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關於中共黨史學理論的若干問題

郭德宏  2011年06月03日11:17

  摘要:關於中共黨史學理論和方法的研究一直比較薄弱,而且其中若干問題尚存有爭議。關於中共黨史學的理論方法論體系、學科性質與特點、學科的研究對象與研究內容、黨史的體系與歷史分期等問題,有進一步探討、研究和厘清的必要。

  關鍵詞:中共黨史學﹔學科理論

  關於中共黨史學理論和方法論的研究一直比較薄弱,而且對於其中的若干問題一直存在著爭論。從廣義上來講,中共黨史應該包括中共黨史學,中共黨史學是中共黨史這門學科中的一個分支、一個部分﹔也可以把中共黨史和中共黨史學統稱為中共黨史學,把具體的中共黨史看作中共黨史學的一個分支、一個部分。從狹義上來講,中共黨史是指具體的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它包括不了中共黨史學,中共黨史學是在具體的中共黨史之上的一門學問,即指導如何學習和研究中共黨史的一門學問。對於中共黨史學的有關問題,在這裡談談個人的一點看法。

  

一 中共黨史學的理論方法論體系和主要內容



  關於中共黨史,大家都知道它講的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那麼中共黨史學主要講些什麼呢?關於這個問題,現在主要有三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中共黨史學的基本理論和方法就是馬克思主義的史學理論和方法,同時應吸收傳統史學、現代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研究方法中的一切合理的東西。王仲清主編的《中共黨史學概論》一書,就認為中共黨史學的理論和方法,就是把馬克思主義的史學理論同中共黨史這一學科的特點緊密結合,從宏觀上、總體上來研究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因此,要研究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和方法的基本原理,以及它在中共黨史學科中的具體運用,研究中共黨史學科的性質、特點、社會功能、對象、內容、體系和中共黨史的分期,研究把馬克思主義的史學理論和方法應用於中共黨史研究時需要注意的問題,等等。[1](P2-3)根據這種看法,這本書依次論述了中共黨史的性質、特點、研究對象、研究內容、理論和方法,以及中共黨史研究的歷史和現狀、史料及其應用與校勘、人物年譜傳記的編寫、史學批評、地方黨史研究、黨史工作者的索養等問題。

  第二種觀點認為,中共黨史學的理論體系,主要由黨史本體論、黨史認識論、黨史方法論三部分組成。所謂黨史本體論,指的是對於黨的歷史過程本身的性質和特點的認識,其核心是社會歷史觀,即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它包括以下這些問題:黨的歷史發展的動力是什麼?黨史發展的客觀規律性與人們的主觀能動性的關系是什麼?黨史發展中的物質性因素和精神性因素是什麼關系?黨史發展中的必然性和偶然性、普遍性和特殊性是什麼關系?等等。所謂黨史認識論,指的是對黨史研究的特點和功能、主體和客體、主觀性和客觀性、階級性和科學性、相對性和絕對性等問題的認識。所謂黨史方法論,指的是關於黨史研究方法的理論。黨史本體論是黨史學理論體系的核心,是最高層次的理論,黨史認識論和黨史方法論則是它的基礎,三者構成了“三足鼎立式”的立體結構。第三種觀點認為,可以把黨史學理論的總體結構,劃分為最高、基礎、反映三個層次。最高層次就是中共黨史學的理論和方法論,屬歷史哲學﹔反映層次指的是全國黨史、地方黨史、專門史,是反映歷史過程、歷史的本質和規律的﹔基礎層次是指黨史史料,包括文獻資料、革命文物、回憶錄。而黨史學方法,根據不同的性質、作用、范圍,大體上可分為基本方法、具體方法、特殊方法三個層次。基本方法就是歷史唯物主義的哲學方法﹔具體方法是指在歷史唯物主義的指導下,研究黨史的各種具體方法﹔特殊方法是指僅僅適用於黨史領域某些專門分支學科或某些領域的特殊方法,包括數學計量方法、統計方法、圖表方法等。這幾種觀點,都有道理,但都有一定的缺陷和不足。如第一種觀點體系不夠嚴密,黨史的特點不夠突出﹔第二種觀點套用了史學理論的分類,但不夠具體﹔第三種觀點主要側重於方法論,理論的部分沒有展開。

