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不要忘記第三世界的朋友”——墨西哥前總統埃切維裡亞訪問記

馮秀文  2011年05月30日17:41


  2007年,我應墨西哥學院的邀請,進行為期一年的學術訪問。這是我第五次造訪這個美麗的國家。故地重游,又看到許多共事多年的老朋友,心情格外高興。時值中墨建交35周年,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和其他城市舉行了一系列慶祝活動。來自中國的歌舞、戲劇等各種藝術團體,在劇院和廣場舉行了一場又一場精彩紀念演出,吸引了無數墨西哥人的眼球,使他們親身感受到中國文化的深厚底蘊和豐富內涵,也感受到中墨建交后兩國關系的迅速發展。

  人們在享受著這一切時,自然會聯想到中墨友好關系的奠基人、時任墨西哥總統的路易斯·埃切維裡亞·阿爾瓦雷斯。他近況如何?他是如何做出這一歷史性決定的?他對中墨關系今天的發展又是怎樣看的?正巧,我的近作《中墨關系——歷史與現實》一書剛剛出版,其中的一章詳細考察了中墨關系建立的過程。我早想把我的這一成果向一直致力於中墨友好的埃切維裡亞先生匯報,並借機當面向他請教有關問題。為此,我向有關人士提出拜訪前總統埃切維裡亞的要求。這不過是我當時的一個願望,並未抱太大的希望。因為我知道,埃切維裡亞先生年事已高,平時已很少會客。然而,讓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的請求很快有了回應:總統對這本書很感興趣,並且很高興會見你。如無變化,下周就可實現。

  2007年9月12日,拜會墨西哥前總統的日子到了。那天午后,忽然陰雲密布,劇烈搖曳的樹枝預示著一場暴風雨就要到來。我正在猜測見面會不會取消時,下午5時,埃切維裡亞先生派來的黑色轎車准時到了我的住處。專車載著我駛向墨西哥城西南部聖赫羅尼莫一處幽靜的別墅。聖赫羅尼莫是墨西哥城著名的商業區,不遠的山上也是幽雅的休閑勝地,卸任后的埃切維裡亞先生就居住在那裡。由於下雨,道路擁堵,到達的時間比預計的晚了一會兒。當我走進客廳時,總統和他的家人已經等候在那裡。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位享譽第三世界的知名領袖。埃切維裡亞總統身材魁梧,雖年過八旬,但身體硬朗,精神很不錯。他年輕時學的雖然是法律,但對歷史很感興趣,這就使我們的會面有了更多的話題。我自報家門后,埃切維裡亞總統緊緊握著我的手,說:“很高興和一位中國的歷史學者見面。我看到了你的書,你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工作。不過,你一定要把它翻譯成西班牙文,要不,我怎麼看呀!”他的一席話,使我緊張的心情一下子就放鬆下來。

  寒暄過后,談話很快轉入了正題。埃切維裡亞先生說:“說吧,今天你要談什麼?”

  “今年是中墨建立外交關系35周年。現在,到處都在舉行活動紀念這一歷史性的日子。您作為這一歷史性決定的主要決策人,當時是怎麼想的?決定是在什麼情況下作出的?您對今天中墨關系的發展有什麼看法?我想,這是很多人都非常關心的問題。”我一張嘴就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好。你是歷史學家,我們就從歷史開始吧!中國有著悠久的文化和輝煌的歷史,有著光輝燦爛的古代文明。多少年來,中國一直走在世界的前頭。但是,宗教改革、工業革命、法國革命以后,歐洲走在了世界的前面。他們到處擴張,尋找殖民地。19世紀中葉,英國通過東印度公司向中國販運鴉片,毒害中國人民,引起中國人民的反抗。還有其他國家也想瓜分中國。中國人民進行了勇敢的反抗,但是,都失敗了。而毛(澤東)就是在中國最危險的時候領導中國人民開始了革命,進行了長征,抗擊日本的侵略。二戰中,中國成了同盟國的重要伙伴,在抗擊法西斯的斗爭中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毛領導中國人民取得了革命的勝利,使這個沉睡的雄獅蘇醒了。中國的崛起震驚了世界。中國是個偉大的國家,它理應在世界國際事務中佔有重要地位。但是,1945年在決定戰后世界格局的雅爾塔會議中,美國一方面表示支持中國,另一方面又作了很大的保留。它不希望中國強大起來成為自己未來的對手。”

  “70年代,美、蘇統治世界的格局開始動搖。這個時候,毛不但建立了新中國,而且,使中國逐漸走上了發展的道路。由於恢復和建設,經過‘大躍進’,中國越來越強大了。不但世界各國,連美國人也看出了這點。美國國會裡的氣氛開始變化,要求和中國接觸的人越來越多。這時的美國政府再也不能無視中國的存在了。1971年,尼克鬆總統派他的國務卿基辛格秘密與中國聯系,和周(恩來)進行了會談。不久,尼克鬆總統親自訪問了中國。在聯合國,支持中國進入聯合國和安理會的國家和組織日益增加,孤立中國的政策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在這種形勢下,我率領墨西哥代表團參加了第26屆聯合國大會。當時,一到紐約我就在各種場合上說,要尊重中國的主權,在國際事務中不能排除中國。”

  他稍微停頓了一下,拉著我的手又說:“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投票那天,還有人在猶豫,我拿起電話,對他們說:‘投中國的票!支持中國!’這是我考慮很久的決定,我是堅定不移的。當恢復中國在聯合國合法席位的提案通過后,我們第一個沖向中國代表,第一個向中國的代表們祝賀。我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我們太興奮了!”

