——紀念方志敏同志犧牲五十周年》長文,其情之真切,看后讓人潸然淚下。他寫道:

  南昌市北郊,梅嶺山腳下,長眠著江西人民的優秀兒子——方志敏同志。

  志敏的陵墓修建在一個山崗的半腰上。站在志敏墓地前我環顧著陵墓的周圍:前邊是滔滔不歇的贛江,后面是綿綿不盡的山巒。一條長長的綠色甬道,從山腳一直通到山腰。兩行挺直翠綠的柏樹,排列在志敏的陵墓前。兩棵威嚴屹立的雪鬆,像兩個忠於職守的哨兵,長年累月地、默默地守護在志敏墓前。墓地周圍,是一片森森草木、香樟、青鬆、箭竹、灌木、蒿草、山花,它們年年月月,日日夜夜,子子孫孫,世世代代,無聲無息地在這裡簇擁著、陪伴著志敏……

  啊,志敏!你看這樟,可是我們村前小溪邊的樟?你看這鬆,可是我們村后小山的鬆?你看這竹,可是你贊嘆過的?你看這柏,可是你吟頌過的?

  志敏!你還記得嗎?你這面前的河流,是你曾經洗濯過的,那悠悠的清水,是不是容納著我們村前那明鏡似的塘水?

  你這身邊的土地,是不是你曾經攀跋過的?那綠草茵茵的大路,是不是和我們村后那芳草萋萋的山徑聯系著?

  這山,這水,這柏……勾起了我的思念:

  心有三愛,奇書駿馬佳山水

  園栽四物,蒼鬆翠竹潔梅蘭

  這是一副你少年時自擬的對聯,你寫了貼在我們村頭的廟門上。你還記得嗎?

  我可是一輩子都沒有忘記。

  我少時不懂這副對聯的含義,長大了,入黨了,干革命了,我才懂了,這是你高尚志趣和革命情操的寫照。

  你熱愛祖國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祖國的天地分外親,華夏的山水處處美,你在《可愛的中國》中,對中華大地的錦繡河山,作了淋漓盡致的描寫﹔祖國母親慘遭蹂躪,你發出帶血的呼喊。所以,你要為這片“佳山水”的新生而奮斗,而流血,即使是為之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鬆、竹、梅、蘭四物,歷來為名人志士所贊頌,以它們為描寫對象的詩詞歌賦,不計其數。由於階級不同,立場各異,遭遇不一,對鬆竹梅蘭的看法也不一樣,你以一個無產階級革命戰士的氣度,贊揚鬆之蒼勁,竹之堅韌,梅之高潔,蘭之清香。

  “假如我不能生存——死了,我流血的地方或者我瘞骨的地方,或許會長出一朵可愛的花來,這朵花你們就看作是我的精誠的寄托吧!在微風的吹拂中,如果那朵花是上下點頭,就可視為我對於為中國民族解放奮斗的愛國志士們在致以熱誠的敬禮!如果那朵花是左右搖擺,那就可視為我在提勁兒唱著革命之歌,鼓勵戰士前進啦!”

  志敏,這是你生前說的話,你還記得嗎?

  現在,在你陵墓前的小草坪上,有個小花圃,你看到了嗎?那裡,一年四季都有草木含情,日日月月都有鮮花帶笑,這哪一朵花是你“精誠的寄托”呢?我記得,你喜歡春天的溫暖,那金黃的迎春花是你的寄托嗎?你喜歡夏天的活力,那火紅的太陽花是你的象征嗎?你喜歡秋天的豐實,那含笑的菊花是你的喜悅嗎?你喜歡冬天的肅穆,那沉靜的油茶花是你的哀思嗎?

  志敏,你應該笑了。

  你曾經預言,有一天,我們的祖國會“到處都是活躍躍的創造,到處都是日新月異的進步,歡歌將代替了悲嘆,笑臉將代替了哭臉,富裕將代替了貧窮,康健將代替了疾苦,智慧將代替了愚昧,友愛將代替了仇殺,生之快樂將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園,將代替了淒涼的荒地”!

  現在,我們的祖國到處是陽光燦爛,鮮花似錦,血沃中華肥勁草,你的血,你們的血沒有白流!

  如今,方志敏墓所在的地方,已經擴建為一所庄嚴肅穆的烈士陵園,並配有方志敏烈士生平事跡展覽,成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每年有數以萬計的人到這裡瞻仰。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視頻報道更多>>

讀點黨史更多>>

《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是繼《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出版以來的又一部中國共產黨歷史基本著作,反映的是中國共產黨1949年—1978年的歷史。

黨史工作論壇更多>>

主辦期刊更多>>

中共黨史出版社更多>>

出版社簡介中共黨史出版社直屬於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是一家具有鮮明特色的中央級社科類專業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