  我認為,中共黨史學的主要內容應該包括以下幾個方面:1、中共黨史學概論,諸如什麼是中共黨史,中共黨史學科的性質、特點、研究對象、研究內容、體系和分期等等,2、中共黨史研究的指導思想和基本理論,即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和史學理論﹔3、中共黨史的研究方法,主要是馬克思主義的史學方法,同時還應借鑒傳統史學、西方史學以及其他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一切有用的研究方法﹔4、中共黨史學史,即中共黨史學產生、發展的歷史,包括各個時期的發展脈絡、代表人物、理論觀點、重要著作、史學流派等等﹔5、中共黨史文獻學和史料學。文獻學主要是關於中共黨史文獻的搜集、整理、鑒別、加工、研究、編纂、出版、利用等方面的學問,也包括傳統史學中的目錄學、版本學、校勘學、考証學等有關的內容。史料學除了關於書面文獻、視聽文獻等方面的學問以外,還包括關於文物、遺跡、遺址等實物史料,口述或文字記錄的歷史傳聞和口碑史料等等方面的學問﹔6、中共黨史編寫學,即關於各種類型的黨史論文、著作、讀物如何撰寫,各種黨史資料如何編輯等方面的學問﹔7、中共黨史研究主體學,即對於黨史研究工作者的要求和應具備的素養的研究。

  

二 中共黨史學科的性質



  關於這個問題,長期以來一直存在分歧。在1985年以前,中共黨史一直是作為政治理論課開設的。1985年,高等學校的中共黨史課改為中國革命史,隻有各級黨校和少數高校的某些系、專業仍舊保留黨史課。在此之后,一些黨史學家明確提出中共黨史不應屬於政治學科,而是一門歷史科學。這種認識,很快被黨史界的大多數人所接受,只是在表述上有所不同。但也有的認為它既屬於歷史學科,又具有政治學的色彩,有的仍認為它應屬於政治學,是一門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科學,或歷史與理論相結合的科學﹔有的認為是政治學與歷史學的交叉學科,但以從屬於歷史學為主,以從屬於政治學為輔,因為它主要不是研究政黨及中國共產黨的一般理論間題,主要是研究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主要不是從政治學的角度研究中國共產黨,而是從歷史的角度來研究。有的還認為它既非歷史科學,也非政治科學,而是一門獨立的學科﹔有的甚至認為它不是一門獨立的學科,而是現實政治的一部分,等等。國家規定的學科分類,也一直把中共黨史劃為政治科學,先是把它劃歸法學,后來又把它作為政治學中的二級學科。

  那麼,中共黨史到底屬於歷史學,還是屬於政治學,或別的什麼學科呢?

  我認為,把中共黨史看作歷史學或政治學,都有道理,中共黨史本身就具有歷史學和政治學的雙重性質。因為它研究的是中國共產黨的歷史,既是歷史,當然屬於歷史學。主張中共黨史是歷史科學的學者,主要是強調了這一點。但是,它無疑又具有政治學的性質,很難把這兩種性質截然分開。張友漁等政治學家在為《中國大百科全書·政治學》卷所寫的導言中說:“歷史學是一門綜合性科學,政治學所研究的古今中外一切政治現象,都是歷史的重要組成部分。有人把歷史稱為過去的政治,把今天的政治叫做未來的歷史,因此政治學與歷史學水乳交融。在政治學研究中,一方面,按照歷史唯物主義的要求,一切政治現象都要置於一定的歷史環境中加以考察和分析﹔另一方面,政治學的一些研究領域,本身就是歷史的一部分,如政治制度史、政治思想史、政治發展史等。”,①歷史學與政治學的關系一般來說尚且如此,歷史學中與現實政治聯系特別密切的中共黨史,與政治學的關系就更是水乳交融,很難截然分開。可以說,歷史學和政治學,都是中共黨史所具有的特性,是同一個事物在兩個方面所同時表現出來的特征。

  但是,在歷史學和政治學這兩個方面,中共黨史確實是以歷史學為主的,可以說是帶有政治學特點的歷史學科。正如有的學者所說,它主要不是研究中國共產黨的一般理論,而是研究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主要不是從政治學的角度進行研究,而是從歷史學的角度進行研究。但是,在強調歷史學特性的同時,還應該注意它的政治學屬性,否則,就容易使黨史研究工作者偏重於史實的研究和考証,忽視理論性的概括和經驗教訓的總結,減弱其教育和借鑒作用,降低它的社會功能。因此,對於中共黨史的學科性質,不應隻強調一個方面,否定另外一個方面、在研究時當然可以有所側重,可以從歷史學的角度來研究,也可以從政治學的角度來研究,但最好將這兩個方面有機地結合起來,很好地統一起來,使其既具有歷史學的科學性,又具有政治學的現實針對性。隻有這樣,才能把專家學者的認識同國家的規定一致起來,而不至於各強調一面,甚至存在互相矛盾的現象。