  “是的。那是個歷史的時刻。中國人民是不會忘記您和墨西哥人民對此作出的貢獻的。此后,您在第二年就訪問了中國。當時,中國給您的印象是什麼?”我問道。

  “那是一次一生難忘的訪問。我到過世界的許多國家,但是,從沒有像到過中國那樣感到親切和激動。周總理那麼忙,卻一直陪著我,親自陪我參觀了大寨。我也見到了鄧(小平)。鄧那時剛剛從南方的工廠裡回來,恢復工作,也陪著我。他說話不多,但是我看得出,他是個深謀遠慮的人,我們談得非常好。可是,我一直有個想法,就是想見見毛——中國歷史上的傳奇人物。我多次表示了我的願望。那天,我們正在談話,周出去了一會兒,大概有20分鐘吧,回來后很高興地說:‘你不是要見毛主席嗎?現在我們就去。’我們來到了毛的住所,也是他辦公的地方。那裡就是個圖書館,有很多很多的書。當和他握手時,我從沒有過那種感覺,那麼興奮,那麼激動。他的手很大,很有力氣。我們握了很久很久。毛是個偉人,他高瞻遠矚,智慧過人,總是能在危急的時刻掌握住正確的方向。他是指揮家,戰略家,運籌帷幄,掌握方向。周是執行者,總是認真落實毛的每一個決定。他們都是實干家,是他們創造了新中國。整個接見和那幾天的訪問我都處在興奮和激動之中。一會兒,我請你看錄像,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說著,老人停頓了。仿佛要讓歷史的回憶永遠凝固在那一時刻似的。

  我接著問:“今天,您的決定已經結出了果實。現在,兩國關系迅速發展,就是對您決策的最好回答。您對兩國關系的現狀和未來是怎麼看的呢?”

  “現在,世界形勢又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各國都在發展,墨西哥也在發展,但是中國發展得更快,走在了我們的前面,也走在了世界的前面,給我們作出了榜樣。這是我們的驕傲,也是世界的驕傲。但是,發展了,不要忘記過去,不要忘記了發展中國家,不要忘記了第三世界的朋友。當初,我倡導第三世界國家組織起來就是為了發展,為了窮國之間的合作和更快的進步。中國強大了,但還屬於第三世界,不要忘了他的國際主義義務。因為,今天,我們都在看著她,她已經有能力為發展中國家做更多的事情……”

  埃切維裡亞先生侃侃而談,過了整整一個小時,他卻沒有絲毫倦意。他回憶了當年與中國建交的戰略抉擇,重憶了與中國老一代革命家的深厚友誼,談到了中墨歷史聯系,中墨友誼,對中國文化的理解,初次訪華的印象,也談到了當今的形勢,世界的變化,科技的進步,人們的期待。他思維敏捷,知識淵博,根本不像一個耄耋之年的老人,仿佛仍然是當年那個在世界舞台上叱?風雲的第三世界領袖。他一邊說一邊叫他的秘書拿出他珍藏的當年訪華的照片和資料,向我介紹每一件珍品背后那些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會兒,他又讓秘書取出他訪問中國的錄像帶,親自陪我觀看,給我講解。看錄像的過程中,他真的像回到了那個風雲激蕩的年代,回到了與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國老一代革命家們共創世界的友誼之中。看完錄像,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我不願意打擾老人的休息,便主動提出結束會見。老人意猶未盡,堅持要我和他以及他的家人一起吃完便飯再走。

  晚餐簡單而豐富,以墨西哥傳統的美食“塔瑪雷斯”(一種玉米面做的、玉米葉包裹的、類似我國粽子似的食品)為主,配有奶酪、瘦肉和蔬菜。他說,為了歡迎中國客人,還特意加了熱湯,“塔瑪雷斯”也是熱氣騰騰,剛剛出鍋的。告別時,我問他對中國人民還有什麼話要說時,埃切維裡亞先生沉思片刻,用精辟的語言,對過去與我國老一代領導人的交往作了一個簡短而又深刻的總結:“民族主義,英雄主義,不懈地工作,這是毛的作風,周的作風,也是全體中國人的作風。中國是個偉大的國家,友好的國家,如同歷史上一樣,對於世界,中國人民是有很多事情可做的。你把它記下來,把它轉給中國人民吧!這就是我要說的話,這就是我的期望。”說著,他拿起筆,鄭重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會見在不知不覺中進行了四個多小時,一直到夜裡10點,他才戀戀不舍地做出結束的表示。我們互換了禮物。他送給我的是一本精裝的、關於墨西哥歷史的大型畫冊。埃切維裡亞總統親自把我送到門口,還一再囑咐司機一定要把我送到家裡他才放心。

  望著老人遠去的背影,望著漸漸模糊的別墅,我不禁在想,究竟是什麼使這樣一位耄耋老人、一個國家的前總統,願意在一個大雨滂沱之日,不顧疲勞,不顧年事已高,會見一個普通的中國客人,並把塵封的記憶講給他,把對異國的期望囑托於他呢?我想,這是他對老一代中國領導人的懷念,是他對中國人民的敬仰,是他對中墨兩個國家千百年來歷史聯系及友誼的深刻理解和難以割舍的情懷。此時此刻,我似乎更加理解了他所說過的那句一往情深的話:“我們的文化來源於西方,但是,我們的根是在東方!”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視頻報道更多>>

讀點黨史更多>>

《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是繼《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出版以來的又一部中國共產黨歷史基本著作,反映的是中國共產黨1949年—1978年的歷史。

黨史工作論壇更多>>

主辦期刊更多>>

中共黨史出版社更多>>

出版社簡介中共黨史出版社直屬於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是一家具有鮮明特色的中央級社科類專業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