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傳奇老人朱旦華的特別“遺囑”

陳干群 劉勉鈺  2011年05月30日17:32


  2010年5月29日,令人尊敬的革命前輩朱旦華因病醫治無效,在南昌逝世,走完了她近100歲(生於1911年)的人生旅程。朱旦華於1937年從上海奔赴延安參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后被派往新疆工作。新疆地方軍閥盛世才投蔣反共后,她被捕入獄。經黨中央營救,於1946年回到延安,分配在中央婦委工作。1949年7月南下江西,歷任江西省婦聯宣傳部部長、秘書長、副主任、黨組副書記。1954年任江西省婦聯主任、黨組書記。1983年任江西省政協副主席。曾任第四、五、六屆全國政協委員。

  朱旦華革命閱歷非常豐富,一生充滿傳奇色彩。1940年在新疆與中共中央派駐新疆做統戰工作的毛澤民結婚。毛澤民是毛澤東的胞弟,192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行長、閩贛省革命委員會財政部部長、工農民主政府國民經濟部部長、新疆省財政廳廳長、民政廳廳長等職。1942年盛世才由聯蘇聯共轉向投蔣反共,將毛澤民和陳潭秋、林基路秘密逮捕,后又加以殺害。朱旦華和被派赴新疆工作的共產黨員也全部被捕。朱旦華在獄中團結難友,堅持斗爭,“百子一條心,爭取集體無罪釋放回延安”,終於取得勝利。1949年南下前夕,她與新疆監獄難友、剛任命為江西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的方志純結為伴侶。方志純是方志敏烈士的堂弟。192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與創建贛東北革命根據地和閩贛革命根據地。歷任中共贛東北特委常委、團特委書記、贛東北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信南分區區委書記、閩贛省省委委員兼黎川中心縣委書記、軍分區政委、紅三十一師政委等職。1941年由蘇聯學習回國,滯留新疆。1943年被捕入獄,直至1946年經黨中央營救獲釋。新中國成立后,曾任江西省副省長、省委書記處書記、江西省省長、省軍區第一政委、省政協主席等職,1993年去世。

  方志純、朱旦華以方志敏為榜樣,廉潔奉公,生活簡單朴素。他們的接待室和臥室連在一起。客廳不到10平米,裡面都是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東西:緊靠北面牆擺著一張四方飯桌,兩張長方形木板凳,一張長條沙發,一張木茶幾,還有一張老人自用的藤椅。飯桌上端的北面牆上,貼著一張毛澤東主席的標准像,客廳西面牆上挂著方志敏烈士的《清貧》。朱旦華在江西省婦聯工作時,經常深入群眾,和婦女姐妹心連心。20世紀50年代,她還經常下鄉調查研究,和婦女們同吃、同住、同勞動。“婦女半邊天”的口號,就是她最早在江西修水縣和婦女們一起勞動時總結出來的。匯報上去后,首先得到時任團中央第一書記的胡耀邦的稱贊,后又得到毛澤東主席的肯定。她德高望重,許多老同志都尊稱她為“朱大姐”。朱旦華逝世前后,各級領導都非常關心,以各種方式表示慰問和悼念。2010年6月4日,在南昌殯儀館舉行了“沉痛悼念朱旦華同志”的遺體告別儀式,大廳裡擺滿從中央到地方的領導和機關單位及個人送的花圈。江西省委書記蘇榮、省長吳新雄、省政協主席傅克誠等領導親臨告別,許多七八十歲的老同志、老廳局長不顧年事已高,前來見朱大姐最后一面。中青年同志更是絡繹不絕而來,整個大廳擠滿了人。這折射出人們對朱大姐的深切懷念之情。

  參加遺體告別儀式的人們,都拿到一份《朱旦華同志生平》。《生平》介紹了朱旦華的革命經歷和優良品德,其中有一段話特別吸引人,也非常令人感動:“2005年10月,她給省政協黨組親筆寫信,對省委照顧解決老同志新住房,表示衷心感謝,請求組織上把自己的住房指標留給更需要的老同志。”

  此事傳開以后,在社會上引起很大反響,人民群眾對朱大姐更加敬佩。有的說:“朱大姐是真正的共產黨員!”有的說:“朱大姐了不起!”更多的人說:“現在像朱大姐這樣的高級干部不多見。”有的評論說:“千古絕唱。”當然也有人對此持懷疑態度。

  由於筆者曾多次訪問過朱大姐及其家人,因而有幸看到朱大姐寫的這封信的復印件。信的原件已存入江西省政協的檔案。朱大姐去世后的第二天,省政協主席傅克誠叫人從辦公廳的檔案櫃裡,找出5年前朱大姐寫給省政協並轉省委的親筆信,並復印給其家屬子女。信的落款時間為2005年10月15日。那時,朱大姐健康狀況良好。頭一天,省委、省政府為紀念方志純同志誕辰100周年舉行了座談會,這引起老人感慨萬千。她想到自己年事已高,有些事情必須早作交代,並向組織上表明態度。她在信中寫道:

  我一九三七年隻身從上海去延安參加革命,在將近七十年的革命生涯中,經歷了各種風風雨雨,坐過敵人的監牢,也被下放勞改過。但我從不后悔,隻覺得自己為黨和人民所作的貢獻太少。毛澤民烈士為革命事業英勇犧牲,方志純同志一身正氣、兩袖清風,他們永遠是我也是我的子女們學習的榜樣。我已九十多歲了,我想在現在住的房子繼續住下去,我死后,房子交公。我還有一點存錢,交給我的大兒子,全部用於我的后事開銷,盡量不要再給組織增加負擔。我認為,毛澤民烈士和方志純同志的革命精神和優良品格,是留給子女們最寶貴的遺產。

  信中還特別談道:“最近得知,省委要以低廉的價格為一些老同志,包括我,提供新房子,我理解並感謝省委對我們這些老同志的關心和照顧”,“趁我現在頭腦還清楚,正式向領導表明:我不要買新房子,請組織上把這個指標留給那些比我更需要的老同志吧!同時,也請領導監督,不許任何親屬打我的旗號,利用這個指標。”

  信的最后一句話說:“這是我認真思考后作的決定。也是我一個老共產黨員的遺囑吧。”據說,省裡是按正省級(因方志純曾任江西省省長)分配給朱旦華住房。但朱大姐沒有要,也不讓她的子女親屬要。她原住的房子也交公。在和平年代能夠做到這一點,就如同戰爭年代犧牲的英烈們一樣,為革命獻出了自己的一切。這是毫無自私自利之心的崇高的共產主義精神,是革命前輩的高風亮節!

  朱大姐的信打動了許多人的心。時任江西省政協主席的鐘起煌讀了這封信后,寫道:“一名為黨為人民作出過突出貢獻的老共產黨員、老一輩革命家的那種高風亮節給我以深刻的教育,被她那種無私精神所感動。”她的這種大公無私、高風亮節,永遠值得學習和敬仰。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視頻報道更多>>

讀點黨史更多>>

《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是繼《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出版以來的又一部中國共產黨歷史基本著作,反映的是中國共產黨1949年—1978年的歷史。

黨史工作論壇更多>>

主辦期刊更多>>

中共黨史出版社更多>>

出版社簡介中共黨史出版社直屬於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是一家具有鮮明特色的中央級社科類專業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