  

三 中共黨史學科的特點



  認清了中共黨史學科的性質,它的特點也就隨之看清了。對於這個問題,不少專家學者曾從不同的方面加以概括,有的把它概括為四個方面,即階級性,政治性,革命性,現實性。我認為,對於中共黨史學科的特點,應從歷史學和政治學兩個方面來加以把握。從歷史學的角度來看,可以說中共黨史具有很強的政治性、理論性、現實性。從政治學的角度來看,中共黨史則具有很強的歷史性、科學性。因此,從歷史學與政治學相統一的角度來看,可以將中共黨史學科的特點概括為“五性”,即歷史性、科學性、政治性、理論性、現實性。所謂科學性,是指它具有歷史科學的特點,即周恩來在談到撰寫文史資料時所說的,要“存真、求實”,“隻有忠於事實,才能忠於真理”。就是說,中共黨史必須從客觀的歷史事實出發,不能從邏輯進行演繹,更不能進行想象,因此,它的內容必須真實、准確、可信,摻不得半點假。所謂政治性,也就是平常說的黨性、革命性、階級性,是指中共黨史是為黨的事業服務的,研究者必須站在黨的立場上,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作指導,要與政治緊密聯系,並受現實政治的制約。這裡不用革命性、階級性而用政治性,是因為在剝削階級已經消滅,階級斗爭、革命斗爭已經不是主要任務的社會主義社會,用政治性來概括更為全面、准確,更便於為黨所領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服務。所謂理論性,是相對於歷史學的其他內容來說的,即它不僅要求史實的真實和准確,還要求用馬克思主義理論深人加以分析,在表述上更具有理論色彩,並對黨的思想、理論、路線、方針、政策重點加以研究。如果缺乏理論性,黨史研究就容易平淡、沉悶、一般化,不能更好地起到啟發、教育、借鑒的作用。

  所謂現實性,也是相對於歷史學的其他內容來說的。它不同於歷史學的其他內容,大都已經成為過去,而是同現實社會有著緊密的聯系,有的內容甚至仍然是現實問題,研究它的目的也主要是為現實工作服務,具有直接的借鑒作用。因此,有的著作認為:“同現實社會聯系密切是中共黨史科學的首要特點。”[1](p45)以上五個特點,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缺一不可的。在黨史研究中,應該將這五個方面有機地統一起來,不能隻強調一兩個方面而忽視其他方面。否則,就起不到應有的作用,達不到應有的效果。

  

四 中共黨史學科的研究對象



  關於這個閡題,也一直有多種表述。最早談到這個問題的是毛澤東,1942年他在《如何研究中共黨史》的講話中指出:“我們是用整個黨的發展過程做我們研究的對象,進行客觀的研究,不是隻研究哪一步,而是研究全部﹔不是研究個別細節,而是研究路線和政策。”,[2]后來黨史學者的表述,大都由此而來,但也存在分歧。

  有的學者認為:“黨史這門學科,從總的方面來講,就是以黨的活動為核心,把整個黨的發展過程作為我們的研究對象。一方面,是黨領導人民的革命斗爭實踐,包括建設在內﹔另一方面,是馬列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相結合的歷史過程。"[3]

  有的文章把黨史的研究對象具體化為六個方面:1、馬克思列寧主義在中國的運用及其發展﹔2、黨的建設和發展過程﹔3、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戰略、策略,包括它在各個歷史階段實踐中的成敗得失﹔4、中國社會經濟史特別是新中國經濟建設史﹔5、黨活動的歷史背景以及黨對國情的認識﹔6、敵、友和國際關系史。[4]

  有的學者則認為,一門學科的研究對象和研究內容是不同的,它反映的是這門學科的最本質的東西,是高度概括后的一種抽象,這種抽象性的表述具有相對的確定性。因此,中共黨史的研究對象應該是:在中國近現代社會的歷史條件下,中國共產黨人領導中國人民進行革命和建設的歷史過程。有的著作還將中共黨史的研究對象,進一步概括為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發展過程。

  有的學者還從解放和發展生產力是中共黨史的核心內容這個角度,將中共黨史的研究對象概括為:“中國共產黨為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實現社會現代化而奮斗的歷史發展全過程。”([5]P58)

  我認為,研究對象應該是一種高度的概括和抽象,能夠反映出一門學科的本質,而且具有相對的穩定性。因此,可以作出以下概括:中共黨史的研究對象,就是中國共產黨歷史的全過程及其有關的方面。至於具體包括那些方面,可以在研究內容中加以論述。

  

五 中共黨史學科的研究內容



  關於中共黨史學科的研究內容,有的學者認為比較具體、豐富,可以列出許多條﹔是相對變動的,可以隨著科學的發展和研究者視野的擴大,不斷充實新的內容﹔它被包含在研究對象之中,而不能包含研究對象,與研究對象的關系是包含與被包含、一般與個別的關系。

  至於具體的表述,有多種概括,例如有的認為應包括以下六個方面:1、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歷史發展﹔2、黨的理論建設史﹔3、黨的組織建設和民主建設史,4、黨所領導和影響的革命斗爭史和經濟建設史﹔5、黨與國內外黨派、團體的關系史﹔6、黨存在和發展的客觀社會歷史環境。有的認為應包括以下七個方面:1、黨的建設史﹔2、黨的理論、路線、方針、政策的歷史發展﹔3,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和政治、經濟、文化建設的歷史﹔4、歷史人物﹔5、黨和國內其他政黨、派別的關系史﹔6、黨同各國共產黨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關系史﹔7、黨領導下的中外關系研究。總之,不僅應包括黨的建設的歷史,也包括與其活動相聯系的國際條件、國內環境,包括近現代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的有關方面,不能把它限制在狹小的范圍內,使它成為孤立的、片面的東西。[1](p95、94)。有的認為它包括以下八個方面的內容:1、中國共產黨為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事業而奮斗的各方面實踐活動﹔2、中國共產黨參與的各方面各層次的事件﹔3、中國共產黨從籌建以來組織、集體、個人的言論﹔4、各個時期各個方面的經驗教訓﹔5、中國共產黨成長、壯大以及領導革命和建設的規律﹔6、中國共產黨各時期、各層次、各方面、各類型的人物﹔7、中國共產黨組織歷史上制造和應用的器物,8、中國共產黨組織和制度建設的歷史。有的認為可以概括為黨的基本實踐、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經驗四個方面,其中又各包含一系列具體內容。有的則認為可以從縱橫兩個方面加以劃分:以橫斷面分,可劃為全國黨史和地方黨史兩大部分﹔從縱切面分,可劃出黨的組織沿革史、政治斗爭史、軍事斗爭史、統一戰線史、黨內斗爭史、自身建設史、領導決策史,還要涉及黨所領導的政治、經濟、外交、文化、教育等各個方面。

  以上概括,都有一定的道理。我認為,對中共黨史的研究內容,可從不同方面來加以概括:從橫的方面說,包括全國黨史和地方黨史兩大塊﹔從縱的方面說,包括自身發展、建設史,以及領導中國人民進行革命和建設史的各個方面﹔也可分為思想理論、組織建設、實踐斗爭(包括路線、方針、政策)、經驗教訓四大塊。總之,內容要全面,要包括黨史的全部內容。

  在撰寫和修改《中國共產黨歷史》(上卷)時,胡喬木曾多次提出,要處理好黨和人民、黨內同志和黨外朋友、黨的領導和廣大黨員、干部的關系。第一,要講清楚黨是在人民中間奮斗,是在群眾斗爭的基礎上引導斗爭,密切地依靠群眾取得勝利的,因此黨的歷史不能跟人民斗爭的歷史分開,要把人民的情況、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要斗爭的情況表現出來,要寫出黨和人民群眾的魚水關系,使讀者讀了之后感到共產黨是尊重人民的,並不是眼睛隻看著自己。第二,黨是依靠跟黨密切合作的人共同奮斗的,如宋慶齡、普迅、“七君子”、鄒韜奮、沈鈞儒、吉鴻昌等人,在黨史裡面應該有他們的位置。如果不寫這些人,顯得我們有一種宗派的感情,有一種狹隘的觀點,會使人家感到不公道、不公平。黨史是要給人民看的,不要光講自己怎麼反“圍剿”,講得津津有味。第三,黨中央是重要的,但不能離開廣大干部和黨員,要有意識地多寫一批優秀的干部,對普通的黨員也要加以描寫,這樣黨的歷史才是立體的,不是一條線的歷史,也不是一個面的歷史。但是,黨史就是黨史,要把黨史跟政治史、軍事史等相區別。跟黨史關系太遠的事情,就不能成為黨史的正式篇幅,比方說抗戰初期的正面戰場不能寫得太多,黨史不是抗日戰爭史。每個時期的政治形勢要交代清楚,但不是敘述那些政治軍事本身的內容。

  也就是說,黨史研究要根據形勢的發展和認識的提高,不斷擴展領域,增加新的內容。特別是對於那些黨史研究的空白點、薄弱點、疑難點,要重點加以研究。過去根據革命斗爭、階級斗爭的需要,對這方面的研究比較多,而對黨領導經濟、文化、科技、教育等方面的研究比較少,對於新時期特別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領導改革開放的歷史研究得也很薄弱。根據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需要,根據黨提出的把各方面的工作勝利推進到21世紀的需要,這些方面的研究覓待加強,並不斷豐富新的內容,以使黨史研究能夠適應迅速變化的新形勢和黨所面臨的新任務的需要。

  當然,中共黨史的研究內容也不能包羅萬象,不能把什麼東西都作為黨史研究的內容。首先,要像胡喬木所說的,把中共黨史同政治史、軍事史等相區別,也就是說,要把中共黨史同中國近現代史、中國革命史相區別。特別是中國革命史,性質和中共黨史比較接近,在很多方面是相通的,更應該注意它們的不同之處。中國革命史在高校雖然也是作為政治理論課開設的,但它在研究時限上與中共黨史不同,研究內容比中共黨史更寬,即使同一個歷史時期的內容,研究的側重點也有所不同。因此,不能把中國革命史的內容都寫到中共黨史中去,中共黨史應該突出自己的特點,抓住自己的重點。其次,要把中共黨史同政治學的其他內容相區別,突出自己所特有的史的特點。在研究中可以採用政治學的研究方法,但不能把中共黨史完全變成理論,而是要通過歷史來體現自己的理論觀點。

  

六 中共黨史的體系和歷史分期



  多年來,中共黨史都是按歷史順序,以重大事件為中心,將整個黨史分為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兩大時期,然后再按黨的創立、北伐戰爭、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從新民主主義向社會主義的過渡、全面進行社會主義建設、“文化大革命”、社會主義建設新時期為順序撰寫的。這種體系和分期,階段性明確,各個階段的中心工作突出,但有一個明顯的缺陷,就是黨本身的發展線索不清晰,應該加以改進。

  在體系上,除按現有的體系外,還可以考慮按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進展情況為線索,或者以自身的組織發展為線索,構筑新的學科體系。

  在分期上,可以將兩個大的時期改為三個或者四個時期。改為三個大的時期,是龔育之提出來的,即將整個黨的歷史分為1949年以前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1949一1978年的社會主義前期,1978年到現在的社會主義新時期。這樣分的好處,是突出了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時期。這個時期已經過去20多年,是黨取得輝煌成就的一個重要時期,將它單獨劃出來作為一個大的時期,是完全應該的。現在中央黨史研究室編寫的《中國共產黨歷史》,就是按照這種分期,分成了三卷。四個大的時期,即以遵義會議為界,將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分為黨的成立及對新民主主義革命曲折探索的時期,以及對新民主主義革命探索的成熟時期﹔社會主義時期則以十一屆三中全會為界,分為從新民主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及對社會主義建設曲折探索的時期,以及對社會主義建設探索的成熟時期。這樣劃分,可以跳出具體的歷史事件的束縛,更便於從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高層次上來總結經驗教訓,清楚地認識黨的發展的規律性,以為今天的工作提供借鑒。

  作者簡介 郭德宏(1942年),男、山東省昌邑市人,中共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導師,從事中國現代史、中共黨史研究。

  參考文獻:

  ①該書由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2年出版,引文見該書第3頁。

  [1]王仲清、中共黨史學概論〔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1。

  [2]毛澤東、如何研究中共黨史[月、黨史研究,1980,(1)。

  [3]馬齊彬、黨史研究中的幾個問題〔J]、黨史研究,1980,(1)。

  [4]重視中共黨史的宏觀研究—黨史新探小型學術座談會綜述〔J〕、黨史研究,1987,(5)。

  [5]張靜如、唯物史觀與中共黨史學[M〕、長沙:湖南出版社,1995。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